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宅門逃妾 > 第378章 出乎意料

第378章 出乎意料

作品:宅門逃妾 作者:文 / 雪盡馬蹄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呦,主僕倆還(挺t ng)有(情q ng)致的,大(熱r )的天摸花兒玩呢。”(身sh n)後呼啦啦腳步聲,周氏腳步很快,帶著幾個丫頭挨近,腳下不停,嘴上已經在譏諷了攖。

    小杏雖不曾回頭,只听見周氏的聲音便先松了一口氣,果然按在後背的手慢慢拿開了去。小杏咬著下唇,收回手,小心翼翼的縮回(身sh n)子,穩了一陣才站起(身sh n),抬頭飛快的看了眼原主,但見原主立在原處給周氏施禮,忙站到她(身sh n)後也給周氏請安。

    周氏扶著綠柳的手,一點點挪下岸來,也站到了水池邊上,與原主對面而立。

    (春ch n)曉看到這一幕總感覺有些眼熟,就听小杏道︰“(奶n i)(奶n i),奴婢舅舅今兒要來看奴婢,奴婢想去見舅舅。”

    小杏年紀小,又慣常是一副老實本分的模樣,周氏當即擺手,“去吧,天倫之樂,我若攔著便太不盡人(情q ng)了。”

    兩個人誰也沒問原主,一個請示,一個準許,隨後小杏就走了償。

    原主(身sh n)邊再沒‘自己人’,周氏仰著下巴,面上的笑盡收了去,露出恨意滿滿的冷厲目光來,一把抓住原主的手腕,冷笑道︰“我也不把話兜圈子,你心眼窄,把孩子掉了,卻惡毒的要來害我的兒子,你這毒婦早該去死,不過我不會這麼便宜你的,我兒子絕不能白死。”說罷不等原主面上有何反應,先腳下一滑,就往水里栽。

    原主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手拉住她,周氏投水也是心驚膽戰的,被拉住時心砰砰跳的厲害,有種劫後余生的慶幸與後怕,可一旦看清拉住她的是原主,便是眼底戾光一閃,使勁把原主往下拉。

    原主(身sh n)子孱弱,本就不(禁j n)這樣撕扯,當即‘噗通’一聲跌入水中。

    (春ch n)曉飄在上頭看的傻眼,不是說周氏落水孩子沒了麼?從沒人說起是原主落水了。

    原主在水里撲騰了兩下,後頭似沒了力氣,漸漸向下沉,岸上周氏捂著(胸xi ng)口驚魂未定的看著水面,幾個丫頭里,綠曼腳步有些遲疑的向前邁了一步,想了想又退回原處。

    待原主沉的看不見頭和呼救的手,周氏仍僵持不動,綠柳膽小,瞅了綠曼一眼,小聲道︰“(奶n i)(奶n i),就這麼讓她死了,是不是太便宜她了?”

    周氏冷氣森森的盯了眼綠柳,忽地目光一錯,見著池子那邊有人似察覺這邊有人落水,正提步往這邊跑。周氏嚇一跳,猛地轉(身sh n)就想叫丫頭救人,結果腳下一滑,毫無防備的一條腿滑到水里,她整個人來了個大劈腿,半個(身sh n)子都在水里,幸好一只手被綠柳拽住,不然人也要在水里喝上幾口。

    周氏被拉上去,隨即捂住肚子,臉上血色全無,咬著牙道︰“孩子,孩子……”

    這可把丫頭們嚇個半死,忙七手八腳的將人架著周氏回去,綠曼瞅了眼漸漸跑過來的人,也跟著周氏走了。

    (春ch n)曉看著早就平靜的水面,她不知道原主在里頭如何了,想想也知道,她若不死,自己又如何在她(身sh n)上重生的呢?

    周氏真的怨錯了,後來被龔炎則掐死,是不是也是她的報應呢。

    (春ch n)曉就听腳步聲漸漸近了,知道有人朝這邊跑過來,她回頭去看,卻忽地眼前景物快速掠起,她被一股吸力吸入水中,到了水里,她看見原主祥和舒展的(身sh n)子,慢慢的,搖曳的,向水底沉下去。

    (春ch n)曉背後如有人推動,她的魂魄與原主的(身sh n)子完好的結合到一處,鼻腔里沖進來一股氣流,嗆的她一個激靈,猛地睜開眼楮,就見清亮的水上頭明晃晃的掛著當空的(日r )頭,一個高大的人影投下來,遮住光線,隨即水被破開,眼前水波動((蕩d ng)d ng),視線變的渾濁,隱隱見那個人奮力游過來。

    她也想游過去,卻發現這具(身sh n)體已經精疲力竭,覺得自己下一秒就有可能暈厥過去,那個人越來越近,她想看清他的臉,可當那個人摸到她的手,就要拉她過去時,(春ch n)曉猛地被重物擊中,一股大力將她的魂魄撞飛出體外。

    她眼睜睜的看見,男人一個轉(身sh n)將原主的(身sh n)體抱在懷里就往水面游,而原主的眼楮睜的很大,動((蕩d ng)d ng)的水里,她目光如電的刺過來,刺的(春ch n)曉心如擂鼓,又虛又驚,為什麼原主又活了?難道不是這個時候死去,然後自己進入並擁有她的(身sh n)體麼?

    一切還沒弄明白,(春ch n)曉就覺眼前一黑,失去意識。

    *

    (春ch n)曉醒過來就見龔炎則手里拿著一塊潔白的毛巾,似才從(熱r )水中擰出來,托在手上還冒著騰騰(熱r )氣,順著他的手臂看過去,他現下穿著家常的月白緞子長衫,腰上松松垮快的系著六股絞銀絲腰繩,在衣擺上垂著綿密的穗子,一條腿屈著放在炕邊,另一條腿踩在朱紅的腳踏上,(身sh n)子往外偏,正扭頭與人說話︰“去端婉參湯來。”

    (春ch n)曉目光往上,就見他喉結上下一動,低沉渾厚的聲音震顫而出。他硬朗的下巴上覆了一層青色胡茬,皮膚還如銀盤一樣耀目,也依舊是(挺t ng)俊的鼻子,嘴唇繃直,紅如朱砂。

    這人如今看上起沉穩妥帖,是個一板一眼的人物,可誰能想到他在風月場中是那般調笑玩鬧的。

    “姑娘醒了!”正听三爺吩咐的登雲才一抬頭就見(春ch n)曉睜著一雙明眸專注的看著三爺,那眼神如火一樣熾(熱r ),卻又帶著莫名的感慨和唏噓。

    龔炎則立時轉過頭來,那張肅著的臉剎那間撥雲見(日r ),雪融(春ch n)暖,繃直的嘴角也舒展開來,驚喜道︰“哪里不舒服?醒了怎麼不說話?是不是渴了?”忙吩咐登雲,“先端溫茶來。”

    (春ch n)曉倚著龔炎則的手臂慢慢坐起來,除了頭還有些暈,沒有別的不適,很快登雲端了茶來,笑著道︰“這時放了甜棗的紅茶,三爺特意囑咐的,只等著姑娘醒來用。”

    (春ch n)曉囁喏了下唇瓣,不曾說什麼,只低著眉眼要把茶接過去,龔炎則拿開她的手,道︰“爺喂你。”

    登雲一見(春ch n)曉的臉紅了,便低下頭悄悄退了出去。

    (春ch n)曉就著龔炎則的手吃了半盞茶,然後清了清嗓子,喚了聲“三爺……”。

    如今她坐起(身sh n)來,再看龔炎則,一下看出他清瘦了不少,在夢里那樣風流不羈的光影里,他是面頰豐盈的,面白唇紅,眼角都帶著抹不去的艷色,如今面頰露出稜角,眉骨微蹙,劍眉長目彰顯著一股凌人的氣勢。

    (春ch n)曉微詫,雖五官沒變,三爺卻與夢里不一樣,隨即又坦然,也只有這樣霸道的三爺才叫她踏實不是?

    但听她喚這聲三爺,龔炎則才真真松了一口長氣,嘴角挽起笑,眸光也湛然了許多,道︰“沒事就好,這一回真要多謝那個叫玄素的道士,回頭爺虧不了他。”說罷把(春ch n)曉摟到懷里,緊緊抱了一陣,又稀罕的摸了摸她的頭發,似不知怎麼好了。

    (春ch n)曉被按在他(胸xi ng)口,一下一下听著男人強而有力的心跳,慢慢松懈了神經,伸手抱住他的腰,點點頭,“三爺,你瘦了。”就听龔炎則鼻腔里哼了一聲,雖然很輕,卻叫她听的清楚,忽地想起他腰上還有傷,忙松開手臂。

    龔炎則卻一下按住她,下巴壓在她頭頂,悶聲道︰“爺怕不知道疼。”若是沒痛感,會不會是自己只在夢里抱著(春ch n)曉?那樣醒來,心比腰上的傷口更疼。

    “我睡了多久了?後來怎麼回事?徐道長到底道高一丈吧?”(春ch n)曉想起自己躺在八卦陣中,這會兒醒來卻是在屋里。

    這會兒正是下午,龔炎則原本是打算給(春ch n)曉擦擦汗,喂一口參湯便出去辦事,此時福泉興許正在外頭候著呢,但(春ch n)曉醒了,又在懷里偎著,他哪舍得走?便拍著(春ch n)曉的手臂道︰“睡了三天不到,你這肚子空的難受吧?”扭頭揚聲道︰“登雲,預備飯來。”

    等外頭應了一聲,龔炎則轉回頭來,道︰“早前徐道長說的千難萬難,你這七魄歸一有多難,後頭尋來個小道士,是在上清觀掛單的,爺見他不過是用了一道符錄,晃了晃銅鈴便妥了。”

    而後看了眼(春ch n)曉眼簾下的胎記,大拇指上去摸了一把,皺眉道︰“這玩意估計還得些(日r )子才能消了。”

    (春ch n)曉也伸手摸了摸,“是那塊胎記?”她咬了咬唇角,低聲問︰“三爺還記得趙姨娘麼?那個彈了一手好琵琶的。”

    </DIV>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宅門逃妾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