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三十章 離(四)

三十章 離(四)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et劉家夫婦倆自己打劉暢,尚不覺得如何,可看到旁人打自己的心肝寶貝肉兒,那滋味可就不一樣的了。閱.。戚夫人撲上去抱住劉暢,一邊拿帕給他擦嘴角的血跡,一邊瞪著劉承彩︰“老爺,你就任由這等沒規矩的粗鄙野人欺負我們劉家嗎?民打官,是要吃板的!”

    何志忠方出言呵斥何大郎︰“有話好好說,十幾的人了怎地就如此沖動,輕易動了粗?倒叫人笑話粗鄙不知禮了。”

    劉承彩心疼得直打哆嗦,好歹理智還在。跺著腳道︰“他做得荒唐事,打得媳婦兒,就該嘗嘗被人打的滋味!叫他吃一塹長一智,看他以後還敢不敢亂來!二十幾的人了,尚且不知輕重!我老劉家的臉面都被他丟干淨了!”

    何大郎捏著手指頭,看著血紅了眼楮惡狠狠瞪著自己的劉暢冷笑︰“不服氣?不服氣起來打一架。見官就見官,怕什麼?挨上幾十板咱也要先出了這口惡氣!上了大堂,我也要說給旁人听,奸夫淫婦做了丑事,還敢上門耀武揚威的,天底下哪里有這種不要臉的!我何家的門檻都要砍了燒了重新換,省得敗壞了我家風水!呸!什麼玩意兒!”

    劉暢尚且不知清華郡主去了何家的事情,把臉看向戚夫人,戚夫人罵道︰“你沒事兒惹那人做什麼?昨日從咱們家這里出去就到何家去炫耀了一通。”

    劉暢猛地推開戚夫人,狠狠吐出一口帶血的唾沫, 著脖瞪著何大郎︰“我不是怕了你,只是……”他惡狠狠地瞪了牡丹一眼,只是他還不想離。見牡丹面無表情地看著他,他說不出心里的滋味,她只怕巴不得他死了才好?手臂上的傷口又在隱隱作痛,他冷冷一笑︰“現在打也打了,氣也出了,可以好好說話了?”

    何志忠掃了妻女一眼,但見岑夫人一臉的決然,牡丹滿臉的漠然,雖不知其中具體細節,卻相信岑夫人的決定不會是亂來的。暗嘆了一口氣,招手叫牡丹過去︰“丹娘,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要怎麼做,你自己選。”

    牡丹依言走了過去,在她未曾開口之前,劉承彩柔聲哄道︰“丹娘,好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以後這種事情再也不會發生了。閱.”又看著戚夫人,示意她趕緊哄哄。

    戚夫人心中此刻已經恨透了牡丹,僵著臉不語。劉承彩無奈,又罵劉暢︰“逆障!還不快給你媳婦兒賠禮道歉?”

    劉暢也不說話,只拿眼楮惡狠狠地瞪著牡丹,她敢說她要走,她敢!牡丹沖他淡淡一笑,朝劉承彩施了一禮︰“大人又何必強人所難?強扭的瓜不甜,與人方便,自己方便。丹娘不想做那惡人,還想留著這條小命好生孝敬一下父母。”

    牡丹言罷,望著何志忠清晰地道︰“爹,女兒今後就是病得死了,也不願意再作劉家婦!我與他,生不同床,死不同穴!最好永不相見。”

    何志忠嘆了口氣,握了握牡丹的肩頭︰“既如此,走罷!”

    “何牡丹!”劉暢一個箭步沖過來,伸手要去抓牡丹,他都沒休棄她,她憑什麼就敢當著這麼多人不要他?他不許!他不許!就算要一拍兩散,也是他不要她才對。可是他終究連牡丹的衣角都沒踫到,就被何大郎一掌推開。

    “劉家小兒可是還想找打?”何大郎冷笑道︰“當著我們的面尚且如此惡劣,背地里不知又是何等光景!”

    “放肆!”何志忠作勢吼了何大郎一聲,朝劉承彩點點頭︰“我的意思是好說好散,不知劉大人意下如何?”

    好說好散?不知這好說好散的條件是什麼?劉承彩的腦里瞬間想了幾十想,很快拿定主意,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果然強扭的瓜不甜,那便要替自家多爭取點利益才是,他還未開口,劉暢已然挑釁地瞪著牡丹,大聲道︰“休想!我的女人我做主!我不同意!我是不會寫離書的!”

    果然是這樣的脾氣,只有他對別人棄之如敝屣的,斷然沒有旁人說不要他的。牡丹望著他諷刺一笑︰“原來你舍不得我的嫁妝和我家的錢。閱.”

    劉暢一張五顏六色的臉瞬間七彩繽紛,咬牙切齒地道︰“你……”他現在才不缺那幾個臭錢!

    牡丹語重心長地道︰“不然又是怎樣?還是你猶自記著當初的恥辱,所以硬要將我留下來,生生折磨死才如意?你恨我奪了你的大好姻緣,我用年的青春償還你,已是不再相欠,你若是個男人,便不要再苦苦糾纏,也給自家留點臉面罷,不要讓人瞧不起你,男人家,心思還是少花在這上面,心胸寬大點,也讓人瞧得起些。”

    牡丹的話說得難听,就是劉承彩也听不下去了,冷聲喝道︰“不必再說了!不許再攔著她!”

    岑夫人出言道︰“那我們娘幾個先家去,其他的老爺和大郎留下來和劉大人慢慢地商量。”又將嫁妝單遞給何大郎︰“我的意思是,大件的不好拿走,這些總要拿走,咱們家鋪隔得不遠,這就叫些活計來拿這些零碎罷。”

    實在欺人甚!戚夫人早已忘了當初自家是怎麼求上何家的,只氣得發抖︰“這是劉家,不是何家,你們想怎樣就怎樣麼?還有沒有王法?”

    岑夫人似笑非笑地道︰“就是講王法這嫁妝才要拿走,莫非,丹娘的嫁妝實際上不齊了?要真是這樣,別客氣,說出來,能讓手的我們也不介意讓讓手(寵魅最新章節)。我們家是不缺這幾個錢的,也還懂得給人留余地。”

    戚夫人氣得倒仰︰“誰稀罕她的嫁妝?”

    岑夫人道︰“那不就是了?夫人這樣硬攔著,我們是知道你們舍不得丹娘,旁人卻不知道會怎麼說呢。”今日她若是不把牡丹和牡丹這些值錢的細軟拿回家,就算是白白跑這一趟了。至于旁的,又是後面再說的話。

    劉承彩的陽穴突突直跳,不耐煩地道︰“讓他們搬。”再這樣鬧下去,也不是回事,走得一步是一步,先把眼前這危機解除了才是正經。他的身份地位禁不起這樣的笑話。

    何志忠朝劉承彩抱抱拳,也不多言,就往院正中一坐,等著自家人上門來抬東西。縱然是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不到那一步,他也不想和劉承彩徹底撕破臉,畢竟對方是官,自己是民。

    牡丹上前提了甩甩的架,不放心地交代何大郎︰“哥哥,小心我的花。”

    何大郎點頭︰“我知道。只管去。”

    甩甩知道要出門,興奮得忘乎所以,不住怪笑︰“哈,哈!”

    劉暢雙拳握得死死的,眼睜睜地看著牡丹步履輕松,毫無留戀地被何家人簇擁著出了院門,羞恥憤怒不甘讓他幾**發狂,幾次想上前去扯住她,又覺得實在丟臉,想心不定,乍然喊道︰“慢著,我有話和她說(隋末最新章節)!”

    牡丹看到他血紅的眼楮,陰鷙的眼神,心里沒來由地有些發怵,仍然挺起了胸膛道︰“你要說什麼?”

    劉暢看到她強裝出來的無畏,倒冷笑起來︰“你先回家去耍些日,過幾日我去接你。”牡丹尚未回頭,他又無聲地道︰“你信不信,我耗死你。”

    牡丹一愣,輕蔑地掃了他一眼,無聲地道︰“看誰耗死誰。”她等得,他熬得,清華郡主可等不得。再說了,最關鍵的一步她已經走出去了,剩下的都不是問題。

    走出劉家的大門,牡丹抬眼看著天上的艷陽,只覺得天是那麼的藍,雲是那麼的白,空氣是那樣的清新,就是街上的喧囂聲,來往的行人們,也透著一股說不出的可愛。

    何家出行,不拘男女,都是騎馬,唯有岑夫人年老,又嫌馬車悶熱,乘了一座肩輿。薛氏將一頂帷帽給牡丹戴上,笑道︰“早知如此,咱們應該乘了馬車來才是。丹娘還病著,只怕是沒精神騎馬。不如稍候片刻,另行去租個車來。”

    岑夫人掃了牡丹一眼,道︰“她如此瘦弱,就和我一道乘了肩輿回家,走慢些也就是了。”說完攜了牡丹的手上了白藤肩輿,母女二人相互依偎著,各懷心思地往回家的上行去。

    薛氏暗嘆了一口氣,戴上帷帽,熟練地翻身上馬,引著一眾人慢吞吞地跟在肩輿後頭,心情不說十分沉重,總歸是有些煩悶,牡丹的住處,可怎麼安排才好?

    岑夫人乘坐的這肩輿不似轎,只在上方掛了個遮陽的油綢頂棚,四周掛了輕紗,又涼快又方便看熱鬧(醫道官途全文)。正適合難得出門的牡丹,看著什麼都覺得新鮮。貌美的胡姬當壚賣酒,男人們騎馬仗劍,快意風流,女人們或是著了男裝,或是著了胡服,或是就穿了色彩鮮艷的裙裝,帶著露出臉來的帷帽五成群,或是騎著馬,或是走著,說說笑笑,好不愜意。

    這才是她想要過的生活。牡丹回頭最後望了一眼劉家那代表著身份地位的烏頭大門,絕然地將頭轉回去,靠在了岑夫人的肩上,輕輕道︰“娘,女兒總給您和爹爹添麻煩。”

    岑夫人慈愛地摸摸她的手︰“說這個做什麼?我們是一家人。”

    牡丹嘆道︰“他只怕不會輕易放過我的。還有那筆錢……”

    岑夫人決然道︰“怕什麼?你只管安安心心地住著,該吃就吃,該玩就玩,其他都是你爹和哥哥們該操心的事。”說是這樣說,母女二人都知道這事兒沒那麼簡單。

    他們之所以能在劉家人面前把腰板挺得那麼硬,是因為他們手里有劉家的把柄,同樣的,劉家為了這把柄,也不會輕易放過牡丹。今日,不過小勝一場而已。

    閱.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