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歡田喜地 > 第二十九章 貪污舞弊【一千四加更】

第二十九章 貪污舞弊【一千四加更】

作品:歡田喜地 作者:無名指的束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pk最後兩天了,親們去看看個人中心,不要忘記小粉木有投哦~~

    ***=======》《=====***分割線***=====》《=======***

    因為劉氏的態,方氏連著幾天都沒再過去主院,在自家天天板著手指算日,博榮什麼時候回家。79免費閱

    祝永鑫上山弄了些木頭,在院角離著房較遠的地方開始搭豬圈,打算過幾日去捉兩頭小豬來養,荷花就一直跟在他身後打轉,琢磨著開春之後山上都有什麼能弄回來喂豬,又算計著豬糞要怎麼堆才能肥田,時不時地還給祝永鑫提出些小意見。

    全家盼星星盼月亮地等了好幾天,直到豬圈竣工,小豬仔也抓回來了,城里還是沒個消息,等到二月初十的時候,方氏再也坐不住了,去村里其他人家打听,听說還都沒回來,稍稍放下心來,但卻忍不住日日念叨,也不知在城里怎麼樣了,住了那麼多日可還有錢之類,可祝永鑫說要進城去看看,她又搖頭說算了,馬上開春兒了,家里的活計也都多了起來,各家的都沒回來,就再等等看好了。

    又等了幾日,這天夜里外頭忽然傳來轟隆隆的聲響,把全家都驚醒了,荷花听著外頭猶如萬馬奔騰的聲響,但是又沒有地動山搖的感覺,不禁抓著方氏的衣襟兒問︰“娘,這是咋了?”

    方氏把荷花攬進懷里笑著說︰“不怕,是外頭開江了。”

    祝永鑫也道︰“今年刮了這麼小半個月的風,我還尋思著怕是要武開江,還真是準了。”

    外頭的轟鳴聲擾得人睡不著覺,全家就都縮在被窩里說話,方氏哄著哭鬧的栓,有些憂心忡忡地說︰“听著這動靜讓人心里頭不安寧,總覺得要出啥事兒似的。”

    “淨瞎尋思,能有啥事!”祝永鑫摸著裝了袋煙,拿火折點燃,煙袋鍋里的火光忽明忽暗,“有那個功夫還不如尋思今年地里種啥咧!”

    荷花听到說起種地,趕緊湊過去道︰“要種蜀黍、大豆、番薯、糜,娘還答應我要種兩行甦。”

    祝永鑫摸摸荷花的頭頂應著,然後又跟方氏道︰“我听魏家大哥說,比咱家還南邊些的村,去年種了一種叫洋山芋的東西,跟番薯差不多,都是從外邊兒傳過來的,他們去年種著收成不錯,咱也去弄點兒試試?”

    “洋山芋?”方氏疑惑地問,“那東西咋吃?萬一種著不好咋辦?”

    荷花听到洋山芋,心里忽然一動,該不會是土豆吧?趕緊問道︰“爹,那東西是不是地上長葉兒,地底下串根兒結洋芋?”

    “听說是,你咋知道?”祝永鑫奇怪地問。

    “听錦棠哥說過。”荷花又拿出齊錦棠做擋箭牌道,“咱家也種吧!先在院里種個試試,我跟大姐還有博寧照顧就行了。”

    博寧覺得新鮮,也十分贊同地說︰“種洋芋,種洋芋!”

    方氏當她是小孩心性,搖頭不同意道︰“你前幾天跟著你爹弄豬圈,結果現在豬仔抓回來了你去看過幾眼?種地又不是什麼好玩的,你跟著起什麼哄,到時候白佔著我的菜園。”

    荷花只好去磨著祝永鑫︰“爹,我這回肯定堅持到底,你跟娘說嘛!”

    祝永鑫被她晃得沒辦法抽煙,就在火牆上敲打敲打,然後笑著說︰“反正咱家院里地方也不小,咱不佔你娘的菜地,過幾天爹給你開一塊。”

    “你就寵著她吧!”方氏見狀沒法,但還是對荷花道,“管不好到時候可不給你飯吃。”

    荷花絲毫不當回事地說︰“不怕,還有大姐呢!”

    茉莉聞言噗地一聲笑噴了,隨即就啐道︰“你這小妮,合著你自己大包大攬的,是算計我給你干活?”

    “是咱倆一起干活!”荷花一本正經地糾正道。

    全家嘻嘻哈哈的,不多時外頭天就亮了,荷花從沒見過武開江,都顧不得吃早飯,穿好了衣裳就往江邊跑,離著江邊越近那聲音就越震耳欲聾,還沒到跟前兒就看見江面上大塊大塊的冰板,隨著江水奔騰而下,互相沖撞著、擠壓著,時而堆成高高的冰山,時而迸發出漫天晶瑩璀璨的碎冰。平時跟齊錦棠寫字的江邊,此時已經堆滿了沖到岸邊的冰塊,江水沖擊在上面,激起片片水霧。

    “荷花!”身後傳來齊錦棠的聲音,“我就知道你肯定在這兒。”

    “錦棠哥,我沒見過武開江,過來瞧瞧。”荷花回頭見他已經脫下了厚重的棉袍,只穿了件天青色的袍,外面套了件寶藍色的夾襖,不禁抿嘴笑著想,這小還挺臭美,剛剛開春的天就急著減衣服,真是要風不要溫。

    齊錦棠見她盯著自己,有點兒不自在地扯扯衣襟道︰“以後換個地方教你識字,我前兩天在靠北邊些看到個塊平地,我領你上去看看?”然後看看荷花又說,“那里也能看到江水(求魔全文)。”

    “好!”荷花過來捏捏他的衣服道,“我奶說春捂秋凍,如今剛開春兒,咋恁快就換成夾衣了?”

    齊錦棠忙道︰“早晨起來沒覺得冷就減了衣服,一會兒回去就加上。”

    二人到了江邊的山坡上,齊錦棠說的地方就是個小緩坡,背後是棵二人合抱粗細的大樹,底下還算平整,他有點兒獻寶似的說︰“這地方不錯吧?”

    荷花朝江的方向看看,果然能瞧見江水奔騰,笑著說︰“是比江邊好,夏天這大樹還能擋陽。”她又墊著腳尖往村口處望去,只能看見隱約的一條細長曲折的小,似乎一個人影都沒有。

    齊錦棠似乎瞧出她的心事,問道︰“怎麼,想你大哥了?用不著擔心,我听我爹說,是縣衙里出了些事情,好像是什麼徇私舞弊的,牽連到了一些去考試的童生,先前的考試作廢,如今要重考呢!估計再過幾日就該回來了。”

    荷花听到徇私舞弊幾個字,就覺得腦“嗡”地一聲,瞬間就慘白了臉色,顫抖著聲音問︰“那、那些被牽涉到的童生會怎麼樣?”

    齊錦棠開始沒注意到荷花的異樣,只說︰“我爹說今年肯定是不能考了,但是以後還讓不讓考,就要看知縣大人是想要嚴判還是從輕發落了。”

    荷花這會兒想到的就是,李氏花錢找人給祝博凱拉關系,若當真是那個師爺東窗事發,那祝博凱肯定在劫難逃,只是不知道會不會牽扯到自己大哥,他倆是堂兄弟,若是說沒有牽連,怕是人家也不會相信,這等于是還沒考上就先背了污點,不管以後還讓不讓再考,對自家來說都會是個沉重的打擊……她越想越覺得心里發冷,整個人也不由自主地哆嗦起來(求魔全文)。

    齊錦棠這才發現她的不對勁,趕緊脫下自己的夾襖裹住她問︰“荷花,你這是咋了?”

    “沒、沒事……”荷花這才回過神來,把身上的衣裳扯下來塞給齊錦棠,拔腿就往山下跑,邊跑邊說,“錦棠哥,我忽然想起家里有事,我先回去了,你趕緊回家加衣服,若是凍病了可不是鬧著玩的……”

    說到後面的時候,人已經老早地跑遠了,聲音也淹沒在武開江的隆隆聲中。

    一口氣跑回家,荷花累得上氣不接下氣,扶著門柱直喘粗氣。

    茉莉正在院里喂雞,見她這樣不由得訓道︰“你如今都快跟博寧似的了,天天瘋的見不到個影,也不知道都去干啥……”她話沒說完就見荷花壓根兒沒搭理自己,已經一陣風兒似的沖進去去了,氣得在把手里的簸箕往雞窩上一扔,沖進去道,“荷花,你听見我說話沒,我……”

    荷花進屋就一五一十地把自己听到的消息告訴了方氏,听得方氏臉色慘白、手腳冰冷,站都站不穩當,趕緊扶住身旁的火牆。

    “你咋惹娘生氣了?”茉莉趕緊跑過來扶著方氏坐在看上,回頭沖荷花嚷嚷(重生之資源大亨最新章節)。

    荷花急道︰“娘,你趕緊去大娘家問問啊,若是她家也不知道信兒,就趕緊讓爹攔車去城里去瞧瞧。”

    方氏如夢初醒,手里的東西一丟就快步出去,荷花也跟著跑了,丟下滿頭霧水的茉莉站在屋里生氣。

    李氏正哼著小曲兒掃院,見方氏招呼都不打就跑進院,面上閃過一絲不滿,不過還是掛起笑臉招呼道︰“博榮娘,這一大早的有啥事兒啊?”

    “大嫂,我听人說城里的童生試出岔了,抓到有人貪贓舞弊,之前考的都不算了,要重新考不說,那些個牽涉在內的,都要受罰,你可听說了?”方氏開門見山地直奔主題。

    “……”李氏聞言先是一怔,隨即怒容滿面地說,“博榮娘,你這到底是啥意思,當初我說要疏通關系,你不肯也就算了,我自己去疏通一下只求個心安,你如今又來說這樣的話,你是不是就盼著我家博凱考不上,好讓你家博榮出風頭吧?”

    說罷竟抄起掃把直揮過來,嘴里還罵道︰“出去,別髒了我家的地。”

    方氏本還想解釋,但是見她這樣氣得渾身發抖,知道定然是說不通什麼的了,不敢多耽擱,趕緊又去老祝頭那邊尋祝永鑫。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歡田喜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