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超野蠻 > 第十八章半獸人之神

第十八章半獸人之神

作品:超野蠻 作者:龍曜字威明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卡提諾小說網手機站︰m.ck101.org

    紅狼部落往東到黑石城,馬車要走三天,往西去獠牙部落,馬車也是三天,如果騎馬,只需兩天半,如果騎的是好馬,只需兩天,甚至一天半。((( 卡提諾小說 www.ck101.org  )))

    薩維特生死不知,或許正處于危機之中,時間就是生命,韋恩毫不猶豫的舍棄了馬車,選擇了騎馬,騎好馬,騎吟游詩人那匹馬,那是吉布森男爵的坐騎。

    “等等,韋恩你什麼時候學會騎馬了?”克魯爾一臉驚訝。

    “嗯,是先祖之靈的賜福,讓我掌握了騎術。”韋恩繼續打著紅狼的幌子,他將僅剩的1個技能點加到了《諸神之戰》雜項技能的騎術上。

    騎術1級,【狂戰士的鎖子甲】+1野蠻人技能,達到2級。

    2級騎術仍然比較笨拙,但【理解動物】、【馴養動物】對騎術有著增益作用,敏捷屬性也有加成,綜合之下,韋恩已經能熟練的騎馬了。

    克魯爾以微不可聞的聲音嘟囔了一句,然後遞過一個袋子︰“按你昨晚說的,我讓布朗連夜打造了30把飛刀,這些小玩意真能戰斗?好吧,你別說了,肯定又是先祖之靈賜福。”

    韋恩干笑一聲︰“好了,克魯爾大叔,我出發了。派人警戒東方,小心黑石城。”

    ……

    “過了前面的丘陵,應該就到獠牙部落了。”韋恩正要繼續向前,忽然心中一驚,大喝一聲,“泰瑞爾,跳!”

    養狗要起名字,養馬當然也要,泰瑞爾長嘶一聲,高高躍起。

    這個世界的野蠻人有著野性直覺,能敏銳的感覺到各種危險,形成【直覺閃避】、【陷阱感知】兩項能力,在韋恩的【陷阱感知】中,那看似平整毫無異常的地面,其實是一個陷坑。

    嗖嗖嗖!

    兩側灌木叢中忽然冒出十個弓箭手,箭如雨下,泰瑞爾瞬間中了五箭,慘叫一聲,墜地身亡,但射向韋恩的五箭卻射了個空。

    “人呢?”十個弓箭手一驚,但他們也是野蠻人,同樣有著敏銳的直覺,瞬間發現頭上光影不對,左側灌木叢的五個弓箭手大驚失色,右側灌木叢的五人大聲提醒,“小心頭頂!”

    “死!”

    韋恩如同隕石天降,轟的墜入左側灌木叢,斧頭連斬,重擊不斷,不到三秒就將五個弓箭手全部砍殺。

    無緣無故受到伏擊,又是陷坑又是箭雨,起名才一天的好馬就這麼死了,怎能不怒?

    他已經看清了伏擊者,這些人既丑陋又強壯,額頭傾斜,下顎突出,牙齒外露,正是半獸人,但讓韋恩疑惑的是,他們沒有佩戴獠牙徽章!

    就如紅狼徽章一樣,獠牙部落的野蠻人必定佩戴獠牙徽章,這是部落的榮耀和傳統,絕對不會丟棄,除非這些人還未就職野蠻人,沒有佩戴獠牙徽章的資格。

    “殺!”

    韋恩轉身一跳十六米,直撲右側灌木叢。

    右側五人驚駭欲絕,他們和左側五人的實力差不多,左側五人瞬間被殺光,換了他們也是一樣,又看到韋恩一跳十六米的恐怖表現,徹底絕望。

    “吾主啊,紅狼野蠻人怎麼可能這麼強大?”一個半獸人絕望的祈禱著。

    砰,韋恩跳入右側灌木叢,瞬殺四人,斧頭架在祈禱的半獸人脖子上,寒聲逼問︰“你剛才說‘吾主’?你們信了哪個邪神?說!”

    這里是遺棄之地,被諸神遺棄,所有的部落只拜各家的“先祖之靈”,獠牙部落的半獸人怎麼可能有“吾主”?

    原本絕望顫抖的半獸人忽然咆哮起來︰“吾主不是邪神,是偉大的救贖者、領導者,為我們半獸人開闢了真正的家園,你敢褻瀆吾主,我和你拼了!”

    噗嗤,斧頭砍下頭顱,韋恩揮手甩掉斧刃上的血液,臉色凝重。

    半獸人這個種族,說起來有點悲劇,這是獸人和人類結合而產生,但並非跨越種族的愛情,獸人丑陋猙獰,除了極少數重口味的人類,絕大部分人類是看不上獸人的,半獸人的產生往往源自獸人對人類女性的暴行。

    他們生下來就受到鄙視,獸人、人類都看不起他們,最終只能遠離獸人和人類,遷徙到蠻荒之地、深山老林。

    獠牙部落便是如此,最初遷徙到遺棄之地的只是幾十個半獸人,幾百年下來繁衍成一個大型部落——半獸人與半獸人結合,生下的也是半獸人。

    韋恩一听這個半獸人的話,就明白發生什麼了。

    混亂的時代即將到來,地精之災只是前奏,無數動蕩接連發生,其中就有半獸人的,出現了半獸人之神!

    但韋恩玩游戲時精力主要在《暗黑之心》,而且他玩《諸神之戰》時進的不是這個年代的劇本,所以對這些事情只知道一個大概,不清楚具體細節。

    像半獸人之神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怎麼出現的?韋恩完全不清楚,因為這只是一個不入流的弱神,不值得關注。

    但現在穿越到這個世界,那就不同了,再弱小的神也是神,他必須謹慎對待。

    “是獠牙部落的圖騰之靈進化成神了嗎?這些半獸人為什麼要伏擊我?薩維特大叔或許已經被害了。”

    韋恩嘆息一聲,但也不至于悲傷,他和紅狼部落的野蠻人們畢竟沒有深厚的感情,最多為薩維特報仇而已。

    “既然有了半獸人之神,獠牙部落應該有牧師了,這是好事啊!”

    想到又能獲得暗黑裝備了,韋恩轉憂為喜,哼著小調將十個半獸人的尸體獻祭,將十把短弓和長劍、斧頭等各類武器只要不是劣質的,全部收入次元袋中。

    ……

    獠牙部落,神殿之前,一場酒宴正在舉行。

    半獸人主教卡布爾听著咚咚作響的鼓聲,看著強勁有力的戰舞,端起大號酒碗,一口飲盡,哈哈大笑。

    半獸人喜歡大吃大喝,喜歡戰鼓戰舞,卡希爾起了興致,正要親自下場跳舞,一個野蠻人匆匆趕來,走到部落野蠻人首領拉爾森旁邊,低聲匯報︰“出事了……”

    卡希爾眯了眯眼楮,不悅之色一閃即逝,他雖然坐在酒宴的主位,雖然是在場實力最強、地位最高的半獸人,但他不是獠牙部落的人!

    遺棄之地幾十個部落,獠牙部落是唯一的半獸人部落,但這里的半獸人只佔整個大陸半獸人的百分之一左右。半獸人之神首先顯靈于【北地】的半獸人族群中,完成初步整合後,向【北地】之外的各個區域派遣牧師,卡希爾分派到的就是遺棄之地。

    他來到獠牙部落後,經過半年的努力,成功轉化了信仰,建立了神殿,將獠牙部落的圖騰之靈獻祭給了半獸人之神,還培養了一批牧師和聖武士。

    以此大功,他得到半獸人之神的眷顧,短短半年就從2級牧師連升五級,達到7級牧師!在半獸人教會內的職位也從一般牧師晉升為主教。

    但傳統的慣性仍然很大,即便那個報信的野蠻人已經是半獸人之神的忠實信徒,但還是首先向原本的部落首領拉爾森報告。

    拉爾森臉色微變,立刻起身走到卡希爾身邊,躬身匯報︰“主教大人,出事了,有三個小隊失去了聯系,中隊長約翰遜已經帶著他剩余的兩個小隊去搜索了。”

    獠牙部落的編制是一小隊十人,一中隊五小隊,中隊長約翰遜是2級野蠻人,再往上有3級野蠻人的大隊長,部落首領拉爾森則是4級野蠻人。在臣服半獸人之神後,拉爾森協助卡布爾有功,同樣受到神恩,實力突飛猛進,已是4級野蠻人兼3級聖武士了。

    卡希爾顧不得生氣,看向邊上一人,命令道︰“羅德維爾,立刻查探清楚。”

    “是,主教大人。”羅德維爾躬身應命,拍了拍正在偷喝酒的渡鴉,吩咐道,“博里尼,立刻查探清楚。”

    獠牙部落是大型部落,基數大,出現的人才就多,出現的人才種類就豐富,羅德維爾是一個術士,渡鴉博里尼是他的魔寵,鳥類魔寵是最優秀的偵察兵。

    渡鴉博里尼抱怨道︰“為什麼每次都要勞累我?還能不能痛痛快快的喝酒了?”

    “不能。”

    “好吧,哪個方向的小隊失聯了?”

    拉爾森道︰“東方。”

    渡鴉抖了抖羽毛,振翅而飛,向東而去。

    卡希爾又下命令︰“停止酒宴,整裝待命。”

    ……

    “殺!”

    丘陵之上,韋恩所向披靡,不費吹灰之力就屠滅了趕來搜索的兩個小隊,一腳踩在還有余氣的約翰遜身上,逼問道︰“說,我們紅狼的首領薩維特,是不是被你們殺害了?”

    約翰遜咳著血,一臉的難以置信︰“紅狼竟然有這麼強悍的野蠻人!”他的目光忽然一凝,露出一絲笑容,“吾主已經為我們半獸人開闢了真正的家園,死亡不是結束,只是開始,而你,你一旦死了,就是徹底終結。”

    韋恩順著約翰遜的目光抬頭看去,只見天空一只黑色烏鴉盤旋。

    “不,不是烏鴉,是渡鴉。”

    渡鴉是法師和術士的常用魔寵,獠牙部落雖是大型部落,但出現法師的幾率不高,多半是術士。

    韋恩哼了一聲,一斧落下,砍殺約翰遜,對半獸人的尸體發動了獻祭,不時看幾眼渡鴉,用身體擋住渡鴉的視線,收起一個個藥劑瓶。

    不到半天時間,他總共獵殺了五十一個半獸人,得到二十五瓶藥劑、兩張鑒定卷軸。

    高空之中,渡鴉博里尼嘀咕道︰“這紅狼野蠻人在干什麼?好像用特殊的手段毀掉了尸體,好像從尸體中拿了什麼東西?約翰遜他們有什麼好東西嗎?他看了我好幾眼,肯定已經知道我是魔寵了,哼,我才不怕他,下去看看。”

    一個野蠻人而已,又沒有弓箭,渡鴉自信不會有危險,降低了飛行高度,一百米、八十米、五十米,直至二十米。

    “嘎嘎,二十米,你跳不到這麼高,喂,紅狼的野蠻人,你在干什麼?”渡鴉毫不怕生,竟然堂而皇之的詢問。

    韋恩嘴角揚起笑意︰“聰明的渡鴉,我們紅狼的首領薩維特被你們殺死了嗎?”

    渡鴉拍了拍翅膀︰“那是個悲劇。”

    韋恩無聲嘆了口氣,又問道︰“聰明的渡鴉,獠牙部落什麼時候開始信仰半獸人之神的?是獠牙圖騰之靈進化而成的嗎?你們有多少牧師?我想您這麼聰明的渡鴉,一定知道答案吧。”

    渡鴉嘎嘎大笑,“紅狼的野蠻人,你當我傻鳥啊,不告訴你,而且是我先問你的,你在干什麼?”

    “你當然是傻鳥。”

    颼!

    銀光一閃,飛刀破空,渡鴉驚叫一聲,一頭栽倒。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