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星際之魔君在下 > 88.大結局

88.大結局

作品:星際之魔君在下 作者:眷顧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裴伊翻了個身,被子從肩頭滑落,露出遍布著痕跡的肌膚,他呻-吟了一聲,艱難抬手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腰。---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hjw.tw)))

    心里狠狠咒罵玄梟。

    再這樣放縱下去,他這雙a級的體質都要吃不消了啊!

    窗外有海浪的聲音,風穿過窗子撩起輕-薄的窗簾,帶來海水的腥味。

    從那天裴伊突兀地當著查爾斯大帝以及帝國官員們的面,說出要與玄梟結婚的話,他們就像逃跑似的連夜到了這顆度假星。

    玄梟穿了身休閑的衣褲,端著食物進來,又拿起睡袍到床邊包裹住裴伊,抱他起來。

    他幫裴伊把盤子里的肉類和蔬菜一一切好,順手打開房間里的全息電視。

    各大媒體爭先恐後報導著,帝國現在唯一的皇子殿下和最年輕的少將的婚訊,他們的婚禮可比當初安迪結婚時更加令帝國民眾們期待。

    畫面正播放著類似于他們兩人成長歷程的東西,主持人的聲音簡直深情並茂。

    “……殿下遭到用心險惡的人陷害,流落到垃圾星上,如果不是少將救了殿下,恐怕大家現在就再也見不到殿下了……大家看看這些影像,少將小時候的耳朵和尾巴,喔——我都心都被萌化了!”

    “……再看看殿下小時候,殿下的母親出身于帝都星的裴家……”

    “你都看了幾遍了,還看不膩嗎?”裴伊敲了敲桌子。

    就見玄梟看完了這個頻道的新聞,又換到另一個正在報導他們婚訊的頻道,興致勃勃看起來。

    裴伊好笑地說︰“那些資料難道不是你提供給媒體的嗎?至于這樣一遍又一遍看?”

    “我高興。”

    自從裴伊說要和他結婚之後,玄梟就一直處于興奮狀態,雖然沒有露出傻兮兮地表情,但周身那種好像要冒泡泡的氣氛,簡直壓都壓不住。

    也因為這樣,裴伊最近被他在床上做得特別狠。

    兩個人不是去附近海灘上曬太陽,游泳,就是躲在房里做-愛。

    溫馨又甜蜜。

    裴伊把需要他這個皇子殿下遙控指揮的公事,都交給玄梟去處理了。

    如果不是每天都腰酸背痛,他簡直都不想回帝都。

    “那些資料比我還好看嗎?都不願意看我?”裴伊故作不滿道。

    “不敢看你。”玄梟的聲音有點別扭,“我會忍不住。”

    裴伊挑眉看過去,居然發現玄梟的耳朵有點紅,視線下移,落到他雙腿之間——

    “你真是……”裴伊無奈嘆氣,“一刻也不消停。”

    玄梟這才轉頭看他,眼神里帶著明顯的渴望。

    “什麼都別想,我沒有你那麼變-態的恢復能力。你出去,我要睡了。”裴伊忍著笑趕他出去。

    他說完這話之後,玄梟頭頂冒出了兩只耷拉著的毛耳朵。

    “想用這個博取我的同情心?沒門!”裴伊心底的笑意更深了。

    玄梟已經很久不會露出耳朵來了,兩種性格在他身上融合之後,裴伊沒想到他居然會變得這麼有趣。

    玄梟沮喪地起身出門,在替裴伊關上門的時候,他頭上的耳朵也消失了。

    等他出去之後,裴伊解決掉盤子里的食物,裹好睡袍,打開個人終端,聯系自己的父親。

    查爾斯大帝的身影出現,還不等裴伊說話,他就直接說道︰“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同意你和玄梟在一起。”

    “父親,‘新人類基因計劃’還在議程中嗎?”裴伊問道,“我有辦法讓獸血人的生命延長到和普通人一樣長,而且不受基因暴動的折磨,除了生育能力這一點不能改變,獸血人將和普通人沒有兩樣。”

    “你說什麼”全息影像里的查爾斯大帝站了起來,“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除了玄梟這個特例,雪、卓峰、迪亞戈以及石越四個人,全都打破了短暫生命的桎梏,您可以直接給他們做身體檢測。”

    “我將這個方法交給您,我和玄梟的事,您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算了。”裴伊緩緩說著,“至于繼承人……您還在盛年,說這些未免太早了些,大不了您再生一個……”

    “胡說八道什麼!”查爾斯大帝被自己兒子這麼調侃,也有些臉紅,“你都已經成年多少年了,我再生像話嗎!”

    “反正您同不同意,我們的婚訊也是全帝國都知道了的,這個時候悔婚,丟的可是皇室的面子。”裴伊繼續道,“待會兒我把清心訣的口訣傳給您。您一定要幫我堵住那些官員們的嘴。”

    “我還沒答應你和玄梟的婚事!”查爾斯大帝為裴伊這理所當然的態度氣的不行,“你先把東西傳過來,我再考慮考慮。”

    基因計劃不會因為那天裴伊的“搗亂”而停止執行,法案被通過只是時間的問題,再者,恐怕帝國禁止不了那些為了獲得強大力量而鋌而走險的人,另外基因藥劑也會因此被某些為了利益的家族走私出去。

    這麼發展下去,帝國也必然迎來各種各樣的混亂。

    既然趨勢已定,人力無法改變,倒不如將清心訣貢獻出去。

    這樣一來也能保住更多人的生命。

    查爾斯大帝收到裴伊傳給他清心訣,親自驗證了雪他們四個果然擁有與普通人一樣的生命之後,立刻著手在帝國推行了基因計劃。

    經過議員們數次商討之後,擬定了一系列法規。

    凡是有人有意要進行基因融合之前,都要提交申請,帝國嚴格控制著基因藥劑的數量,之後如果申請通過,他們需要簽署契約,過程中是生是死,全由本人負責。

    而基因融合之後會失去生育能力更是在契約上重點標注。

    因為“新人類基因計劃”的執行,媒體總算不再輪番播放裴伊和玄梟的婚訊了,焦點全都轉向了基因藥劑以及獸血人。

    但是最近裴伊卻發現了不對勁。

    他們所在的這顆度假星非常大,整顆星球都被開闢成為了旅游度假勝地,無論是高度仿造的古跡,各種歷史上曾出現過的建築物,還是自然風光,這里全都有。

    裴伊和玄梟所在的這片海域,可能是因為現在並不是中央星域的民眾集中休假的時期,這里並沒有多少游客。

    這片海域面積非常大,游客再一分散,如果住的偏僻一點,平時根本就遇不到幾個人。

    然而這幾天……這里的游客突然多起來了。

    其實如果只是單純的游客多,裴伊也不會覺得奇怪,但問題是……這些人全都是一些年輕的男女,一個個看著氣質不俗……

    這還不止,裴伊裹著袍子躺在太陽傘底下,眯了眯眼楮,玄梟剛剛乘船出去潛水的時候,好像有好幾個人跟過去了。

    這時候船回來了,竟然有那麼三兩個人在玄梟的船上?!

    現在就算有人跟他說這些人沒有問題,裴伊都不會相信了!

    他扭頭看了看自己身旁,立刻就有好幾個人沖他露出自以為很完美的笑容。

    他們來這里的消息沒人知道,就連通訊的信號都做了偽裝……不對,紀飛星知道!信號偽裝是他做的!

    裴伊立刻打開個人終端聯系紀飛星,對面一接通,他就劈頭蓋臉質問︰“你把我們的位置告訴誰了?”

    “師、師傅?”紀飛星顯然被嚇到了,結結巴巴說,“沒,沒有告訴誰啊。”

    他有些茫然地看向身邊的迪亞戈,迪亞戈揉揉他的頭,對著通訊器說道︰“殿下,是我。你可別怪飛星,陛下那邊派人來逼問,我不忍心飛星應對那些人,所以就告訴陛下……”

    所以這些男男女女,全是他父親查爾斯大帝派來的!

    裴伊掐斷通訊,站起來,直接用輕功朝玄梟那邊掠過去,輕柔的袍子帶出優美的線條,他撞進玄梟懷里。

    玄梟一把抱住他。

    “我們現在就回去,”裴伊在他耳邊說得咬牙切齒,“立刻,馬上,就舉辦婚禮!”

    玄梟藍眸陡然爆發出光芒,回答了一個字︰“好。”

    他又何嘗不知道,圍在自己周圍的這些人都不懷好意,明顯是想要破壞他和主人的感情。

    一時激動之下,玄梟直接展開翅膀,帶著裴伊直沖雲霄。

    沙灘上看見這一幕的人群,尖叫聲此起披伏。

    玄梟胸中被某種感情完全充斥,好像不發泄出來,他的胸腔下一秒就會爆炸開來。

    他只能疾速飛翔,如同一道黑色閃電,掠過海面,又猛然沖向高空,而裴伊緊緊抱著他,耳朵貼在他胸前,感受著玄梟狂跳的心髒,他的心底深處卻生出一種平和,滿足地閉上雙眼。

    ……

    回到帝都星的那天,玄梟狠狠要了裴伊一次,等他累到睡著,玄梟獨自出門。

    他徑直去了安迪的寢宮,說明來意之後,有女官帶著他進去。

    坐在小小的會客廳里的女人,是安迪的妻子,甦暮雨。

    皇宮里沒有女主人,甦暮雨是如今帝國身份最尊貴的女人。

    她一如從前般美麗優雅,笑容也讓人挑不出破綻,“少將請坐,您突然來訪,是有什麼事嗎?”

    玄梟沒有坐下,而是盯著面前的女人,開口說了一句話,“你想要孩子嗎?安迪的孩子。”

    甦暮雨從容的表情僵住了,她喝了一口茶掩飾自己的失態,“少將別開玩笑了。”

    她從小接受的就是非常傳統的教育,自然也是想要孩子的,只是她不敢相信,裴伊居然會允許她擁有安迪的孩子?

    安迪曾經那麼陷害他,裴伊會有這麼大度?

    “裴伊的意思自然就是我的意思,”玄梟再度開口,“最後說一次,給你三秒鐘時間考慮,想要孩子就跟我走。三,二,一。”

    倒數完畢,玄梟毫不猶豫轉身就走。

    “等等!”甦暮雨站起來,“我跟你走!”

    玄梟只是腳步微微一頓,感覺到甦暮雨追上來之後,又邁動腳步。

    他對甦暮雨毫無憐惜,大步在前面,甦暮雨要小跑著才能跟上他。

    漸漸地,甦暮雨發現他們走的方向越來越像是去皇帝的宮殿,忍不住問了一聲,“你要帶我去哪里?”

    玄梟沒有回答他,果然停在了查爾斯大帝的宮門外,請求面見皇帝。

    門口的侍衛看見玄梟以及甦暮雨在一起,露出了一絲好奇,通傳過後,查爾斯大帝讓他們進來。

    “你們怎麼會在一起?”查爾斯大帝看到他們之後,面露不悅。

    其實對于自己兒子和玄梟的婚事,他內心已經開始松動了,可又覺得不能這麼輕易讓他們如意,便派了很多世家子弟,故意去破壞裴伊和玄梟的旅程。

    但是玄梟與自己小兒媳在一起,是什麼情況?

    “陛下,”玄梟行禮,“她將會生下安迪殿下的孩子,作為皇室唯一的繼承人。”

    “你這是什麼意思?!”查爾斯大帝擰眉。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等她生下安迪殿下的孩子,我和裴伊會把他/她當做皇室下一任繼承人培養,不會再有其他孩子和他爭奪地位。以此作為交換,希望您能同意我和裴伊的婚事。”

    查爾斯大帝和甦暮雨的目光瞬間都有些奇異。

    這樣的承諾對于甦暮雨來說,是有極大的好處的。

    而查爾斯大帝心中想的卻是,恐怕玄梟此時來這里,說這種話,這事裴伊應該完全不知情。

    不知道為何,查爾斯大帝突然有點想看到,裴伊知道這件事之後會有什麼表現。

    “我同意。”他原本就不是個非常刻板的父親,鬧了這麼長時間,也沒有再打算繼續為難下去。

    “謝謝陛下。”這一次,玄梟行禮時的態度更加誠懇了。

    查爾斯大帝當場簽署了一份文件,傳達到皇室專屬醫院去了。

    帝國大部分民眾一般都會留下自己的精-子與卵-子樣本,身為身份尊貴的皇子,安迪當然也不例外。

    婚禮的事既然查爾斯大帝已經同意,皇宮里的禮官們就開始大肆籌備起來。

    在此之前,玄梟也堂而皇之地住進了裴伊的寢宮。

    ……

    這一晚燈光將巨大的禮堂照耀得如同白晝。

    玄梟身穿暗色禮服,坐在柔軟的沙發里,長腿交疊,一手撐著額頭,眉眼間不時閃過焦急。

    即使穿著這樣嚴謹而繁復的禮服,他身上都透著霸道的野性。

    “頭兒,你就放心吧,今晚絕不會有不識相的人來搗亂的。”

    “甦暮雨那件事絕對不能讓殿下知道。”玄梟淡淡開口。

    當時他說服了查爾斯大帝,但大部分官員都因為獸血人不能生育的問題而反對他和裴伊結合。

    未免有些偏激的官員鬧得太難看,他知道必須要將自己與查爾斯大帝達成的約定一一告訴那些官員。

    但又不能讓裴伊知道。

    因為那的確就是他單方面的決定,他替裴伊決定了不要孩子,他不知道他的主人知道這件事之後會不會生氣。

    但是……他真的不想要孩子。

    他不要有其他人來佔據主人的視線。

    “如果等會婚禮上有不知好歹的人提了這件事,別管對方是什麼身份,你們都給我把他扔出去!”玄梟沉聲命令,身上散發出一股冷意,“誰不滿,讓他直接來找我。”

    “我看他們誰都沒那個膽子,哪個不是站頭兒面前就腿軟——殿下來了!”

    裴伊一身華麗的白色禮服,輪椅在眾人的簇擁下朝著玄梟的方向過來。

    到了他的面前,裴伊站起來,微微俯身,手指踫觸到玄梟的耳廓,在他飽滿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裴,裴伊……”玄梟抓住裴伊的手,紅暈迅速染透了耳朵。

    原本在玄梟身邊的小白,程簡以及其他幾個獸血人,此時全都活見鬼一樣的表情。

    小白內心︰頭頭頭頭兒,你這畫風不對啊!剛才還狂帥酷霸的!

    玄梟目光灼灼地盯著裴伊。

    裴伊輕笑,忍不住要撩撥他,勾勾他的下巴,“想我了嗎?”

    滿意地看到玄梟有點傻地點頭,“才分開了十分鐘呢。”

    “走吧,賓客已經到齊了。”裴伊向他伸出手。

    玄梟直接把他打橫抱起來。

    在他轉身的那一刻,裴子嘉終于忍不住開口道︰“你敢對我哥不好,我不會放過你。”

    玄梟微微側頭,深深看了裴子嘉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說︰你不會有機會的。

    他踏上灑滿花瓣的地毯,在全場賓客以及全帝國民眾的見證下,走向司儀的方向。

    ——完——

    裴伊懷里抱著甦暮雨的孩子,小小的嬰兒軟乎乎一團。

    他學著用色彩鮮艷的小玩具在他眼前晃了晃,小寶貝的眼楮就跟著玩具轉動,甚至伸出小手想去拉扯玩具。

    玄梟黑著臉瞪著那個孩子,心里醋意翻騰。

    甦暮雨感覺到周身越來越低的氣壓,忙上前去道︰“殿下,這個時間他該睡午覺了……”

    裴伊有些意猶未盡地把孩子還給甦暮雨。

    等甦暮雨一走,玄梟就走到裴伊身前,抱住他,把頭埋在他懷里,悶悶道︰“你是不是很喜歡孩子。”

    “軟軟的,還挺可愛。”裴伊的手指插-入他的發絲里,輕輕揉著。

    “那,那我和他比,誰更可愛?”玄梟別別扭扭說道。

    “這怎麼能比?”裴伊失笑。

    “怎麼不能比!”玄梟抬頭,“你喜歡我還是喜歡他!”

    “當然是喜歡你。”裴伊親了親他。

    “你敷衍我。”

    那天晚上,裴伊被他愛得很慘。

    導致他發誓一個星期都不理玄梟,不過最終耐不住玄梟痴纏,又沒舍得。

    最近玄梟手下的獸血人們感覺到他們的頭兒不太對勁。

    情緒暴躁,訓練的時候動不動就罰人,而且幾乎每隔一個小時就要聯絡殿下,好像一刻不看見就心慌似的。

    等到訓練結束,也是急匆匆就往宮里跑。

    “頭兒……你是不是,是不是因為孩子的事情……”小白猶猶豫豫地問玄梟。

    玄梟沉著臉不說話。

    “其實……你可以去檢查檢查……”

    他話還沒說完,就被玄梟凌厲的看了一眼。

    小白戳了戳程簡,程簡才接替他說道︰“其實頭兒你是完美基因,我們都已經證實了沒有生育能力,但是你從來沒有檢測過,說不定你會和我們不一樣。”

    玄梟的腳步頓住了。

    說起來他的確從沒檢測過。

    他的腳步一轉,帶著幾個下屬登上磁浮車,往帝國科研院飛去。

    現在關于魔獸基因融合已經不再是見不得光的研究了,韋恩以及賀文飛全都在科研院工作。

    玄梟在這里有特權,他直接帶著人去了賀文飛那里,韋恩博士也聞聲而來。

    他從前就想要讓玄梟留下後代,沒能成功,現在玄梟主動來檢測,韋恩博士激動得簡直要發抖。

    玄梟給了他們一小杯自己的種子,靜等結果。

    沒過多久,韋恩博士整個人紅光滿面興奮無比地沖出來,“活性足夠!演算結果有80%的成功率!你可以和殿下一起孕育出新生命!”

    “別太高興,這只是我們的計算結果,最終實踐的過程中會發生什麼意外,我們都無法預測。”賀文飛顯然比他冷靜得多,“有可能會有基因缺陷,也有可能會夭折。”

    “那有什麼關系!只要我們一直培育,總會有強大的生命存活下來的!”

    “可這必須要當事人來做決定。”賀文飛淡淡道,“少將您的意思?”

    玄梟的臉色在他們說話的幾秒時間內,幾經變換,他身後幾個獸血人完全不敢說話。

    良久之後,玄梟大步跨進擺滿儀器的實驗室,抬手就是一團火焰,將那些儀器以及他自己留下的種子樣本,全部都焚燒殆盡。

    “你……”韋恩博士被眼前這一幕變故氣得說不話來。

    玄梟最後控制著寒冰將這些火焰凍結。

    “今天的事情,誰也不準說出去!”他沉聲命令,瞬間釋放出一股殺意。

    他來的急,走的也快,拋下了自己的下屬,直接回了皇宮。

    裴伊正在書房里處理事務,玄梟一進門就緊緊抱住他。

    手臂越勒越緊,仿佛要把裴伊的骨頭都捏碎。

    裴伊皺眉,剛要呵斥他,卻听把頭埋在自己肩窩里的玄梟,喃喃低語,“伊……愛你……我愛你,我愛你……你只要我好不好,不要別人,不要孩子。”

    “傻瓜。”裴伊輕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跟父親說讓甦暮雨的孩子做帝國唯一的繼承人嗎?”

    “你不是早就替我做了決定,我這輩子都不會有孩子了嗎?”

    “這個決定我很滿意。”

    “還有,”裴伊掰起玄梟的頭,在他唇上落下一吻,“我也愛你。”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星際之魔君在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