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1411章 燈火耀世間,綠水繞藍田!(上)(感謝漢斯的萬賞)

第1411章 燈火耀世間,綠水繞藍田!(上)(感謝漢斯的萬賞)

作品: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作者:皮俠客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最新章節!    “少爺,這便是您要的薄壁琉璃瓶~!”

    奇趣閣工坊,福伯拿來一個下方是球狀、頸部上方是長圓柱狀的玻璃瓶,玻璃瓶的頂端部分雕有螺紋,正好配合著一個鐵制的螺紋蓋,蓋緊之後,可以保證瓶子外面的空氣不會進入到瓶子內部。

    這個就是李澤軒所要的燈泡主體!

    “嗯!非常不錯!福伯您辛苦了~!”

    李澤軒接過球狀玻璃瓶,上下端詳了一番,然後沖福伯笑道。

    “呵呵!小事一樁,不辛苦!”

    福伯淡淡地笑道,話說工坊現在制造玻璃的技術已經成熟,各種形狀的玻璃都能制作,猶豫片刻,福伯開口問道︰“就是不知這種形狀的琉璃瓶,少爺打算用來做什麼?”

    對于李澤軒的各種奇思妙想,福伯也是打心眼里服氣,今日李澤軒突然拿了一副圖紙,讓他幫忙做一個這樣奇形怪狀的琉璃瓶,福伯心里便猜測著李澤軒肯定是要搞什麼新花樣了!

    果然,就見李澤軒微微一笑,說道︰“福伯,我打算用這瓶子做燈,一種不需要油、也不需要蠟的燈!它用電點亮,所以我管它叫做電燈!”

    沒錯,李澤軒今天過來,就是要制作電燈,十多天前,他曾向墨槐承諾過,在藍田縣灞河水壩進行開閘放水時,他會制作一種電器出來,用于檢驗發電機是否在正常發電,以及變壓器是否正常在轉換電壓!

    如今藍田縣所有的水渠修建與水車安裝已經全部進入到了尾聲,他可不能言而無信,是以,從縣衙出來後,便直接跑到工坊做電燈了!

    “電燈?哇~!山長您終于要做電燈了~?”

    就在這時,墨凌薇恰巧從走廊上經過,听見屋內李澤軒的話後,忍不住直接推門而入,一臉驚喜道。

    不同于年歲已高的福伯,熟讀《物理》教材的墨凌薇,自然知道李澤軒所說的電燈是個什麼東西,正是因為知道,所以她才會如此激動!

    李澤軒看了看“破門而入”的墨凌薇,一陣無語,心道這丫頭永遠都是這麼風風火火,也不知道啥時候能夠變得淑女一點!

    “嗯!我是打算要做電燈了,怎麼?墨姑娘對這電燈有興趣?”

    頓了頓,李澤軒開口說道。

    “嗯嗯!感興趣!當然感興趣!我听我爹說,山長您打算在發電機運轉的時候,造出一種用電器,那時候我便猜測著山長您肯定是要做電燈了!”

    墨凌薇興奮地點了點頭,暗道自己今天好運氣,沒有錯過這麼一樁好戲。

    李澤軒微微笑道︰“既然墨姑娘感興趣,便留下來與我打下手吧!”

    “薇兒~!薇兒?”

    正在這時,屋外走廊傳來了閻少寧的呼喊。

    現在水電站那邊的工作,已經基本進入了尾聲,閻少寧身上的擔子也變得輕了許多,是以才能有時間“到處浪”,才能有時間跟墨凌薇膩歪在一起!

    屋內的墨凌薇听見外面閻少寧的呼喊聲,忍不住蹙了蹙眉頭,有些惱怒地哼了一聲,沒有應答,看樣子這丫頭估計是在跟閻少寧置氣呢!

    福伯人老成精,如何看不住這“小兩口”是在鬧別扭?他搖頭笑了笑,道︰“少爺,煉鋼廠那邊還有些事情,這邊若是無事,老夫便過去了!”

    說罷,他微不可察地沖李澤軒使了個眼色。

    李澤軒心一動,連忙應道︰“哦哦!福伯您有事就去忙吧!但別累著了~!”

    福伯點了點頭,推門出去了。

    “墨姑娘,少寧在叫你呢?你為何不應?”

    屋內,福伯走後,李澤軒看向墨凌薇,笑著問道。

    “哼!那個木頭疙瘩,誰愛理誰理去!我才不會理他~!”

    墨凌薇抬了抬下巴,用鼻子哼了一聲,沒好氣道。

    話音落罷,房門突然被推開,就見閻少寧跑了進來,徑直走向墨凌薇,並拉著後者的手,說道︰

    “薇兒!我錯了!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李澤軒連忙轉過身去,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啊!為了避免這兩家伙再進一步,干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他連忙干咳兩聲,表示了自己的存在。

    墨凌薇白了龐非基一眼,連忙丑開雙手,後退兩步,說道︰“哼!你還過來找我做什麼?我不想再見到你,你快走!哦,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里的?”

    怎麼知道的?肯定是福伯剛剛對他說的啊!

    李澤軒忍不住在心腹誹,都說戀愛的女人智商為負,這句話果然不假,若是擱在以前,墨凌薇是斷然不會問出這麼愚蠢的問題的。

    福伯是以前閻家工坊的管事,與閻少寧的關系那自然不必說,看到墨凌薇與閻少寧鬧別扭,福伯當然不可能坐視不理,剛剛說是有事出去一趟,實則是想暗給閻少寧通風報信!

    不得不說,福伯也學壞了!

    “薇兒,我...我昨天說錯話了,我知道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閻少寧又上前兩步,一臉苦澀地跟墨凌薇說道。

    “哼!我的話你听不懂嗎?我不想再見到你,快走開!”

    墨凌薇一臉寒霜,仍舊不為所動。

    “咳咳!墨姑娘,你們繼續!那我去隔壁開始做電燈泡了!”

    正所謂打是親罵是愛,墨凌薇話語里面雖然都是拒閻少寧于千里之外的意思,但李澤軒這個過來人,如何听不出墨凌薇其實是對閻少寧充滿了情誼呢?

    李澤軒不想留在這里當電燈泡,就只好去隔壁實驗室做電燈泡了!

    “哎~!山長!我也去!”

    墨凌薇聞言,連忙追了出去!

    “我...我也去!薇兒、小軒,你們等等我!”

    閻少寧見狀,也追了出去。

    屋外的李澤軒,忍不住頓住腳步,一陣無語,心道這兩個活寶這不是來給自己搗亂嗎?

    “我說少寧、墨姑娘,這做電燈我一個人就行了,你倆不需要過來幫忙,還是繼續斗嘴去吧!”

    李澤軒轉過身,看著這一隊“痴男怨女”,攤了攤手,無奈道。

    “誰..誰跟他斗嘴了?我...我都不認識他!”

    墨凌薇撅了噘嘴,負氣道。

    閻少寧連忙道︰“小軒,你說什麼呢?誰在斗嘴了,我跟薇兒關系好著呢!誒!薇兒,我听說縣城里來了一個戲班,一會兒咱們要不要去看看!”

    堂堂工部尚書之子,耿直無情商的技術宅男,此刻卻成了一枚小舔狗,當真是世事造化,難以捉摸啊!

    李澤軒搖了搖頭,朝著旁邊的實驗室走去,他懶得管這二人了!

    “哼!不去!要去你自己去!哎!山長等等我~!”

    ..............................

    “少寧,你去將這瓶蓋打兩個孔,孔的位置我都畫好了,至于孔的大笑,你就比劃著這個螺桿的粗細來!”

    實驗室內,李澤軒將先前那個玻璃瓶的瓶蓋以及一根比較縴細的螺紋桿遞給了閻少寧,並囑咐道。

    工坊現在沒有機床,螺紋都是依靠手工去打磨的,不過這次水壩既然建成了,李澤軒或許可以嘗試著做各種水力機床了!

    至于電力機床,估計還得有很長的一段路去走!

    “哦!沒問題!馬上就能幫你做好!”

    閻少寧接過瓶蓋和螺紋桿,應了一聲,出門前他扭頭對墨凌薇道︰“薇兒,我去前院作坊了,一會兒就回來!”

    “嗯!”

    墨凌薇輕聲嗯了一句,沒有多說什麼。

    話說這二人有著共同的愛好,都喜歡搗鼓一些新鮮玩意兒,他們一旦進入到了工作狀態,都會忘記其他的事情,因此,李澤軒“帶著”他們來做電燈泡,從另一方面來說,也算是幫了閻少寧!

    “墨姑娘,麻煩你將這蠟燭截取一小段,像鉛筆那麼細、小拇指關節那麼長就好!”

    李澤軒拿出一根蠟燭和一把小刀,遞了過去,說道。

    “好的!山長!”

    墨凌薇不明白李澤軒要削蠟燭做什麼,但她很聰明地沒有去問,因為要不了多長時間,答案自己就出來了。

    而李澤軒這時,則是將兩根螺紋桿的段部分,過上了一段薄薄的橡膠圈,之後他用鑷子夾著螺紋桿,在酒精燈火焰山烤了烤,橡膠圈迅速軟化,緊緊地貼在了螺紋桿間那一部分。

    之後他又取來一根炭化了的竹絲,小心翼翼地將竹絲的兩端,分別用兩個螺母固定在了螺絲桿的下端,同時,他還將竹絲彎成了一個很好看的弧形曲線。

    就在這時,閻少寧從外面回來了。

    “小軒,喏,瓶蓋打好孔了,你看行不行~?”

    閻少寧將瓶蓋跟螺紋桿都遞了過來,說道。

    李澤軒接過,認真察看了一番,點頭贊許道︰“嗯!還不錯!粗細剛好,看來少寧你的手藝還沒落下!”

    閻少寧頓時得意道︰“那是!這整個工坊里面,除了福伯和你,我這手藝和技術,絕對算得上是最為拔尖的~!”

    “嗤~!又大言不慚!要不然一會兒咱們比比?”

    墨凌薇翻了個白眼,毫不留情地出言打擊道。

    她能暫且放下兩人先前的矛盾,不代表她能忍受閻少寧這麼“跳”!

    “呃!”

    閻少寧頓時蔫了,他連忙“補救”道︰“哈哈!方才我說錯了,應該說是工坊除了福伯、小軒,還有薇兒你之外,我的手藝和技術算是最為拔尖的!”

    墨凌薇“哼”了一聲,然後她將手削好的蠟燭,遞給了李澤軒,道︰“山長,您要的小蠟燭,您看看尺寸可還行?”

    李澤軒接過,隨後笑了笑,道︰“嗯!很完美!多謝墨姑娘!”

    墨凌薇得意地橫了閻少寧一眼,道︰“听到了沒?還不錯,與很完美,這其的區別,你心里有...數了嗎?”

    她本來想說“你心里有逼數了嗎”,可隨即又覺得這樣說不雅,只要去掉了那個字!

    自從三月份植樹節的時候,李澤軒跟程處默說出“明年植樹節,我想在你心里種一棵樹,那棵樹的名字叫逼樹(樹)”之後,心里沒有逼數這句話莫名其妙地就在炎黃書院火起來了,甚至有時候書院的老師們都忍不住會說“你的心里到底有沒有逼數”,對此,李澤軒在得知之後,也非常無奈!

    程處默就更加倒霉了,經常被人拿這句話調侃,不知道整個書院有多少人在他心里種過樹,事情傳到程咬金耳朵里,程妖精都郁悶了,還專門將程處默叫道後院詢問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想在程處默心里種樹,弄得程處默那叫一個尷尬啊!恨不得將李澤軒暴打一頓!

    不過前提是他要打得過李澤軒才行!

    “呃!我心里有逼數了,呃,我心里有數了!”

    見墨凌薇看過來,閻少寧連忙道。

    李澤軒這時嘆道︰“好了!這下萬事俱備了,電燈馬上就能造好!”

    聞言,墨凌薇跟閻少寧立馬停下了斗嘴,紛紛將注意力轉移到了李澤軒這邊來。

    就見李澤軒將連著炭化竹絲的螺桿,穿過瓶蓋上的兩個圓孔,隨後他又弄來了一些橡膠,燒融化,滴在了瓶蓋孔與螺紋桿之間的微小縫隙之,確保瓶蓋蓋在玻璃瓶上之後,能夠保持密封、不漏氣;

    做完這些之後,他將蠟燭點燃,滴了幾滴融化了的蠟,滴在了瓶蓋上,然後他將蠟燭按在了那幾滴蠟上固定住,緊接著,他一手端著瓶蓋,另一只手拿過玻璃瓶,並迅速地倒扣在了瓶蓋上、擰緊,瓶空氣所含的氧氣,很快便消耗一空,燃燒的蠟燭也隨之熄滅,這證明瓶子已經沒有氧氣了!

    現代的燈泡里面都是充入惰性氣體,比如氮氣,來防止燈絲氧化,李澤軒現在沒有條件充入氮氣,更加沒有條件抽空燈泡里面的空氣,便想出了這麼一個簡單便捷的方法來去掉燈泡里面的氧氣,效果上也差不了多少!、

    “山長,我明白了!您這樣做是為了去掉氧氣,從而防止這炭化竹絲通電之後因為高溫而燃燒起來是不是~?”

    墨凌薇頭腦靈活,見李澤軒此舉後,她稍微一想,便想明白了其的關竅,頓時忍不住興奮道。

    “呵呵!墨姑娘聰慧過人,令人佩服啊!這炭化竹絲通電之後,的確會發光發熱,這個之前我已經做過實驗,不過炭化竹絲在空氣通電,會迅速被燃燒殆盡,所以就看看這沒了氧氣,它能不能長時間地通電發光!少寧,搬些電池來,我們馬上通電試驗!”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