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第四章主僕

第四章主僕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et第四章主僕

    乍听到這個名字,恕兒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只覺數九天的寒風順著她的袖口裙腳倒灌了進去,陰冷得刺骨。閱.她本想不管不顧地將那門給砸上,轉念一想,“呼”地拉開了門,冷眼打量著怯生生地躲在胖婆身後那個身姿豐腴,肌膚如雪,穿著時下最流行的幾重紗衣,衣下石榴紅肚兜露出寸許,發髻梳了一尺余高的美人,“嗤”地笑了一聲,尖刻地道︰“難得雨桐姐姐還記得這道門……哦,恕兒應該稱你雨桐姑娘才對。恕罪呀,恕罪。”

    美人兒抬起微垂的頭來,又長又彎的蛾眉下一雙黑白分明的眸里噙滿了晶瑩的淚水,她顫抖著紅潤的嘴唇道︰“恕兒,你怎麼也這樣說?”

    恕兒圍著她轉了一圈,輕蔑地在她肚腹之上掃了幾眼,冷冷地道︰“我不這樣說該怎樣說?是不是該喊你姨娘?你還沒抬成姨娘呢,我怕我喊了挨打。”

    美人捂住臉小聲地啜泣起來︰“恕兒,她們不知道實情,你也不知道?我不是故意的,難道少夫人還是不肯原諒我麼?”

    “呸!”恕兒啐了她一口,道︰“你也配少夫人記著你?狼心狗肺的東西!你來做什麼?莫討人嫌!滾!”

    美人擦了淚水,道︰“我來拜謝少夫人的。”

    是來示威的。恕兒冷笑︰“別在這惡心人。趁著雨荷姐姐和林媽媽不在,你趕緊滾,不然她們來了你又要說有人眼紅嫉妒你,和你過不去了。”

    胖婆笑道︰“恕兒姑娘,好歹都是一處出來的,雨桐姑娘有了出息,你們也光彩,彼此拉拔著大家都好過,何必這樣針鋒相對?傳出去人家還說少夫人容不得人。閱.那麼多的姨娘侍妾,也不缺雨桐姑娘一人,多了一個雨桐姑娘,還是少夫人的助力呢。”

    “你再說一遍?”一個身材枯瘦,穿著青金色裙的老婦人滿臉凶相地立在胖婆身後,不懷好意地打量著雨桐,伸手去揪那胖婆,“少夫人容不得人?少夫人打她還是罵她了?走,咱們請老夫人作判去!”

    雨桐緊張地看著那婆,害怕地護住小腹往後退了幾步,委委屈屈地道︰“林媽媽!您別這樣!”

    “林媽媽,恕兒,少夫人問你們為何吵得這般厲害!越發沒有規矩了呢。”卻是牡丹院里的另一個小丫鬟寬兒立在廊下招呼二人。

    林媽媽想了想,笑道︰“的確沒規矩。”遂把那婆扔了,道︰“小心扶著你們雨桐姑娘,別跌了跤後悔都來不及。”一把將恕兒扯進了院門,將院門給關緊了。

    恕兒貼在門上,听到那胖婆勸雨桐︰“姑娘還是回去罷?當心中了暑,可就趁了其他人的意了。也莫哭了,好生將小公養下來,討了公爺的歡心,到時候想要什麼沒有?”

    雨桐抽噎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那胖婆不耐地道︰“行啦,門也關了,左右進不去,你是不是故意的,也沒人听了。走,走,出了事兒公還要拿我是問。”

    “魏大嫂,你怎麼也這樣說!”雨桐噎了一下,越發哭得傷心。哭聲漸漸地遠了。

    恕兒扭頭對著林媽媽道︰“媽媽,這人真是不要臉,用心惡毒。她這般大聲地哭著回去,落到旁人眼里,只怕又要生出多少閑話來。”

    鸚鵡甩甩听到,“嗄!”地叫了一聲,拍著翅膀怪腔怪調地道︰“閑話!閑話!”

    “小東西,你知道什麼閑話。閱.”牡丹走出來,用扇柄親昵地戳了戳甩甩,道︰“所以咱們就別惹她,她要哭她自哭去,旁人問起來,怎麼都落不到咱們身上。你這脾氣,越發的像爆炭一樣,這樣不好,以後見著她躲遠些,莫叫她攀咬上你。”

    “怕什麼?反正咱們這里的閑話也不少,多她這一哭原也算不得什麼。”林媽媽的臉比鍋底還黑,生氣地看著牡丹,一臉的恨鐵不成鋼。

    牡丹把扇一收,靠過去挨在她身邊,涎著臉笑道︰“媽媽怎麼啦?誰惹你不高興啦?你今日又听了些什麼閑話?說給我听听?”

    林媽媽是何牡丹的奶娘,無兒無女,一心就只撲到牡丹身上,跟著牡丹過來,本想替何夫人守著牡丹,護著牡丹讓牡丹病愈,再過點好日,怎奈牡丹可憐軟弱又固執,被劉暢傷害成那個樣卻始終無法自拔(隋末全文)。本人不爭氣,任她怎麼想方設法也無法改變牡丹的境遇。

    好容易牡丹大病一場之後看著要明白些了,劉家人對牡丹也有所改觀,境遇也好了些,偏偏牡丹卻似把什麼都看淡了,看著劉暢也似沒看見一般。今日她在半途遇到雨荷,听雨荷說了牡丹拒絕了劉暢,又遇到雨桐來示威,氣得她和什麼似的,只恨牡丹不爭氣。

    牡丹見林媽媽沉著臉不說話,便小狗似地在她肩上蹭了蹭,拖長聲音連喊了幾聲“媽媽”。

    林媽媽由不得嘆了口氣,就想起牡丹小時候總喜歡靠在自己身邊,像根小尾巴似的,嬌滴滴的,左一聲“媽媽”右一聲“媽媽”地叫得人心肝顫巍巍的,什麼都不忍拒絕。如今人大了,她還是舍不得不理她,但又想到不能任由牡丹這樣下去,便硬著心腸冷聲道︰“丹娘,你若心里還把我當你的乳娘看,就听我說幾句。”

    牡丹討好地笑道︰“你說呀,我听著。”林媽媽的固執她不是第一次領教,那時她剛來到這里,大病初愈,正值懵頭懵腦,不肯接受現狀,躲在被窩里裝鴕鳥的階段,是林媽媽硬生生將她拖下床,又押著到了劉夫人戚氏的面前,逼她討好戚氏,逼她面對劉暢的姬妾。之後又有好幾次類似的事,都叫她深深體會到林媽媽的固執。

    林媽媽叫恕兒在一旁注意不叫閑雜人等靠過來,沉著臉道︰“從前媽媽勸你,莫要當真,別苦了自個兒,你不听,每日自尋煩惱,生了那場大病,將媽媽和老爺夫人俱都嚇個半死。好容易病好了,以為你明白了,偏生你又不當回事了,送上門來的機會都要趕走,這不是白白便宜旁人嗎?知道你想通了,但要在這里立足下去,要想護住身邊的人,不叫像雨桐那樣的小賤人都敢尋上門來,你就得拿出手段來(重生之資源大亨全文)。這個樣算什麼?別丟了何家的臉!”

    牡丹深知,林媽媽同何老爺何夫人一般,都迷信自己這病是和劉暢成親後才好的,這紙婚約就是她的保命符,即便日不好過,也不會同意她與劉暢和離,故而從來也不敢告訴林媽媽自己想和離的想法。便低著頭溫順地道︰“媽媽,你說的我都知道,我只是氣憤他當時不把我當回事的樣罷了,以後我會注意的。”

    林媽媽嘆了口氣,擁著她道︰“委屈我的小丹娘了。如果不是你這病,老爺和夫人也不會想法讓你嫁到這里來,讓他家覺著咱們高攀,又強迫了他家。若是配個門當戶對的,何至于受這種氣!可來也來了,日還得過下去,你就算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心疼你老爺夫人想想才是。”

    牡丹笑道︰“我省得。所以明日我也要盛裝出席宴席,不叫她們小瞧我,媽媽幫我想想,明日梳個什麼發髻才配得上這身衣服?”言兩語地便將林媽媽的注意力給引開了,林媽媽興致勃勃地和她商量起發型飾來。少頃,雨荷尋了絲線回來,便將衣裙抱出來,主僕幾人認認真真地商量起來。

    待到申正,牡丹算著婆母戚氏應該有空了,便叫雨荷將手里未完成的活計交與林媽媽,重新整理了衣裙發髻,二人撐著絹布竹傘往戚氏的院走去。

    戚氏住的主院離牡丹的院有些遠,走怎麼也得一刻鐘。雖是初夏,日光卻很強烈,熱浪一陣一陣地往上涌,就是傘也擋不住那熱氣,不多時,牡丹和雨荷的額頭鼻翼就沁出細汗來,就是腋窩里也覺著有些潮了,讓人怪不舒服的(醫道官途全文)。

    雨荷指指不遠處的紫藤架,笑道︰“少夫人若是累了,不如先去那里躲躲日頭?待清爽些咱們又走。反正夫人那里也沒什麼急事。”

    牡丹搖頭︰“不必,曬一曬出出汗也挺好的。”這種天氣走這十多分鐘的算得什麼?想當初她穿著七厘米的高跟鞋頂著伏天正午的陽健步如飛和男人們搶公車,也從來沒見輸給誰過。現下不過是好日過多了,越發顯得嬌貴了而已,但嬌貴這個東西,若是你不把自己當做嬌貴之人,狠一狠心,自然也就嬌貴不起來了。

    雨荷笑道︰“奴婢記得您從前最怕曬陽,最怕出汗。”

    牡丹指指前面通向另一個院的青石口,笑道︰“你看,也不只是咱們不怕曬。”

    青石口走出一行人來,正中一個豐滿的少婦穿柳綠雞心領羅紋紗衫,束鵝黃高腰褶裙,褶裙上還繡了一對閃閃發光的金鷓鴣,梳半翻髻,眉毛畫作含煙眉,一張飽滿的菱角嘴涂得紅艷艷的,正是劉暢那個生下庶長的寵妾碧梧。

    ——*——*——

    渣男會洗白嗎?答案就在書中。閱.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