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四十九章 催化(二)

四十九章 催化(二)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四十九章催化

    孫氏見牡丹不問到底是誰和自己提起嫁妝事情,微微有些失望,很又笑了起來︰“好。我就怕你心里也認為我是那樣人,這些天就沒睡好過覺。姨娘和你六哥都要我來和你解釋道歉,你千萬別誤會……”

    如果是自家一奶同胞,哪里會這樣小心過了頭?牡丹嫣然一笑,認真地道︰“真沒什麼。我不是那樣小心眼人,心疼我關心我,我高興還來不及,怎會無中生有去想那些有沒?你們真是想多了。”

    孫氏見牡丹說得誠懇,想到這些天她對待自己確實也還和以前一樣,便也放了心,覺著牡丹真是可親,不是那種討嫌多事。只是想到害得自己被公婆討厭,姨娘被罵那個人,心里就是不平衡,便道︰“是呀,他們也不想想,你嫁妝,我能打什麼主意?說得難听一點,無論如何都輪不到我。再說了,雖然是庶出,但有誰虧待了我們嗎?沒有我和六郎向來都是知足。”

    一扯到這個復雜問題,牡丹就有些頭大,她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便用其他話題把話轉開,孫氏也就識相地不再提起此事,轉而笑道︰“多虧你當時給我解圍,謝謝了啊。”

    雨荷一直旁邊伺候,待孫氏走後,方悄聲問牡丹︰“丹娘,您剛才怎麼不問到底是誰和她說那件事?六少夫人分明就是被人算計了呢。”

    牡丹起身往屋里去,低聲道︰“問她做什麼?她若真告訴我是誰,我又該怎麼應對才好?和她一起說那個人居心不良?還是說她多想了?都是家人,怎麼都顯得我無聊多事。你只注意看著,看她近突然疏遠了誰,楊姨娘又總針對誰,不就知道是誰了?”

    雨荷搶前一步,替牡丹撩起琉璃珠簾來,細細想了一回,忍不住笑了起來︰“您說得是呀。”

    牡丹頓住腳步︰“左右我們不這里長住,知道是誰不是誰都沒什麼意思。不過就是以後遠著那人一點而已,旁事情,什麼都不要做,也不要說。”以她目前手里錢來看,已經夠用了。劉家那筆錢,如果能回來,她打定主意是不要,也不曾想過要從何家父母那里額外多弄些錢,既然不貪財,又哪里來那許多矛盾和算計?

    雨荷有些感傷︰“不管您去哪里,奴婢總跟著您。”雖然現家里多數人都對丹娘很好,但到底是應了那句老話,女兒就不算是自家人,是替外人養,嫁出去女兒潑出去水,不管怎麼好,始終不能和傳宗接代男子相比。

    牡丹抿嘴一笑,反握著雨荷手︰“我知道。你們幾個都是真心待我。”沒有林媽媽、雨荷、寬兒、恕兒,她劉家日子會難。

    “說什麼呢?”林媽媽用個紅羅銷金帕子包了一包東西笑眯眯地進來,一眼就看出屋子里氣氛不一樣。

    牡丹笑道︰“六嫂怕我多心,適才和我說了好一些話。媽媽拿什麼?”

    林媽媽將帕子打開,捧了只水晶桃形粉盒與一只錫盒來,笑道︰“是表公子使人送來。”

    牡丹剛伸出去手又縮了回來︰“還有誰都有了?”

    林媽媽暗嘆一聲牡丹太過謹慎,仍是認真回答道︰“夫人、少夫人、姨娘、榮娘她們都有。不多不少,一共十七套,里面東西都一樣,唯有盒子花式不一樣。”

    牡丹這才拿起那只水晶桃形粉盒來瞧,打開一看,卻是肉色香粉。林媽媽一旁解釋︰“這是利汗紅fen香,說是宮內造,娘娘們喜歡用。是用滑石一,心紅三錢,輕粉五錢,麝香少許研制而成,和那尋常傅身香粉不一樣,說是香肌,利汗,端午節那日正好用呢。”

    夏天多穿輕羅紗衣,就是穿上幾層仍然能看到膚色,所以大家都流行身上撲粉,以便旁人隔著衣料就能看到自己雪白粉嫩肌膚。牡丹卻是從來不喜歡搞這一套,總覺得本來就熱,出了汗是黏黏乎乎,難受。剛才看到這粉是肉色,能利汗,尚感幾分興趣,此時听說竟然有從水銀里提出“心紅”,立刻滅了那心思,將那盒子放到一旁,轉而去看那只錫盒。

    錫盒做得極其精致,盒蓋上鐫刻著一枝盛放牡丹和一只意態悠閑鷺鷥,卻是個一路富貴花樣。牡丹打開盒蓋來瞧,里面裝又是專供佩帶身上牡丹衣香,正是自己常用,只是稍微又有一點點不同,味道甜一點,也不知里面加了什麼,不由就有些發怔。

    林媽媽和雨荷對視一眼,都有些心領神會。

    良久,牡丹微不可聞地嘆了口氣,仍將那帕子把兩只精美盒子包了起來,遞給雨荷道︰“收起來吧。”

    到了晚飯時分,李荇已經告辭,何家女人們還興奮地討論剛才他送來利汗紅fen香,還有那衣香,牡丹細細听下來,原來每個人衣香味道都不一樣,但只有她一人是牡丹香。

    孫氏見牡丹坐一旁只是笑,並不參與討論,有心示好,便問牡丹︰“丹娘,你是什麼香?我是芙蕖衣香。配得可真不錯,听說行之也是個調香高手。”

    這話牽動了一撥人心,看這情形,將來牡丹只怕是要嫁去李家。若是她再學了何家調香秘法去,將來何家成香鋪子怕是永遠都不要開了吧?這許多人,怎可能永遠只做珠寶和香料原材料生意?少不得要做點旁,例如成香鋪子、首飾鋪子等等才能養活人。所以,牡丹什麼時候再婚,嫁給誰,都很關鍵。

    甄氏掃了一眼眾妯娌,見個個都低頭不語,一邊暗自鄙視她們沒本事,敢想不敢做,一邊笑道︰“還用問?定然是牡丹衣香。”斜睨著牡丹調笑道︰“大家都不過是沾光罷了,行之這人真是不錯。是不是,丹娘?”

    牡丹抬眼看向甄氏,落落大方地承認︰“表哥為人確不錯,如果沒有他相助,我事情沒那麼容易。說到沾光,我倒是有些不明白這其中因由,三嫂說來听听?”

    自那日劉暢當眾質疑她與李荇有私情後,家里人就非常注意,不叫她與李荇單獨接觸,注意不說任何有可能引起誤會話。畢竟一個尚未和離成功,一個尚未娶妻,什麼都談不上。風氣再開放,女子名聲總是要緊。旁人倒也罷了,自家嫂子也當著孩子們開這種玩笑,是什麼意思?

    甄氏以為牡丹會嬌羞,會回避,就是沒想到她會坦然面對,還明知故問地當著全家人追問自己。意外之余,只是干笑一聲試圖敷衍過去,語義含糊地開玩笑她敢,叫她當著全家人說這個,她倒是沒那個膽子。

    牡丹見她不敢再說,也就低頭吃飯,不再逼問。

    何志忠卻沉著臉道︰“什麼沾光不沾光?誰沾誰光?這是回禮你母親剛使人送了禮去他們家”

    “哦。”甄氏討了個沒趣,狠狠瞪了一眼埋頭吃飯何三郎,又掃了一圈幾個幸災樂禍、或是面無表情妯娌,暗自咒罵幾句,將面前使勁咬了一大口,狠狠地嚼著。

    眾人不敢再多言,這頓飯吃得很安靜,就連孩子們都規矩了許多。何志忠一放下碗筷,其他人也跟著放了碗筷,岑夫人抬眼冷冰冰地看向甄氏︰“三郎媳婦,你隨我來。”

    甄氏第一次看到岑夫人用那種眼神看自己,只覺得背心涼颼颼,情知不好,硬著頭皮乞求地看向吳氏,吳氏卻是沉著臉看也不看她一眼。再看何三郎,何三郎正笑眯眯地拉了大女兒蕙娘手送到牡丹跟前,說是讓蕙娘幫著牡丹種花,蕙娘也果真親親熱熱地伏到牡丹肩上撒嬌。

    甄氏吸了一口冷氣,垂頭垮肩地跟著岑夫人進了後面。甄氏岑夫人房里一直呆到天黑才出來,出來後埋頭迅速回了房,第二日清早去岑夫人房里請安是第一個到,經過此事,她對牡丹倒是客氣了許多,再不敢亂說話。

    接下來日子,牡丹又出了幾次門,好幾次本是想去香料鋪子,結果每次都沒能如願,不是被甄氏纏著,就是被李氏和芮娘纏著,又或者被白氏托付了去買東西。漸漸,她也就輕易不再出門,看著院子里牡丹花一盆盆謝了,結了種子,索性成日專心搗鼓那些花,一看到有生蟲跡象和葉子變黃跡象,就要守旁邊小半日,有蟲捉蟲,不能捉就用硫磺滅蟲,倒也自得其樂。

    而默默觀察下來,孫氏疏遠和楊氏針對人,不是旁人,卻是薛氏。這是牡丹和林媽媽、雨荷所想不到。牡丹心情很復雜,似乎,她還沒回家之前,何家沒這麼復雜。她到來,就像是催化劑,將一些往日沉澱下面,看不清東西催化之後,漸漸浮出了水面。而這些事情,都是她無力控制,她只能和林媽媽一道,嚴厲管束雨荷、寬兒、恕兒,不許她們參與到何家下人間派系斗爭中去,多做少說,不許生事。

    ————請大家一定看看,拉拔俺一把————

    國色從書粉紅第三上掉下來啦……苦求粉紅票,粉紅票這章先加16,下一章要過端午啦……大家投票投票吧,再有2位書友投票,就再加,依次類推。謝謝大家。()

    <hr/></p></div>

    <tr>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