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大楚懷王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燕使來楚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燕使來楚

作品:大楚懷王 作者:臘月青梅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最快更新大楚懷王最新章節!

    隨著楚國新錢的發行,楚國國中百姓雖然有些別扭,但因為新錢沒有強制推行,也沒有強制收取百姓手中的舊錢,加上新錢以百姓使用的魏韓布錢為基準,等重互換,並沒有造成物價的波動,所以各地百姓知道後,也僅僅只是感覺有些別扭,心中有些抵觸,但也沒有造成國中的動蕩。+++全本耽美小說:   www.sto123.cc

    但是,隨著新錢的發行,原本需要付出七枚銅錢才能買到的東西,現在只需要付出四枚銅錢。

    隨著新錢的逐漸流通,楚國朝廷的財富瞬間增加了將近一倍。

    而且,這增加的財富,並非從百姓手中巧取豪奪的,也並非從從貴族手中強取的,而是阻止了魏韓兩國還有國中貴族對楚國財富的掠奪。

    就在楚國上下都在密切關注新錢流通的時候,這一日,一支龐大的燕國使者團,在正使谷陽君以及副使屈庸的率領下,進入壽春城。

    次日。

    熊槐在正殿接見了燕國使者谷陽君,楚國已故鄂君啟之子鄂豚。

    大殿中,谷陽君先奉上了燕國送來了的豐厚禮物,然後又表達了燕王希望迎娶楚太子之女為公子欣之婦的請求。

    對此,熊槐並沒有立即答應下來,而是推說要與太子橫商議一番。

    朝後。

    熊槐單獨接見了谷陽君鄂豚。

    “豚,現在燕國那邊是何情況,寡人之前已經讓人去為公子彘求取燕王女為婦了,怎麼燕王又突然要為公子欣求取寡人的女王孫了?”

    說著,熊槐頗為好奇的看向鄂豚。

    原本,熊槐在燕王向齊王屈服後,還以為燕國並沒有做好戰爭準備,所以才暫時屈服齊國。至于外面流傳的燕王職心氣已失的謠言,熊槐壓根就沒信,畢竟,現在現在的燕相可是大名鼎鼎的樂毅,有樂毅在,燕王會徹底服了?

    對此,熊槐表示打死也不信。

    但,燕王前腳臣服齊國,後腳又要與楚國聯姻。

    這種反常的舉動,所以熊槐想要看看燕國的真實想法,是單純的聯姻,還是別有所圖。

    另一邊,鄂豚則在熊槐的注視中拱手道︰“大王,齊國處死燕國大將軍張魁一事,讓燕國群情激憤,而齊王遣使斥責燕國的事情,更讓燕國上下怒氣沖天,雖然燕王強行壓下群臣的請戰聲音,但燕國內部上至燕王下至百姓,無不怒火中燒。

    燕國雖屈服,但內心卻並沒有真正屈服,只是礙于燕國國力遠不如齊國,所以才暫時忍耐下來。

    而這一次燕王讓臣返回楚國,除了聯姻之外,更是想請大王出面主持大局,號召各國抵制限制齊國,並請大王給予燕國更多的支持•••”

    就在鄂豚向熊槐說著燕國的打算的時候,另一邊,燕國副使屈庸也到了太子橫的府上。

    此時,屈庸向太子橫拱手道︰“太子,寡君這次遣使來楚,除了為求取太子女為公子婦外,更有一份大禮要送與太子。”

    “大禮?”太子橫一怔,然後好奇的看著屈庸問道︰“孤听說燕太子鄭正在齊國為質,燕王此時說是要送大禮給孤,莫非燕王有意要立公子欣為太子,立孤之女為太子妃嗎?”

    “呃•••這•••”屈庸聞言一滯,他不知道太子橫怎會想到燕王會換太子的,也不明白太子橫為何會有這種想法。

    他只得連忙解釋道︰“太子誤會了,寡君的意思,是打算將齊國送與太子。”

    “齊國?”太子橫詫異的看了屈庸一眼。

    他知道的,他的父王一直都在籌劃齊國,他也知道,齊燕兩國有滅國之仇,燕國曾多次報復齊國,但都慘遭失敗。

    不久前,燕國還曾屈辱的向齊國臣服,本來,他還以為燕王已經被打擊到心氣已失了,但不想,燕王還是有斗志的。

    想著,太子橫笑道︰“齊大燕小,況且燕王都屈辱的把自己的太子都送去給齊王了,燕王還怎麼將齊國送與孤,燕王這不是在戲弄孤吧!”

    屈庸笑道︰“太子不要懷疑,齊國辱我太甚,我燕國上下皆欲與齊國死戰。而且,之前秦國為齊國所欺,被迫與魏韓兩國講和,秦王怒,多次派人聯絡我燕國,如今我燕國已經與秦國達成協議。

    秦燕聯合,只要再加上楚國,那魏韓宋三國必將背棄齊國,楚秦燕魏韓宋六國結合,則趙國必定不敢相抗,然後我六國只需派出一個使者,就能讓趙國背棄齊國。

    而後,我齊國聯合伐齊,則齊國必敗。

    所以,臣才說,敝國打算將齊國送與太子。”

    太子橫聞言,心中一動。

    以目前的局勢,似乎只要楚國出面,一場波及天下的伐齊大戰就將揭開序幕。

    只是,其中有一個問題,那就是之前父王見天下日趨問題,楚國沒有機會,所以才趁此平穩之際,推行了新錢。

    現在楚國出面,可能會遭到他父王以及國中變法派的反對。

    想著,太子橫的意動飛快的冷卻。

    此時,屈庸見太子橫不開口,臉色突然變得十分嚴肅道︰“太子可曾听說過周宣王還有魏武侯的事?”

    太子橫聞言皺了皺沒,然後遲疑的看著屈庸︰“閣下此言為何?”

    屈庸應道︰“昔日,周厲王大行變法之事,天下各國以及朝中貴族紛紛反對,其後國人暴動,周宣王為朝中大臣劫持,二十年不能執掌朝政。

    當年,魏文侯任用李悝變法,國中大臣紛紛反對,甚至還發生了宗室以及大臣公然頂撞魏文侯的事情。

    但其後,魏擊即位,魏武侯卻能力壓朝中群臣,並能壓制功勛卓著才能過人的西河守吳起。

    不知太子以為,周宣王與魏武侯為何有此不同?”

    “•••”太子橫沉默以對。

    屈庸見太子橫不開口,便接著道︰“太子,以臣之愚見,周宣王與魏武侯之所以有此不同,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周宣王為太子時,並無功勛,威望不足,所以才為群臣所欺。

    而魏武侯不然,魏武侯為太子時,西破秦東克齊北鎮中山,功勛顯赫,群臣信服,百信歸附。所以,魏武侯這才能冷落吳起等功勛大臣十余年,而魏國依舊穩定。

    而現在太子你所面臨的局面就是如此啊!”

    說著,屈庸見太子橫臉色變得沉重起來,繼續道︰“現在太子你面臨局勢就與周宣王魏武侯類同。

    楚王變法,國中貴族多有不滿,楚國未來與希望,不在于楚王,而在于太子你啊。

    現在太子雖然監國有功,群臣歸附,但卻少有軍功,一旦楚國不行,不知太子你以為,就憑你現在的威望,能鎮壓群臣嗎?而若是太子你將來即位,若是不能壓服群臣,臣擔心楚國的禍患,就會立即顯現。

    所以,為太子計,為楚國計,太子你都應該趁楚王尚在,趁群臣還不敢作亂,應該建立不世功勛,以樹立自己的威望。

    否則,未來無論是有人煽動國人暴動,還是有人效法商君謀反,這都將對楚國不利,也對太子不利。”

    說完,屈庸拱手道︰“還望太子思之。”

    太子橫聞言,不僅沉吟起來。

    雖然現在楚國內部有些不穩,但是之前宋王貞即位的時候,太子橫就知道他父王已經準備聯合各國討伐齊國了。

    只是因為宋國出乎意料的擊敗了齊國,所以伐齊一事才擱置下來。

    現在,既然秦燕兩國已經有意伐齊,而韓宋兩國又以楚國馬首是瞻,只要楚國加入秦燕聯盟,那天下伐齊的大局便形成了。

    更重要的是,燕國公子欣之母乃是前令尹昭陽之女,乃是三十年前父王在邯鄲親自許給燕王的,若是公子欣迎娶她的女兒,這對他拉攏上將軍昭浪大為有利。

    至于國中的不穩,為了大局這也是值得的!

    想著,太子橫突然笑了笑,然後點頭道︰“為使楚燕兩國交好,公子欣迎娶孤之女的事情,孤答應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大楚懷王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