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歡田喜地 > 第三十五章 相媳婦【兩千四加更】

第三十五章 相媳婦【兩千四加更】

作品:歡田喜地 作者:無名指的束縛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上架前的最後一章加更,這本書寫了一個多月終于要上架了,小無心里又忐忑又期待,還欠大家的加更小無上架後會一一補齊,也希望親們能像支持小無pk的時候一樣,上架後一如既往地支持小無,支持我們的小荷花。

    很真誠地希望大家能夠去支援訂,因為訂的數據對小無來說非常重要。

    最後,因為小無要沖新書粉紅榜,希望大家能夠把保底粉票送給我們的小荷花,小無不會辜負大家的支持,一定會努力碼字加更的~

    ***=======》《=====***分割線***=====》《=======***

    寒食節的前一日沒,荷花吃好中飯觀察過蜀黍苗兒的情況,那苗兒都已經長到一捺長短,綠油油的看著煞是喜人。見苗兒都長得壯實,她的心情大好,下午依舊去找齊錦棠識字讀農書,因為要幫方氏忙活寒食節和清明祭祖的事兒,所以今個兒比平常結束得早些。

    齊錦棠送荷花回家的上,遇到個跨著土籃的婆,上前問他倆,“這位小公和姑娘,問一下這里可是齊家村兒?”見齊錦棠點頭就又問,“我要尋個姓祝的人家,听人說村兒里只有一戶姓祝,想來應該不會找錯地方,勞煩小公個指個?”

    “婆婆,你尋姓祝的人家啊?尋祝家的哪個?村兒里就我家姓祝,我領你過去。”荷花見她一把年紀,挎著土籃站著歪歪斜斜的,說這話就下意識地伸手去接過土籃,齊錦棠也同時伸手抓住,也多虧如此,那籃里也不知裝著什麼倒是挺沉,兩個人才勉強拎住。

    那個婆倒是不認生,直接拉著荷花的手說︰“你就是祝家的啊?我是南邊兒王家莊過來的,我們村兒里有人托我給你家捎東西,你領我過去好不好?”

    齊錦棠拎著土籃,對那婆的熱情很是警惕,也拉著荷花的另一只手不肯放開。

    荷花領著那婆到老祝頭和楊氏的院兒里,齊錦棠把土籃擱在地上,沖荷花點點頭,趁著屋里出來人之前就先悄悄走了。

    “爺,奶,家里來人了!”荷花見齊錦棠的身影消失在門口,這才揚聲喊道。

    梅一挑門簾出來問︰“誰來了?”見是個不認識的婆站在院里,雖然滿臉堆笑還正拉著荷花的手,梅卻還是有些警惕地上前抱起荷花,然後笑著招呼道︰“嬸瞧著眼生,可是我們齊家村兒的?”

    “我是過來要去前頭莊走親戚的,我們村兒里有人托我捎東西來給你家。”那婆拎起地上的土籃,掀開上頭的花布說,“喏,就是這個!”

    梅冷不丁地打眼一瞧,竟像是滿土籃灰突突的圓石頭,懷里的荷花卻已經拍手笑著說︰“是洋芋蛋??”

    那婆有些意外地看著荷花說︰“呦,你家姐兒倒是有見識,也知道這外來的玩意兒?”

    “我頭一回見,不過我爹之前說過,有人要來送這個,就胡亂喊了。”荷花忙撇清道,“若是婆婆你剛才就說是送洋芋蛋的,我就領你直接去我家屋里了。”

    梅一听是來給祝永鑫送東西的,知道不是拍花拐孩的也就放心了,趕緊上前接過土籃把人往屋里讓,笑著說︰“上哪屋還不是一樣,嬸大老遠地還捎這麼沉的東西過來,可得留下吃頓飯歇一晚再走。”

    那婆本來正在上下打量梅,听了這話趕緊擺手道︰“可不敢叨擾,能討杯茶解解渴就好,咋還能恁大個臉又吃又住的。”

    “嬸這可就是見外的話,就算不是來送東西的,都已經進了院門,難不成還讓嬸大晚上的出去趕。”梅把那婆讓進西屋說,“嬸這是我的屋,你先歇會兒,我爹娘這會兒都不在家,我去給你倒茶。”

    荷花在旁邊瞧著奇怪,這婆一直笑著听梅說話,對著梅和屋里各處瞅個不停,而梅似乎也很反常地殷勤,怎麼看都覺得里頭有什麼她不知道的貓膩兒。

    不多時楊氏從外頭回來,跟梅在灶間嘀咕了幾句,然後端著盆瓜進屋,滿臉堆笑地說︰“她嬸,你瞧不過是幾個洋芋蛋,還勞煩你大老遠地辛苦一趟。”

    “我也不過就是順,我家閨女嫁在前頭的方莊,這幾日公婆去外地看小閨女去了,家里忙得亂了套,也沒人幫她看孩,就趕緊捎信兒讓我過來幫把手,我們村兒里人听說我往這邊來,就說這不正好順,就給捎帶過來了。”那婆先是對楊氏上下掃了幾眼,見衣裳都干淨整潔,這才笑眯眯地說。

    “不管怎麼樣都得好生謝謝你。”楊氏把瓜推到那婆面前又問,“還不知道她嬸該如何稱呼?”

    “我們村兒里都叫我譚婆,你就也別客氣,這麼叫就是了。”譚婆擺擺手道。

    “這怎麼好,我瞅著你像是比我小個幾歲,咱也別在拖來扯去的,我叫你譚妹,你管我叫老姐姐,可就妥妥兒的了(醫道官途最新章節)!”楊氏說罷也不管那譚婆同意不同意,揚聲朝灶間吩咐道,“梅,好生拾掇幾個菜,把格上那壇酒拿出來,今天下晚兒我跟你嬸好生嘮嘮。”

    荷花趴在炕沿兒上,看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楊氏跟譚婆就處得像失散多年的姐妹似的,不禁更是瞠目結舌。

    楊氏見狀朝她臉上輕捏一把道︰“你個小人精兒,叫婆婆了嗎?”

    “叫了叫了,早就叫了。”譚婆趕緊說,“你家這娃兒恁機靈的,我進村兒問,可怎麼就那麼巧,直接遇到你家這娃兒,還幫我提籃,直接就領我過來了。”

    荷花帶著滿肚的疑問回家後,很是奇怪地把剛才的事兒講給方氏,就見方氏猛地一拍腿道︰“哎呦,這怕是借機來相媳婦的啊!”

    說罷方氏也顧不得為荷花解答疑問,趕緊翻箱倒櫃地找吃食,抓了兩把小根菜剁碎炒了兩個雞蛋進去,又拿了年後沒舍得吃的一小條臘肉,本想留著端午節包粽的,這會兒也不吝嗇地切片炒了盤兒韭黃臘肉,噴香的味道把博寧從屋里勾出來,扒著門框直瞅鍋里,方氏夾了一塊肉塞進他嘴里。

    荷花見方氏又要夾給自己,趕緊搖頭道︰“我不要,我跟娘一起送過去。”

    方氏找了兩塊干淨地包布,把兩個菜用盤扣嚴實,拿包布包好扎緊,領著荷花一起拿去楊氏的屋里,進門就趕緊笑著道︰“這位就是譚嬸吧?荷花說你大老遠地給我家送東西來,我也不好空著手過來,家里也沒啥好東西,炒了兩個菜給嬸下酒,晚上踏實地在家里睡下,明早讓我男人套車送嬸過去,我娘家就在方莊,嬸的閨女是嫁到哪家的,我許是應該認識,要不說這都是緣分呢(最新章節)!”

    楊氏也接口道︰“就是,難得這麼有緣分,你今晚也在這兒陪著你嬸一道吃點兒,說不定以後還能多走動呢!”

    方氏知道這是為了讓自己在旁邊幫梅瞅著圓著,自然也不推脫地應了。

    梅的手腳也麻利,用料什麼都不吝著,沒多久就弄了四個菜上桌,加上方氏拿來的兩個,湊了六個菜,有肉有蛋,算得上是招呼客人很體面的數目了。

    譚婆也不客氣,滋滋地喝酒,大口大口地吃菜,還不住地夸贊梅的手藝好,醉眼朦朧地拈著梅的衣襟兒問︰“這衣裳可是姐兒自己做的?”

    方氏見梅滿臉通紅的,也不知道是羞得還是屋里熱的,就忙給譚婆夾了一筷菜道︰“嬸你吃菜,可不就是我家梅自個兒的手藝,別的不敢說,只說這針線,我們村兒沒人不挑大拇指的,以往做了活兒拿去集市上賣,都是一轉眼就賣光了,還有人巴著問下個月來不來呢!”

    譚婆听得眉眼帶笑,一不留神就喝得高了,又是笑又是鬧的,方氏幫著梅給她喂了醒酒湯,又脫了外衣安置睡下,這才悄悄吹了燈出來。

    梅的西屋讓給楊氏陪著譚婆住,她晚上就直接到方氏這邊,把祝永鑫打發去西屋睡,自個兒跟方氏大半夜地說悄悄話。

    “嫂,你說這嬸來相看我,咋還喝了那麼多酒?”梅覺得自己到如今臉上熱都還沒退下去,把臉蛋兒貼在炕沿兒上含羞問(靈域全文)。

    “傻丫頭,人家那是試探你,看你會不會照顧人,會不會嫌棄人。”方氏戳著她的額頭,忽然想起什麼似的撲哧一笑,然後帶著笑意道,“這嬸還算好的呢,你是沒瞧見我娘去幫我哥相媳婦,整個一盤連湯兒帶油水的菜,就那麼直愣愣地撞翻在那姑娘身上……”

    梅忙問︰“那結果呢?”

    方氏笑著說︰“結果姑娘非但沒有不樂意,反倒先扶住我娘問︰‘嬸,燙著你沒?’……再後來啊,那姑娘就成了我嫂唄!要不說我娘眼光準,我嫂那人,干活勤快對人又和善,家里村里沒人能說出半個不字兒來。”

    梅聞言若有所思,然後又很是不好意思地問︰“二嫂,那你看……看我剛才做的咋樣?”

    “甭擔心,做得好著咧!”方氏笑著說,“你模樣生得好,人又手巧,誰能娶了你回去,那是有了大福氣的。”

    梅被她說得抹不開臉兒,“二嫂真是的,問你句話不夠被你取笑的,趕緊睡吧。”說罷轉身鑽進荷花的被窩里,但她嘴上說著趕緊睡,一晚上卻跟烙燒餅似的,翻來覆去地折騰了一夜。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歡田喜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