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四十二章 謀(一)

四十二章 謀(一)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et裴夫人听戚夫人如此說,又見她胸有成竹的樣,想到來時自家夫君的叮嚀,便笑道︰“您當然不用怕他,想他李家,從前不過商家出身,到了李元這一輩,方才僥幸做了官,熬到如今,也不過一個從四親王府長史罷了。閱.。”

    她這話要反著听。親王府長史,雖然只是總管王府府內事務,比不得劉承彩這樣的尚書威風八面。可那是寧王身邊至信之人,寧王如果沒機會上位那倒也罷了,偏這寧王身份非同一般,自來多有聖眷,出身低微的李元能鑽營到這樣一個官職,能說他笨,能小覷他嗎?不能。

    偏戚夫人只是微微一笑︰“你可知為何五姓女那麼難求?朝廷為何又專門下了詔令不許五姓孫自行婚配麼?”

    裴夫人道︰“自然是知道的。”

    本朝有自前朝年間就形成的五姓七家,乃是一流的高門大族,分別為清河吳氏、範陽白氏、滎陽王氏、原秦氏、隴西蕭氏、博陵吳氏、趙郡蕭氏。他們通過與皇室和自身之間相互聯姻,形成一個權勢地位很高的集團。到了本朝,這五姓在朝堂上的勢力雖大不如從前,在社會卻仍有高的影響力,官員權貴,乃至皇室,無一不以與五姓結親為榮。隨便舉幾個例,五姓女的蹤跡無處不在——皇後出自滎陽王氏,寧王妃出自原秦氏,楚州候世潘蓉之妻也出自範陽白氏,其他的更是不一一而足。

    對于男人來說,娶五姓女這種榮耀,甚至超過了尚公主。偏這五姓之人還要自抬身價,輕易不肯與其他人結親,越發顯得奇貨可居。朝廷為了打破這種局面,特意下了詔令不許他們自行婚配。在這種情況下,許多新興貴族權臣總算是如願以償。

    戚夫人冷笑︰“既然知道,便該明白,似我等這種人家,雖比不過五姓七家那般顯赫,卻也不是那商戶出身的能比的,何況你姐夫是國之棟梁。就算是將來……那位尊貴了,還能為了這種小事情來找我們的麻煩嗎?何況又不是李家的至親,不過是八竿打不著的遠親罷了。他若是連這種事都要管,只怕是要忙不過來。”她嘴里說得硬,心里卻暗想,是得悄悄叮囑劉暢,莫要與李荇再結仇。閱.

    “那假如李家鐵了心要為何家出頭呢?”這個道理裴夫人怎會不明白?但她更明白一個道理,諸人為何千方計要與五姓結親?趨利之心,人皆有之,圖的不過就是聲名和更大的權勢利益。就如同劉家為何會答應娶何牡丹一樣,圖的就是保住自家的榮華富貴!她完全贊同自家夫君那句實在話,能與五姓結親的畢竟是少數,不如找個實在的才是真。這李家,將來富貴少不了!

    戚夫人被她問住,半晌才不高興地道︰“他不講道理,插手我們家的私事,我家也沒必要和他客氣!”

    裴夫人心里微微一沉︰“那舒這件事你們是怎麼考慮的?清華郡主不是個好惹的……”

    戚夫人听她提起清華郡主,立時“噌”地一下站起來,怒氣沖沖地道︰“我平生最恨一件事,就是有人壓著我,強迫我做不喜歡的事兒!總有法的!”

    裴夫人見她發怒,立時改了原本的來意,這麼大的脾氣,還是等自家夫君明日自己來和他姐姐說罷。于是顧左右而言他︰“怎不見姐夫和舒?”

    戚夫人哼哼道︰“舒喝醉了,他爹看他去了。你有事找他們?”

    裴夫人搖頭笑道︰“我要有事,還不直接和您說呀。”

    戚夫人瞪眼道︰“莫哄我,我還不知道你的?這個時候上門到底有什麼事?趕緊說!”

    裴夫人只是推脫︰“不就是和你說舞馬和李家的事兒?”

    戚夫人冷笑了一聲,道︰“你對李家這麼上心,莫不是看上那小了?”

    裴夫人驚訝道︰“開玩笑了。這是從何說起?”

    “既然不是,上次宴會下來,你們覺得誰好?”戚夫人見裴夫人不語,冷哼道︰“是不是你都听我一句,那小靠不上。閱.”

    “阿姐您著實多慮了。”裴夫人面色如常。

    卻說劉承彩進了劉暢的院,見劉暢躺在窗下的軟榻上,酣睡正甜,身邊圍著一群衣著光鮮,貌比嬌花,殷勤得不得了的姬妾。碧梧、玉兒、縴素,甚至大著肚的雨桐都在,兩人執扇,給他送去幽幽的涼風,一人在給他捶腿,一人則拿了帕在給他拭汗,好不快活!

    想到自己剛才的窘樣,劉承彩忍不住羨慕嫉妒恨了!當下將一群女人轟了出去,從矮幾上抬起一盆水來兜頭給劉暢澆了下去。

    劉暢正在做美夢。夢里他將李荇打得落花流水,把何牡丹折磨得**生**死,連連哀告討饒,他卻總是不饒她。正在高興處,忽然被清華郡主一腳踹進了湖里,透心的涼,氣也喘不過來。他驚慌失措地翻身坐起,方才發現自己頭上臉上、身上都在滴水,不由大怒,正要罵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將他弄成這個樣,忽見劉承彩放大的臉驟然出現在他面前(寵魅最新章節)。

    他淡淡地掃了劉承彩一眼,往下一躺,瞪眼看著頭頂的雕花橫梁和在空中亂轉的銀香球,啞著嗓道︰“又要做什麼?”

    劉承彩看到他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就來氣,抬腳狠狠踹了他一腳,罵道︰“做這副樣給誰看?還不是你自己作出來的!”

    劉暢冷笑了一聲,並不答話。

    劉承彩知道他的脾氣,越逼越上火,也就不再打罵,自尋了個干淨的地方坐下來,道︰“你母親說你今日要和人家動刀拼命?你倒是真出息了啊!招惹上一個郡主還不算,又要去招惹寧王府?”

    劉暢哼了一聲︰“她自己願意尋不自在,怨得我麼?寧王府,他父也就和寧王府的一條狗差不多,何懼之有?”虛與委蛇,面面俱到什麼的,他都知道,只是,奪妻之恨,不共戴天!

    劉承彩默了默,突然哈哈一笑︰“你呀!是仗著郡主舍不得把你怎樣?”從前清華郡主一心想嫁劉暢,卻沒能嫁成,嫁了人之後也是一直念念不忘,還很討厭她那死去丈夫的軟脾氣,看來就是專愛劉暢這個調調。想到此,他的心情又好了幾分。

    劉暢聞言,不承認也不否認。

    劉承彩起身背手在屋里踱了幾步,沉聲道︰“她此時和你情濃,自然舍不得把你怎樣。但到底,她也和我們不是一樣的人,真叫她寒了心,恨上了你,你是要吃虧的!這件事你不要管了,由我來處理就好(最新章節)。從明天開始,你再不許出去晃悠,老老實實地給我呆在家里,把問撿起來,過些日再給你謀個職事,你也該上進了,成日這樣廝混著不是事。”

    劉暢一怔,隨即猙獰了面孔︰“你休想!”翻身下榻,轉頭就要往外走。老東西,之前賣了他一次,這次又要賣他了麼?

    劉承彩冷冷一笑,喝道︰“來人!好好伺候公,沒我的話,不許出門。”言罷一甩袖走了。他身後幾個家丁彬彬有禮地將劉暢攔在了院里。

    第二日,恰逢休沐,劉承彩和戚夫人剛吃過早飯,就听人說戚長林來了。劉承彩看看天色尚早,便自言自語一樣地問自昨晚起就沒和他說過一句話,給過一個好臉色的戚夫人︰“這樣從早到晚,一趟趕一趟的,是要做什麼?”

    听見他這樣說,仿佛是嫌棄自己娘家人過討厭似的。戚夫人大怒,將手里的鎏金銀把杯狠狠放在桌上,冷冷地道︰“你要不想見,可以不見!”

    劉承彩撇撇嘴,也不理她,自出門去見戚長林,二人寒暄過後,戚長林方道明來意,原來他就是何家請來的中人。

    劉承彩先飲了一大甌蒙頂石花茶湯,方慢吞吞地道︰“這麼說,是寧王的意思咯?我記得他不是個愛管閑事的,怎麼就管起這種小事兒來了?是李元求他的?”

    戚長林對著這個姐夫,卻是沒裴夫人對著戚夫人那般小心,只笑道︰“誰知道呢?反正兒和老誰說的都一樣,不都是一家人麼?”

    劉承彩哂道︰“這兩匹舞馬好大的面(求魔最新章節)!”雖然寧王只是略略提了一提,並沒有要求一定要怎樣,但那意思都應該明白,況且是讓內弟來勸自己,也算是考慮得比較周到了。清華郡主那里遲早都要發作,不如現在就承了寧王的情。當下回轉臉來笑道︰“我知道了,但也要何家拿出誠意來才行。”

    戚長林笑道︰“那是自然。這事總拖著也不是事,耽擱外甥的前程,待我這里著人去和他們說,立時就過來。”

    劉承彩微微頷,用教訓的口吻道︰“我听說你最近和寧王府走得近,是不是?”

    戚長林不承認︰“不過是恰好有一些公務上的事情罷了。”

    劉承彩按住他的肩頭,意味深長地說︰“現在情勢還不明朗,不要操之過急。”

    戚長林點了點頭。但不要對著干,也是應該的?

    未正時分,何家父人一道進了劉家的大門。

    ————————

    關于五姓七家,小意做主給他們換姓了。o/>閱.

    閱提醒︰在“”或“閱”可以迅速找到我們

    ...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