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愛誰誰 > 第192章 番外

第192章 番外

作品:愛誰誰 作者:風流書呆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從聖元帝這里得知當年種種,關素衣呆坐半晌,竟捂著臉笑起來,笑著笑著卻流下兩行熱淚。原來這麼些年,她所謂的付出與報恩,不過是個笑話而已。趙陸離寧願把自己的真心丟在地上讓葉蓁踐踏,也不願多看她一眼。為了葉蓁,他可以頹廢,也可以振作,心心念念只為讓她過得更好,末了再把葉蓁加諸給他的傷害,在自己身上重復一遍。

    “好呀,真是好,”她雙目放空,呢喃道,“我以為自己一輩子都比不過一個死人,卻原來人家根本沒死。”

    “別哭了,不值得。”聖元帝掏出一條帕子替夫人擦淚,卻被她偏頭躲開。他並未計較,而是把帕子塞進她手里,承諾道,“與其待在趙家被人糟踐,何不來朕身邊?朕不會讓你活得不明不白,但凡你想要的,朕都可以給你。”

    “我想一個人靜靜。”關素衣臨到現在才發現自己一直生活在別人的掌控中,被肆意地利用與踐踏,這種感覺糟糕透頂,令她幾度懷疑生存的意義。她不想說話,不想見人,只想找個地方嚴嚴實實地藏起來。

    “罷,”聖元帝嘆息道,“朕有的是時間等你。你好生想想,朕去處理這一堆爛攤子。”

    他命暗衛守住書房,不準閑雜人等靠近,這才去了前廳,尚未走近就見葉蓁與一名老婦立在中間,其余人皆驚疑不定地打量她,尤其是老夫人和趙純熙,仿佛活見鬼了一般。她二人對葉蓁的來歷十分了解,自然明白如今是什麼狀況。簡而言之,皇上起先看上了葉蓁的美色,將她奪去,眼下又看上容貌更佳的關素衣,準備來一個換.妻。

    妖孽禍國,昏君無道啊!二人在心里痛罵不止,一個心疼可憐的兒子,一個害怕失去助力,臉色均十分難看。葉繁則有種窮途末路之感。她能得到侯爺的喜愛,憑借的就是這張與葉蓁相似的臉,如今正主兒回來了,又加之侯爺對她深情不渝,日後哪還有自己的立足之地?相比起來,她寧願關素衣穩穩當當地坐在正妻之位上,而不是被葉蓁取代。侯爺偏著她那是肯定的,趙純熙和趙望舒姐弟倆定也更親近生母。她花費那麼多心思打點侯府上下,如今全毀了,反落得個竹籃打水一場空的下場。

    葉繁越想越苦悶,越想越焦慮,面上卻還得強撐笑臉。她試圖從堂姐的說辭里找出一些破綻,讓旁人對她產生猜忌,但她落水之後便失憶了,一直寄居在庵堂,認庵里的煮飯婆子為義母,這些年活得十分貧苦,卻也清清白白。她手里還有煮飯婆子給她辦的戶籍,亦有一路尋親的路引,這些都是鐵證。

    葉繁無話可說,看看老夫人,又看看欣喜若狂的趙望舒,終是頹然低頭。

    听完葉蓁“聲淚俱下”的哭訴,聖元帝這才走入正廳,在主位落座,面色冷冽地看著眾人下跪行禮。

    “起來吧,”他擺手,“趙陸離什麼時候回來?”自從上次截了趙陸離寫給葉蓁的信,他才知道對方也獲悉了當年真.相,恐怕已經對葉蓁死心,準備好好與夫人過日子。這一點是他最不願看見的,于是讓葉蓁在鴆酒與歸家中任選一樣。她果然選了歸家,所以才有今天這一幕。

    “微臣來遲,請皇上恕罪。”說曹操曹操就到,趙陸離匆忙走進大廳行禮,直起身時腳步踉蹌幾下,差點摔倒。他一路狂奔回府,臨到入門的前一刻才終于想明白,宿命就是宿命,並非他重來一次就能挽回。

    家里發生的這些事,他略略一想就能猜到大致情形,無非是葉繁和趙純熙察覺到素衣對她們構成了威脅,于是設局陷害。他總是優柔寡斷,所以常常慢了一步,他不應該只是暗中收繳了趙純熙的藥箱,卻不提點警告;更不應該看在庶子的份上繼續把葉繁留在府里。

    他不是沒有能力保護素衣,而是未曾拼盡全力。素衣的剛強留給他太過深刻的印象,以至于他竟忘了,這一世的素衣半點依仗也沒有,森嚴的禮教,貧病的家人,都是壓在她脖子上的枷鎖。她寸步難行,而他卻並沒有替她分擔的覺悟,反倒拉住她更快地朝前跑去。

    如此,她哪能不摔跤呢?

    趙陸離茫然地看著葉蓁,心里百轉千回,思緒奔涌。兩輩子都與這人夾纏不清,他忽然間便明白了——或許這才是自己真正的宿命。

    “皇上,微臣想與素衣單獨說幾句話。”他見對方眉頭緊皺,十分不快,于是拱手道,“說完這些,微臣便寫下和離書放她走。”

    “糟糠之妻不下堂,哪怕你的原配發妻回來了,頂多給她一個平妻之位,緣何要趕走關夫人?這些年她為你照顧兒女、孝順長輩、操持家務,沒有半點對不住你的地方,你這樣做是不是有些涼薄了?”聖元帝徐徐開口。

    葉繁等人嗤之以鼻,面上卻不敢表露。她們明白,皇上不僅是為關素衣正名叫屈,還是在逼迫鎮北侯府擔下休離糟糠之妻的罪名,既讓關素衣順利脫身,又保全了她的閨譽。這可真是做了婊.子還要立牌坊,無恥之尤!

    然而趙陸離並不覺得這話有什麼問題,羞愧道,“是微臣有負夫人,其後果也由微臣一力承擔。叫蓁兒做平妻著實委屈她了,微臣于心不忍。”

    葉繁嫉妒的眼楮發紅,老夫人氣得幾欲吐血,葉蓁反而在心里冷笑起來。說得多動听啊!讓外人看了還以為他對自己情根深種,不離不棄呢。但事實如何,不說也罷。

    同樣是攀附皇上,自己得到的只有厭憎,關素衣卻像個寶貝一般被這兩人小心呵護著。他們一個為她保駕護航,一個為她自污清名,竟連一句重話都舍不得說。再看堂上的老夫人,卻也露出惻然之色,哪像當年面對自己的時候,恨不得杖殺了事。

    早知今日,她何必使那借刀殺人之計,反給兩人牽了紅線。葉蓁越想越後悔,越想越不甘,卻已無能為力。她目前最大的問題是如何在鎮北侯府活下去。趙陸離已看穿她的真面目,也不知將來會怎樣報復。左不過是從一個火坑跳進另一個火坑而已,好歹侯府的火焰小一些,不會燒得她萬劫不復。

    聖元帝一面喝茶一面欣賞眾人精彩紛呈的表情,直等趙陸離支撐不住,紅了眼眶,才擺手道,“給你一刻鐘時間。”從今往後他絕不會讓二人再見面。

    趙陸離連忙道謝,轉身去了正房,看見坐在窗邊,表情哀傷的夫人,不免心痛如絞。

    關素衣瞥他一眼,淡聲道,“不管你信不信,我與皇上只有瓜葛,卻無私情。若非逼不得已,我不會與他扯上關系。”無論今後怎樣,該說的話她一定要說清楚。

    若是沒有葉蓁的陷害,她不會遭遇現在的一切,也就不會得知如此不堪的真.相。她起初的確不能接受,但深思熟慮過後卻覺得現在這樣或許沒什麼不好。她寧願活得清楚明白,也不願被蒙蔽一輩子。

    “我信,”趙陸離嗓音嘶啞,“我自然信你。然而你可以等我回來澄清事實,卻為何明知是陷阱還要往下跳?”

    關素衣忽然笑起來,“你信我,我卻不能信你,這就是原因。”

    趙陸離僅剩的一點希冀都煙消雲散。他搖搖頭,呢喃道,“我的確沒有什麼值得你相信。走到今天這一步,皆是我的過錯。面對你,我除了‘對不住’三個字,仿佛沒有別的可說。時也命也,如之奈何!”

    他走到桌邊,提起毛筆,苦笑道,“如今我唯一能彌補你的大概就是一紙和離書。你放心,是我趙陸離負心薄幸,找到發妻便拋棄了你,不是你的問題。皇上對你,”他嗓音變得哽咽,“對你是真心,你若遇見難事盡可以找他,他會將你護得好好的。你現在的性子太沉靜了,應該肆意一些,任性一些,過自己想過的日子。你笑起來的模樣漂亮極了,這一點大約連你自己都不知道。”

    “侯爺說笑了,只有被寵愛的人才有任性肆意的權利,我算什麼呢?”關素衣心中莫名,卻微微動容了些許。這話是趙陸離的真心話,她听的出來,也看得出來,原來他對自己還是有幾分情誼的,知道這一點,她也就沒什麼可怨的了。

    “你日後會有那個權利。”就像上一世那般,被霍聖哲寵到天上。趙陸離悠長嘆息,末了親筆寫下和離書。在這個過程中,他竟慢慢放下,繼而釋懷。他護不住夫人,那就把她送去更安全的所在。只要她活得好,他便安心了。

    “拿上它去辦理文書和戶籍吧。”將寫好晾干的和離書交給茫然無措的夫人,他慎重叮囑,“這輩子你也要過得幸福。”

    “多謝。”關素衣接過和離書,淚如雨下。</p>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愛誰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