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第十一章 花宴(四)

第十一章 花宴(四)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et玉兒被看得難受,悄悄扯扯牡丹的袖︰“少夫人,您還是先入座?後面舞戲還多著呢。閱.”

    “哦。”牡丹回過頭來往場地里一掃,這才發現,席位的設置有講究,上張茵席,正中一張空著,但茵席後面團團站著清華郡主的僕從,明顯就是專為這里地位最高的清華郡主所設的上席。左邊一張,坐著潘蓉和他的妻白夫人,身後是他那群艷麗殷勤的姬妾。右邊一張,卻是主人席,本是她與劉暢的位,卻被清華郡主給佔了。

    而下面兩排坐席乃是男左女右,女客們來得不少,早就將左邊坐得滿當當的,男客席雖還有空余,她卻不能去擠。下,也就是她站立的地方,只有一棵孤零零的合歡樹,並未設坐席。她,竟然是沒有地方可坐。

    而此刻,除了劉暢與清華郡主以外,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她,奏樂的家伎亂了調,跳舞的縴素錯了舞步。眾人的目光中有同情不忍,有幸災樂禍,有不屑,有純屬就是看熱鬧的,但就是沒有一個肯幫著她解圍的,潘蓉甚至對著她端起酒杯一祝,白夫人皺著眉頭掃了劉暢和清華郡主一眼,卻也垂下了眼。林媽媽已經輕啜出聲,雨荷因為憤怒而變得沉重的呼吸聲也響徹耳畔。

    可能大家都以為,這種場合,她還是躲開的比較好?她今日若是敗退,日後又如何還有臉面出來?不過就是欺負她臉皮薄,這算得什麼?還能憋死人不成?牡丹朝著眾人淡淡一笑,示意雨荷將她抱著的那件織金錦緞披風當眾鋪在合歡樹下,她就往那上面施施然坐下。

    她有的是好料,不能坐茵席,就坐織金錦緞怎麼樣?與那奸夫淫婦相對的滋味原也不錯,什麼是主位?她這里獨樹獨席,更像主位。綠腰舞步已亂,再沒什麼看頭,牡丹就坐在那里,抬眼淡淡地看著眾人。閱.眾人看她,她也看眾人,講到心理承受能力,她自問還是不錯的。

    詭異的安靜。

    所有人都在看著牡丹,看著劉暢和清華郡主,緊接著,私語之聲漸起。本朝固然民風開放,公主們郡主們私下里蓄養男寵並不是什麼稀罕事,但是,這般明目張膽地當著旁人的妻**,男人實在是欺負人了些,女人也無恥了點。

    察覺有異,清華郡主臉上閃過一絲慍怒,使勁掐了劉暢的腰一把︰“你這位夫人挺有錢的嘛,織金錦緞晃得人眼花。花巧也挺多的,她到底想怎樣?怎麼還不滾?”

    劉暢目光陰鷙地掃了牡丹一眼,看著面前鍍金銀蓋碗里用糖和奶酪拌成的臘珠櫻桃,慢慢伸出銀勺舀了一顆櫻桃,喂到口里,淡淡地道︰“她這樣盯著,所有人都玩不好,這里面還有與何家熟識的人,只怕明日那糟老頭就要打上門來理論,煩得很。”

    清華郡主唇角浮起一絲冷笑︰“說得好听,不過是看著她扮可憐覺得心疼罷了。也罷,她若是當眾嚎哭起來,你面上也無光,我先過去了。”言罷起身去了上席,叫那貌美的胡服少年給她捶著腿,自己端了一杯葡萄酒,目光沉沉地看著牡丹。

    惜夏領了劉暢之命,快步走到牡丹身邊,躬身作揖道︰“少夫人,公爺說了,這里涼,那披風也薄了些,您身不好,還是去那邊坐比較好。”

    招之即來揮之即去,似乎自己在這里守著的目的,真的就是為了和清華郡主爭那一席之地?牡丹微微一笑︰“你去同公爺講,這里最好,若是體恤我身弱,便請另外給我設個席位。”

    惜夏為難得很,又別不過牡丹,弓腰退下,去回劉暢的話。閱.劉暢面無表情地道︰“她愛那樣就由得她。”惜夏領命立刻去給牡丹重新設席。

    席位設好,牡丹把目光投放在幾案上,但見鎏金鹿紋銀盤里裝著羊肉做餡的古樓胡餅,鍍金銀蓋碗里是糖和乳酪相拌的櫻桃,玻璃盞里裝著葡萄酒,更有一盤細瓷盤裝了的世人稱為“軟丁雪籠”的白鱔。

    食具精美,菜肴講究,這樣的席面,在當時已是上等,但牡丹本人對用糖和乳酪拌了櫻桃這種古怪的口味是敬謝不敏的,因見玉兒在一旁眼巴巴的,便隨手將那碗櫻桃遞給她幾人︰“你們分吃了罷。”又把那白鱔賞給了惜夏。

    惜夏眉開眼笑地討好道︰“少夫人,您若是不喜歡吃這些,稍後還有飛刀魚,還有混羊沒忽(極品女仙最新章節)。”

    飛刀魚,說白了就是吃生魚片,而這混羊沒忽,牡丹卻是不知道,當下便道︰“這混羊沒忽是怎麼說?”

    惜夏說得口水都流出來︰“這是宮里傳出來的新法,先將燙水脫去鵝的毛,去掉五髒,在鵝肚里填上肉和粳米飯,用五味調和好,再用一只羊,同樣脫去毛,去掉腸胃,將鵝放到羊肚里,把羊縫合起來烤炙。肉熟之後,便取鵝食之。公爺前些日方使錢打听了法,留在今日給大家嘗鮮。”

    牡丹嘆道︰“那也浪費了。”心里卻想著,劉暢的錢可真不少,這里面說不定佔了何家多少便宜呢,自己和離的時候,那些嫁妝一分一厘也不能便宜了他。又問惜夏︰“什麼時候才開始賞花?”

    惜夏笑道︰“回少夫人的話,要待客人酒足飯飽之後,有了詩興之後方才開始。”

    清華郡主見牡丹自得其樂,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掌將那美貌少年郎推開,斜睨著劉暢道︰“她這是和你對著干?我記得她從前都是一有機會就跟在你身後哭眼抹淚的。現在可厲害,把你的長隨小廝都勾過去了。”

    劉暢尚未回答,白夫人淡淡地道︰“興許是膽小,不敢上來也不一定。她若是真的如同以往那般輕輕就被弄得哭了,大家也沒意思,這樣甚好。”接著舉起杯來對著清華郡主道︰“清華,我敬你一杯。”

    白夫人出身年望族,在京中貴族圈里名聲很好,清華郡主自是不敢小瞧她,也不管她平時對自己有多麼的冷淡,高高興興地道︰“互敬,互敬(王牌刁妃全文)。你說得有道理,雖然她是鳩佔鵲巢,怎樣都是活該,但總為了她掃了大家伙的興。”

    鳩佔鵲巢?你來就是眾望所歸了?白夫人淡淡一笑,輕抿一口葡萄酒,起身道︰“成日里總是坐,怪沒意思的,我去走走。”

    潘蓉無所謂地將杯里的葡萄酒一飲而盡︰“去,怎麼都好,只要你高興就好。”

    白夫人掃視了牡丹一眼,帶了隨身幾個侍婢轉身繞出了宴席場所。

    清華郡主酒意上來,興沖沖地朝劉暢那邊靠了靠,拍了拍手,待眾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她身上之後,方大聲道︰“本郡主近日得了一個胡旋兒,胡旋舞跳得很是不錯,借著這個機會,與眾樂樂。”

    她要賣弄,誰敢不從?眾人自然是都連聲附和。一個青衣婢女取了一張小圓毯放在草地正中退下,清華郡主瞅著那美貌少年道︰“給我好好地跳。”

    “請郡主娘娘放心。”那美貌少年露齒一笑,竟然是明媚嬌艷不遑于女。他站到圓毯上後,听到弦鼓一響,便舉起雙袖,左旋右轉,風一般地轉起來,縱橫騰踏,兩足始終不離毯之上,間或還不忘朝席間的女們拋媚眼。

    眼見眾人看得目不轉楮,俱都連聲叫好,特別是席間幾個年輕的女孩俱都紅了臉,清華郡主不由得意地笑成一團。潘蓉拍著幾案連聲道︰“好呀!”話音未落,听到一聲清脆的叫好聲︰“好!”抬眼望去,正好看到牡丹眉飛色舞的樣,不由吃了一驚(最新章節)。

    不要說潘蓉等人吃驚,就是雨荷、林媽媽等人也格外吃驚。

    牡丹一聲喊出來,才驚覺失口,這與真正的何牡丹的性情相差實在遠了。她心里猶如驚濤駭浪一般,面上不變,性興奮地同玉兒道︰“我平常不來參加這些宴會,真正是一大損失,跳得實在精彩了!”

    玉兒見她一張臉紅撲撲的,鳳眼里閃著興奮的亮光,不自禁地就跟著點了頭︰“婢妾所見過的人當中,此人的確是跳得最好的。”

    “這算什麼?不過喧賓奪主罷了!稍後你看著,我一定讓他黯然失色!”隨著一聲不以為然的淡笑,一個穿銀白折枝團花圓領缺袍,著皺紋靴,戴長腳羅襆頭,年約二十有余,唇紅齒白的青年男走了過來。

    牡丹一見到此人,懸著的那顆心總算是安安穩穩地落了下去,她立刻朝雨荷使了個眼色,起身高高興興地迎上去︰“表哥,我還以為你不來了。”

    ——*——*——*——*——

    求閱收藏,求推薦。謝謝大家的支持,o>ps,男豬不是渣男。閱.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