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喜歡你如春天的熊 > 第39章Bear39

第39章Bear39

作品:喜歡你如春天的熊 作者:花間樹里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小說網手機站︰m.xsw.

    “如果我用嘴給你‘畫’,能受得住麼?嗯?”

    芽優被句話嚇得差點心髒跳出來,她一臉驚慌,又不自覺的瞄池宇的嘴唇,那畫面太污,她根本不敢想。((( 卡提諾小說 www.ck101.org  )))

    懵懂少女在這方面的知識,顯然大部分來自男友的誘導,池宇湊到她耳旁,耳鬢廝磨著勾起一絲淺笑。“相信我,會讓你很舒服。”

    她搖頭。不要。

    池宇繼續啃著她白皙的肩,聲音放柔的勸,“會比剛才更舒服……”

    她心里揪起來,困擾得不知如何是好。當然,老司機無非想前戲做足,才能有後戲,考慮她還小,必須循序漸進的引導。可芽優多害羞啊,她是保守的女孩,怎麼也不答應,有些地方能親,有些地方不可以。“池宇……求你了。不要。”

    難得她扭捏著對他撒嬌,池宇漫不經心的往後撐住雙臂,讓嬌小的芽優盤腿趴在他腿上,今晚上生的氣這才消去。他歪著頭,發梢往一邊斜,遮住另外一只眼,宇宙先生清俊的氣質里,又有點小壞。

    “再說一遍。”他想看她撒嬌,想看她嘟嘴眨眼楮,他一直覺得她撒嬌起來很可愛,這招偏偏卻不用。“快說啊,我等著你說。”

    他期待的目光,牢牢鎖住少女的唇,于是她听話的又說一遍,求你了,拜托別這樣。

    池宇低眉,唇角浮起一絲笑意,芽優看到他笑了,雙手攀上男人的肩,連撒嬌也是軟軟的。“那種事……池宇不要做好麼?”

    他清亮的眼楮往上一挑。“你以為,我對誰才想,只有你想讓我嘗。”說完,目光直勾勾的盯住她雙腿間,芽優霎時臉蛋熱騰騰的冒氣。

    拜托別看……她羞得撲到池宇胸膛處埋臉,光是他的視線掃過,她心里就發熱,拿這個害羞姑娘沒辦法,池宇抬手輕撫她的長發,湊到她耳邊低語,“你不答應,至少得幫我解決現在這個問題……”

    他捉住她的手,往□□一送,芽優無意踫觸池宇腿間脹起來的某物,硬邦邦的,她心里一頓亂炸,天哪天哪,第一次踫男人那東西,她嚇得又羞又怯。

    她連忙收手,可手被池宇的手掌壓住,怯生生的踫了又踫,而他整個人靠在沙發墊里,變得極為慵懶,眼神甚至迷離了幾分,透著一股子撒野的味道,“別松手,就這樣弄……”

    讓她來回撫摸,比起自己解決,女朋友的愛撫會讓他更舒服。池宇突然仰起脖子,從襯衫領口解開紐扣,沒有防備的敞開他性感的身體,從上身到下.身,他胸口起伏,撩人的喘息極具挑逗……芽優視線都不知往那放,回想那個清冷寡淡的池宇,以為男神不食人間煙火,其實,情.欲非常強烈,虧得他之前偽裝得極好,原來都是在禁欲。

    白襯衫也不過是斯文的幌子,他衣物下裹著的身體卻相當色。池宇這副凌亂模樣,也只有她看到,又羞得不敢看。

    “想象成是筆,別那麼害羞的不敢看我,過來……”他把她攬近,呼吸抖動中親吻她的唇,她心中掛起瀑布淚,哪有這麼粗又這麼燙的毛筆,宇宙先生,你就放過毛筆吧……

    *

    在男友家度過臉紅心跳的一晚,芽優的畫連半張都沒完成。她就知道,不能往池宇家跑,往他那跑,就是往他床上跑。

    她又是個沒心眼的姑娘,哪抵得過那老司機的城府,莫名其妙的就上下失守,芽優都不知昨晚發生了什麼,早上起來看到全身的吻痕,羞得她拽住池宇的睡衣,恨恨的揪了好一會,她惱羞極了,又默默的松開手,自己埋進枕頭里郁悶。

    這個色狼太壞了。芽優心里怨他,可看到他那雙眼里,只對她露出溫柔的寵溺,她又滿心歡喜得不知怎麼辦。

    “池宇……你別這麼壞好麼。”軟妹子開始弱弱的跟男友撒嬌,池宇扶住下巴,隨隨的唔了一聲,她以為他是真答應了,再看他閉著眼,嘴角掛著淺淺的笑,如此愜意的模樣,她沮喪了,根本就在敷衍她……芽優扭頭要生氣,氣還沒上來,就被她的好脾氣中和,對池宇無法生一點氣。

    池宇倒時差還有些困,找到少女身體柔軟的地方,溺了進去繼續睡,他意識模糊中低喃著,“我壞,都是因為你慣的……”

    好吧,這倒是她的錯。芽優無奈的被色狼捉住,可是……能換個姿勢麼。他睡覺時臉挨著她的胸,她渾身燥熱,他睡得卻那麼香……

    等到池宇醒來,芽優差不多睡了個回籠覺,她揉著睡眼,看見他戴著金邊眼鏡,坐在沙發里低眉翻閱文件,恢復了一貫爾雅的池宇先生,從領口到褲腳,每個地方都精致而清貴。在無意間望向她時,兩眼里靜靜含笑,根本摸不透他的壞心思。

    “穿好衣服,出去和我吃飯。”他擱下文件,淡淡的說到,芽優睡得有點迷糊,看他今天休閑的打扮,“池宇今天不上班麼……”

    “周末我要陪女朋友約會,小優大大能賞臉?”他走到床前,撐住雙臂放在她身側,高大的身體一下就給她壓迫感,芽優小小的呆在他罩下來的影子里,開心的笑了。

    還以為池宇只會啃她,給她種草莓,看電影逛街這些,她也想和男友一起啊。那畫怎麼辦?芽優想,只能晚上畫畫。而且,必須在學校畫。

    “那晚上能送我回學校麼?”她趴在他肩膀上問,池宇沒理。她只好退讓一點,“以後周末過來,可以麼。”

    “一、二、四、六七都要過來。”池宇的態度分毫不讓,芽優說不過他,只好答應。

    和她討價還價,池宇頗為無奈,過些天她要放寒假回家,而春節期間他要陪父母親去新西蘭度假,池司機每天都算得很精,精打細算好日子,還得避開少女某時期。

    的確他禁欲,但不在她這里禁。

    *

    周末約會,池宇吩咐鐘助理提前預定了餐廳,精心安排的菜色,都是精致玲瓏的杭幫菜。芽優生于江南小鎮,甦杭人士飲食喜清淡。

    北城的杭幫菜當屬‘醉愛’,環境雅致,廚師手藝用心,北城不少甦杭人都愛來這家高檔餐廳。池宇披了件長到小腿的呢大衣,高大又英俊,懷里還抱了個小美人。

    讓公主腳不沾地,池宇說,這是他紳士的原則。芽優從車里到餐廳那一路,都由他抱著,進了餐廳才落下雙腳,她羞紅臉藏進男友的大衣里,不敢看周圍人的目光。

    不遠處有道目光格外的有些不同,紀南庭沒想到陪父親出來吃頓家鄉菜,也能撞見死對頭,而且,還撞見死對頭秀恩愛。

    把女朋友抱進餐廳吃飯,他紀南庭都沒干過這事,都讓池宇承包了。現在風投圈都在傳,池總裁找了個小女友,最近打交道時,都能感到池總談戀愛後的幸福。

    紀南庭心中莫名的煩躁,摘下眼鏡,眼神凶悍的瞪住那邊的芽優,他早調查過,這個學畫畫的姑娘,氣質還不錯,長相在他那圈前女友里,頂多夠得上中等。

    “南庭,看者自己的碗,吃飯。”對面正坐的紀氏掌門人,紀國章老先生語氣一絲不苟,勸導他這個風流兒子,把目光收斂點。

    作為父親很了解,兒子只要靜下心去觀賞某個女人,意味著晚上就會爬上她的床。圈子里謠傳紀公子的花邊消息,紀國章一概不管,等他玩夠了,總有天會收心。

    但有一個原則,帶回家的,一定不能是別人的女人。

    紀南庭平日不羈狂放,在父親面前,一向守規矩。只是他千算萬算,也沒算到某天,讓他不再沉溺聲色場合的女人,是和他流淌相同血液的女人……享有他後半生全部寵愛的她,如今正和男友甜蜜的約會。

    池宇背對著他們這一桌,而芽優則是正對,隔著沒多遠距離,眉眼看得一清二楚。隨後紀國章起身去洗手間,若不是兒子的關注,他對池家公子的私事不會有半點興趣。

    只是踫巧經過那一桌,紀國章突然頓住腳步,池宇很快發現是紀老,要說紀家和池家本無恩怨,父輩曾是生意場上的伙伴,甚至還應許過,如果紀家有了千金,一定許給池家,但這事後來不了了之。

    因到了他這一輩,紀南庭的卑鄙做法讓池宇厭惡至極,別說娶,就是看他妹妹一眼,池宇也不屑。但紀國章老先生是父輩的友人,作為晚輩,池宇禮貌的起身,和紀老寒暄問候,並大方介紹芽優是他的女友。

    “紀伯伯好。”芽優也跟著起身打招呼,因她聲音小,怕失于禮節對池宇眨眼求助,池宇自然能懂她的眼神,對紀老稍作解釋,“我女朋友說話聲小,紀老先生別介意。”

    紀國章並未在意池宇的話,視線始終盯在芽優身上,她眉眼間的溫婉,甚至說話聲音細弱的這點,和他那位過世的夫人,竟有些神似。

    很奇怪,這種感覺甚至說不上來。注意到池宇警惕的眼神,那種對女友保護的佔有欲,紀國章不禁笑了,“小池談了對象,是好事啊,你倆慢慢吃,待會我讓南庭過來打聲招呼。”

    池宇委婉拒絕,“不必這麼麻煩,我跟紀總都不在意這些。”

    這話說得滴水不漏,紀國章也早知年輕人之間那點過節,好在池宇待人周全,沒有令紀父感到尷尬。

    紀國章之後回到座位,對兒子提起此事,紀南庭嗤之以鼻,最看不慣池宇喜歡裝君子,背地里使的招數狠得不是人,根本就是斯文敗類,“池宇他就會說些漂亮話,長得一副干淨臉,捅我刀子時,眼都不眨,爸,你千萬不要信。”

    “一個巴掌拍不響,你沒招惹人家,人家神經病非得找你事?”紀國章還不了解他這個兒子,脾氣沖,一談事就上臉,“你坐下。”先把兒子勸住,紀父不冷不熱道,“馬上去查那姑娘。”

    紀南庭臉上翻過一抹訝色,連父親都開始好奇,他非搞到手不可,池宇睡過的女人,味道如何,他含下一口白豆腐,不懷好意看向那邊的芽優,露出一絲詭譎的微笑。

    芽優慌忙躲過男人的視線,還好池宇沒有注意,她心里莫名的不安,又是上次遇到的那個男人……他剛才朝她,隔空送了一個飛吻。

    和女人公然*,對紀公子而言,根本小菜一碟。紀國章無語的擱下茶杯,“不是叫你去睡姑娘,是查清楚,她哪里人,在哪出生,我要你親自去查。”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喜歡你如春天的熊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