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天天有人為孤打架[星際] > 第二十九章•直面

第二十九章•直面

作品:天天有人為孤打架[星際] 作者:因花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小說網手機站︰m.xsw.

    盛大的歡迎儀式之後緊接著的是對皇長子大聖歸來而舉辦的慶功宴,整個宴會在帝國光腦系統中全程直播,以確保帝國所有子民都可以參與這場盛宴。((( 卡提諾小說 www.ck101.org  )))

    整個帝國所屬的星雲與人民都在這一刻沉浸在了勝利的喜悅當中,普天同慶不過如此。

    在先皇太子、帝國的前任戰神戰亡之後,帝國就再也沒能在各種蟲潮的戰斗中勝過聯邦,這對于一向看不起聯邦愚民的帝國人民來說無疑是莫大的恥辱。

    而如今他們的皇長子卻將曾屬于帝國的輝煌重新迎了回來。

    當伊爾殿下與布魯赫少將的戰斗視頻被公布在天網上之後,一向懦弱無能沒有存在感的皇長子的擁蹙已經超過了他的其他兄弟,甚至在軍功這方面已經超過了只上過一次戰場鍍金的阿爾伯特陛下。

    這件事,大概是皇帝陛下極不樂于見到的。但是帝國又太需要一個新的戰神了。

    站在皇宮的最高處,阿爾伯特陛下低頭俯視在廣場上狂歡的臣民們。他站的太高,高到本來和煦的微風也失去了它的溫柔,帶著凌冽吹亂了皇帝陛下本來一絲不苟的金發,而這金發中夾雜的一絲絲銀白在日光下無所遁形,它昭示著帝國的皇帝已經進入了暮年——哪怕它的主人並不願意承認這件事。

    “你看,他跟你是不是很像?”阿爾伯特一眼就在人群中找到了那個被圍繞著的中心。英俊的王子被熱情的人們緊緊包圍著,用不著動腦子就能猜到那里充斥著無數的恭維與贊嘆,不論是真心還是假意,這個年輕的王子都將會成為未來十年內帝國的中心,哪怕他還並不是皇太子。

    金發的年輕人仿佛察覺到了皇帝的目光,他回過頭,正對上阿爾伯特陛下的舉杯示意。

    那杯中的酒猩紅似血,耀的人眼花。

    伊爾瑟斯定定看了露台上的皇帝一會,他露齒一笑,在眾人的歡呼聲中舉起酒杯一飲而盡。

    被舉起的、干干淨淨的高腳杯就像是年輕人的示威,讓本該微笑的皇帝只能維持住威嚴的面無表情——阿爾伯特陛下已經老了,他的醫生早已不允許他喝超過一杯的紅酒。

    這是大蟲潮之後皇帝陛下與皇長子的第一次對視。

    當眾人的注意力重新被皇長子拉回去之後,阿爾伯特陛下才放松了幾乎僵硬的臉。

    陽光依舊那麼熱烈,並沒有因為帝國主宰的心情變化而黯淡。

    阿爾伯特眯了眯眼,他收回望向太陽的目光看了一眼手中的酒杯,將杯中的美酒全都潑灑在了地上。

    “真是,一樣的耀眼迷人。”陛下的聲音已帶著老年人特有的沙啞沙啞,低到近乎喃喃自語,“葛里菲茲,我的哥哥,你當初站在那里的時候也是這麼迷人的讓人惡心。”

    幾十年前幾乎一模一樣的場景浮現在阿爾伯特陛下眼前,唯一的不同在于他當時並沒有資格站在這個露台上。那時的帝國皇次子阿爾伯特殿下作為一個沒本事只能蹭軍功的可憐蟲,唯一能做的只有站在他英勇的兄長不遠處藏住滿心的嫉妒用崇敬的眼神注視對方。

    只有上帝才知道,當年年輕的皇子有多麼想將自己的兄長踩在腳底下。而這麼多年後的今天,已經變成帝國第一人的阿爾伯特陛下卻發現曾經的卑微竟是一生都擺脫不掉的噩夢——哪怕他真的已經將先皇太子打入了無底深淵。

    葛里菲茲•聖•塞烏,你真是個陰魂不散的魔鬼。

    年邁的皇帝大步離開了露台,隨著腳步聲一起想起的,是玻璃杯碎裂的聲音。

    不過這一切不過是帝國皇帝自己的獨角戲,沒有第二個人知道。作為宴會的主角,被萬眾矚目的皇長子殿下當然沒有時間去過多的關注一個他並不在乎的老男人。

    但剛才所感受到的惡意卻不容忽視,能夠讓阿爾伯特不開心真是一件開心的事情。

    伊爾瑟斯含笑看著面前為自己擋酒的少將,決定暫時先將那個帝國第一人置之腦後。反正該來的下馬威攔也攔不住,還不如將心思都放在眼前可口的少將身上——微醺又拼命擋在自己面前的少將真是美味的不得了——可惜現在還沒到公布皇長子婚訊的時候,皇太子伴侶這個稱呼才不會辱沒了帝國的明日之星。

    不過如果伊爾瑟斯知道皇帝又一次在心中辱罵了自己的父親,大概會忍耐不住將拳頭揮到對方的臉上。

    任性妄為是海盜的第一法則,作為海盜頭子的伊爾瑟斯一向貫徹的很好。

    扯了扯有些拘束的領口,伊爾瑟斯有些耐不住酒氣的解開了襯衣的頭兩個扣子。他看著因為自己的動作而更加躁動的人群,嘴角自動扯開了一個似笑非笑的弧度。

    “殿下!戰神!殿下!戰神!殿下!戰神!殿下!”

    人們這才發現,他們的皇長子確確實實從內而外像是變了個人一樣。只是今天短短幾個小時,所有帝國的臣民都再也無法將“懦弱”、“無能”這些詞套在皇長子的身上。

    沒有人去質疑為什麼一場蟲潮就能讓一個人脫胎換骨,他們的眼中只有越來越旺盛的崇拜和愛慕。

    不論是現在還是將來,再沒第四個人會知道伊爾•聖•塞烏已經換了個靈魂。

    在場的所有人中只有一個人知道所有的真相。

    羅伊•布魯赫少將的注意力從歡迎儀式開始就再沒有離開過他的殿下。不過為了不被別人發現什麼端倪,少將一直在壓抑著自己想要看向他的殿下的目光,只有趁著現在這樣人群亢奮一同歡呼的時候才能放縱自己的欲/望。

    他抬起頭,正對上殿下含著笑意的目光。像是被看穿了所有心事一樣,一貫以千杯不倒而著稱的羅伊•布魯赫少將第一次感受到了酒氣上涌的滋味。

    殿下那雙碧綠的眸子真是迷人,讓他再也收不回視線。羅伊抿了抿唇,發現自己現在要克制的不止是目光,還有想要擁吻的沖動。那柔軟的,帶著草木清香的嘴唇……滾燙的臉頰讓少將非常慶幸自己剛才為殿下擋酒的舉動,這樣一來,現在的臉紅就有了很好的借口。

    而這幅樣子落在伊爾瑟斯的眼中幾乎跟赤/裸裸的勾/引沒有什麼不同,他舔了舔下唇,回給少將一個只有彼此才懂得的笑容。

    任意妄為是海盜的第一法則。伊爾瑟斯嘴角的笑意更明顯了一些。他向前邁了一步,就已經貼在了少將的身前,兩人之間只留下了不足一個指尖的距離。

    海盜頭子空著的那只手從少將的身後繞了過去,穩穩地拖住了少將的腰。

    羅伊的腰真細,還是該多吃點。伊爾瑟斯目視前方,並不看向幾乎被他攬進懷里的羅伊︰“少將喝醉了,我先帶他去休息。”

    皇長子的話沒有人敢質疑,僅有的幾個知道布魯赫少將酒量的人在看到少將通紅的臉頰時也打消了心中的疑問。

    伊爾瑟斯就這麼攬著自己的情人走出了人群。

    在帝國的皇宮中自然不缺一個讓皇長子和少將休息的地方。

    在眾人的目送中退場的兩人很快就找到了安靜的地方,在揮退了跟來的侍從之後,伊爾瑟斯就被按耐不住的少將按在了牆上。

    “well.”突然被襲擊了的海盜頭子並沒有抵抗,他舉起雙手分開在兩邊,任由羅伊施為。

    親吻,是有情人之間最溫柔的接觸。

    伊爾瑟斯已經不記得這是他跟羅伊第幾次接吻,卻清楚的記得這是羅伊第一次這麼主動。

    當少將終于撐著牆半支起上半身時,兩人的嘴唇都已經變得濕潤非常。有一絲銀線牽連在中間,隨著距離的拉開斷裂開來。

    海盜頭子笑著摸了摸自己的嘴角,過度的親吻讓唇瓣帶著些*辣的腫脹,他確信自己的嘴唇肯定紅腫起來了——就像他面前的少將一樣︰“所以,親愛的,你這是在宣告主權麼?”

    肉眼可見的,正在喘息的少將本就紅潤非常的兩旁更加紅了三分。

    伊爾瑟斯敢打賭,少將現在肯定全身都紅透了。

    不用把對方剝光他都能確定。

    只是例行調戲、本以為自己得不到回答的伊爾瑟斯卻听到了少將堅定的回答聲︰

    “是的,我的主人。”少將頓了頓,目光灼灼地看向他的信仰,“您是那麼迷人,我急需確認您的身心確實屬于我。”

    听到這句話還能忍的就不是男人了!

    去他的阿爾伯特!明天他就要告訴整個帝國,皇長子將要迎娶帝國的明日之星羅伊•布魯赫!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