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鑽石王牌之最強打者 > 第四百四十章 神宮大賽之鶴見丘之四(第四更)

第四百四十章 神宮大賽之鶴見丘之四(第四更)

作品:鑽石王牌之最強打者 作者:夜醉木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天才壹秒住,檳 ┘ 市 f。

    ps︰求訂閱,求訂閱,感謝孤a石童鞋的打賞,還欠二十六更。

    回到板凳席里的劉涌有些莫名其妙的看著坐在另一側喝著水,氣鼓鼓表情的榮純,捅了捅身側的御幸一也,疑惑的問道︰“榮純那個家伙怎麼了?一臉很不愉快的表情啊?別告訴我開場這麼順利了,那個家伙反而還不樂意了不成?”

    “嘛,小孩子心性而已,等會就沒事了。”御幸一邊脫著護具,一邊漫不經心的說道,說起來,也的確是如此,無論是降谷,還是澤村,亦或者是川上前輩,幾乎就全是御幸的掌心之物一般,全部都是听從御幸的吩咐。

    劉涌臉色有些古怪的看著一旁的御幸一也一眼,也難怪在原著中,降谷和榮純他們的二年級的時候,御幸便要求讓他們自主找一年級的新生捕手搭檔練習了,不然來年的夏天,御幸離隊之後怎麼辦?

    要知道,這群投手幾乎全部都是依賴者御幸的指揮和配球的。

    平常的練習是如此,上場之後的投球也是如此。

    完完全全的受制于御幸了,御幸說啥就是啥了,說起來,在青道的話,如果投手和御幸發生了爭端,劉涌特麼用腳趾頭想都知道,片岡監督絕對是支持御幸的,讓不听話的投手下投手丘,而不是更換捕手。

    御幸現在可是青道的兩大支柱的,如果從綜合的方面來看的話,御幸的作用性甚至比劉涌還強的,他的存在意義和價值也是比劉涌還大的。

    就這麼簡單的說吧,劉涌不在了,御幸可以代替他,成為隊伍的四棒,撐起青道隊伍的這條打線,可御幸要是不在了呢?

    隊伍有誰可以承擔的起正捕手兼隊長的職位麼?

    看一看原著吧,神宮大賽里,在第三場敗給寶明高中的事情,御幸的重要性真在目前青道隊伍里,是居于第一位的那一種,缺少了御幸的青道隊伍是不完整的,最起碼目前為止,青道高中可是找不到可以代替御幸的捕手的。

    這也是原著中,二年級開始的時候,寺爹便迫不及待的給青道安排了兩位天才捕手的緣故了吧,劉涌搖了搖頭,有些扯遠了。

    當下還是眼下的情況了,既然御幸說沒事了,那就一般來說不是啥大事情了。

    自己要考慮的就是等一下的打席了,不過,劉涌內心有個很強烈的預感,自己肯定可以上壘,只不過上壘的方式,恐怕不是自己想要見到的那一種了。

    劉涌在內心里感慨的想著。

    “第二局上半,青道高中的攻擊,四棒,中堅手,劉君。”

    來了啊,鶴見丘的場上的選手以及板凳席里的選手包括監督都是臉色微微一變。

    現在幾乎沒有一支隊伍會小覷劉涌了,他的實力完全就是硬生生建立在他所打崩的那些隊伍的王牌投手的基礎上的,尤其是昨天的美能戰,給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強豪們很大的打擊了。

    連續的本壘打,凶殘到這個地步的選手不是沒有,可是如此凶殘又還是一年級,而且還表示出這種凶殘只是如同喝水呼吸一般簡單的家伙就真的是稀罕玩意了。

    很有可能全國來說就獨此一家了。

    在看到劉涌踏上打擊區的那一刻,投手丘上的蝴蝶球投手便和自家的捕手互相對視了一眼,微微的點了點頭。

    與此同時,在外野處的,鶴見丘高中的中堅手龍智天坪目光微微一閃爍,掠過了一抹寒光,那目光便緊緊的盯著那打擊區上的劉涌,瞳孔之中映入的是某種莫名的神色。

    “哦哦,劉君上場了啊”

    “嘛,我個人覺得,恐怕鶴見丘會選擇那個吧。”

    “應該是的,壘上雖然沒有人,不過這一場比賽吧。。。”

    “唔,這是必然的選擇吧。”

    這一次劉涌的上場並沒有引動多大的聲響,究其根本原因便是鶴見丘高中投捕之間的應付手段了,完完全全的保送姿態,捕手甚至都站了起來,來到了左打席的位置上。

    完全就是不給劉涌敲壞球的機會了,畢竟劉涌可是有敲中壞球成本壘打的那種前科的,任何一絲風險,鶴見丘高中一方都不會冒的,切實穩妥的手段,才是鶴見丘高中的策略。

    “四壞球,保送!”

    劉涌看了投手丘上的那個投手一眼,余光微不可見的瞟了一眼鶴見丘板凳席里的那道微胖的身影,便是鶴見丘的監督,劉涌有預感,接下來,鶴見丘必然還有其他的手段的。

    青道是強勢的一方,鶴見丘是弱勢的一方,弱者要戰勝強者的話,不費勁心思和各種手段的話,那就更加沒戲了。

    前一場的美能高中的比賽,講究起來,美能高中的實力是超過鶴見丘的,那個王牌的水準也算不錯了,應付不了劉涌和御幸,面對青道的其余打者還是可以的,如果不是那個美能高中的王牌野原信義自己心態炸裂了。

    加上美能高中的監督一開始打定的主意就是借助這一場比賽來敲打自己的王牌。

    不然全力應付,各種策略和戰術準備,美能高中的王牌心態擺正,選擇適合的戰術來對付劉涌和御幸的話,神宮大賽的第一場比賽絕對談不上青道穩勝的,更別提還是這種大比分的勝利。

    終究一句話,選手心態不正,監督沒有要贏的意思,那還比個啥。

    而今天就不同了,鶴見丘這支隊伍渾身上下所透露出來的那種必勝的信念,讓劉涌為之震動,今天的比賽恐怕真的不是那麼輕易可以拿下的樣子了。

    而且那個鶴見丘監督的笑容讓劉涌有種不太好的預感的感覺,總覺得是不是有什麼東西被算到了一般。

    “果然還是保送麼?”

    “而且這個保送還十分的果斷和干脆,看來,鶴見丘那邊對這一場比賽還是挺有想法的啊。”

    “那是當然的了,能夠成為一個地區的代表隊,參加全國的大賽隊伍怎麼可能是那種畏縮的隊伍呢”

    “況且那個鶴見丘的監督也是很有名的一個名將的,今天比賽估計會很有看頭啊。”

    僅僅只是兩局,僅僅只是一輪打線的過半,可那些嗅覺靈敏的觀眾們已經從此嗅出了不一般的氣息來了。

    青道高中vs鶴見丘高中,神宮大賽的優勝之戰,或許會出現他人所無法預料的結局也說不定呢。(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