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五十八 出名(一)

五十八 出名(一)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是夜,劉家宅子燈火通明。

    劉承彩疲倦地揉揉額頭,掃了一眼還啜泣戚玉珠,淡淡地道︰“事情經過就是這樣。她不听話才捅出了這麼大簍子,你們若是要怪我沒照顧好她,我也沒法子。若是要嫁李荇,我自當想辦法,若是不想嫁,我也會設法把這事兒掩了。到底要怎樣,你們商量好和我說。”

    戚長林和裴夫人對視一眼,陰沉著臉不語。裴夫人咳嗽了一聲,道︰“大姐,您看這件事……”

    戚夫人一張臉白得像鬼,歪繩床上半閉著眼,只淡淡地揮了揮手︰“你們自己看著辦吧。”什麼都不合心意!不是她不想發飆,而是實沒那個力氣和心情,一想到清華就要進門,她胸口就一陣陣悶疼。

    劉承彩心里還記掛著才綁回來關房里劉暢,沒心思陪他們慢慢地熬,便起身道︰“我先去收拾那個逆子。”

    戚長林忙勸道︰“姐夫,孩子大了,有話好好說。”

    劉承彩不置可否,甩甩袖子徑自往劉暢房里去了。

    劉承彩很平靜地命人將紙、筆、墨擺劉暢面前,柔聲道︰“你自己寫還是我幫你寫?”

    劉暢皺眉側臉,動作太猛,導致被張五郎打裂眉弓一陣火辣辣疼,疼得他心也跟著一陣一陣地抽痛。他冷漠地看著角落里被打得鼻青臉腫,全身疼得顫抖,還強撐著跪得筆直惜夏,心里充滿了對劉承彩怨恨。

    劉承彩也不言語,自挽了袖子,拿毛筆蘸滿墨汁,舒舒展展地寫了一封中規中矩離書,然後放下筆,平靜地道︰“你自己蓋手印,還是我來幫你?”

    劉暢皺皺眉頭,一言不發,只暗暗握緊了拳頭。

    劉承彩淡淡地招呼惜夏︰“惜夏,招呼兩個人來幫公子把手印按下,你就將功贖罪了。”

    惜夏一愣,隨即嚎啕大哭,爬到劉暢腳下拼命磕頭。

    劉暢只是不動,劉承彩嘆了口氣︰“我是萬萬不想和你鬧到這個地步。但誰叫你招惹了郡主呢?我早就和你說過,那不是我們招惹得起。你既然不肯听勸,我少不得為了這個家動些非常手段了。惜夏!”

    惜夏一顫,突然眼楮往上一翻,干脆利落地暈死過去了。他已經違背了老爺意思,把消息透給公子知道了,若是再听老爺,綁了公子按下手印,公子也要恨上他了。還不如死了好。

    劉承彩見狀,倒也不惱,皮笑肉不笑地道︰“身體這麼不好,不適合再跟公子身邊伺候了。先拖下去扔柴房里,明日就賣了吧,他老子娘、兄弟姐妹一個也不留。”他才是一家之長,誰也挑戰不得。`

    惜夏沒有機會改變他命運,劉暢也沒能逃脫屬于劉承彩兒子命運。鮮紅朱砂蘸滿了指尖,離書上留下奪目印記,就好比牡丹初進門時,病好第一次下床後,盛裝去見他時,額頭用胭脂精心畫那一朵小小牡丹。小巧牡丹用金粉勾了邊,襯著她雪白如玉肌膚,嫵媚中又帶了幾分羞澀鳳眼,很是明艷動人。

    劉暢眼眶一時有些發熱。

    有種陌生,奇異感情充滿了他胸臆,讓他焦躁不安,憤怒屈辱到了極致。他是不乎她,只是作為一個男人,他萬萬不能容忍這種侮辱。

    劉承彩沒空去關照兒子心理感受,滿腦子想都是如何牽制何家,如何應付康城長公主。他滿意地收好離書,命人松開劉暢,很是體貼地說︰“你也累一整天了,讓縴素來伺候你洗漱吧。”

    劉暢不語。他只覺得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疼,疼得他連手指頭也不想動一下。

    戚玉珠伏裴夫人懷里,抽抽噎噎地道︰“他沒動過我,是他叫我把他砸暈,衣服是他小廝幫他穿好,我沒做過失禮事情。”

    她回憶起當時情形。劉暢走後,她強忍著羞澀走到李荇面前問他︰“李公子,你好些了麼?你可要喝點茶湯?”

    李荇一直盯著她看,看得她面紅耳赤,手不受控制地抖,連茶湯也倒灑了。她喜歡他,那次花宴,舞馬獻藝開始,她注意到了他,到他和劉暢玩樗大勝時,她驚詫于他賭技高明之處,再到他拳打劉暢,她就再也忘不了他。她千方百計地追隨他,想方設法出現他有可能出現地方,但他似乎從來也沒像此刻這樣關注她。

    她掌心里全是冷汗,幾次想問他看什麼,總是覺得喉嚨發緊,什麼都說不出來。只能是僵硬地側著臉,任由他看個夠。時間很漫長,卻又很短暫,正當她以為她會窒息過去時候,他終于開口了︰“你是戚家二娘子吧?”

    她驚喜地回頭,原來他知道她是誰。

    他面色潮紅,雙手緊緊攥著袖口,目光有些渙散,但他臉上帶著淺淺溫柔笑容,她目光掃過他ll胸膛,瞬間又紅透了臉。

    他沙啞著嗓子,用一種她從沒听過溫柔乞求語氣說︰“我可以請你把我敲暈嗎?”

    她驚詫莫名。她曉得他有些不對勁,也認得如果她按著表哥吩咐去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但是他叫她把他敲暈,這意味著什麼?他害怕即將會發生事情,他不願意。

    他很是失望︰“你不願意就算了,我是覺得你像個好人,雖然我對你表哥一家為人處事不敢苟同,但你和他們看起來真不同……”

    雖然是說自己親人不是,但那一刻她心里真很高興。他用簡短語言委婉地向她表示,自己喜歡大方心眼好女孩子,瞧不起心術不正,比如說清華郡主那樣。

    她終于點頭同意拿瓷枕將他敲暈,她手發抖,但她覺得自己是做一件很正確事情。她曉得爹娘有意將她嫁給他,而此刻他需要她幫助,她只要幫了他,以後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親近他,而不是成為他討厭心術不正女子。遲早總能行,何必急一時?

    望著他睡顏,她心神不寧,她不知道她剛才選擇對不對,明明是對,但是心里就是不踏實。表哥雖然沒明說,其實她是知道他和表嫂大概是有點什麼意思吧,可是表哥很明白地告訴她,是絕對不會和表嫂和離……她害羞地捂住了臉。

    但是姑父帶著人沖進來,看到是她里面時,那種猙獰恐怖表情也是她平生第一次僅見。到現,她也不知道她做得到底對不對。

    這劉家倆父子就沒一個好東西,一個算計自己親表妹,一個算計自家替他拉關系,就沒一個人替玉珠想過日後能不能過上好日子。裴夫人心頭恨得要死,安撫著女兒,很是堅決地說︰“你做得很對。喜歡他,想嫁他,沒什麼錯,但你若是按著你表哥意思做了,就是自甘下jian,以後就是嫁了他,也軟了一層,得不到他敬重,那又有什麼意思?你放心,這件事我和你爹自有主張。”

    戚玉珠得到母親支持,心里舒服了很多,滿含啟動,眼淚汪汪地說︰“那要怎麼辦?”

    裴夫人笑道︰“這親自然是要想辦法結,但卻不是用他家這種方法,也不能趁他家勢。”總以為別人都是傻,就他劉家人是聰明?她才不如他這個願!

    天亮時分,劉承彩終于打听到昨夜侮辱了他,打傷他家奴,又將李荇奪走人是誰。卻是李元那個嫁了個小兵大姐李滿生八個兒子,那小兵這些年屢立戰功,已經升到了正四品折沖都尉,八個兒子都軍中,就是些粗人,愛惹事生非。

    這個消息讓剛知道戚家不樂意听從他指揮、硬性攀上李荇,而感到又氣又恨劉承彩心里好過了很多,他忍不住冷笑了一聲,兒子多就了不起呀,哼哼……欺負到他頭上來了。他叫了管家進來,吩咐去官衙里請假,就說他昨夜被暴徒打傷,驚嚇過度,起不來床了。

    且不說劉家和戚家鬧騰了一夜,何家也是鬧騰到下半夜才睡下。牡丹只覺得全身骨頭都散了架,疼得睡不著,天要亮時方打了個盹兒,才剛睡著,就被林媽媽拖了起來。雨荷、寬兒、恕兒四人忙個不休,將牡丹收拾妥當,由薛氏、何志忠、大郎陪著,一道趕去康城長公主府。

    狂歡通宵達旦,多數人這個時候都才剛上床睡覺,除了大戶人家家奴收拾看棚外,街上行人分外稀少。大郎開玩笑似地說︰“不知長公主府人起身沒有,可別咱們去了沒人應門。”

    薛氏“呸”了一聲,笑道︰“話多!人家是什麼身份,哪兒能說話不算數?一準早就使人候著。”

    大郎笑笑,眾人都加了速度。

    到得安興坊長公主府,大郎上前去扣了門,邊往門子袖里塞錢,邊笑著說了來意。那門子掃了眾人一眼,暢地道︰“候著。”顯然是早就得了話。

    <hr/></p></div>

    <tr>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