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六十四章 尋訪

六十四章 尋訪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六十四章尋訪

    那小販卻只是搖頭︰“不知道。反正不會是芙蓉園就是了。郎君不妨去曲江池附近打听打听。”

    芙蓉園是皇家御苑,皇家沿郭城東壁修築了由興慶宮南通芙蓉園夾城,以便皇帝能隨時到芙蓉園賞玩而不為外人所知。王公貴族非宣召不能入內,不要說平頭百姓了。

    曲江池則不同,屬于大眾型公共游樂場所,南靠紫雲樓、芙蓉苑,西有杏園、慈恩寺,四處種植花卉,水波明媚,有無數煙柳,芙蕖飄香。中和節,上巳節時候,行人如織,正是京中士庶踏青游玩好去處。就是民間組織清河科進士及第關宴也是此進行,彼時公卿之家會傾巢出動,此挑選東床婿。

    附近閑僻之地不少,但多為一些官員建私廟。可以說,能此修建一座院子,實是不容易,相當于現代人西湖邊給自己建了座別墅一樣,出門就是風景名勝區,羨慕死人。

    大郎有些糊涂,摸著頭問牡丹︰“丹娘,你確定他沒說錯?芙蓉園附近就芙蓉園附近,曲江池附近就曲江池附近,說得這樣模稜兩可,該不是他嫌麻煩,不想告訴那清華郡主真實住處,所以拿來敷衍?”

    牡丹也懷疑是不是真有這個可能,畢竟清華郡主那樣人,就不是什麼好鳥,那可比劉家那樣狗皮膏藥纏上還要麻煩些。要是她,說出真實住址前只怕也會猶豫一下吧?就算是自己不怕,那也不能將麻煩帶給家人呀。

    何志忠卻道︰“敢那個時候出手救人,又奪馬傷人,不走不避人,豈會是這種藏頭露尾人?他說是曲江池芙蓉園附近,那便是兩者之間,這推車賣蒸胡,並不是這片居住之人,不見得就曉得。

    曲江池不是和芙蓉園內芙蓉池相通麼?咱們往那邊去必然能打探到。”

    大郎猛地一拍腦袋,笑道︰“是了!一定就是那里。前幾年上巳節,我和二郎他們听說溝渠里面會流出葉片詩來,還特意往那里去看熱鬧呢,我記得那里是有幾個院子。”

    還以為會撿到里面美人們排解寂寞隨水放出詩詞?自己這幾個哥哥,可真夠可樂。牡丹一聲笑出來,斜瞅著大郎促狹地笑︰“溝渠里會流出葉片詩來?不知我大嫂二嫂可知道這件事?”

    大郎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微微紅了臉道︰“都是騙人!撈了半天,花瓣爛葉子倒是不少。”見雨荷、寬兒和自家跟班都捂著嘴笑,面上過不去,望著牡丹道︰“明年春天關宴,哥哥帶你來看熱鬧。”

    也就是來看看科進士有沒有看得上,也挑挑女婿意思。牡丹大大方方地一笑︰“得了吧,咱們看得上人家,人家不見得給咱們挑。人家看得上我,我不見得就能看得上他。”社會現實就這里,科及第進士,還不等著給權貴挑去一步登天?誰願意娶一個商戶女兒?有只怕是異數。所以她心思就沒放這上面過,與其千方百計地攀上一個官家,不如找個有志青年,一起發大財,遍游名山大川,生了孩兒,自己培養一個科進士現實。

    何大郎一想也是,卻又覺得自己說錯了話,勾起了牡丹傷心事,一時訥訥不能語。一門心思就想怎麼彌補剛才過錯,便道︰“丹娘,我教你認珠寶吧?”

    丹娘嘆口氣,調皮攤攤手︰“那天四哥也說要教我認香料,讓二哥教我學調香。可是我都不感興趣怎麼辦呢?我大致曉得什麼是什麼就可以了,還是種我花比較好。”

    何志忠先前一直听他兄妹兒人斗嘴,此刻方發了言︰“丹娘要立個女戶,你抽個時間早點去幫她辦了吧。然後去打听打听,哪里地好,去買一些,給她修個莊子,她愛種花,就給她種著玩兒,平時還叫她住家里。”

    大郎吃了一驚,第一個反應就是家里女人們給牡丹受氣了,何志忠淡淡地道︰“這樣也好,你們遲早都是要分家。我也老了,什麼時候嫌吵,就可以和你娘一起去莊子里住著散散心。”

    說到分家,大郎很是難過,眼圈紅了,道︰“爹爹說什麼話?這個時候說這些怪沒意思。倒叫兒子心里難受。”

    大郎一向忠厚,何志忠嘆口氣︰“我沒死之前自然不分,如果我死了,二郎、四郎、五郎我也就不說啦,三郎和六郎各有生母,只怕是要分家出去單過。你和大兒媳都是忠厚吃得虧,趁著今日說起這個話來,我卻是吩咐你,將來好生照料你娘和妹妹。弟弟們有過不去時候,拉他們一把。”

    大郎難過得要死,卻曉得父親說是正理。牡丹忙道︰“大哥看,可是那里?”

    但見曲江池靠近芙蓉園邊果然有幾座小巧精致院子,邊上一座院子,粉牆青瓦,院牆不高,里面薔薇探出牆來,彩蝶紛飛,一派欣欣向榮,看著很是引人眼饞。只是外間沒有行人,安靜得很。大郎少不得使人去敲開那戶人家門問路,那門子聞言,驚訝地看了眾人一眼,但見眾人雖然穿得華麗,卻不似是特別華貴那種,便道︰“正是我家公子爺,不知各位?”

    牡丹這才明白,蔣長揚所說一問便知,原來是因為他家就是第一戶人家。但看這座園子,其實不像普通人家正式家居府邸,而是實實一座幽雅別院,實是與她眼中蔣長揚不太搭調。不過轉念想到蔣長揚起心動意買花給他母親,也就想得通了,想必他母親也是個熱愛生活,喜歡伺弄花草人吧?

    大郎說明來意,那門子道︰“我家公子爺請幾位貴客進去,只是此刻有客,還請貴客稍候,待小人進去稟告。”

    約莫過了半盞茶功夫,那門子出來引眾人進去,牡丹一路進去,方知幽雅之處。但見林木高大,花木茂盛,小徑幽深,通庭院地面全由武康石石塊鋪設,華麗整潔,花間小道卻是用了碎石鋪陳,已經生了苔蘚,古色古香。走其間,可以听到清脆婉轉鳥叫聲,一行人一直走到廳堂,除了領路門子外,就沒遇到過一個下人,按牡丹算來,這座宅子至少也有幾十年樣子了。

    廳堂中陳設簡單卻不簡樸,家具雖是半舊,用料做工卻極其精致,另有一架蝶棲石竹六曲銀交關屏風非常顯眼。一個青衣小童內伺候,請眾人入座後,殷勤奉上茶湯,笑道︰“請客人恕罪,我們公子爺稍候就來。”

    片刻後,蔣長揚果然從外間急匆匆趕來,與眾人見過禮後告罪道︰“實對不起,讓各位久等了。適才一位故交此,耽擱了些時候。”

    何志忠與他寒暄幾句,說明來意,命人呈上那座極品沉水香制成香山子,道︰“些微玩物,不成敬意,實是不能和您救了小女大恩大德相提並論。這個是我們家自己做,還請您不要嫌棄,留著把玩。”

    時人流行薰香,凡是有點身份地位人,衣物要燻香,坐臥要焚香,行動要戴香囊,知香山子難得貴重,稍微有點錢和地位,都會想法子弄一個去擺設,以為是雅事一樁。然而香有上中下品質分,價格有貴賤。何家這個香山子,與市面上一些用小塊沉水香堆疊而成不同,而是整塊雕琢而成,絕對不是凡品。何志忠才一掀開盒子,就滿室生香。

    蔣長揚之看了一眼,便肅了神色固辭︰“下不敢收。”

    何志忠有些意外︰“難道公子看不上嗎?”這座香山子,除了家中廳堂里擺設那一座以外就是好,不然他也不敢拿來答謝人。他看了蔣長揚這屋里陳設,曉得蔣長揚不會是不識貨人。還想著這東西雅致,不會被人嫌棄,誰知道人家竟然不要。

    蔣長揚微微一笑︰“這麼貴重雅致東西,下怎會看不上?路見不平自由旁人鏟,我若是沒有辦法也就算了,既然有能力,自當出手相助。我若是受了您東西,倒叫後沒臉見人了。”

    何志忠苦勸一番,見他實不收,便正色道︰“我何志忠雖然是個商賈,但生平為人,恩怨分明,公子救命之恩,原也不是一座小小香山子就能報答,您實不收,我也不勉強您。但您記著,日後若是有需要,便請到我家店里來說一聲,但有所求,無所不從。”

    何志忠這樣一說,為難倒是蔣長揚了,他左思右想,望著牡丹道︰“若是真要謝,不如請何家娘子幫我照顧幾株牡丹花吧。家母愛花,我此番來,倒是替她買了幾株品相不錯,只可惜山高路遠,我不放心讓人送去。只好養著,家里僕人笨,不過半月功夫就養死了一株,實可惜。”

    牡丹毫不猶豫地應下來︰“行。”

    <hr/></p></div>

    <tr>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