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國色芳華 > 第八十二章 買地

第八十二章 買地

作品:國色芳華 作者:意千重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大郎細細將那塊地情況打听清楚了,得知與魏王府或是清華郡主都沒有任何關系,很是高興。因著他領了為牡丹買地差事,何志忠也就免了他去鋪子上做事,正好還有半日工夫,便興興頭繞去東市那家冷淘店,準備買些冷淘歸家給女人孩子們吃個鮮。

    堂倌才將食盒裝好,大郎就看見張五郎東張西望地走過來。張五郎今日穿著件月白色細羅缺胯袍,頭上沒系細羅抹額,而是規規矩矩地帶了個青紗襆頭,袖子也沒有如同往日那般高高挽起,而是平平整整地垂手腕上。看著那股戾氣和蠻氣少了幾分,斯文起來了。大郎暗暗稱奇,少不得笑著迎上去打招呼︰“五郎從哪里來?”

    張五郎微微有些不自,與大郎見了禮,笑道︰“小弟適才听人說哥哥往這邊來了,特意尋過來。”一眼瞅到何家小廝手里提幾個大食盒,不由微微笑了︰“哥哥買這許多冷淘,是忙著要送回家麼?”

    大郎因著他上次幫了牡丹,又絲毫不肯貪功,只吃了一頓酒席就算完事,硬是沒要何志忠備下禮物,過後也沒說過什麼多余話,對他印象很是有些改觀。言語中便帶了幾分隨意和親熱︰“正是,我今日得閑可以早些歸家,想到她們都愛吃,特意繞到這里來買。”說完先叫小廝將食盒送回家去,拉了張五郎進店子去請他吃冷淘。

    張五郎也不推三阻四,大大方方地和大郎一道吃了,二人只將些市面上生意來閑說。大郎見他說話行事都平白斯文許多,有些受不住,便道︰“五郎近都遇到了些什麼好事?”

    張五郎正色道︰“說起這事兒來,小弟正想向哥哥請教,請哥哥幫個忙。”說著果真起身同大郎行個禮。

    大郎忙攔住了,笑道︰“休要這般客氣,但凡我能搭手絕不推脫。”

    張五郎愁道︰“我們幾個兄弟想著,成日里這樣游手好閑,總歸不能長久,所以便湊份子開了個米鋪。只是做生意不得法,開張容易,經營難,沒人來買米。請哥哥幫小弟想個法子。”

    難怪得穿成這個樣子,原來是改行了呢。大郎笑了︰“哥哥說句實話,五郎听了莫要生氣。大家伙兒約莫是不敢上門。”大戶人家自有自家莊子供米糧,外面鋪子里買米糧多數都是小老百姓,似張五郎這等市井惡少,本就是出了名,若是短斤缺兩也沒處申冤去,誰沒事兒敢去招惹他。

    張五郎也不生氣,抓頭撓耳地道︰“小弟我也想著大概是這樣,但總不能硬逼著人家上門買呀。”他這話其實有水分,開張當日等到要關門了也沒一樁生意,他們覺著兆頭不好,便去隔壁米鋪里抓了個老人家,硬逼著人家過來買,結果把人給嚇得昏死過去了,賠了醫藥費才算了事。

    大郎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能短短幾日內就叫人迅速改變對他看法,便安慰道︰“做生意沒那麼容易。要不然還不滿大街都是生意人?你有這個心就極好,關鍵是要公平買賣,信譽第一,大家看眼里,慢慢也就有生意了。”

    張五郎蔫吧了片刻,不知想到什麼,又突然高興起來,猛地一拍桌子,將袖子高高挽起,大聲道︰“哥哥,有人送了小弟兩條才從河里打起來魚,很是肥美。小弟上次吃了哥哥家席面,一直沒得機會還,今日正好借了這個機會還席。哥哥莫要推辭,小弟這就去命人收拾干淨了,煩勞哥哥替我去請伯父、四郎他們幾個過來,咱們一起樂和樂和。”

    大郎見他瞬間便忘了斯文,恢復到從前樣子,終于覺得那種詭異感弱了些,忍住笑意道︰“五郎見諒,今日不成,我還有事兒要辦呢,改天哥哥做東,請你和兄弟們吃酒。”

    張五郎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心想反正已經露了餡,再裝就像個娘們兒似煩人,索性將袖子挽得高了些,望著大郎嘿嘿笑道︰“小弟做慣了粗人,想學做斯文人,卻是做不來,讓哥哥見笑了。”

    大郎見他豪爽,反而覺得他可愛,親自給他斟了一杯茶,笑道︰“五郎就是五郎,學什麼斯文人!哥哥我也做不來斯文人。”

    張五郎極喜歡他這句話,歡喜地道︰“哥哥你等我會兒。”說完撩開步子大步跑遠了。

    大郎不知他要做什麼,阻擋不及,也只好坐等他回來,片刻後,張五郎親提了兩尾肥大河鯉過來,不由分說就往何家小廝手里塞︰“拿著,回家去做給伯母嫂嫂佷兒們吃!”

    小廝只把眼楮去看大郎眼色,大郎曉得張五郎是極豪爽人,便高高興興地謝過,命小廝收了,張五郎歡喜得什麼似,親將他送至街口方自去了。

    大郎行了沒多遠,突然想起一件事來,這張五郎往日里不是同四郎走得極近麼?怎地他做生意要討主意卻不去尋四郎,巴巴兒地來堵自已?他看了看那兩條肥碩魚,怎麼看都覺得有些古怪。

    大郎到了家中,命小廝把那兩條河鯉送去廚房收拾,又叫小丫鬟去將牡丹請出來商討買地事。

    不多時,一陣環佩聲響,簾子一撩,淡淡荷花香隨風而來,牡丹笑盈盈地拿著把象牙柄牡丹團扇走進來。大郎頓時覺得眼前一亮,但見她穿著件家常松花色印菱形花綾子短襦,配桃紅色六幅羅裙,腳上穿沉香履,唇紅齒白,嬌艷動人。

    看著自家妹子貌美如花,大郎覺得實賞心悅目,高興地贊了兩句後方說起正事︰“你們昨日去那個莊子我問過了,果然不是魏王府,而是寧王府產業。因著那魯 僑髁擻橢 鵠矗 滯餛交  識┬瀉苡忻 磯嘧謔夜箅卸及 枇巳ヶ隆K悅妹貌揮玫P模 還藶蛉ャ!br />
    牡丹立刻盤算開了,這些人果真愛去那里打攏 宰約赫飧黽唇  拍檔ッ襖此擔 炊歉齪沒帷4攏 突  菹校 蚧  牽   5畢鹵閫 罄傻潰骸澳俏頤鞘裁詞焙蛉У吹兀俊br />
    大郎笑道︰“擇日不如撞日,就明日吧。”

    晚飯時,何志忠見桌上突然多了兩盤魚,不由笑道︰“誰這麼知機,知道我正想吃魚?”

    大郎忙道︰“今日我去東市買冷淘,遇到張五郎,他送。”

    何志忠夾了一箸喂到嘴里,細細一嘗,覺得肉味回甜,便笑道︰“還鮮。他為何突然送你河鯉?”

    大郎道︰“先是問我生意經,隨後說要還席,我說有事,突然間就送了魚。”又問四郎︰“你知不知道他開米鋪事情?怎地突然轉了性?”

    四郎笑道︰“當然知道,當時我還去送了禮。听說是年紀大了,想成家,好人家女兒看不上他,願意跟他他又看不上人家,少不得要收拾一番,做點正事才是。”

    何志忠又夾了一箸魚喂到嘴里,道︰“他有這樣想法很不錯。但就是不知他閑散慣了,能堅持多久。”

    四郎笑道︰“只怕是有些難,沒有生意呢。他惡名外,人家躲他還來不及,哪里會送上門去。”隨即將他們逼人買米,反而把人給嚇昏又賠錢事情說了。

    二郎搖頭笑道︰“他那樣兒人,開什麼米鋪。若是真想奔個前程,不如去從軍還要妥當些。”

    六郎哂笑道︰“他是想要娶妻,從軍還娶什麼妻。依我看,他若是真想要找個養家糊口營生,不如去斗雞。那個適合他這種人。”

    何志忠“咄”了一聲,罵道︰“怎地小看于人?斗雞是什麼正經人家做營生?這話不要拿到外面去說。”

    六郎仗著自己是小兒子,平常大家都不和他認真,便駁道︰“兒子哪里小看了他?如今不是都說,生兒不用識文字,斗雞走馬勝讀書麼。我若無正當營生,我也要去弄雞。再沒有那錢來得了。咱們辛辛苦苦出海買貨,好容易平安歸來,還要費多少口水才能賣出去,風里來雨里去,還不如人家豪賭上幾回。”

    五郎媳婦張氏听他說這話,覺得不利于胎教,生恐腹中孩子听了這些言論也會跟著不學好,立刻起身走開了。何志忠也沉了臉,一旁伺候楊姨娘見狀,忙拼命使眼色,六郎這才不情不願地住了口。

    何志忠陰沉了臉冷哼道︰“你怎麼就不說那些斗雞斗到傾家蕩產典賣妻兒呢?當著孩子們說這些,也不怕孩子們學壞了。旁人我不管,我何家兒郎誰要是敢去弄這些不正經東西,全都打斷了腿趕出去!一個子兒也莫想分到手。”`

    六郎見他發了真怒,不敢再多語,縮了脖子徑自吃飯。何志忠猶自生氣,覺得魚也不好吃了。岑夫人見狀,默默地給他舀了一碗雞湯,低聲道︰“孩子們還年輕,你急什麼,慢慢教就是了。”

    何志忠嘆了一口氣,心中滋味無法說出口。六郎才二十出頭,又是小,平時和幾個哥哥關系也不太親近,就知道他跟前討好,還不踏實,如今又生了這種心思,他死了以後只怕是不會有好日子過。

    想到這里,他又擔憂地把目光投向正給何淳剔魚刺牡丹,暗自下了決心,無論怎麼樣,他閉眼之前,一定要給牡丹找個好歸宿。

    牡丹正埋頭給佷兒剔魚刺,突然感覺何志忠看自己,便抬頭望著何志忠甜甜一笑。何志忠見她笑得可愛,心里郁氣舒緩了許多,柔聲道︰“丹娘明日可是要去看地?爹爹陪你們一道去吧。”

    牡丹自是求之不得。

    第二日何志忠、大郎一早領了牡丹騎馬出城,直奔黃渠邊上去。繞過寧王莊子,又往前面去了約有十來里路,方到了地頭。

    往大路右邊一條小徑進去約有半里路左右,是一塊1畝左右旱地。旱地周圍種了柳樹與其他地隔開,如果想要杜絕外人入內,只需種上蒺藜或者是野薔薇將柳樹連成一線就可以了。一條專用于灌溉清亮小河從黃渠流出來,順著左面柳樹蜿蜿蜒蜒地淌到遠方,假使牡丹要開池塘,水源也非常方便。

    大郎覺得這塊地是合適不過,牡丹看了並不是很滿意,只因地形太過平坦。

    現代牡丹專類園中,對這種地形平坦通常會采用規則式布置形式,也就是將園區劃分為規則種植池,其中規則種植各種牡丹品種,整體形成整齊幾何圖案。這種布置整齊統一,方便進行品種間比較和研究,是以觀賞、生產兼以品種資源保存為目牡丹專業園佳布置形式。

    但牡丹覺得,這個園林講究移步換景時代,這種規則式園子定然不吃香,只能用布置專門種植園上,並不適合游園賞花為目古人。她想要是一個地形有起伏變化,以牡丹為主體,與其他花草樹木、山石、建築等自然和諧配置一起,達到峰回路轉,步移景異,宛若天成園子。

    大郎見牡丹沉默不語,不由有些發急︰“丹娘,你可是看不上?”

    何志忠也問牡丹︰“你到底是想要個什麼樣子,你得先說出來,你大哥才好去辦。”

    牡丹有些臉紅,這想像是一回事,真做起事來又是另外一回事。她知道大郎能這一片找到這塊地其實非常不容易,而且這也怪她自己事先沒說清楚,因此也沒直截了當就回答說自己看不上,只笑道︰“我是覺得小了一點,還有平了一點,不過先看看周圍再說。”

    賣地是一戶姓周官宦人家,只因他家主人獲了罪,被貶去嶺南任職,遙無歸期,又需要錢打點,故而才要賣地。今日陪了何家來看地卻是他家老總管,听牡丹這麼一說,不但不愁,反而一喜,笑道︰“小娘子若是嫌大,那小倒是沒法子,若是嫌小,那還真有法子解決呢。”

    牡丹听他這話似是還有好地,忙道︰“怎麼說?”

    大郎也道︰“有什麼好地就不要藏著掖著了。”

    那老總管卻不一次說個明白,笑眯眯地往前引路︰“請幾位隨小來。”領著幾人走過那塊旱地,穿過右邊柳樹,來到那小河邊方才停下,指著河對面給牡丹幾人看︰“其實河那邊也是我家,就是這條河,也是我家主人先前想了法子開了引來。”

    先前隔得遠,中間又隔著柳樹,牡丹卻是沒看清楚,此時方看到河對面一樣種植了柳樹,隔著約有二十多丈遠地方,卻是一排白牆青瓦,似是誰家宅院。

    何志忠心里隱隱有些明白了,這老總管是想將那所宅子一並賣給自家。憑著生意人精明,他意識到若是這地和宅子剛好合了牡丹意,只怕不會便宜。便出言試探道︰“這邊地也不算寬啊,也就二十畝左右吧?那是誰家宅子?”

    那老總管微微一笑︰“也是小人主家。因先前這位客人只說要地,不要主心,故而就沒領他過去瞧。客人先去看看如何?”引著眾人往下走,下游河面上簡簡單單地用松木搭了個簡便橋,剛好只容得兩個人並肩通過。

    大郎要去扶何志忠,何志忠擺擺手︰“我還沒到那個地步,去扶丹娘。”言罷掀起袍子穩穩當當地上了橋。大郎無奈,只得回頭去牽牡丹,卻見牡丹已經跑上了橋,沖自己做了個鬼臉,興沖沖地往前面追何志忠去了。

    大郎不由失笑,搖了搖頭,同雨荷道︰“丹娘是越來越像小孩子了。”那老總管善于察言觀色,看了這一歇,便知是父兄給家中受寵女兒置業,只要是牡丹肯了,這筆生意也就定了。之後便小心翼翼,越發對牡丹上心,有問必答不提。

    卻說牡丹等人過了橋,卻見又是一條用鵝卵石鋪就,約有兩丈寬路,直直地通向那所宅子大門。路兩邊種都是老槐樹,將陽光擋去了大半,立樹蔭下,但覺涼風習習,鳴蟬聲聲,好不愜意。

    牡丹只這條路上走,就已經有了好印象。那老總管上前拍門,一個四十多歲漢子懶洋洋地出來開了門,掃了牡丹等人一眼後,知道是來看房子,也不多話,只把門打開就躲了開去。

    那宅子是個兩進四合宅,中堂,後院,正寢等修得中規中矩,家具半不舊,款式也不講究,帳幔等物卻是很陳舊甚至是空了,門窗上漆也掉得差不多。牡丹乍看之下微微有些失望,不由暗自嘀咕,這宅子從外面看沒有這麼小,怎地進來就這麼大點兒?

    何志忠卻是得了那老總管允許後,四處查看了一番牆腳、房椽、柱子、門窗等物,但見都還很結實,心里便有些肯了。只是他向來做慣了生意,臉上半點不露出來,還由著牡丹做出失望神情來。

    那老總管一直觀察牡丹神色,見狀有些慌神,忙又引著牡丹往隔壁去,賠笑道︰“若是嫌小,隔壁還有個好大園子呢,里面也有水榭樓閣。”

    牡丹眼楮一亮,跟了他去,卻是從後院右面廊廡開了一道月亮門。月亮門後是一個約有十來畝園子,里面果然如同那老總管說一樣,有溪流,荷花池,亭台樓閣,假山花木,樣樣都有。但就是如同前面一樣,大概是沒人料理緣故,沒有生氣,野草長得半人高,荷花池里去年殘敗荷葉也沒撈掉,欄桿上一摸全是灰,漆也掉了不少。

    牡丹見其雖然破敗,然而整體格局卻是不錯。將來可以把這園子與她住處隔開,以這里為源頭,漸漸擴大開來,就可以建一個不錯園子,至于河那邊一百畝地,除了用作種苗基地外,還可以種點其他花木,省得過了牡丹觀賞季節,就再也沒有吸引人來游玩地方,然後分一些地出來也種點莊嫁小菜什麼,只要規劃得當,又是一番野趣。

    牡丹正要開口,就听何志忠微微有些不悅地道︰“這宅子是怎麼回事?難道之前你家主人從來不來這里住?怎麼就成了這副破敗樣子?看著倒像是長年累月沒人管。”

    那老管家表情微微有些不自然,卻很地回答道︰“家主去年就去了嶺南,小是專門留這里打點這些產業。因為早就想賣,就沒人來住,家里其他雜事也多,人手少,故而就放成了這個樣子,但其實底子還,稍微打整一下就可以了。您們看,這園子格局相當好,是名家設計,這些太湖石,也是花了大價錢弄來,種花木也名貴,還有牡丹呢,只是沒人打理,才看著不起眼。客人若是看得上眼,價錢好商量。”

    他這番話听著似是合情合理,何志忠卻听出了些不一樣味道來,便不動聲色地道︰“你這所宅子連著河那邊地,一共要多少錢?”

    那老管家早有計較,毫不猶豫地說︰“我家主人是實人,也著實想脫手,故而想要六百六十六萬錢。別不說,就這石頭就要管些錢。”

    這個價位牡丹還能接受,但何志忠不許她開口。這樣價錢,不但不高,還略略有些便宜了,就算是急于脫手,也輪不到自己過了這麼久來撿漏,想到此,何志忠越發謹慎︰“據我所知,想這附近置產人家多是,你這園子這般好,價錢也不高,你們又是早就想賣,為何一直未能賣掉?”

    他頓了頓時,笑道︰“六百六十六萬錢,為何要這樣一個數目?這其中,又有什麼緣由?還有,誰家賣地不是連著一片賣?你把河那邊地拆開賣了,就不怕這里賣不掉?若是想要生意成,就說實話,否則過後我也能打听出來。”

    那老總管猶豫再三,慢慢說出一番話來。

    <hr/></p></div>

    <tr>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國色芳華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