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六十一 不要

六十一 不要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劉家老賊奸猾無恥,只怕破財也不能消災,後面還有很多麻煩,若是可以,請幾位表佷暫時離開京城躲躲風頭,待這里安排好再回來吧?說完事情經過,何志忠起身向李滿娘和李荇深施一禮,牡丹等人也趕緊起身行禮,表達謝意和歉意。

    李荇側身躲過,連連叫道︰“姑父這是折殺佷兒了。”又罵大郎︰“哥哥不拉著,也來湊熱鬧,這般生分,卻是叫我寒心。”

    李滿娘皺眉道︰“雖說此事因你家丹娘而起,但這親戚之間,不就是要互相幫襯麼?難道說,他日我家有難,你們就能因為怕麻煩袖手旁觀?這般 倫鍪裁矗 切值蘢懿荒苧壅穌齙乜醋判兄 凰慵破鄹毫巳ヲ桑克且 胰鞜耍 次也話慫瞧ゃ!br />
    為什麼都喜歡多子多福?為什麼千方百計要擴展家族影響力和勢力?就是為了危難時刻,大家伸把手就能扶起來,而不是孤立無援。牡丹到了這里後,感受是深就是這個人治社會中,家族力量巨大。

    李家人如此灑脫豪爽,何家人也就不再多說那些感謝話。何志忠默默盤算著十月出海進珠寶香料時帶著李荇一起去,順帶讓他發筆財,何大郎則道︰“不知幾位表兄弟此刻哪里?”

    “他們長年累月幽州,到了這里哪里閑得住?昨晚將行之送回來後就又去了,這個時候還沒回來,也不知哪里去了。”

    何志忠道︰“他們這幾日還是不要出去閑逛好。省得正好撞那老賊刀口上。”

    李滿娘不乎地一笑︰“怕什麼?多挨頓打罷了。他們還算沒笨到那個地步,是誤傷嘛!誰會曉得一個三品大員會做圈套,又帶了人去街上做捉奸、強嫁佷女那種丟臉事情?他又沒穿官服,穿常服也不是紫色,哪個曉得他真假?何況也沒真打了他,他自家膽子小怪得誰?”

    眾人聞言,全都笑起來。牡丹想到若非劉暢中間打了個岔,此時糾結就是自己和李荇了,便偷偷看了李荇一眼,哪曉得正好對上李荇目光,不由臉一紅,垂下了頭。

    李荇忍不住翹起嘴角,卻又突然想起來︰“我娘怎麼還沒來?”

    李滿娘笑道︰“你娘先前是陪著太醫開方子,這會兒怕又是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吧?”

    牡丹卻有些不安,下意識地,她覺得這位表舅母會不會是因為她拖累了李荇,心里不高興,所以才不願意來接待他們?她看了薛氏一眼,卻見薛氏也正向她看來,看來姑嫂二人都是一樣心思。

    眾人又喝了一回茶,方見李荇之母崔夫人帶了兩個丫頭忽匆匆地趕過來。她人長得白胖,此刻天氣正是熱時候,待走到茶寮,已是熱得不行,與眾人見禮︰“諸位莫怪,我適才送走太醫,卻是又安排飯食去了,都到前面去吃飯。”一眼看到李荇,立刻就沉了臉罵道︰“我話都是耳旁風!叫你躺著休息,你卻爬起來坐著吹涼風,是專和我作對麼?”

    李荇全然不怕她,只笑道︰“姑父他們難得到我這里來做客,偏巧我那屋子里一大股子藥味,總不有叫姑父他們那里聞臭味吧?”

    崔夫人笑罵道︰“就你講究多,還不滾回去躺著?差點肋骨就斷了,也不知道愛惜自己。”說著眼圈微微發紅。

    何志忠大驚︰“這是怎麼說?”

    李荇阻擋不及,怨怪地瞅了崔夫人一眼,道︰“沒什麼,听她瞎說。若是真這麼厲害,我能起得來身麼?不過是點皮外之傷,都怪表哥們太粗魯,把我當麻布口袋一樣不當回事。”

    牡丹卻是知道一定是劉暢拿刀鞘砍,也不知道當時下了多大狠勁,可見是對李荇恨之入骨,不由內疚萬分,感激莫名,簡直不知該怎麼還李荇這人情才好。有許多話埋心里,卻是無法開口說出來。

    大郎皺眉道︰“若是皮外傷,我家里有一瓶胡商送藥油,治療外傷卻是再好不過。我這就去拿來。”邊說邊果真起身要走。

    李滿娘伸手攔住他,不以為然地看著崔夫人道︰“兒郎家,吃點皮肉之苦算得什麼!要緊是頂天立地有出息!就算是要送藥,也等稍後使人拿來,何以趕這麼急?又不是趕著拿來救命!”

    崔夫人見兒子怨怪自己,姑子不以為然地看著自己,又見何家人滿臉自責之色,只得嘆了口氣,把話題轉開,親熱地拉了牡丹手笑道︰“丹娘,早就想去看你,成日里卻總是被俗事纏身。怎麼樣?一切都順利吧?這麼好姑娘,他們家怎麼就狠得下心?”

    “多謝舅母關心,一切都順利。這還多虧了舅舅、舅母和諸位表哥操勞。”牡丹抬眼看過去,但見崔夫人梳著寶髻,插著一把精致華美金框寶鈿梳子,穿著家常緋色單絲窄袖短襦,系松花綠寶相花八幅長裙,臉蛋圓潤白淨,一雙眼楮笑成彎月亮,看著倒也是很和氣。不由暗想,母親心疼兒子,有些怨氣也是正常,總體看來這表舅母也還是不錯。

    何志忠卻是暗暗嘆了一口氣,回頭問李荇︰“過幾日有個寶會,你想不想去?”

    李荇眼楮一亮︰“當然想去。”

    崔夫人罵道︰“你不好生養病,還到處去!”

    何志忠又暗嘆了一口氣,道︰“若是你身子養好了,我便使人來喚你,若是不好,那就等以後吧,反正機會多是。”

    李滿娘卻道︰“我倒是想去開開眼界,到時候姐夫使人來喚我一聲。”

    眾我沉默地將飯吃了,崔夫人不許李荇去送,自己陪了李滿娘將何家父子幾人送至門外,殷勤招呼眾人以後多走動。何志忠瞅了個空子同李滿娘道︰“若是有什麼消息,記得使人來和我說一聲,省得我心中掛懷。”不管出多少錢,他總願意拿出來抹平此事。

    李滿娘懶懶地揮了揮手︰“知道了,放心地去吧。”又望著牡丹笑︰“過些天我們要出城跑馬,你去麼?”

    牡丹忙點頭︰“去。”

    李滿娘笑道︰“到時候使人來喚你。你這兩天有空多騎騎馬,到時候不要從馬上掉下來。”

    何家一行人歸家時還沒來進那麼歡喜。崔夫人態度很明白,到底還是有些怨怪李荇為了牡丹惹出這麼多麻煩。然而卻也怪不得她,雖然平時兩家關系還不錯,到底隔了這麼遠,平時一點小麻煩倒也罷了,惹上大麻煩卻是不一樣。

    何志忠悄悄看垂頭深思牡丹一眼,忍不住又暗暗嘆了口氣。

    何家一片歡欣鼓舞,從劉家拿回去兩千緡錢和二十匹絹擺岑夫人房屋正中,還尚未收起。因為上次有孫氏多嘴惹了禍,這次卻是沒人敢問牡丹嫁妝錢事情,只心里猜了很多遍。

    薛氏卻是早就得了吩咐,主動道︰“劉家錢暫時不趁手,這些是先送回來一部分,其余等過些日子再送來。”她這話一出口,就冷了場。

    以劉家人那種不要臉德行,今日沒能拿回家來,以後怎可能再要回來?分明是何志忠、岑夫人偏心長房和牡丹,借這個機會明目張膽地補貼他們罷了。楊氏微微冷笑,張氏垂著頭,孫氏、李氏面無表情,白氏和甑氏對視一眼,都彼此眼里看到了不信,卻也沒多語。

    只有朱姨娘笑道︰“丹娘福大,遇到了白夫人和長公主都是好人,所以才會否極泰來。”她話不出所料又得了甑氏一個白眼。

    岑夫人才懶得管這許多,只道︰“趁著天色還早,先把丹娘這些東西送到她庫房里存著罷。”你們也是,先前也不吩咐妥當,直接送過去,又白白讓人多跑這一趟。”

    眾人心說,若是不拿回來現現,誰又知道你女兒“正大光明”地拿回嫁妝了呢?只是高壓之下,再有多少想法,也不敢多話。

    牡丹突然道︰“慢著,我有話說。”

    眾人聞言俱都抬眼看向牡丹。

    牡丹走到房屋正中,對著父母、哥嫂行了一個大禮,情真意切地道︰“丹娘多病,從小到大沒有給家里過責任,只給家里添了大大小小無數麻煩。出嫁前讓父母兄嫂憂心操勞,出嫁後又叫父母兄嫂麻煩不,破財費力,別提孝敬父母,實是慚愧之至。然而父母疼愛,哥嫂不計較個人得失,視我如珠似寶,丹娘感激不。有心答謝父母兄嫂之恩,可惜我身上一針一線,都是父母和哥哥們血汗錢換來,丹娘唯一能做,就是孝敬父母,敬重兄嫂,愛惜佷兒佷女。這些天來,家里為了我花錢實不少,劉家這筆錢,無論多寡,我都不要,請娘將它收到公中去吧。”

    岑夫人聞言大驚,陰沉地瞪著兒子兒媳們。薛氏忙道︰“丹娘!你想這麼多做什麼?給你嫁妝就是你,誰家女兒不是如此?回了娘家養你一輩子也是應該,別說這些糊涂話。”掃視了眾妯娌一眼,“你們說是不是這樣?”

    眾人少不得附和一番。有人相信牡丹是真心,也有人暗里想,牡丹不過就是欲擒故縱,做作,討好父母,收買人心來著,那麼一大筆錢,真放到她面前,看她舍得舍不得?

    <hr/></p></div>

    <tr>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