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六十五章 治花

六十五章 治花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牡丹見到蔣長揚那幾株蔫頭蔫腦牡丹時,不由連連嘆氣。長勢衰弱,葉片發黃,有葉子被啃食得殘缺不全,不止是一株死了,其他幾株也跟著要死了。牡丹示意花匠拔起已經死了那一株來看,不出所料,根腐病嚴重發生。

    那花匠怯怯地偷看一眼已經黑了臉蔣長揚,小聲問牡丹︰“小娘子可知這牡丹花到底得了什麼病?”

    牡丹卻不回答他話,只問他︰“花後這次施肥可施過了?”

    那花匠驚訝地道︰“花已經謝了還施什麼肥?施了倒引得它又萌芽,明年春天就不好開花了。”一邊打量牡丹,一邊暗想,這嬌滴滴小娘子,懂得種什麼花?只怕又是一個假裝自己懂得種花,來討好自家主人,心里就帶了幾分輕視,語氣間也有些不以為然。

    牡丹一听就曉得這是個外行。

    牡丹花喜肥,得根據植株大小、密度、長勢及“春開花、夏打盹、秋發根、冬休眠”習性來確定施肥種類、時間和數量。每年要施三次肥,第一次施肥早春萌芽後,主要為促進開花,以施氮肥為主;第二次花謝後,主要為促進花芽分化,這次施肥為重要,氮磷鉀應該全面施用;第三次入冬前,主要為保護越冬,以促進根生長為目。據牡丹所知,有些人還會牡丹植株周圍埋下動物尸骨,或是將動物尸骨裝缸,盛水密封,待到其腐熟後將其濃汁稀釋澆灌牡丹花,以便讓牡丹花大色艷。

    但這個人,不但沒有給牡丹花施重要哦一次肥,還振振有詞地反駁自己,說出那種外行話來,多半是蔣長揚要養牡丹,嚇人為了討好她,以為這是爭光好差事,便假裝說自己會養花,結果結果去就惹出了大麻煩,白白可惜了這幾盆好花,也不曉得一盆就要值幾萬錢。

    牡丹想到此,便似笑非笑地望著那花匠道︰“大約你家這花品種不同,我家花每年花後總是要施一回肥。”說完也不看蔣長揚,低頭去檢查其他花。

    蔣長揚听著這話十分不對,皺眉看向那花匠,那花匠曉得要壞事,趕緊避開蔣長揚目光,往前幫牡丹忙,討好地說︰“小娘子果然是行家里手,出手不凡,還請您教教下僕,下僕是第一次見到這種奇怪病。”

    牡丹惱他不懂裝懂,到了這個時候還要硬撐著裝下去,便沉下了臉道︰“你就沒從這花周圍看到過蟲嗎?這分明就是蟲害。”

    那花匠兀自嘴硬︰“凡是花木,哪有不被蟲吃?這牡丹根甜,本來就招蟲。吃了葉子也就算了,您看看,這花分明是根爛了。”

    牡丹嘆了口氣,問那花匠要了個小花鏟,就牡丹花根旁小心地挖起來,片刻後,挖出了幾個蟲蛻和蟲蛹來放地上,道︰“就是這東西倒櫃。小吃根,大了就吃葉子。因為牡丹根多,根大,它通常是把一根牡丹吃到死或是死了才會轉移。牡丹根爛,是因為被吃得太厲害了。

    大蟲子夜里活動,現正是厲害時候。”

    這幾株牡丹花,是受了金龜蟲害,幼蟲危害造成根部大量傷口,土壤中鐮刀菌大量侵入,導致牡丹根腐病嚴重發生,所以牡丹花才會出現爛根,長勢衰弱,死亡情況。但牡丹和他們解釋不清楚什麼是鐮刀菌,只能模糊說是被幼蟲吃得太厲害了。

    那花匠還硬撐︰“這蟲蛻什麼地方沒有幾個?小娘子怎能斷定就是它們呢?”若是叫公子得知,這麼貴重花,是因為他種植不得法才死,打板子還是小事,賣了他也不夠賠。

    牡丹干脆不說話了,只看著蔣長揚。蔣長揚冷冷地掃了那花匠一眼,生硬地道︰“閉嘴!”他帶來人不多,這人是一位朋友送,原本只是個打雜,听說他要請花匠,就自告奮勇說自己會,他問起來也說得頭頭是道,還以為真是很懂行。哪里曉得是個半路出家。那花匠縮了縮脖子,退到一旁不敢再說話。蔣長揚認真地問牡丹︰“那可有什麼法子把他們挽救回來?實太可惜了。”

    牡丹笑道︰“這東西冬天躲土里過冬,如果今年不把它治好,只怕明年春天還要遭禍害。我有幾個法子,暫且試試。”

    蔣長揚忙叫人取紙筆來記,牡丹見他這認真樣子,不由笑道︰“不是什麼很難,很簡單,不用記了。可以讓人去捉,但這個法子太費力。不如用個省力,這蟲子喜歡晚上出來,又似飛蛾一般喜歡燈光,只管用個大盆子裝滿水,中間放幾塊磚,拿盞琉璃燈放上面,水里好放一點點砒霜,這樣這蟲子落進去後就只有死路一條了。還可以用一勺糖、三勺醋、二勺白酒、二十勺水配成糖醋液,再加點砒霜進去,裝廣口小瓶子里,水面離瓶口好三分之二左右,掛花周圍進行誘殺。”

    蔣長揚滿頭大汗︰“你說得太了,慢點兒說。”

    牡丹不由好笑起來,又重說了一遍,這次蔣長揚能完整復述下來了,牡丹又道︰“捉到蟲子就好辦啦,將死了蟲子搗碎,然後用厚紙袋子密封起來暴曬,或者放熱地方讓它,待臭味散發出來後,把碎末倒盆里用水泡,水不要多,然後將過濾出來汁子按一勺汁子一百五十勺水比例來兌,用來噴灑枝葉上,效果一定好。”自然界中許多動物都有忌食tng類並厭惡避開tng類尸體氣味現象,這個法子從前她用過,屢試不爽。

    蔣長揚這回記得倒是清楚,不好意思地問牡丹︰“你可人什麼比較好花匠麼?我願意出高價請他來幫忙。”

    牡丹為難道︰“我卻是不認得。我家里都是我自己管,不然就是我家丫鬟管。這京中知道怎麼管花人其實不少,大戶人家就有專門管牡丹,不然就是花農,或是寺廟道觀里師傅也不少,您朋友多,不如您去問問他們看?”

    蔣長揚應了,卻又笑道︰“那邊還有幾棵,卻是長得不錯。有一株我京中就沒見哪家有,是遠處朋友送來,您喜歡牡丹,可要過去看看?”

    牡丹听說有這種好事,自然求之不得。回過頭去問何志忠︰“爹,我們再過去看看?”何志忠曉得她脾氣,嗔怪地掃了她一眼,客氣道︰“蔣公子只怕有事,又被你耽擱了。”

    蔣長揚忙道︰“我沒事,正好請教一下怎麼種花,將來回去也好討討母親歡心。”邊說邊引了眾人繞過一個遍開荷花小池,又繞過一大塊白色玲瓏,旁邊載了菖蒲昆山石,方見半陰半陽處還有幾株長得還算不錯牡丹花。

    一見那幾株牡丹花,牡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楮。不待蔣長揚開口,就忍不住自動上前去細細打量,那是一株約有四尺高,已經結了果牡丹,生得與其他牡丹有些不一樣。

    全體無毛,當年生小枝為暗紫紅色,基部有數枚鱗片。二回三出復葉,葉片為寬卵形或者卵形,羽狀分裂,裂片披針形。牡丹江葉片翻過來看,葉背是灰白色,便隱約有些相信自己所見了,便問道︰“不知這花開可是zise?”

    蔣長揚有些驚訝︰“確如此,不知你如何得知?原來當初潘蓉和我說,你是此中高手,看葉看枝就能知曉是shene花,果然是真。”

    “謬傳,都是謬傳。”她不過多看了幾本書,種過幾年牡丹花,曉得區分一些品種罷了。牡丹听汗顏,趕緊問起蔣長揚這株牡丹從何而來。

    蔣長揚道︰“這就是我那位遠處朋友送。他听說家母愛牡丹,便千里迢迢從南詔那邊帶過來,花不是很好看,但他說,根部可以入藥,皮為赤丹皮,可治吐血、尿血、血痢等癥,去掉根部部分又為雲白芍,可治胸腹肋痛,泄痢腹痛,自汗盜汗等癥。”

    果然是從雲南西北部來紫牡丹!蔣長揚還說漏了一樣,赤丹皮可以治療痛經,大約是因為這是婦科病一種,他不好意思說吧?確定了這棵牡丹身份,牡丹很興奮,這麼遠地方來寶貝,若不是這個機會,她只怕這輩子都不可能看得到,不要說得到。

    牡丹心里猶如有十幾只小手心里抓呀抓,抓得她毛焦火燎,幾番想開口,又實開不得這個口。上門來道謝,人家什麼都沒要,自己倒打起人家東西注意來了,實要不得啊。但叫她就此錯過這個機會,她確實是怎麼也不甘心。但是,怎麼開口呢?

    牡丹皺著眉頭,圍著那株紫牡丹直打轉。自家人德行自家人認得,何志忠使勁咳嗽了一聲。

    <hr/></p></div>

    <tr>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