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道門生 > 第950章 苦智

第950章 苦智

作品:道門生 作者:莫麻公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這一刻的東方墨心髒幾乎都要跳到了嗓子眼。(((卡提諾小說網 www.ck101.org )))

    他萬萬沒想到,在這煞氣湖底,還有活人存在。

    此時他心神跟身體緊繃,隨時都能夠向著身後彈射出去。

    能夠在煞氣湖底活了無數年的人,不用想也知道這種存在恐怕一根指頭都能碾死他。

    “咕嚕!”

    這一刻,白色小猴眼中的銀芒已經熄滅,並且此獸喉嚨鼓動,咽了口唾沫。

    東方墨沉吟片刻後,終于定下了心神,而後看向了前方那盤坐在一只木魚前的骨架,並拱手一禮道︰“晚輩東方墨,見過大師。”

    “施主客氣了。”

    在他腦海中,再度傳來了之前那道聲音。

    從嗓音他判斷出說話之人的年紀,應該是個老者。

    “敢問大師為何在此。”東方墨問道。

    “呵呵,既然施主知曉答案,又何必明知故問呢。”

    听到腦海中響起的話,東方墨眼皮跳了跳。

    他所面對的此人,他根本不知道是何方神聖。雖然從他修道以來,和尚都給他留下了極好的印象,但他自然不可能僅憑這一點,就對面前的此人產生信任。

    “施主似乎是人族!”

    這時他腦海中再次響起了和尚蒼老的聲音。

    “大師好眼力,晚輩的確出身人族。”東方墨點頭。

    听到他肯定的答復,不知為何,東方墨隱隱感受到了這和尚身上,傳來了一絲細微的情緒波動。

    于是他再度仔細觀察起眼前的這具骨架來,從外形上看,此人似乎也是人族。念及此處,他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不多時東方墨便繼續出聲︰“不知大師如何稱呼呢。”

    “阿彌陀佛,貧僧法號苦智。”

    “苦智……”東方墨喃喃,又接著道︰“苦智大師應該是從當年那一戰留下來的吧,可那一戰早已過去,為何大師還要繼續留在此地呢。”

    “貧僧留在此地的原因,其實跟施主是一樣的。”苦智道。

    “這……”

    東方墨呼吸一窒。

    “只因貧僧也無法踏出此地。”

    下一刻,苦智就道出了一句他心神沉到谷底的話來。

    “苦智大師可真會說笑,以大師的神通,在晚輩看來這煞氣之湖豈能困得住你,自然是來去自如才對。”東方墨試探著說道。

    “貧僧當年受的傷,就幾乎要了這一條老命,若是能夠踏出去的話,又豈會在此地坐以待斃呢。”

    聞言,東方墨終于不再開口。

    不知為何,他突然想起眼下這一幕,跟當年他遇到淨蓮法王時,幾乎如出一轍,都是他被困在了絕境當中,遇到一個和尚,而後向對方謀求出路。只是這一次他的運氣看起來並沒有當年那麼好。

    不多時東方墨就像是想到了什麼,看向面前的苦智又道︰“敢問之前是苦智大師特意將晚輩引來此地的嗎!”

    “正是。”苦智道。

    “那不知大師將晚輩引來此地,是所為何事呢!”

    “你我同是天涯淪落人,既然都出不去,貧僧自然是想跟施主敘敘了,枯寂的無數歲月,也好有個伴。”

    東方墨眉頭一皺,不知為何,他總覺得眼前的此人,說話的方式跟尋常和尚,有些不一樣,而且從此人身上,他也沒有感受到佛性。

    對此他猜測有可能是經過煞氣無數年的侵蝕,將此人身上的佛性光輝都給磨滅了。

    他曾在典籍上看到過,佛門中人當修為達到了某種極高的境界之後,渾身上下的骨頭都會呈現出一種金色,神聖而不可侵犯,對于天底下的諸多魔功,有著壓倒性的克制作用。

    眼前這和尚無疑就是那種人,只是此人渾身的金色骨骼,已經被煞氣侵蝕的差不多了。

    “雖然你我二人是第一次相見,但貧僧看得出施主與我佛有緣吶!”就在這時,苦智說出了一句讓東方墨稍稍動容的話來。

    他這一生的修行,的確跟和尚,或者說是此人的口中的佛,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而今不但修煉佛門功法鐵頭功,而且體內還有一顆一子蓮。

    “既然與我佛有緣,施主不妨坐下,與貧僧好好暢談一番如何。”苦智又道。

    對此東方墨一時沒有回答,只因他對此人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便放下防備。

    或許是看出了他的擔憂,這時苦智繼續出聲︰“施主放心,貧僧如今只剩下了一縷殘魂,體內更是沒有絲毫的法力存在,否則就不可能用此地諸多神魂的執念,凝聚而成的游魚,將你招來了,若是貧僧還能發揮出半分實力,又對你有歹意的話,早就對你動手,何必拐彎抹角的玩這些把戲呢。”

    東方墨將他的話再三思量,發現此人所說的的確有道理,如果這苦智真有本事的話,就不可能待在這暗無天日的煞氣湖底了。

    于是他將拂塵向著肩頭一甩,而後踏步向前行去,接著在苦智面前三丈的位置,同樣盤膝坐了下來,二人相對而視。

    對于東方墨刻意跟他保持距離,苦智空洞的眼窩望了過來,但因為他只剩下了一具骨架,因此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

    待得東方墨坐下後,苦智的聲息便在東方墨腦海中繼續響起。

    “貧僧因為被困自此地的時間實在是太長,加上而今這縷殘魂也快要消散,所以話難免就多了些,還望施主莫要笑話才是。”

    從此人的聲音,東方墨的確听出了一種虛弱之感,就見他搖了搖頭道︰“苦智大師實在是客氣了,你我二人同被困在此地,也可以說是一種緣分才是。”

    “哈哈哈,緣分二字用得好。”聞言苦智開懷大笑,並道︰“這的確是一種緣分。”

    東方墨並不知道此人為何發笑,但還是等著苦智繼續說下去。

    “實不相瞞,若是沒有遇到施主的話,頂多再有百年,貧僧便會徹底的坐化,那時塵歸塵,土歸土,萬載修行一場空。當然,即使遇到了施主,也改變不了貧僧的結局。但貧僧想說的是,施主既然與我佛有緣,更與貧僧有緣,那貧僧便送你一場造化。”

    “送我一場造化?”東方墨面色古怪的看著此人。

    “不錯!”苦智點頭。

    “不知苦智大師要送晚輩什麼造化。”東方墨問到。

    “入我佛門!”苦智吐出了四個字來。

    “入佛門?”東方墨錯愕的看著此人,隨即他搖了搖頭道︰“晚輩六根未淨,恐怕無法皈依佛門。而且如今晚輩被困在此地,入不入佛門又有什麼意義呢。”

    “施主不用這般著急拒絕,貧僧這里有一篇佛門經文,希望施主能夠靜听貧僧誦念一遍,那時再做出決定也不遲。”苦智道。

    “敢問苦智大師,那是什麼經文。”東方墨疑惑。

    “只是一篇普通的經文罷了,還望施主听好了。”

    “這……那好吧!”東方墨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接著,他腦海中果然就響起了一道晦澀經文的誦讀之聲。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雲何應住?雲何降伏其心?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

    讓人驚異的是,在經文響起的瞬間,東方墨頭顱金光大漲,鐵頭功竟然自行運轉起來。

    可是這一次組成這些經文的每一個字,都化作了一顆顆精妙符文,符文對他頭顱上的金光視而不見,直接沒入了他的識海,無往不利的鐵頭功這一刻驀然失效。

    “唔!”

    不止如此,在經文聲沒入他識海的瞬間,東方墨一聲悶哼,只覺得頭痛欲裂,整個頭顱都要爆開一般。

    “唰!”

    他陡然抬頭,神情齜牙欲裂。

    這時他就駭然的發現,在他面前的苦智,竟然變了模樣。

    變成了一只尖嘴猴腮,渾身長滿了黑色毛發的猴子。

    不止如此,在這猴子的雙手雙腿上,各束縛了一根銀色的鐵鏈,鐵鏈從四個方向激射而出,沒入了兩旁。

    東方墨順著鐵鏈看去,就發現銀色鐵鏈的另一頭,兩兩連接著一根粗大的石柱。

    左手左腳,連接左側石柱的上下兩端。右手右腳,則連接著右側石柱的上下兩端。

    那兩根數人才能合抱的石柱,隱匿在黑暗中,因此之前他才沒有注意到。

    看到這一幕,東方墨心頭震驚的無以復加,因為這幅情形他曾幾何時分明就見過。

    當年在血族大地,打開了血魔宮的最後一層時,他就看到過一只巨大的猴子,被同樣姿勢,同樣的鏈子,還有同樣的石柱禁錮。

    當年那猴子名叫苦藏。

    而今的這只猴子,名叫苦智。他不禁猜測二者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聯系。

    就在他這般想到時,下一刻東方墨的心神就被一股從苦智身上爆發的滔天魔氣,給拉了回來,洶涌的魔氣滾滾爆發,幾乎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緊接著,苦智就露出了森白的牙齒,以及猩紅的牙齦,看向他咧嘴一笑。

    “來!”

    而後從它口中吐出一個字。

    奇怪的是,這個字落下的剎那,東方墨腦海中的劇痛瞬間消失。而後他下意識的站了起來,神情木訥的向著苦智走去。

    看到這一幕,苦智嘴角的笑容更甚,給人一種陰森之感。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道門生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