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六十章 探病

六十章 探病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六十章探病

    第二——

    ——————

    李家住崇義坊,一樣烏頭大門,門房見是何家來人,忙殷勤地引了進去。牡丹是第一次來,不由帶了幾分好奇。進得里面,堂舍卻是五間七架,廳廈兩頭門屋是三間二架,比起劉家三品官五間九架和五間五架來又低了一個級別。

    薛氏想到自家小老百姓三間四架和一間二架,不由又暗自感嘆了一番,再有錢又如何,還是不能住這樣氣派房子。牡丹見她表情,知她心意,笑道︰“大嫂,兩個佷兒都是聰慧愛讀書,將來必然能替你掙一副誥命回來。”

    薛氏听得眉開眼笑,仍然謙虛道︰“咱們這種人家子弟只怕是有些難。”官宦之家子弟萌祖蔭,或是經過推薦就可以混到官職,自家孩子卻是必須得硬拼,層層考試,還不見得能得到好職位。明知道極難,可是這世間,就沒有哪個母親不望子成龍。

    牡丹指指李家烏頭大門,笑道︰“這不就是有個現成例子麼?旁人做得到,我們何家兒郎一樣能做得到。”

    忽听有婦人朗聲笑道︰“說得對只要肯奮發圖強,還怕不能一展沖天麼?還沒做先就露怯了,實是不像你為人,當年你剛嫁來時候,可不是這樣子。”話音甫落,就見一個身材高大,長得極豐滿,滿面笑容中年婦人旋風似地走了出來。

    牡丹印象中,這並不是李荇娘——她那位繞山繞水,並不親近表舅母。便一邊跟著何大郎、薛氏行禮,一邊把目光探詢地投向何志忠和薛氏,這是誰?

    那婦人上前扶起薛氏,不忙與何志忠打招呼,先就望著牡丹極爽利地笑︰“不用問,你一定是丹娘了。我才回來就听說了你,猜你們今日必然上門,果不其然,叫我猜著了。”

    薛氏見牡丹滿頭霧水,忙道︰“丹娘你年紀小,記不得你表姨了。她一直住幽州,才剛回來沒多久。”

    牡丹才恍然明白,這就是李荇那位據說能百步穿楊,喜歡養猞猁捕獵姑媽李滿娘,不由悠然神往之,暗想曉得她會不會把那什麼猞猁一並帶了進京來,要是能看看摸摸就好了,趕緊行了個大禮︰“表姨好。”

    李滿娘笑道︰“你這身板兒,只怕連馬都騎不穩吧?”

    牡丹想到自己那實說不上嫻熟騎術,有些臉紅,于是順著竿子往上爬︰“前些年身子不好,所以耽擱了。表姨若是有空,教教外甥女兒。”

    李滿娘爽地道︰“這有何難?包我身上不過你可得吃得苦,不然以後別說是我李滿娘徒弟。”

    何志忠此刻方得了空,插嘴道︰“我們來看行之。不知他可好些了?孩子們舅母呢?”

    李滿娘道︰“他皮粗肉厚,不妨事,只是頭上倒比身上傷得重,我嫂子正陪著太醫開藥,所以叫我替她來迎接客人。姐夫里面請。”

    李荇院子卻是個小小四合院,入眼便是幾棵老銀杏樹,銀白枝干,翠綠葉子,襯著湛藍天空,煞是美麗。廊上圍著坐凳欄桿,廊下露天種了十幾株長勢旺盛牡丹花。待到牡丹盛開之時,只要坐廊上就可以近距離觀賞牡丹,卻是無比舒服。牡丹只一看,就認出都是好品種,何志忠也注意到了,只笑道︰“這京中,還有不喜歡種牡丹花人家嗎?”

    李滿娘也笑︰“我看就沒有。”

    小丫鬟進去通報,一個穿象牙白綾短襦,配淺綠折枝花半臂,系淡藍六幅長裙,白線鞋,梳雙垂髫,面容俏麗大丫鬟笑眯眯地行禮問了好,道︰“公子听說貴客到了,忙著梳洗,還請貴客至茶寮稍候。”

    李滿娘笑道︰“碧水,可是你煮茶?”

    那大丫鬟微笑道︰“正是奴婢。”

    李荇院子里這茶寮,卻是單獨建一旁,清漆雕花隔扇窗,屋後幾從修竹,屋前一棵朱李已經掛了果,光從外面看就已經雅致得很。比之劉家豪奢,這里卻是清雅之極。大郎笑道︰“看看行之這屋子,倒叫我自慚形穢了。”

    眾人踩著如意踏垛進了室內,但見地面卻不是尋常水磨方磚,而是用上了清漆桐木鋪就地板,一張冰蠶絲織就碧色茵褥佔了大半,上面置一張長條茶幾,上面一套細潤如玉越州青瓷茶碗。右手邊又置一張方形茶幾,幾上滿置一套銀質茶碾子、茶羅、鹽台、匙子等物,旁邊往下矮了三寸許,置一只紅泥小茶爐,一個小童正往里添木炭,準備煎茶。

    不要說何大郎感嘆,就是見多識廣何志忠也感嘆不已︰“行之其實是個雅人。”

    李滿娘招呼眾人脫鞋入座,笑道︰“碧水,把好茶好水並你手藝拿出來,不許藏私。”

    碧水抿嘴一笑,探腰自橫梁上垂著絲絛上取下一只銀質結條茶籠,笑道︰“水是從常州取來惠山泉,茶有劍南蒙頂石花,也有湖州顧渚紫筍,還有東川小團,不知姑老爺喜歡哪一種?”

    何家也有好茶,只是這常州取來惠山泉,實是太過了,何志忠笑道︰“好茶好水,客隨主便。”

    碧水為難地看向李滿娘,李滿娘笑道︰“就煎蒙頂石花茶好了。幽州那地方,哪里得這許多好茶?姐夫,你們不怪我貪嘴吧?”

    何志忠大笑︰“怎會?”卻又低聲問李滿娘︰“我听說行之得了一個煎茶高手,想必便是她了?”

    李滿娘微微頷首︰“就是她了。”

    牡丹聞言,聚精會神地看那碧水怎生煎茶。

    但見碧水先將制成小方形茶餅炙干,然後用茶碾子碾成細碎粉末,小心翼翼地往茶釜里放了水,聚精會神地盯著看,少傾,水面出現魚眼般氣泡時,立時揭開鹽台用銀匙舀了一匙鹽加了進去,此為一沸。

    牡丹暗自嘆息一聲。為什麼一定要加鹽?喝不慣呀喝不慣。

    不過片刻,水四周像涌泉一般出現連珠時,碧水卻又用勺子舀了一勺水出來備用,然後用竹夾水中旋攪,接著將茶末放入漩渦中心。此為二沸。

    茶水沸騰,泡沫飛濺,碧水將舀出水加入茶釜中止沸,用茶筅速擊打茶湯,使之發泡,茶湯顏色鮮白,育出湯花。此為三沸。碧水此時方才將茶釜自茶爐上移開,往茶盞里分茶。她十指縴縴如玉,動作優雅萬分,難得是湯花分得特別均勻。

    眾人到此已經完全陶醉了,贊嘆一番,各自品嘗飲用。牡丹從未見過如此講究精湛煎茶方式,即便是不合口味,也抱著崇敬心情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此時流行卻是飲酒豪飲,飲茶也是豪飲,牡丹動作和眾人比起來格格不入,引得碧水看了她好幾眼。

    李滿娘陶醉萬分,一氣飲,笑道︰“碧水這手技藝果然極其難得。不如你跟我去幽州吧?我一定厚待于你。”

    碧水卻不正面回答,行了一禮,溫婉一笑︰“承蒙夫人不棄,奴婢不才,不過雕蟲小技爾。听聞百通寺有位全通大師,起點茶之技,可以茶湯表面形成禽獸、蟲魚、花草,縴巧如畫,那才是通神之藝。”

    李滿娘微微一笑,抬眼望向房外,道︰“行之怎地還不來?”

    何志忠道︰“他不舒服就不要叫他了,我們略坐一坐,等到弟妹空閑了,道聲謝就走。”

    正說著,李荇用木簪松松綰了髻,穿了件湖藍紗圓領袍子,腳下踩著雙木屐,手里提個銀瓶,滿臉堆笑地走了過來,先笑看了牡丹一眼,團團作揖︰“叫大家久等了。”

    何志忠笑道︰“听說你頭上挨了一瓷枕,人事不省,很是掛心,此時看你生龍活虎,我們就放心了。”

    李滿娘笑道︰“你姑父他們可是才從劉家出來,就直接來了咱們家。”

    李荇笑看向牡丹︰“丹娘離書可拿到了?”

    牡丹見他眼里還有血絲,臉色也還有些蠟黃,不由很是過意不去,覺著自己來探病,卻將人家從病榻上弄了起來,實不妥,便道︰“已經去京兆府換了官牒。表哥身子不妥,實不該起來。”

    “恭喜”李荇開心地一笑,亮出銀瓶中東西來︰“這是四川進貢來浸荔枝,實難得,正好今日給丹娘做了賀禮。”

    牡丹立刻精神起來,雙眼圓睜,四川來荔枝?用銀瓶裝著?該不是那一騎紅塵妃子笑那什麼吧?待那荔枝入了口,她方才知道,竟然是用鹽漬鮮荔枝……

    李荇一旁小心翼翼地打量她神色,見她表情古怪,有些失望︰“丹娘不喜歡嗎?”

    牡丹見眾人都看向自己,每個人俱都是一臉滿足樣,忙道︰“怎會不喜歡,我這是太喜歡了,太稀罕了稀罕得過了頭了。”

    眾人哈哈大笑起來,李荇卻又細心,見碧水眼巴巴地盯著那荔枝看,便用撥了一顆荔枝遞給碧水︰“機會難得,你也嘗一顆。”

    “謝公子賞。”碧水滿臉欣喜,雙手接過,躲到一旁自去品嘗。

    何志忠咳了一聲︰“其實今日來,還有另外一樁事,老賊威脅要去京兆府狀告幾位表佷。”

    ————————

    44,謝謝大家打賞和粉票,太給力了,小意愛死你們了。麼麼今天還有48。

    <hr/></p></div>

    <tr>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