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第二十二章 賤

第二十二章 賤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et劉暢不避不讓,硬生生挨了一掌後沉聲道︰“母親出夠氣了麼?若是出夠了,那我就先走了。閱.。”手臂被刺中處痛得很,那女人也不知下了多大的狠勁,真是夠惡毒的。

    戚夫人被他嗆得氣短,隨即眉毛豎得老高︰“你給我說清楚!你到底要鬧成什麼樣才滿意?我早上已經和你說過,那女人無論如何我都是不要她進門的!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她要進門,除非踩著我的尸體進來!”

    劉暢探手入袖中按住傷口,目光沉沉地看著牡丹的房門,輕描淡寫地道︰“我說過要她進門的話嗎?不過就是玩玩而已,您也當真?該怎麼做,我心中自有分寸。今夜不過是個意外而已,以後不會了。”

    戚夫人冷聲道︰“我不許今天這種事情再發生!你記好了,你怎麼荒唐都可以,就是不能讓那個進門,讓這個死在我家,病在我家!何家的人很快就會上門,你還是好好想想怎麼解釋!要是再出問題,我就死給你看!”

    劉暢不置可否︰“知道了。我以後會好好和她過日。”

    戚夫人狐疑地看著他,幾乎以為自己听錯了,他這是第一次認認真真地給她答復。不等她開口相詢,劉暢已經轉身走了。他就不信,她何牡丹能翻出他的手掌心去!越是別人雙手捧著送到他面前的東西他越不屑一顧;別人藏得越緊越舍不得拿出來的,他還偏生就想要!何牡丹,咱們走著瞧!

    我叫你看小白臉!我叫你和野男人眉來眼去的!我叫你拿水淋我!我叫你拿剪刺我!我叫你拿茶壺砸我!我叫你暗算我!我叫你瞧不起我!

    劉暢狠狠踢了旁的樹一腳,不意踢到了腳趾頭,疼得他倒吸一口涼氣。站著想想,彎腰摸摸腿彎被牡丹掐過的地方,突然覺得遍體一陣酥麻。閱.為什麼當時他就沒踢出那一腳去呢?是怕她縴細的腰經不住那一下?還是怕她雪白的肌膚就此青紫了?還是怕她眼里的輕蔑和不屑?或者,是怕她下一次越發狠勁地拿了刀刺他?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長這麼大,沒被人這麼瞧不起過,沒被人這麼不當一回事,他咽不下這口氣。總有一日,他要叫她心里眼里都只有他一人。

    劉暢心不在焉地走了一歇,迎面遇到鬼鬼祟祟出來打听消息,兼著撿漏看能不能好運氣接著人的碧梧,對著碧梧滿臉的嬌笑,心情莫名地一陣煩躁︰“你來做什麼!”

    碧梧理了理鬢角,舉起手里的朱漆食盒,嬌笑道︰“听說您醉了,婢妾親手熬了醒酒湯,正要給您送去。”眼看著劉暢只穿了里衣,形容狼狽,不由驚呼一聲︰“爺,您這是怎麼啦?”

    劉暢狠狠地瞪了她一眼︰“滾!”

    碧梧委屈萬分,立了一會兒,快步跟上,諂笑道︰“爺,婢妾彈琵琶給您散散心?婢妾新近了一,您還沒听過呢。”她最擅長的就是琵琶了,劉暢心情不好的時候每每听她彈一曲琵琶就會高興許多。

    劉暢不語,回頭冷冷瞪著她,碧梧嚇得臉色蒼白,搖搖**墜,強笑道︰“婢妾無禮。請公爺恕罪。”

    再抬頭時,劉暢已經去得遠了。碧梧眼里的淚嘩啦啦往下淌,這是怎麼了嘛,她又沒做錯什麼事。都是那個何牡丹惹的公爺不高興,害得她跟著倒霉啦。

    斜刺里一聲嬌笑,端的刺耳,卻是縴素穿了件月白色的薄紗披袍,搖搖擺擺地走過來,虛虛對她福了福,笑道︰“喲!我還說這是誰呢,原來是碧梧姐姐呀!嘖,看你這梨花帶雨,我見尤憐的樣,叫妹妹好生心疼!”

    不要臉的狐狸精!打扮成這個樣是打算出來勾引人的?去,去,去了正好吃一頓排揎!碧梧拭了拭淚,挺起腰桿假裝沒看見縴素,招呼身邊的丫鬟直接走人。閱.

    見碧梧不戰而逃,縴素得意地一笑,提步快速朝劉暢追去。這群女人,老的老,懷孕的懷孕,不討喜的不討喜,不解風情的不解風情,誰能跟她比呀!

    且不說劉暢如何的犯賤,他後院里的這群鶯鶯燕燕又是如何的各懷心思,爭奇斗艷,爭寵獻媚。卻說喧囂過後,牡丹房里終于清淨下來,李媽媽與蘭芝各自去睡,林媽媽、雨荷、寬兒、恕兒各各圍在牡丹身邊,滿臉凝重和擔憂。

    她們都不知道真相,牡丹也無意和她們解釋,只再表示自己沒有什麼大問題,讓她們趕緊去睡(靈域全文)。

    雨荷自不必說,寬兒和恕兒也只是搖頭,林媽媽只得指派︰“你二人年紀小,明日還要早起做事,自去歇著,這里有我和雨荷伺候少夫人就夠了,明日你們換我們打打盹兒。”

    寬兒和恕兒這才依言離去。林媽媽又叮囑雨荷︰“你去門外看著,我有話要同少夫人說。”

    林媽媽見了今日的慘狀,不會再強迫自己一定要和劉渣搞好關系,地久天長了?得趁這個機會把林媽媽爭取過來,只要她肯開口,想必何老爺和何夫人一定會相信自己的話,贊同自己的決定。左右都是為了女兒好,哪有眼睜睜看著女兒送死卻一條道走到黑的爹娘?牡丹連忙坐起身來,期待地看著林媽媽。

    林媽媽愁眉苦臉地在床沿上坐下來,輕輕撫摸著牡丹的頭發,嘆道︰“我可憐的丹娘。你怎麼就這麼命苦,攤上這麼一個主?”

    牡丹嘴一癟,一把抱住林媽媽,把頭埋在她的肩頭,哽咽道︰“媽媽,你看見的,這種日我再也過不下去了!一天也過不下去!我寧願去死也不要這樣屈辱的活著!想當初我在家里,爹娘從來也舍不得動我一根手指頭。他家卻把我當作了什麼?要是當時你們不在,你們不護著我,他豈不是要了我的命?先不說他,就說這樣下去,那郡主也鐵定會要了我的命。”

    保命符變成了催命符。林媽媽長嘆了一口氣,無聲地撫摸著牡丹的背,猶豫很久,方低聲道︰“好孩,老爺和夫人若是來,我便同他們講,咱們……”她猶豫了一下,終究是堅決地道︰“咱們離開他家(寵魅最新章節)。正是花一樣的年紀,以後日還長著呢。”

    牡丹大喜,抬頭看著林媽媽低聲道︰“媽媽,你說的是真話?你真的肯幫我?”

    林媽媽苦澀地一笑︰“你是媽媽奶大的,是媽媽的心肝肉,媽媽怎麼舍得看著你這樣被人糟踐?”這樣下去,就算是賴著活下去,也總有一日要死在他家手里,與其這樣郁郁不可終日,還不如回家去過幾天舒心的好日。

    牡丹興奮得不得了,歡喜地在床上打了一個滾,笑道︰“媽媽,听你這番話,我頭都沒先前暈了呢,身上也沒先前痛了。”

    林媽媽破涕為笑︰“真的?”

    牡丹肩膀靠過去撒嬌︰“只有這里,被他掐著的這里,好疼,媽媽給我揉揉,吹吹……”

    林媽媽拉長了聲音︰“好……”褪開牡丹的夾袍來瞧,只見雪白的肩頭上幾個泛青的指印刺眼得很,不由又是心疼,又是恨,不由在心里將劉暢咒了幾十遍。

    雨荷在外听著差不多了,便笑道︰“夜深了,少夫人要安歇了麼?若是想和林媽媽說話,奴婢去把鋪蓋抱來鋪在那美人榻上如何?”

    林媽媽正要應了好,牡丹搖頭︰“媽媽累了一天,正該好好休息一下。這美人榻哪有床上好睡?”

    雨荷會意,笑道︰“那今夜便由奴婢來守夜好了。媽媽先去睡。”

    林媽媽還要推辭,牡丹嚴肅地道︰“媽媽,我若是病得起不來床,可全都要靠著您張羅呢,您要是沒精神,誰為我出頭?”

    林媽媽想想也是,又再交代了雨荷一歇,方回了自家房間洗了睡下不提(極品女仙最新章節)。

    牡丹伸了個懶腰,道︰“雨荷,明日把那澡盆給我劈了燒掉!”渣男用過的澡盆,想想都惡心。

    雨荷道︰“劈了燒掉多可惜,不如拿了鑽幾個孔,做個大花盆如何?”

    牡丹翻了個白眼,道︰“我怕種下去的花會被燻死。”

    雨荷撲哧一聲笑出來,彎腰自牡丹的床里尋出一只鎏金香獅來,用銀箸撥了撥里面的香灰,放上一小塊燒透的炭墼,將香灰掩上,用銀箸小心翼翼地在香灰上戳了幾個孔,確定炭墼不會熄滅了,方拿了一張銀葉隔火放在香灰上。自朱漆描金的小櫃里取出一只象牙香合來,小心翼翼地取了銅錢大小一塊鵝梨汁蒸就的沉香餅,放入香獅里,確定無恙了方放入帳里,替牡丹將屏風掩上,帳放下,笑道︰“夫人免了您請安,也吩咐下去,明日不許人來打擾您,您好好睡一覺,醒來就諸事大吉了。”

    前途看到了光明,心情愉快,嗅著清香,高床軟枕,牡丹愜意地輕嘆一口氣,沉沉入睡。閱.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