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宅門逃妾 > 第381章 質問

第381章 質問

作品:宅門逃妾 作者:文 / 雪盡馬蹄輕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當前在線閱讀人數過多,訪問速度有點慢,請耐心等待或多刷新幾次!O(∩_∩)O...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玄素盯著(春ch n)曉臉頰的朱紅胎記看了一陣,隨即撓了撓頭,道︰“按理說七魄歸一,這胎記也該消了的,難不成是燒壞了竹偶,便是臉上這塊皮也有損了?”

    若說女子不在意自己的樣貌,那也是旁的女子,絕不是(春ch n)曉,她一直覺得長的賞心悅目,自己的心(情q ng)也是好的,想著摸了摸臉頰,憂慮道︰“竹偶燒成什麼樣兒了?洽”

    “變成竹炭了,跟你這個,還真(挺t ng)像……”玄素自以為打趣,沒等說完就被徐道長拽到(身sh n)後去了,徐道長安撫道︰“絕不可能是竹偶燒毀造成的,這必然是那道人的手段,只貧道還沒有看破罷了,姑娘不用擔心,貧道與玄素小道友再想想破解之法,姑娘這原本就不是天生帶的,並不順應自然法則,便不該存在。”

    “對對對,道法講究順其自然,你這個逆天而施的,早晚要消去的。”玄素這才發現(春ch n)曉笑容有點牽強,不敢開玩笑,忙改了說法。

    (春ch n)曉卻扭頭看龔炎則,早知他貪|色,自己樣貌有損,怕是要讓他失望了。

    龔炎則見(春ch n)曉眼神恍惚,帶著乞憐,心頭別提多難受了,忙道︰“你信真人的話,這塊東西怎麼也要除去的。鈐”

    (春ch n)曉心里咯 一下,想道︰他果然是貪|色,若自己再不復當初貌美,這個男人還留得住麼?從未有過的灰暗在慢慢滋生。

    幾個人見(春ch n)曉失落的垂下眼簾,都有些不是滋味,徐道長更是覺得自己技藝不精,愧對與人。

    玄素抓耳撓腮道︰“我去問我師傅。”說完轉(身sh n)就往外跑。

    徐道長也告辭,龔炎則跟著送出去,在院里,徐道長斟酌道︰“貧道與福泉打听,說是上清觀如今還被十里堡的人霸佔,三爺也派了人在觀外圍困,貧道是想問一問,觀里的人可還好?不知什麼時候能得自由,上清觀也是貧道同門,貧道心里著實放不下,且觀中還有古籍在,就怕遭到損毀。”

    龔炎則道︰“真人放心,劉兆圍而不攻也是不想((逼b )b )急這伙刁民,如今叛徒已死,只要十里堡的人肯出來把事(情q ng)辦圓滿了,便什麼事都沒有。”

    徐道長忙問︰“若十里堡的人不肯低頭呢。”

    “爺早就吩咐過劉兆,不傷無辜者(性x ng)命。”龔炎則笑意淡淡。

    徐道長卻是一噎,什麼叫無辜者,那意思道士若有被脅迫而投靠十里堡的,也就不是無辜者?到時刀劍不長眼,自己那些徒子徒孫不是要遭殃了?

    龔炎則見徐道長還要再說什麼,手一擺,道︰“不是我不給真人面子,一是十里堡明晃晃的打了我的臉,此事不能善了。二是死了三個兄弟,我若善了,兄弟們以後跟著我都要寒心。我說的不傷及無辜便盡量不會傷到,真人若還有再多的要求,怕是我無能為力。”

    徐道長見龔炎則說到死了三個兄弟不能善了時,眼底黑沉沉的光如帶著鋒利刀刃的冰碴,叫人膽寒,他只得把話咽了回去,可到底于心不忍,面上也有些不好。

    送到屏門,龔炎則見徐道長背影遠去,招手叫來福泉,“你去給徐道長提點兩句。”

    福泉臉上一苦,道︰“三爺,能不能換給人去。”

    “嗯?”龔炎則微詫,忙問,“怎麼?”福泉辦事最是穩妥,地痞流氓也好、(奸ji n)邪狡詐的亡命徒也罷,哪有怯場的時候?何至于有這樣的表(情q ng),苦菜花似的。

    “三爺您不知道,徐道長也不知腦袋里哪根筋搭錯了,整(日r )游說小的跟他做道士去,還說我這面相就是做道士的,(屁p )的面相,鬼信他說的,玄素還說姑娘與龐……啊,那個,給範六姑娘在庫里尋了幾樣東西來,小的這就取來,三爺您看看合不合適。”緊著提醒玄素這小子別亂說,不曾想自己也有說吐嚕嘴的時候,真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

    龔炎則可不是好糊弄的,且還提到了(春ch n)曉與龐……,不用說,肯定是龐勝雪那小子,長目一斜,“說仔細了,玄素說(春ch n)曉與龐勝雪如何?”

    “小的內急,小的告退!”福泉頭一回用上了福海的伎倆,打算借尿道跑路。

    “去吧,爺親自去問玄素。”龔炎則不疾不徐的幽幽道。

    福泉轉(身sh n)的腳猛地戳住,心想︰問我不過一句話的事,問玄素,指不定玄素要說出多少不著調的來。他想了一回,只好轉回(身sh n),硬著頭皮道︰“要小的說也是玄素眼拙,他(屁p )大點的年紀能看出什麼呀。”

    “說!別他媽的廢話!”

    福泉眼角一跳,萬難道︰“他胡亂看的,說是……說姑娘與龐九爺……有夫妻相。”說完偷偷瞄三爺,但見三爺冷著臉嗤的一聲笑,顯然不信,眼底盡是不屑,福泉微微松口氣,幸好三爺沒往心里去,這才躬(身sh n)告退,到背人處狠狠捶了自己一把,以後千萬少說話,這回也是徐道長那個磨人精磨的,不然自己哪里會憋不住胡說。

    而龔三爺呢,但見福泉走了,臉撲啦就掉下來了,爺的女人憑什麼與旁人有夫妻相,還是龐勝雪那小子,他做夢,下輩子也別想!

    轉(身sh n)回了屋,把門簾子摔的啪嗒一聲響,(春ch n)曉正對著妝台上的水銀鏡子看自己這張臉,五官還是清麗美艷的,只稍稍偏一下臉,眼底到臉頰的部位大片的朱紅色就像一塊污跡沾染了似的,著實難看。

    前幾(日r )不在意是因著知道這胎記能除掉,可現在的結果是變的不一定,且就算能除掉也不知道要什麼時候。

    听見門簾的動靜,她扭頭看過去,就見龔炎則沉著臉,一(身sh n)冷氣的走了進來。

    (春ch n)曉看著他去送徐道長,見狀以為又出了什麼事,緊張的站起(身sh n),一雙妙目審視著龔炎則的神色,試探問︰“徐道長說了什麼?”

    龔炎則迎著她的目光,徑自走過來,又細細端詳了(春ch n)曉一陣,但見眉目清艷,殊色端麗,即便有一塊胎記在,也是白雪中一捧紅梅,更添顏色,在他眼里,(春ch n)曉沒有一時不是美的,于是越看心里越泛酸,把目光淡淡的移開,往臨窗的炕上坐了,一面給自己倒茶,一面裝作漫不經心的道︰“徐道長說見著你與龐勝雪一處來著,怎麼遇見的?”

    其實福泉一句話沒多說,龔炎則卻是鬼精,玄素才來太師府沒幾天,龐勝雪卻不在這里,他既然早就認識(春ch n)曉,那該是在府外見過(春ch n)曉與龐勝雪在一處,可就是在府外,也不該是在(春ch n)曉回舅舅家的時候,那時龐勝雪還在京城忙公務,不可能抽(身sh n)回瀝鎮。

    若要見兩人在一處,必是近些(日r )子,都在瀝鎮。

    (春ch n)曉一听就暗叫一聲糟了,沒曾想徐道長會說給龔炎則知道,玄素這張嘴,怎麼什麼都與旁人說呢。

    她在心里暗暗埋怨玄素,卻不好再隱瞞龔炎則,只得將如何追著他去了上清觀,又如何遇到龐白,後頭在玄素的幫助下才得以逃離的事簡言意駭的說了一回。

    龔炎則沒想到還有這樣的事,原是他出事的那天(春ch n)曉也不在府里啊,心里便有些火氣,冷聲道︰“誰(允y n)許你隨便出府的?”

    (春ch n)曉一愣,也有些氣惱,心說︰憑什麼我就不能出府?你可以出去想干什麼干什麼,我都說了出去尋你,你還不舒服了?也冷了臉,道︰“妾是出去尋您去了。”

    “那你尋到了麼?既然沒有為什麼不回府?還膽肥的敢冒名頂替了,若叫人識破你還能囫圇的從上清觀出來?再說那龐白與你有什麼干系,他憑什麼讓你救?你又為什麼要去救?劉兆就在觀外,你不去求他施救,反倒繞到山後頭,與個男人在外頭走了一宿,你還有理了是吧?”龔炎則見(春ch n)曉不但沒有悔意,反而給自己落臉子,當即壓不住火了。

    (春ch n)曉被龔炎則質問的半晌啞口無言,後頭氣的手都抖了。

    有的人就是這樣,平時口齒伶俐,機靈討喜,一到了在乎的人面前就會笨嘴拙舌,透著一股子傻氣。(春ch n)曉就是如此,明明一肚子話,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心里想的盡是這個男人不信自己、冤枉編排自己,早前還能寬容理解,現在卻字字凌遲,難不成真是因著容貌受損,再不能得他歡心了?

    (春ch n)曉整顆心都被揪著,低著頭,只盯著自己裙擺邊露出的半張鞋面看。

    </DIV>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宅門逃妾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