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異世流放 > 598.章回598

598.章回598

作品:異世流放 作者:易人北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黎先生沒怎麼反抗就把骨戒交出,現在反抗也沒什麼意義。(((卡提諾繁體小說吧 www.xs8.org  )))而骨戒里除了換顏果,也沒有其他重要的東西。

    嚴默見黎先生到此時還如此鎮定,不得不佩服起這個人,如果換了其他人,在他說破果子一事時,恐怕要麼自殺、要麼就想法逃跑了,哪會像這個人一樣,竟然還能一臉無辜地交出骨戒。

    黎先生盯著嚴默的手看,他的骨戒需要他的魂力才能打開,除非嚴默的魂力比他強……

    “唔!”黎先生突然捂住額頭,疼得彎下腰。

    嚴默把骨戒放到手中盤了兩圈,掃描出它的構成後,見沒有什麼陷阱,就直接侵入魂力強力抹消了黎先生留下的魂力印記。

    黎先生慘然一笑,“不愧是祭司大人,奪人骨器竟如此簡單,憑借您如此強大的魂力,這天下恐怕沒有什麼你無法得到的骨器吧?”

    這話說得很誅心,如果是在九城聚會時,不定要引起多少人對嚴默的忌憚,可這里是九原,台下全是九原子民,听了黎先生如此酸不溜秋的話,不但沒有人感到他們的祭司能力之可怕,反而一個個都與有榮焉,覺得他們有這樣厲害的祭司大人簡直太幸福了!

    “嗷嗷!祭司大人果然無所不能!”一幫小孩子興奮地叫囂。

    還有人直接喊︰“祭司大人,把天下所有好東西都搶過來!”

    “對對!好東西都給我們九原!哇哈哈!”

    嚴默莞爾。

    原戰攬住嚴默的腰,很滿意九原子民對他家祭司大人的盲目崇拜。

    黎先生只覺得耳朵要聾,眼要瞎。台下那些原始人的叫囂也就算了,可台上那人對嚴默的寵溺卻讓他感到極為刺眼!

    深吸一口氣,黎先生好不容易壓下心頭暴升的妒火。不,他這不是妒忌,只是覺得那人有眼無珠!

    再說嚴默,一邊笑,一邊利落地打開骨戒,把里面的東西一樣樣掏出。

    大多數都是看起來很普通的東西,比如元晶、紙筆、地圖……

    “沒想到黎先生竟然也是神血戰士,我之前還以為您只是一名中級骨器師。”嚴默拿起數量不少的元晶幣笑道。

    黎先生,“那是我的財產,不是修煉之用。祭司大人不會連九城乃至以下勢力都使用元晶幣的事吧?”

    “好吧,我說錯了,你不是神血戰士,你只是很有錢。”嚴默無所謂,又拿起地圖,贊嘆︰“不錯,畫的很好,幾乎把我們九原城所有地方都畫進去了。尤其對于倉庫、密道入口、各位頭領包括我和戰的居所都進行了特殊標明。不過我很好奇,你作為一名在學院教授學生的骨器師為什麼會對我九原的各大倉庫,甚至密道入口都如此了解?”

    台下眾人再次嘩然。

    嚴默把地圖交給猙、冰和邊溪族大巫傳看。

    邊溪族大巫沒想到自己也能看,當即愣住。

    嚴默對他笑道︰“您是我九原的長老,也是審判員中的一名,當然能看這幅地圖,只不要外傳就可。”

    邊溪族大巫躬身行禮,什麼都沒說,也不用再說。他之前還以為九原給他一個長老之位不過是為了安撫邊溪族人,說白了長老之位也就是一個象征罷了,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有參與九原重大事務的可能。

    猙看完地圖,點頭,“是真的。”

    原冰也點頭。

    邊溪族大巫把地圖還給嚴默,他剛來,知道的事情不多,也就無從判斷,但僅他知道的邊溪族長住處確實沒有標錯。

    原戰也接過地圖看了看,問黎先生︰“你怎麼說?”

    黎先生很鎮定,“這是我撿到的。”

    嚴默笑出來,“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這樣詳細秘密的地圖你都能撿到,你真當我九原的防守如同篩子一樣嗎?”

    棺材和篩子都是九原人沒怎麼接觸過的新詞,但嚴默的話能讓大家直接理解,倒不用愁他們會听不懂。

    哪想到原戰忽然接了句︰“之前我們人手不夠,城中各處防守確實像篩子一樣。”

    嚴默听到這話還沒怎樣,原冰氣死,狠狠瞪了原戰一眼。

    原戰故意一樣,又道︰“不過原冰做得不錯,城中沒出大事,他和沙狼的功勞不小。”

    原冰被“安撫”得只想犯上!

    嚴默沒听出來原戰在故意刺激冰,還附和地點點頭,“是,他們做得確實非常好,有功當賞。”

    原戰一听,立刻道︰“不急,等事情告一段落再說。”

    嚴默也是這個意思,又把注意力放回骨戒中的物品上。

    其他物品都還好,就算有些異樣,黎先生大概也能找出借口。嚴默隨便翻了翻,就拿起了那一兜宛如香蕉的果實。

    嚴默舉起果實對原戰說道︰“你知道這果子怎麼用嗎?”

    “涂臉上?”原戰笑。

    嚴默通過指南已經詢問出詳細答案,當即笑答︰“這東西有好幾個名字,其中一個叫換顏果,顧名思義,把這果子的果肉涂抹到臉上,可以給自己重新換一張臉。”

    “哦?如此神奇?怎麼換?直接涂到臉上就行?”原戰也來了興致,拿起一枚果子把玩。

    嚴默轉首面對眾人,問︰“誰想來試試這枚換顏果的效力?如果我來,黎先生恐怕要說我用巫力作弊。”

    邊越立刻舉起手,大聲喊︰“我來!”

    甦門也跨前一步,“師父,讓我嘗試吧。”

    其他小孩也有躍躍欲試的。

    嚴默招手讓邊越上來,“邊越和甦門都是苦主,你們倆就一人一個試試這換顏果,放心,果肉無毒。”

    兩小湊到一起,甦門低頭看手中果實,邊越突然用力抱了他一下,松開。

    甦門轉頭,張嘴︰“……”

    邊越嘿嘿笑,拍胸脯︰“以後我罩你!誰要是欺負你,你跟我說,我和你一起揍他!”

    甦門喜歡最後一句,想了想,回了邊越一個笑容。

    結果邊越又沖過來,用力抱了他一下,還抬手摸了摸他的小白角。

    白角戰士︰無禮之徒!放開我們的大巫!

    甦門很認真地對邊越說︰“不要摸我的角,有角族的角只有長輩和伴侶才能觸踫。”

    邊越臉紅,“對不起哦。”

    甦門搖頭,“沒關系,你不知道。”說完,還特地朝邊越走近兩步。

    邊越心想︰這個小白角好像真的不讓人討厭。

    甦門︰不管如何,他都因我差點死了,我以後一定要對他好一點,讓著他一點。

    兩小並排站到一起,一開始還有點小尷尬,但等把果肉涂抹到臉上後,兩人得出趣味,一會兒就互相捏起對方的臉蛋來。

    嚴默起身,走到兩小面前,按住他們的肩膀,讓他們轉身面對眾人,同時笑著解說道︰“看到沒有?這種果子之所以叫換顏果,就是因為它的果肉涂抹到臉上可以發酵成面團一樣的物質,這種物質干透後非常像人類皮膚,而在它干燥之前的約一個小時內,可以對它進行任何捏造,你想把它揉成什麼形狀都可以。”

    黎先生閉眼。這人竟然真的知道換顏果,還知道它的用途。那麼這人到底是怎麼知道他用了換顏果?

    兩小先是玩自己的臉,弄出各種怪樣,一會兒額頭腫了,一會兒臉上鼓起一個大包,一會兒鼻子變得老大,惹得台下眾人哈哈大笑。

    之後,兩小又互相折騰,你幫我捏臉,我也幫你弄一個新模樣。

    兩小創造力和想象力都不錯,幾經改良下,都捏出了自認為滿意的一張臉。

    兩小捏臉的過程都被眾人看到眼里,等兩小最後定型,台下眾人看著那兩張臉發出了止不住地驚嘆。

    兩小的臉全變了,如果沒有看到他們之前的動作,第一次看到他們的人肯定以為他們是完完全全的另外兩個小孩。

    嚴默觀看兩小孩的臉,摸摸他們,對眾人道︰“看清了嗎?換顏果就是這麼用的。兩孩子還小,做得還有不少瑕疵,加上沒注意時間,最後收尾沒收好,看起來還不太自然,可如果長期使用此物,並對此有一定研究的人,想要捏出一張以假亂真的臉,真的不是很難。邊越,甦門,你們下去給大家看看。”

    兩小手攙手跳下台,跑去給大家看自己的新臉蛋。

    越是近距離觀看,眾人也就越是驚奇,還有人直接上手摸,“真的跟真的一樣,一點都看不出來是假的,摸都摸不出來”

    “這就是換顏果的威力,多余的果肉還能扔掉不用,這樣會更加貼合皮膚。不過換顏果再好,最長只能保持七天,七天後果實會風化開裂,必須重新涂抹新的果肉。”

    嚴默真心感謝黎先生,如果不是他,他還發現不了這麼神奇的果實,有這麼一個東西,他雖然用不著,但可以方便九原其他人啊。如果他要假冒某個人,就把誰的臉捏成那個人,可以做的事情不要太多!

    所有人都看向了黎先生,都十分好奇他那張果肉皮下真正的臉長什麼樣。

    猙、冰等戰士悄悄圍住黎先生,控制了他所有可能的逃跑方向。

    嚴默面對黎先生,一語道破他的真實身份︰“蛇膽大巫,或者我該稱你為蛇膽大祭司?自土城滅亡,你便不知所蹤,我還以為你死了,沒想到你卻改頭換面跑進我九原,如果你從此老實做人也就罷了,我九原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不少。可你偏偏處處針對我九原,到處挑撥離間,給我九原制造各種麻煩,更出賣九原各項消息,以圖讓我九原造成動亂!你的罪行,原冰和我這里都有記錄,你大概想不到你已經被盯上了吧?只可惜我等原本想釣出你身後的人,看你到底和誰合作,一時大意,竟差點讓你的陰謀得逞!”

    嚴默很嘔心,天知道他當初通過骨鼠恰巧看到黎先生的真面目時有多麼難受,看著和自己上輩子那麼相像的一張臉,偏偏這張臉的主人是個奸細,還如此仇視他,更以破壞他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九原為己任,這其中的銷/魂滋味非親身體會者無法感受至深!

    被叫破身份的蛇膽不是不驚,但在听嚴默說看到他七天用一次果實後就推測出對方應已看到過他的真實樣貌,所以他沒問對方為什麼會知道他是誰,他現在只關心一個問題︰“你怎麼知道我用了換顏果?你說你看到,你到底是怎麼看到的?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監視我?”

    三個問題其實都是一個問題。

    嚴默神秘一笑,“我是九原的祭司,只要我想知道,九原發生的一切都別想瞞過我的眼楮。”

    眾人︰嗷嗷嗷!祭司大人威武霸氣!

    蛇膽皺眉,“是骨器?你對我用了某種監視的骨器?”

    嚴默對蛇膽也是生理性厭惡,別以為他沒注意到對方看他家大戰的目光!

    不想多理睬這條窺伺他人碗里食的惡心毒蛇,嚴默揮揮手,直接對原冰道︰“宣布他的罪行,讓在場所有人參與審判!”

    “是。”原冰開始細數蛇膽的各項罪行,有些只是推測,並沒有實際證據,但原冰才不管這些,只有祭司大人才會重視證據,其他人就算有這個認識,也還沒到被證據綁架的時候。

    原冰剛說到蛇膽最擅長挑撥離間,其中包括挑撥從奴隸轉化來的苦力長工,挑撥他人夫妻或者夫夫關系,當初黃晶部落的女兒就是因為受到他的暗中挑撥才會走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想走!你也要看我同意不同意!”一聲暴喝,驚起眾人。

    “ 嚓!”

    “嗚!”

    捏碎什麼的聲音和蛇膽的慘叫同時響起。

    台下眾人都有點傻,剛才發生了什麼?

    他們正在听原冰細數奸細蛇膽的罪行,然後就听到祭司大人一聲怒吼,然後呢?

    只見此時台上,蛇膽原本站的位置,背後多出了一個人,是他們的首領原戰。

    蛇膽的手放在腰間,似乎想要做什麼,可他身體如被定身般一動不動,身上還多出了許多黑色木刺,手上也有兩根。

    原戰手捏住蛇膽的腰。

    蛇膽疼得雙眼赤紅,大冷天冷汗順著額角往下滴落,可他卻仍舊動都不能動。

    原戰手一松,蛇膽上半身立刻倒地,連帶著下半身一起摔倒,血水從他口中流出。

    “你、你……”蛇膽疼得魂飛天外,他以為他能逃得掉的,這嚴默在上次九城聚會時看著也沒有多厲害,不過是在治療和巫術上有些天賦而已,為什麼去了西大陸一趟回來,他的武力也變得這麼強大?

    那些木刺,他連影子都沒有看到,可瞬間他的身體就不能動了。

    而啟動中的破空門被原戰一掌捏碎,連同他的腰椎一起!

    蛇膽這一逃,連審判都不用,眾人已經認定他是奸細無疑。

    就如嚴默所料,原本對他有多感激和喜歡的,如今知道他的真面目後,對他就有多厭惡和排斥。誰都喜歡溫柔、善良、對自己好的人,他們也不介意為這樣的人做一些事,可如果這人的好一開始就帶著目的,甚至一開始就不懷好心,臉上對著他們笑,心里卻想著他們死,這讓任何“受過恩惠”的人都無法接受!

    尤其蛇膽還專門對無辜且好騙的婦女和孩子下手,這才是眾人最無法接受的。

    嚴默向蛇膽走來,搖頭道︰“你真傻,我既然知道你是蛇膽,是奸細,我怎麼可能不把你了解個透徹?我既然能看到你每七天給自己用一枚換顏果,我又怎麼可能不調查你身邊還有沒有其他保命的東西。你也算有頭腦,把破空門弄成腰帶狀盤在身上,方便你隨時逃跑,可是你洗澡時總會拿下一兩次,我又對骨器如此了解,怎麼可能認不出破空門?”

    嚴默還有句話沒說,在知道蛇膽有破空門後,他就對他做了手腳,保證他就算用破空門逃了,也能找到他在哪里。而今天,原戰從一開始就盯緊了他,他有任何異動,原戰都會直接廢了他。

    “你……之前都不在九原……”蛇膽一邊說話一邊吐血,他的身體彎曲角度怪異,就像一個人後仰對折後倒在地上。

    “我不在九原就不能監視你了?”你當我養的食人蜂都是好玩的?在原冰把你的名字報上來後,我更讓九風帶回骨鼠,就為了方便監視你。我不需要親自看,食人蜂會盯著你,骨鼠會把你的影像傳至我的腦海。

    更何況︰“我培育出了生命之子,祖神獎勵我,讓世間所有生物都能與我溝通。”

    他本來就有這個能力,生命能量更加讓那些生靈喜歡他,他想知道什麼,只要到蛇膽居住地附近走一圈,給出一點點獎勵,那些不起眼的小生靈們就會把它們看到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他。

    蛇膽能提防人、提防動物、提防骨器,但他會提防那些躲在陰暗處,完全不起眼的小蟲子和到處都有的植物嗎?

    他說九原發生的一切都別想瞞過他的眼楮並不是夸大,區別只在于他想知道還是不想知道。

    蛇膽頭都抬不起來,他只能看到一雙腳。

    他痛恨自己現在和對方的位置變換,他本來可以在東大陸擁有曾經夢想的一切,可都給這個人破壞了!

    嚴默從蛇膽的骨戒中取出一個小小的骨碗,“這就是你用來和外界聯系的骨器吧,不過你很小心,每次聯系外面都沒有叫對方的稱呼,骨碗也不能顯示出影像。告訴我,你在和誰聯系?誰是你的上家?說出來,我會讓你死個痛快。”

    蛇膽發出嗤笑聲,笑聲漸漸變大,“你、做、夢!你等著吧,九原一定會滅亡,就在不久的將來,你們會後悔曾經對我做的一切事情。但如果你治好我,放我安全離開,那麼我可以考慮幫你們避開一次危難。”

    什麼危難?蛇膽說的是真是假?

    台上听到的人不少,大家一起看向嚴默和原戰。

    台下耳力好的把蛇膽的話傳開,頓時激起群憤。

    嚴默蹲下,也不知從那里抓來一根草根,捅了捅蛇膽的鼻孔,“腰椎都碎了還能這麼嘴硬,你屬鴨子的嗎?要我是你,一定麻利地把什麼都說出來,反正最後還是要說,何況還得受一番罪?”

    被捅得流出眼淚的蛇膽︰“……”我X你娘!

    “受過刑嗎?”嚴默捅完鼻孔,又去捅人家的嘴巴。

    嘗到自己鼻涕味的蛇膽目眥欲裂︰你這個魔巫!沒有人性的惡魔!你怎麼能這麼惡心人!

    嚴默捏起蛇膽眼皮,笑得可溫柔,“听過鬼巫斯坦的大名嗎?”

    蛇膽無動于衷。

    嚴默︰喲,看來不知道。那麼是否可以排除蛇膽與有角人有關?不,也不一定,有角人知道斯坦存在的也是極少數,蛇膽如果只是有角人的奴隸,更不可能知道斯坦。

    嚴默猜想著蛇膽的上家,對原冰招手,“來,把我們的奸細大人帶下去,好好款待他,他不說也沒什麼,一定要讓他把我們九原的特色刑罰全部感受一遍。別怕弄死他,有我在,他死不了!”

    原冰二話不說,當即令兩名糾察隊員拖起蛇膽的胳膊就走。

    蛇膽痛苦哀嚎︰……我的腰!

    原冰總算注意到蛇膽的腰骨斷了,又叫了另外兩個人。四名糾察隊員,兩個抓手腕,兩個抓腳腕,非常殘忍地把人家對折起來拎著走。

    嚴默看著都為蛇膽感到疼痛。

    蛇膽幸運地疼昏了過去。

    嚴默扔掉草根,拍拍手站起,瞅瞅天色,吩咐烏宸︰“午飯後,兩點整,敲響城鐘,召集城中所有能召集的人,讓他們到城外廣場集中,就說我有極為重要的事情宣布。”

    “是。”烏宸立刻去傳遞消息,如今城中人口越來越多,光只是敲響城鐘不一定能按時聚齊所有人,需要提前通知,讓大家做好準備,這樣才能在指點時間盡量多的把人員集中到一處。

    嚴默和原戰面對全校師生和邊溪族人,說了一些安慰和鼓勵的話,把大家的情緒全部調動起來後,順便通知他們下午參加全城聚會,就帶著人先行離開。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異世流放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