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第五十四 非禮(一)

第五十四 非禮(一)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牡丹笑著說︰“謝君主好意,我不急,您先忙。”

    清華郡主竟就上前來扯牡丹︰“客氣什麼?我正好有幾句私密話要和你說。”

    牡丹知她不懷好意,怎可能跟了她去?當下急中生智,看著康城長公主道︰“小婦人還沒謝過長公主成全之恩呢,請郡主改個時候吧。”

    康城皺了皺眉頭,淡淡地看向清華郡主︰“清華,你改個時候再找她說吧。今日我想要她陪我逛逛說說話。”

    自己這姑媽還是一味地喜歡多管閑事,還真以為自己是觀世音菩薩,普灑雨露廣施恩德麼?清華郡主微微譏諷勾起嘴角︰“佷女遵命。”學著男子一般朝康城行了個禮,接過侍女遞來馬鞭轉身大步出了看棚。

    牡丹認真向康城行了個大禮。康城泰然受了,道︰“明日巳時到安興坊公主府來候著,我讓人陪你去劉家拿離書。”說完起身,對著眾人笑道︰“不是要去游玩麼?走吧。”

    眾女子一片歡聲笑語,簇擁著康城下了看棚,牡丹拖拖拉拉地跟後面,招手叫雨荷過來,對著早就等著毛焦火燎薛氏等人比了個手勢,示意他們先回去。薛氏等人俱都松了一口氣,牡丹卻是直嘆氣,可惜了這樣好日子,卻不得不陪著一群不熟悉人。

    此時外面燈火輝煌,人們三五成群,有看百戲表演,也有戴上獸面,自己敲鑼打鼓跳上了舞,或是嬉笑追逐,十分熱鬧。眾人拖拖拉拉地走到平康坊附近便四散開來,自尋其樂去了,白夫人過來和牡丹道︰“長公主知道你不自,讓你先走。”

    牡丹笑道︰“我不方便去府上謝您,只有等機會合適時候再說了。”這件事情雖然不排除康城也是想借機幫清華一把可能,但如果沒有白夫人中間穿針引線,絕對沒有這麼爽。

    白夫人擺擺手︰“你不必放心上,這也是機緣巧合,你剛好投了長公主眼緣。”

    忽見一個穿著緋色圓領袍子,面上帶著鬼面年輕男子躡手躡腳地靠過來,輕挑地往白夫人脖子里吹了一口氣,輕笑了一聲︰“好夫人,我竟不知你是這般熱心。怎麼樣,背著我做這種事情,感覺如何?”

    白夫人臉僵了僵,淡然回頭看著潘蓉不語。潘蓉兩只眼珠子面具里面骨碌亂轉,閃閃發亮。牡丹尷尬萬分,卻不好說什麼,只能陪著站一旁。

    二人僵立片刻,潘蓉終究敗下陳來,探手將面具取下,嘟囔道︰“沒意思,故意戴了來嚇唬你們,也不見你們有任何表示。我說,女人就要有女人樣子,別以為穿上男裝靴子,騎上馬就真以為自己是男人了。該害怕時候還是得害怕,男人才會喜歡。”蠻橫地沖著牡丹一揚下巴︰“你破壞了我們夫妻感情,就不想做點什麼彌補彌補嗎?”

    牡丹覺得來個死不認賬,把事情全推到清華郡主身上去,反正按她推論,清華郡主不可能沒求過康城公主。便眨眨眼做莫名狀︰“我做什麼了?我和夫人說幾句話也有錯?”

    潘蓉不耐煩地道︰“得了,女人天生滿口謊話,我才不信你們哩,我又不是傻子。”

    白夫人道︰“丹娘,你先走吧。這里沒你事了。”

    潘蓉撇撇嘴︰“唷,還丹娘呢,好親~熱呀。”斜眼看著牡丹︰“你是不是還叫她阿馨呢?”

    白夫人不等牡丹回答便道︰“這樣也未嘗不可,丹娘,以後你就叫我阿馨,莫要再叫夫人了,那樣太生份,改天我又來看你,記得你答應我。”

    真是完全不把自己放眼里!潘蓉勃然生出一股怒起來,將手里面具重重往地下一摔,見白夫人眼皮都不動一下,一貫冷淡平靜,恨得使勁跺了幾腳,轉身就走。走了沒兩步,卻又跑回來,沉著臉對白夫人道︰“你夫君命令你陪他逛街游耍!”說完不等白夫人開口,一把抓住白夫人手臂就拖著去了。

    牡丹看到這個樣子,情知無礙了,又覺潘蓉行為幼稚好笑,不由撲哧一聲笑出來,結果挨了潘蓉好大一個白眼。牡丹和雨荷手挽著

    手倒回去尋何大郎等人,才走了沒多遠,一群戴著鬼面,穿著奇形怪狀人抱著鼓邊敲邊叫邊跳,慢慢向二人這邊靠了過來。牡丹先前還笑,慢慢地覺得有些不對勁,這些人目光炯炯地盯著自己,眼神很有些不對勁,特別有一人,身材高大,穿著條紅燈籠褲子,總忘自己面前擠,那動作侵略xg十足,將鼓擂震耳地響,面具下一雙眼楮賊~亮。

    牡丹心慌地左右張望,但見四處都是尋歡作樂人,似這類人很多,有些女子戴上面具後,放下了平時矜持,也跟著歡叫跳舞。人家和自己還沒肢體上接觸,也沒什麼不妥,自己若是大呼小叫,只怕被人看做沒見過世面,也只怕沒人理睬,但若是這樣繼續下去,卻又覺得不妥,不如躲開好了。于是拉著雨荷轉身就往人多地方跑,那些人對視一眼,追了上去。此時萬眾歡娛,響聲雷動,也沒誰注意。

    牡丹拽著雨荷左奔右跑,忽听街邊有人道︰“這不是丹娘嗎?我們公子正到處找您呢。”

    牡丹和雨荷大喜,抬頭去瞧,卻見一個眉清目秀少年站街邊,證實李荇身邊小廝螺山,忙步迎上去道︰“我表哥呢?”回頭看去,但見那幫人已經停了下來,只附近嬉鬧,不敢靠過來。那個穿紅燈籠褲人將鼓往地上一放,彎腰探臂將身邊一個同是強壯伙伴攔腰抱起,玩耍似上下拋了幾下,顯得力氣非常大。

    大概是因為舞馬賀壽取得成功,所以被灌醉了?牡丹邊跟著螺山往那看棚走,邊問︰“要不要緊?”

    螺山擔憂地道︰“厲害。公子從沒喝過那麼多酒。”

    牡丹皺眉道︰“那還不送回家去熬醒酒湯來喝嗎?你們還由著他街上n逛?”

    卻見螺山眼圈紅了,打了哭腔道︰“他不放心您才來。請您去看看吧,不只是吃了什麼東西,整個人都不對勁。蒼山哥哥已經去尋大夫了……如果他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們會被da死。”

    牡丹見李荇滿臉潮紅,萎靡不振,似是全身無力,果然是很嚇人,不由吃了一大驚︰“表哥你怎麼了?”也顧不得那許多,伸手往李荇額頭上一摸,燙嚇人,不像是普通喝醉酒,倒似是病了。

    感受到額頭上舒服涼意,李荇困難地抬起眼皮來,朝牡丹微微一笑,軟聲道︰“你別怕,沒事兒,我就是喝多了。”

    忽听外面一陣喧嘩,似是有人要找什麼人,其中一條聲音熟很,正是劉暢。李荇臉色一變,吩咐螺山出去看看,低聲吩咐牡丹︰“趕跑,有人做了ta子!”

    牡丹不及細想,左右張望一番,和雨荷二人奔到側面揭開帷幕,就往下跳,跳下去後不敢久留,提起裙子拼了命地往街上人多地方跑。

    牡丹和雨荷才剛跳下去,帷幕就被人使勁掀開,劉暢一把將螺山推到地,又舉著手里刀向主人家晃了晃,逼退人後,冷著一張臉往里面看來,正好看到李荇潮紅臉和已經渙散眼神,不由冷笑一聲,將刀收回鞘內,走上前惡狠狠地瞪著李荇,粗魯地兩把拉開李荇衣襟,路出大片l露胸膛來。

    李荇閉了閉眼,輕聲道︰“你害了她,對你又有什麼好處?”

    劉暢冷笑一聲,並不答話,提起刀鞘李荇身上使勁砸了十幾下方才略略解了一口惡氣。然後收了獰色走到帷幕邊道︰“他這里,好像病不輕呢。”

    戚玉珠攢了塊帕子咬了又咬,終究邁步走了進來,一眼看到李荇半l胸膛,不由害羞地紅了臉,半側了身子嗔到︰“表哥!”

    劉暢眉間閃過一絲不耐,卻是微笑著低聲道︰“你自己考慮清楚,過來這村可就沒這個店了,與其你想方設法地去弄帖子參加他參加宴會,又偷偷摸摸地去他鋪子附近看他,為什麼不抓住這個機會呢?你不需要做什麼,只需要他身邊坐著一直等就可以。”

    他語氣充滿了誘惑,戚玉珠猶豫不決,垂下濃長睫毛,無意識地將絲帕咬了又咬,劉暢卻是等不得了,一把推開她,將帷幕掀起直接跳下去直追牡丹。潘蓉說是死局,他偏不信是死局,就今夜,他要絕地反擊,反敗為勝!

    <hr/></p></div>

    <tr>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