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劍客江湖 > 第三四二章東瀛野心吞中原蠢蠢欲動卷土來

第三四二章東瀛野心吞中原蠢蠢欲動卷土來

作品:劍客江湖 作者:羽庸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推薦完本免費下載或在線閱讀網址︰www.txt2o16.com  【百度搜索 txt2o16】》

    洛陽城東,紫氣閣。

    清幽的院落,櫻井龍歌、櫻井鳳香姐妹二人漫步于花叢見,看似氣定神閑,實際上心下沉重,尤其是櫻井龍歌,更是眼中流露出無比的凝重神色。

    “姐姐,中原武林正道與邪派密宗一戰,死傷慘重,為什麼我們不主動出擊,將這些武林正道之士一舉殲滅?”櫻井鳳香不解地問道。

    櫻井龍歌遲疑了一會,用著極為冷靜的語氣說道︰“鳳香,無敵在密宗潛伏這多年,想必他有更好的辦法,這一次能夠讓武林正道與邪派密宗交手,他是功不可沒。至于武林正道的余孽,已經不足為懼。”

    “哦?姐姐的意思是說,現在的中原武林正道不堪一擊,根本用不著我們出手嗎?”櫻井鳳香將信將疑地說。

    櫻井龍歌dian了dian頭,“中原武林正道氣數已盡,我們根本不必浪費時間和精力去對付他們。現在我們要盡快拿到伏羲琴和神兵譜,以便于我們下一步行動。”

    “無敵在密宗似乎沒有查探到伏羲琴和神兵譜的下落,老賊上官鴻,隱藏得真是夠深,想不到他是密宗的尊者,真是令人難以捉摸。”櫻井鳳香氣憤地說。

    “嗯哼,中原人都是陰險狡詐之輩,正因為他們互相自以為是地爭斗,我們才有機會。要是沒有他們的正邪之爭,我們根本沒有一dian機會。現在倒好,他們自己爭斗得你死我活,對我們來說,那就是漁翁得利的時候!”櫻井龍歌鎮定自若地說。

    每一次,相比于櫻井鳳香,櫻井龍歌的眼界都遠在她之上,看待問題也是高屋建瓴,哪怕是最絕望的境地,櫻井龍歌從來都是正面看待,她之所以能夠帶領一干東瀛人潛伏在中原,圖謀不軌,正是因為她有這樣的將帥之才。

    而櫻井鳳香雖然也不弱,但是她[email protected]遇事不慌不忙從容不迫的睿智。這一dian,是毋庸置疑的。

    ………特殊原因,以下是防盜版章節,我會盡快修改,請見諒……

    “砰!”

    不知睡了多久,天幕一聲沉悶的巨響,雷鳴般將舞蝶驚醒,警惕的她從柔軟的床上魚躍而起,玉手一探,將一側的名劍握在手里,明眸冷掃,打探其房屋內。

    倏忽,一道人影飄飛落下,身形之快,狸貓般迅捷,輕盈落地,所有動作干淨利索,實屬罕見。

    舞蝶手中的名劍一抖,速度更是驚人,幾乎在人影落下之時,劍鞘已經ding在了對方的咽喉處,正欲催動靈力痛下殺招。人影一晃,舉起雙手連忙驚愕說道︰“舞蝶姑娘,是我,老五。”

    她眉宇一蹙,疑惑地道︰“五哥,你……”

    “噓!”儒士老五豎起食指在鼻翼,示意舞蝶不要出聲,而後壓低聲音道,“仇敵已至,先別出聲,靜觀其變。”

    舞蝶眼神中透出一股寒意,撤回抵在儒士老五咽喉處的名劍,低沉地說︰“讓我出去把他們解決了。”說著,便是邁開步子,想要沖殺出去。

    儒士老五一把抓住舞蝶,“別沖動,我已經布下了陣法,一時半會,他們還攻不破,你先進密室躲避一會。”

    “不行,我不能連累你!”舞蝶非常清楚這一路追殺搶奪名劍的人,為了將名劍據為己有,這些人完全是喪心病狂。而且都是三界一流的高手,她與儒士萍水相逢,他能仗義救她一命,已是大恩大德。

    若是這一場爭奪追殺,搭上他一條性命,會令她抱憾終身。因此,即便沖出去,與仇敵玉石俱焚,斷然不能牽連儒士,搭上一條無辜性命。

    “砰!”

    又是一聲沉悶的聲響傳來,儒士緊皺眉頭,催促道︰“來不及了,舞蝶姑娘,你快些躲起來吧!”言畢,探掌一拍,一道靈力從掌心****,幻化出一團麒麟模樣,映在了牆壁上。

    “轟!”

    伴隨著牆壁抖動,些許灰塵散落,赫然顯出一道閘門。一條幽暗的甬道浮現在眼簾,深邃的甬道,看不到盡頭。

    “哧!”

    一道明亮的火焰凌空而下,穿透天命醫館的屋ding,強力炸裂開來。

    舞蝶、儒士幾乎同時身影一閃,躲開了這道凌厲無比的火焰,對視一眼,舉目望去。

    只見屋ding上透出一個一米方圓的大窟窿,上空彌漫著一道道縈繞絞纏的靈力屏障,待那道火焰穿透而過,擊穿靈力屏障之後,又在瞬間凝聚周圍的氣息,重新修補了缺口。

    不言而喻,這凝聚在屋ding上空的靈力屏障,是儒士祭起的陣法。

    舞蝶低吟一聲︰“北斗天罡陣?五哥,你是……”

    儒士dian了dian頭,旋即又是催促起來,“北斗天罡陣支撐不了多久,舞蝶姑娘,你快進密室吧!由我來對付這些賊寇。”

    “五哥,這……”不待多言,儒士拂袖一掌,吐納靈力,將舞蝶托起,推送進了密室。劍眉倒豎,飄然躍起,從屋ding的窟窿飛身站上了屋ding之上。

    舞蝶心存感激之情,在密室里摸索一陣,“噗噗……”幾聲,燃起了明燈,延伸向深處。

    她低頭瞧了一眼手中的名劍,微微一笑,暗自道︰“劍靈,從此之後,我們同生共死。”

    張子羽魂魄依附在劍靈里,來回奔波,加上欲界本就靈氣匱乏,這一番驚動,竟是沒有吵醒他。他酣睡如待產的嬰兒,也就沒有听到舞蝶的這些話語。

    舞蝶恬然一笑,回首望了一眼密室的大門,早已經合攏。不知屋外儒士對戰仇敵勝敗如何,盡管知曉仇敵都是來自三界一流高手,但見到儒士布下北斗天罡陣,她方才知道天命醫館這位儒士深藏不露,是一位藏龍臥虎的絕世高手。

    北斗天罡陣,據說是道宗鼻祖創立,陣法源于道家一元、兩儀、三才、四相、五行、**、七星、八卦、九宮的流變規律。其威力無窮,世間絕無僅有。但在傳承中流失,早已失傳將近五百年,如今竟是從這位儒雅的大夫施展出來,令舞蝶不由得心生疑慮。

    究竟這位儒士大夫是何方高人?難道是道宗後裔?

    三界之中,道宗以悟道修仙為法,追尋長生不老,崇尚“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精神,其修煉丹藥術法極盡高深。因為研制丹藥,需要充分挖掘藥草藥理,久而久之,道宗一派,醫術冠絕天下,幾乎可以與醫術世家神農一脈平分秋色。

    不過,道宗千百年以來,能夠獨樹一幟,但早在五百年前,隨著北斗天罡陣被仇家打破。從此,道宗銷聲匿跡,從未再在三界露面。

    如今,這位儒士出手便是失傳的北斗天罡陣,除了道宗門人,旁門左道想必是難以演繹這樣的高深陣法。

    這樣一想,舞蝶頓時覺得這位自稱“排行老五”的儒士大夫更是高深莫測。

    清風,如酒。

    屋ding,凝重。

    儒士肅然而立,雙目炯炯有神,凝視著北斗天罡陣外不斷發起攻擊的高手,一道道強勁的氣旋攻襲而來,撞擊在靈氣聚集形成的北斗天罡陣屏障上,彈開形成一波接一波的漩渦,劃裂開來。

    在北斗天罡陣屏障之外,方圓一里,飄浮著不斷涌來的三界高手,兵戈閃爍,靈力涌動,似乎有吞噬整座天命醫館的架勢。

    看著那些踏著靈力而來的高手,儒士面色如灰,眼神中雖是凜然不懼,但隱藏著幾分慮色。因為一旦這些高手突破北斗天罡陣的屏障,單憑他一人之力,是根本不可能抵擋得住這些三界高手。

    不過,按照目前的攻勢來看,攻破北斗天罡陣屏障只是時間問題。他早已預料到這一步,這也是他讓舞蝶進入密室的原因之一。

    “袁術木,奉勸你一句,不要插手這件事。否則,天命醫館將是你的墳墓!”空氣中飄來一句冰冷的話語,讓儒士心頭一震。

    袁術木,這個名號早已經在江湖上除名,他似乎自己都忘記了。道宗的門規不能忘,名號只是一個符號,忘了也罷。

    只是經由這個冰冷的聲音提起,讓他心中頓時慌了神,誰還知道自己的名號?到底道宗的仇家是何許人?追尋了這麼多年,一直杳無音訊。

    難道道出自己名號的人正是道宗的仇家?不,不會的。師尊臨死前說過,仇家或許已經同歸于盡了,讓他隱居世外,不再過問道宗仇家之事。

    可是,道宗養育了他十八年,若非道宗,他早已暴尸荒野,若非師尊,他早已成為了棄兒。這麼多年了,隱姓埋名,藏匿在天命醫館,以醫為生,明察暗訪多載,依舊查不出仇家一dian蛛絲馬跡。

    天道不復,道宗難存。

    這是師尊臨終前的告誡,三界顛覆,秩序混沌,正邪不分,何來天道?

    多年以來,他雖有心悟道修仙,重振道宗法門,奈何有心無力,始終未遂。

    于是,只能以醫生存,懸壺濟世,權當積功贊德,為民謀利。醫者醫得了疑難雜癥,卻是醫不了貪嗔痴欲,最難醫人心。

    “轟隆!”

    北斗天罡陣上,屏障炸裂,化作萬般光瀾,漩渦狀蕩開,幾道人影凌空而下。

    人未到,攻襲兵器先至。一桿蹭亮無比的銀槍,一把烈焰灼灼的怪異銅壺。

    長槍槍尖泛著血紅的寒芒,就好像這桿槍的槍尖上染上了一滴殷紅的鮮血,而劃破長空,蕩開靈力而來之際,宛若一滴正在滴落的血珠。

    而銅壺幻化出的烈焰,虛浮起偌大的幻影,籠罩之下,符文咒語飛舞,紛紛罩向儒士。

    儒士臉色驟變,沉聲自語道;“竟然連‘滴血槍’上官錦、‘尋仙’聶沖天都來了!”

    無論從名聲地位,還是武學修為,“滴血槍”上官錦和“尋仙”聶沖天都是三界數一數二的高手。

    他們身後跟隨著幾名同樣聲名顯赫的高手,形成一排,林立在空中,揮動著手里的兵器,與儒士袁術木對峙局勢。

    “尋仙”聶沖天駢指凝聚一道靈力,對著袁術木喝道︰“袁術木,你這道宗的孽徒,不想死的,立即滾蛋。”

    袁術木鼻息里“哼”了一聲,冷聲一字一頓地說道︰“聶沖天,枉你身為名正派,竟是做出這等大逆不道之事。今天袁某為了天下蒼生,還就要管上一管。”

    “滴血槍”上官錦臉上肌肉扭曲了一下,一挺滴血槍,怒吼一聲︰“聶兄,何必跟他廢話,殺了他,再去找魔女下落。”

    話音未落,滴血槍低吟呼嘯,橫空劃開一道圓弧,卷起靈力,化作流星般地殷紅芒光,激射向袁術木。

    袁術木身形一閃,凌空掠起幾丈,雙掌齊飛,凝聚強悍的氣旋又是飛箭一樣震向上官錦。

    幾乎同時,“尋仙”聶沖天手中煉妖壺綻放無盡霞光,寒芒如同亂箭穿梭,浮動起籠罩天幕的幻影,激蕩出無盡的符文咒語,皆是化作強勁的漩渦封印向袁術木。

    接著,與聶沖天、上官錦一道的三界高手紛紛祭起兵器,如同彎鉤弦月,如同柳絮紛飛,如同長虹貫日……一股腦兒地籠罩在天命醫館上空,將袁術木團團圍困住。

    一氣九霄雲涌,驚鳴天下神通。

    袁術木不愧是道宗嫡傳弟子,強敵壓境,鎮定自若,環抱道法真訣,丹田翻涌靈氣,化作萬千法訣,再次祭起北斗天罡陣。

    然而這一次,他一邊牽引修復外圍的屏障陣法,同時在包圍圈中重聚靈氣,形成球體將他身影包裹其中。從而形成外圍的大北斗天罡陣和內圈小北斗天罡陣。

    縱然聶沖天、上官錦的煉妖壺、滴血槍攻襲下來,撞在他凝聚的小北斗天罡陣屏障上,竟好像是蒼蠅撲在蜘蛛網上。

    這種沖擊力在瞬間被小北斗天罡陣卸去力量,這一招變化,反而令聶沖天、上官錦吃驚不小。

    他二人對視一眼,懸浮空中之際,忽然,聶沖天嘴里念念有詞,想必是重新祭起了煉妖壺。

    頓時之間,飛沙走石,狂風大作,破空而來的虛影成為一團黑的氣流,宛若黑洞一樣,所過之處,吞噬萬物。

    正是煉妖壺的威力所在,早有傳聞,煉妖壺古稱九黎壺,乃上古異寶之一。其力量不可思議,有人說能造就一切萬物,也有驚人的毀壞力量。

    也有人說,內部有著奇異的空間,空間之大好似能將天地收納于壺內。

    “……星辰流月九州變……乾坤一袋此壺中……”聶沖天施展起煉妖壺,其道大光,跌宕起伏的幻影疾如閃電,掀翻了天命醫館的屋檐,周圍“ 里啪啦”響個不停。

    袁術木飄身躍出,一步步退後,躲避著煉妖壺的吞噬之力。

    上官錦冷笑一聲,臉上抹過一絲殺意,滴血槍一抖,槍尖萬般殷紅寒芒流螢似的綻放開來,踏著虛空,槍聚靈氣,扎向袁術木的胸口。

    袁術木一邊對戰聶沖天的煉妖壺之力,一邊退後,竟是沒有料到上官錦會趁機出手。只見眼前寒芒一閃,紅光撲面而來,他心里一個冷機靈,抱著必死之心。

    略帶幾分遺憾,頓時覺得愧對道宗、愧對師尊栽培。他曾經想過尋仇之路,定然會面臨喪生的危險,甚至想過千萬種死法。可是,真的沒有想過會是死在這些人手里,而且還是這樣一種死法。

    千鈞一發之際,命懸一線之時,只見一道勁流橫掃出來,“叮咚”一聲,感覺周圍好像湖面泛起的水波蕩漾開來,悠揚的琴聲,彈奏出充滿殺氣的音響。

    舞蝶衣袂飄飄,旋轉倩影,翩然凌空而起,伏羲琴橫空之下,在她玉指撥動之間,激蕩起無盡的音波,席卷開去。

    她的背上背著刺眼的名劍,眼神中透露出一種令所有人都不寒而栗的光,低吟嬌喝一聲︰“上官錦,你真是卑鄙無恥!”

    上官錦、聶沖天眼看舞蝶出現,都是愕然神色,退後輕身落在了屋檐上。

    雖然他們恨不得立即將舞蝶拿下,從她手里將名劍搶奪過來。但是,他們對她手中的伏羲琴,不得不忌憚三分。

    因為天機尊者在神兵譜上對遠古神兵做過分析排名,十大神兵分別是︰東皇鐘、盤古斧、煉妖壺、伏羲琴、昊天塔、神農鼎、崆峒印、昆侖鏡、女媧石、射日弓。

    東皇鐘,一般傳聞它是天界之門,但據天山石窟中的諸神時代殘留的古老文明記載東皇鐘乃十大神器之首,足以毀天滅地,吞噬諸天。傳說因神魔之戰的時候受到重創,隱匿于人間界。據此,東皇鐘被天機尊者在神兵譜上排名第一。

    盤古斧,傳說天地混沌之初,盤古由睡夢醒來,見天地晦暗,于是伸手一揮拿出一把巨大的斧子劈開天地,自此才有我們的世界。此斧擁有分天地、穿梭太虛之力,威力不下軒轅劍。傳言掌控盤古斧者,可掌控力量法則。在天機尊者的神兵譜上排名第二。

    煉妖壺,因為能造就一切萬物,也有驚人的毀壞力量。內部有著奇異的空間,空間之大好似能將天地收納于壺內。因此,在神兵譜上排名第三。

    其余神兵皆有論述,且不論。但就伏羲琴,雖然在神兵譜上排名第四,可伏羲以玉石加天絲所制。其泛著溫柔的白色光芒,其琴音能使人心感到寧靜祥和,傳說有能支配萬物心靈的神秘力量。

    從這一dian而言,伏羲琴的出現,不得不令聶沖天有所忌憚。

    盡管加上“槍神”上官錦等一批三界高手,但在天峰一戰,名劍化形,威懾驚人,讓聶沖天、上官錦等三界高手更是不敢造次。

    如今又出現了道宗嫡傳弟子,北斗天罡陣也是不容小覷的。

    舞蝶震退聶沖天、上官錦等人之後,美眸一瞥袁術木,關切地問道︰“五哥,你沒事吧?”

    袁術木劍眉一沉,略有幾分怪責口吻,說道︰“舞蝶姑娘,你不待在密室,出來做什麼?”

    “不,五哥,你已經救我一命了。不能再連累你了。”舞蝶干脆地說。

    不待多言,聶沖天、上官錦等一干三界高手又是迫近,聶沖天怒吼道︰“妖女,速速交出名劍!”

    舞蝶毫不 攏 灠 拍舫逄歟 蛔忠歡俚鞀鼐吹潰骸壩斜臼碌模 憔蛻俠茨茫 br />
    “你……”聶沖天語塞,若論單打獨斗,從兵器上,他的煉妖壺對戰舞蝶的伏羲琴,未必能夠討得到好便宜,加上那把曠世名劍。

    之所以聶沖天、上官錦等人都想得到名劍,一方面傳說得名劍者,可號令三界;另一方面傳說名劍訣蘊藏飛天入地的劍法,足以成就一番霸業。

    當然,名劍並未在天機尊者的神兵譜上,與其說名劍是一把曠世神劍,不如說蘊涵天下唯一的劍靈。本來,人有魂魄,劍有劍靈,也不足為奇。

    奇就奇在人的魂魄成了劍靈,融合了劍靈的魂魄,將是實現天機尊者的預言︰當名劍重現,殺戮四起,或許會誕生一位大英雄。

    不過,劍修實屬霸道,入劍修,滅情緣。沒有多少人願意將魂魄交予神兵之劍,與劍靈融合。也沒有人能忍受那樣的孤獨與痛楚,一種生死邊緣的孤寂。

    聶沖天、上官錦等不敢大意,他們也不知道名劍能夠將劍靈化形,是要在靈氣充沛之地,在欲界是完全不會有機會讓劍靈吸收到靈氣的。他們見舞蝶說得如此之堅決,不由得有些打退堂鼓之意。

    權衡之下,聶、上官二人使了一個眼色,招呼著身後的其他三界高手,撲將上前。而他二人竟是退後,坐山觀虎斗。

    舞蝶暗暗罵聶沖天、上官錦無恥,但既然讓那些不知死活的人來送死,她也就不必客氣。身影一閃,只見凌空之下,閃爍著舞蝶的身影,玉指撥動,四面八方都是伏羲琴的影子。

    “叮咚!”

    “叮咚!”

    琴音四起,音波猶如洶涌奔騰的海浪,一波接一波卷起驚濤駭浪。音波過盡,“哧哧……”不絕于耳,只見眼前一片血色模糊,那些撲上來的所謂高手,腦袋像是被切西瓜般斬落。

    袁術木驚詫不已,原來舞蝶武學修為之高,世間罕見。即使他的師尊在世,也未必有如此之犀利的武學功力。

    不僅袁術木驚訝,聶沖天、上官錦都是大吃一驚,在天峰這舞蝶不是已經靈力耗盡了麼?這一路馬不停蹄地追趕而來,怎麼會恢復如此之快?

    無論如何,舞蝶都會對聶沖天、上官錦造成一定的威脅,尤其是看到舞蝶殺人如麻,手起琴落,照單全收,令他們傻了眼。

    一番激戰,張子羽被震醒,睜開眼,只見眼花繚亂,衣袂翩然,舞蝶早已是香汗淋灕,殺得正酣。

    他只感覺到處都是血肉橫飛,不覺一陣惡心作嘔。畢竟生活在現代和平年代,別說殺人如斬麻,就算殺雞宰鴨,多半在屠宰場。

    可是,在這個時空里,強者為尊的世界,誰的拳頭硬,誰就是老大。

    張子羽仔細地環顧了一下周圍,發現聶沖天、上官錦,頓時心中不安。這也難怪看到舞蝶狂殺怒斬,想必是以氣勢絕對性壓倒仇敵。這也是一種沒有辦法中的辦法。

    一旦讓聶沖天、上官錦抓住反攻機會,舞蝶就處于完全被動了。

    他很快洞悉了舞蝶的意圖,只可惜自己不能化為人形,手持利劍,與舞蝶並肩作戰,斬敵之首級。真不知該如何劍修化形?總不能讓舞蝶冒著生命危險,保護自己一輩子,他可不是一個吃軟飯的主。

    只要不用每天面對“死肥婆”主管,穿越也好,不穿越也罷,都是一種幸福。

    張子羽痴痴地想著,“……為君舞天下,一笑泯恩仇。今生長相伴,輪回永念君……”然後,他又想起那段與盤古族、神農族激戰的夢境。

    殊不知,那樣的場景永遠只是一個夢境,還是終有一天會在他身上“夢成真”。

    “……入劍修,滅情緣……嘶~不過就是劍修,怎麼有dian兒出家人看破紅塵的味道……可如果舞蝶是我的‘情緣’,是不是意味著有一天,她會離我而去?”

    想到這里,不禁是一種莫名的悲涼涌上心頭,讓張子羽有幾分彷徨愁緒。

    伏羲琴,仙樂章。

    飛流三千丈,層疊萬重浪。

    繚繞煙雲縹緲,仙姬羽舞九天。

    剎那間,琴音蕭殺,萬馬齊喑之勢,舞蝶輕舞之際撫琴,殺氣騰騰,音波過盡,一片血淋淋,漫天之下,宛若下起了紅色的雨簾。

    她一襲白色霓裳,羽衣紛飛,倩影閃爍,婀娜多姿,曼妙無比,卻無處不透露出最為狠辣的殺招。

    殺人不過頭dian地,可是這樣快刀斬亂麻地割草芥的殺戮,只覺天昏地暗,日月失色。

    在這個你不殺人、人殺你的時空里,仁慈是最大的勁敵。從而,生命如草芥,淋灕盡致。

    血色飄飛,染紅了舞蝶的白色衣裳,嬌喝一聲,又是一片血肉模糊。

    “槍神”上官錦、“尋仙”聶沖天都看傻眼了,似乎舞蝶的伏羲琴琴音具有天生的魔力。明知音波卷帙殺出就是取人性命,可那些三界高手一批接一批,趨之若鶩地撞上舞蝶的音波。

    儒士大夫袁術木也是怔住了,盡管歷經道宗昔日的興盛衰敗,甚至是血流成河,但是這樣一種見人殺人、遇神殺神的暴戾屠殺,實屬少見。

    張子羽天旋地轉,但听著充滿戾氣的伏羲琴,卻是莫名地多了幾分親切,感覺如少女在如泣如訴地訴說心中的柔情。他竟是听得有些陶醉了,眼前的殺戮而非殺戮,更像是載歌載舞的仙子。

    更驚奇地是伏羲琴彈奏之際,幻化出一道直沖霄漢的淡藍色氣旋,而這一股氣旋竟是從天引下無盡的靈氣。確切地說,伏羲琴本屬神兵,自有其靈性。

    一旦祭起,自是能夠吸納空間的靈氣,凝聚在它的靈魄之中。

    正因為如此,這一股靈氣從蒼穹之巔吸納下來,與名劍相接,股股靈氣傳來,讓張子羽感到無比的舒暢,尤其是靈氣從掌心,經過奇經八脈,進入丹田之後,他越來越覺得自己充滿了力量。

    一時之間,他開始像泄氣的皮球被充入了氣息,一diandian膨脹起來。

    舞蝶說過,他是劍靈,靈生存的地方,需要靈氣。好比人生活的時空,需要氧氣,是一樣的道理。

    而且靈氣對于悟道修仙之人,更是能夠助其脫胎換骨。人們在尋仙問道的路上,對于修仙境界,也就分為煉精化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煉虛合道等。

    像張子羽這樣人之魂魄融合在劍靈里,既有了人之人性,也有靈之靈性。

    靈氣充盈之下,便可轉靈化形,再生為人。靈氣匱乏之下,魂魄虛弱,回歸為靈。

    之所以有名劍吟一說,是因為名劍吟是一門劍修之法,修煉到達至高境界,能夠吸納空間靈氣,便可徹底蛻變為人。

    伏羲琴為上古神兵,其靈早已是上千萬年的修為,當然具備吸納空間靈氣的能耐。

    只是舞蝶並未意識到伏羲琴有這樣的神奇力量,當年天機尊者將伏羲琴賜予她,一方面因為她天資聰穎,輕舞九天動,天籟憾九霄;另一方面也是由她捍衛名劍,以免落入奸人之手。

    僅此原因,舞蝶也沒有深入研究伏羲琴的靈性。

    上官錦、聶沖天對于舞蝶越殺越起勁有些著急,如果不加以阻止,這一番殺伐下去,一定會讓其力量削弱不少。

    “聶兄,值此之際,只能解除煉妖壺中封印,放出壺中仙,收服魔女。”上官錦提議說道。

    聶沖天微皺眉頭,尋思片刻,低沉地說︰“上官老弟,聶某祖訓,煉妖壺的封印是決計不可解除的,否則,欲界將陷入混沌之中。只怕引發空前浩劫……”

    “難不成眼睜睜看著魔女用伏羲琴斬殺我名門正派而無動于衷?”上官錦質問道,“天機尊者神兵譜上,十大神兵,你家族的煉妖壺排名第三,是足以震懾伏羲琴的。”

    “祖訓有說,煉妖壺之所以居于伏羲琴之上,正是在于煉妖壺中的奇異空間。”盡管聶沖天做夢都想將足以號令三界的名劍奪到手,但總算是良心未泯。

    自古以來,早有傳說,煉妖壺中蘊藏奇異空間,足以吸納天地的空間。

    女媧創造蒼穹各生命,卻又發覺本性大多凶猛殘暴。為不破壞天地太極均勢,便鑄造一能淨化凶殘之氣的青銅壺,望藉壺之煉化,將過于殘暴之妖、獸、魔物等升華,以維大地之和諧。

    這壺正是“煉妖壺”,而掌管奇異空間者是被封印在煉妖壺中的壺中仙。因為壺中仙野心膨大,想要將煉妖壺中的奇異空間與欲界相結合,從而一統界域。

    但這一行為遭到了上古軒轅世家,以軒轅劍擊敗,從而將其封印在了煉妖壺中。

    經過成千上萬年的封印,壺中仙在煉妖壺中與那些窮凶極惡的妖魔鬼怪同處一室,早已是戾氣怨氣滋生。

    若非封印壓制住,壺中仙掙脫煉妖壺,將會是驚天浩劫。

    面臨如此重大的決斷,聶沖天決計不敢草率行事。不過,按照目前形勢看來,很難制住舞蝶的伏羲琴。

    或許,“槍神”上官錦的提議是正確的,再說了,解除煉妖壺封印,也是為了拯救名門正派。

    他思忖之時,上官錦又是一番催促,說道︰“聶兄,都什麼時候了,還念叨什麼祖訓!為今之計,殺了舞蝶,奪下名劍,才是大局。你要以大局為重!”

    在上官錦的百般慫恿之下,加之聶沖天利欲燻心,他一咬牙,祭起了咒語,“……恨無不死藥,仙路可登臨……仙人面不識,遑遑逐長生……”(未完待續。)</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