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宅門逃妾 > 第379章 說話帶刺

第379章 說話帶刺

作品:宅門逃妾 作者:文 / 雪盡馬蹄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第379章 說話帶刺

    “怎麼提她?”龔炎則愣了下。

    (春ch n)曉想著在夢里,這位龔三爺最擅長的就是與女人顧左右而言其他,從不正正經經回答,話語權永遠掌握在他手里,那些女人一個個都以為自己說的話最討巧最討好,卻不知其實都是三爺想讓她們說什麼她們就說什麼。

    這會兒就想見識一下龔三爺會怎麼和應付她。

    龔炎則低頭看了眼咬著唇角緊緊盯著自己的(春ch n)曉,那目光熾(熱r )的都快把自己戳出一個洞來了,想了想,嘴角先勾了一起些笑意,將伸手把人往自己懷里緊緊摟了摟,軟綿的(身sh n)子和迷魅的幽香把他心口裝的滿滿登登,這才慢悠悠的道︰“你和她素不相識,如今她又不在府里,爺說的你就信?可沒地兒求證去。”

    (春ch n)曉不知怎地心砰的一跳,緊著嗓子道︰“您說妾就信。”三爺沒與她扯開話題,倒是與對旁人不同,這讓她忍不住在心里小小竊喜一把。

    “趙氏是河南人,姿色有幾分,嗓子好,又擅彈琵琶,原是花樓里唱曲兒的,爺梳攏了帶回府里,她會賣俏,倒合宜爺們消遣。也是天生這塊料,如今人就在yao子里,想必生意紅火。”龔三爺伸手握著(春ch n)曉動手消磨,語氣帶出幾分輕佻和漫不經心。

    (春ch n)曉手一僵,想起原主和那個始終沒看見正臉的男人也有著曖|昧聯系,若是被龔三爺發現……,她覺得後背開始冒冷汗,小心試探道︰“趙姨娘是因著五爺,若是妾也……”

    “你怎樣?”龔炎則挑了挑眉頭,不知道(春ch n)曉初初醒來尋思什麼呢,又想她醒過來雖沒犯落淚的毛病,可也不見開懷一笑,拿不準到底是不是七魄歸一,亦或又是個冒臉頂替的,便沉下臉來,“你真是(春ch n)曉?”

    (春ch n)曉就覺手上被驟然握緊,疼的倒抽一口冷氣,忙不迭道︰“妾自然是(春ch n)曉。”忽地也想起一件事,因問︰“竹偶呢?妾好了,竹偶怎麼樣了?”

    龔炎則手上放松,眼楮卻緊盯著(春ch n)曉端詳,“你真是(春ch n)曉?”

    “三爺,竹偶在哪,您去看一眼不就知道妾是不是真的麼?”(春ch n)曉揉著手腕,癟著嘴道。

    龔炎則想了想道︰“之前徐道長給你的小葉釘在哪?”

    (春ch n)曉一愣,“被那道人拿走了。”

    龔炎則這才松口氣,這和當初(春ch n)曉說的一樣,伸手來拍她的手背,(春ch n)曉以為他還要施暴,忙躲開,龔炎則伸手抓回來,舉到嘴邊輕輕吹著,大拇指跟著揉著,道︰“也不能怪爺疑心,你這(身sh n)上見天的玄乎又玄,山精樹怪的全都能尋了來,沒一天安穩(日r )子。”

    (春ch n)曉抿著唇听著也不吭聲,又听他道︰“等會兒咱們先用飯,用好了再請徐道長和那位玄素小道長過來,你這臉上的這塊東西……”

    (春ch n)曉听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這塊胎記,只當他是嫌棄,終是忍不住道︰“有沒有胎記又如何,我還是我,三爺若覺得妾不是以前那個(春ch n)曉了,那也是三爺變了,爺若嫌棄可以與妾直說,妾又不會纏著您!”說完就掙著從龔炎則懷里躲了去。

    一番話把龔炎則弄的發愣,眼見(春ch n)曉冷著臉,只給他一個背影,忍不住就笑了,脫了鞋子靠過去,把這個犯拗的女人往懷里帶,又見她耳垂粉紅粉紅的,當下低頭就咬了上去,(春ch n)曉一個激靈,渾(身sh n)都跟著麻了一下,感覺男人|濕(熱r )的舌尖在上頭((舔ti n)ti n)舐,(身sh n)子便軟成了一灘水。

    龔炎則(身sh n)下蠢蠢(欲y )動,可到底記著老太太百天沒過,上下其手的在(春ch n)曉(身sh n)上揉搓了一陣也就罷了,喘著粗氣道︰“跟爺說說,你是不是又離魂見著什麼了?不然怎麼醒過來就全(身sh n)帶刺,得哪扎哪。上一回你離魂回來,倒是救了一堆孩子,來,說說。”

    就說這男人精明的厲害,(春ch n)曉暗暗嘀咕,卻是不說。

    當初她與龔炎則說自己不記得以前的事了,又沒說自己不是原來的(春ch n)曉了,她替原主背一回推周氏落水的黑鍋還不夠,還要替她背與人曖|昧,給三爺戴綠帽子的黑鍋麼?打死不說。

    “曉兒,你可不能隱瞞,怕以後又出變故,不若現在就說個清楚明白,趁著徐道長與玄素小道長也在,還能一道參詳。”龔炎則氣息漸漸平緩,(身sh n)上卻還是滾燙的,可就算難受也不舍得離(春ch n)曉遠半點。

    “玄素?”(春ch n)曉扭頭,“您怎麼找來的他?”不就是那個趴牆頭的少年麼?沒想到那少年說自己是有本事的,還真不是自夸,真個把自己救了。

    “你認識?”玄素可沒說認識(春ch n)曉,龔炎則眯了眯眼楮。

    “就是上一回我……”(春ch n)曉猛地想到沒與龔炎則講上清觀逃亡的事,話鋒一轉,“我回我舅舅家,玄素就住在舅舅家後牆對著的油坊,他會過來給小秋糖吃。”也不提玄素爬牆頭的事。

    龔炎則狐疑的看了眼(春ch n)曉,就見她耳垂紅的厲害,也不知是自己方才在上頭碾磨的,還是撒謊臊的。這倒沒什麼,他又不是不能查,便哄道︰“你離魂時看見趙氏了?”

    (春ch n)曉(身sh n)子一僵,不吭聲。

    龔炎則的手慢慢從她後脖頸向下移,指肚下她的(身sh n)子越發僵硬,跟塊木頭似的,龔炎則的眸子黑夜般深沉,移到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兩個指頭輕輕那麼一彈,(春ch n)曉就如繃緊的弦彈了一下,猛地坐起來,懊惱道︰“三爺……”

    “趙氏都說什麼了,讓你這麼不待見爺。”龔炎則心想,這事得問明白,問不明白他也沒地兒查去,那不是要鬧心的麼。

    (春ch n)曉被龔炎則的目光((逼b )b )的無處可逃,正尋思敷衍點什麼,就听外頭夾棉門簾子撲落聲響,進來人了。

    登雲在里間外頭請示︰“三爺,飯菜好了,擺屋里還是堂間?”

    “爺,妾餓的難受。”(春ch n)曉立時裝出可憐兮兮的樣子,一對清泠泠的眼楮偷偷瞄著對面半靠在引枕上的男人。

    “進來吧。”龔炎則睨了她一眼,沒搭理,卻與外頭應了一聲。

    登雲便知道是擺里頭,叫傳菜的婆子在外頭候著,她先進去請示了一番,把矮桌放臨窗大炕上,再叫婆子把菜端進來,待擺好席面,又過來侍候(春ch n)曉洗漱。

    龔炎則趁這功夫已經穿上了鞋,頭發也自在妝台前用清水按了按,回頭見(春ch n)曉被登雲扶著進了淨房,那走路時的腿都是軟的,(身sh n)子差不多全靠在登雲(身sh n)上,他更確準她定是離魂了,精氣神都差了很多。

    (春ch n)曉簡單洗漱了一下就由著登雲扶到炕上,龔炎則才吃過晌午飯沒多久,這會兒不過是陪著吃一點,也不用登雲布菜,他親自剝蝦挑魚刺,並不讓(春ch n)曉多吃,每樣只吃一點,清粥喝了半碗便罷,問她肚腹可有不舒服的感覺,待听說沒有,又給她盛了半碗參湯。

    (春ch n)曉覺得吃的八分飽了便擱了筷子,而後登雲撤席面,龔炎則又吩咐抬浴湯來,等(春ch n)曉去沐浴,他到西間書房處理公務。

    之前福泉是真在外頭等了一會兒,後來听登雲說(春ch n)曉醒了,便知一時半會兒不會喊他辦差,他就進了茶房吃茶,听新來的幾個小廝閑聊。

    其中一個叫得樂的說︰“六姑娘人真好,哪回見都給我點心吃。”

    “人好那是再好不過了,听說六姑娘將來就是咱們三房主母,主母寬仁,咱們(日r )子也好過不是。”另一個道。

    得樂想了想,轉頭問正在吃茶的福泉,“泉爺,六姑娘真會嫁給三爺麼?”

    “主子的事我可不知道。”福泉搖搖頭,又眯了眯眼楮,問,“怎麼都這麼說?”

    “泉爺不知道?管事的沒說麼?”幾個小廝湊了過來,得樂搶著道︰“那天要不是六姑娘膽大心細救了三爺,三爺怕是要遭罪了,美人救英雄,正是話本上寫的佳話,小的們都盼著呢。”

    福泉皺了眉,道︰“胡說什麼,等真有信下來你們再說吉利話討賞不遲,這會兒別亂說。”瞪了一眼這群小兔崽子,壓低聲音道︰“咱們爺一心惦記屋里那位,你們仔細皮癢。”

    幾個小廝立時(禁j n)了聲,過了半晌,得樂轉了轉眼珠子,抓了帽子往外去。

    福泉余光了看見也沒當回事,又吃起茶來。

    </DIV>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宅門逃妾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