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時空之嘆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力破虛空

第二百四十五章 力破虛空

作品:時空之嘆 作者:凡事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    第二百四十五章力破虛空

    早晨,秦弈然听到周溪的呼喊吃飯聲,方才提著一個包裹走出房間。網 o見周溪和韋灼華均已上桌,便先向周溪施禮︰“周前輩早安。”周溪點點頭,受了這一禮。秦弈然轉頭道︰“韋姑娘早啊。”韋灼華將低著的頭微微抬起,輕聲道︰“秦大哥早。”秦弈然將包裹遞到她面前︰“送你的。”韋灼華看著這麼一個大包裹,好奇道︰“這里面是什麼?”周溪笑著插口道︰“這里面是秦小友昨天晚上給你買的書。”

    沒想到,秦弈然卻搖了搖頭︰“不只是昨天買的書,昨天我就買了三本書。這里面還有一些武功秘笈,是我畢生所學精華,連夜寫出來的。”周溪有些驚詫︰“連夜?怪不得你昨天晚上都沒熄燈。”秦弈然問道︰“周老前輩一直關注著晚輩房間嗎?”周溪道︰“這還要關注?昨天晚上我睡覺時你房間有燈光,今天早上起床時依舊有,不就說明一夜的燈未熄嗎?”

    韋灼華打開包裹,卻見包裹里數本書,前面幾本封面是秦弈然清秀的字跡︰《金竹劍法》、《金竹心法》、《暴陽劍法》、《八苦掌法》、《零落掌法》、《枯捌槍法》。o略略翻開,里面的字跡干淨整潔,顯然是用了一番心。看著這字,不覺入了神。

    “夜晚時間太少,只能默幾本適合你的簡單基礎招式。最後三本是文學書,不可不看。其實還有更適合你的,只是我一個男子,沒怎麼練習過,因此有些忘記。等我回去後,再給你抄來……”說到這里,秦弈然也不禁有些哽咽,他不知道離開了此處,是否還能回得來,再回來時,又能否見到韋灼華。畢竟這個回來,自然不是離開人界再回來,而是離開循環機再回來。畢竟他想給韋灼華的,是那幾本雪山派的功法,因此必須出循環機。

    韋灼華喃喃道︰“沒事……沒事……”周溪感嘆道︰“我本來打算收灼華為徒的,你這樣給了這麼多武學功法,那我要是收了,豈不顯得覬覦麼。”秦弈然道︰“這……晚輩著實不知。要是早知前輩要收韋姑娘為徒,又豈會班門弄斧,貽笑大方。”周溪笑了笑,看向韋灼華︰“韋姑娘,可願拜老朽為義父?”此話一出,韋灼華也驚呆了,她看著周溪。

    秦弈然腦海急速思考,忽然明白了周溪的意思︰如此,既可教韋灼華武功,也撇清了覬覦的說辭。網 o他當即道︰“那多謝周老前輩栽培韋姑娘了。”周溪道︰“小友與韋姑娘素味平生,亦有如此魄力,老夫又豈甘居人後。”說著,看向韋灼華。

    韋灼華再遲鈍,此時也大致也知道了事情原委。她慌忙站起身來,向周溪叩首︰“灼華拜見義父。”周溪笑呵呵地扶起︰“以後義父的生養死葬,就全靠你了。”韋灼華不語,默默點頭。

    周溪道︰“小友慣用什麼兵器?”秦弈然道︰“劍。”周溪道︰“那我們中午較量較量,如何?”秦弈然大喜過望︰“多謝前輩成全,不過我想用槍和前輩較量——這才是我喜歡的兵刃。”周溪點頭︰“也可——我房間里有槍,你要不要趁著時間尚早,先練練?”秦弈然搖搖頭︰“不必了,非是晚輩放肆,實在是了如指掌,再練徒增焦慮感,並無益處。”

    吃過飯,秦弈然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盤坐呼吸。莫清宴曾經教導他,越是大事,越要保持沉著。而這些年的經歷,也往往是穩中求勝。穩這個字,可以算是秦弈然天人合一,進階一流高手的依靠。

    時間不知不覺地流轉,到了正午,周溪的聲音傳來︰“吃飯了。”秦弈然走出來,卻見桌子上並無飯菜,而周溪則換了一身短褂,左手拿著一根鐵槍,右手拿著一根木棍︰“秦小友,我們先活動活動,再吃飯如何?”秦弈然點點頭︰“好。”接過鐵槍。

    兩人出了屋子,韋灼華在門口站著觀看。周溪將木棍橫封︰“秦小友,你先動手吧。”秦弈然道︰“失禮了。”右手長槍一抖,向上疾挑,正是枯捌槍法的第一式——小熊升樹。周溪一棍下擊,欲將鐵槍壓于地上。秦弈然毫不遲疑,變招“蠍虎游牆”,長槍貼著木棍劃擊周溪右手手指,周溪右腕一轉,竟不躲避,而是同樣拍擊秦弈然的右腕。

    秦弈然見狀,知道槍的力道遠小于棍,只得被迫後退,周溪得勢不饒人,木棍前捅撞向秦弈然胸口,秦弈然馬步一扎,鐵槍豎直,用槍桿奮力往前頂,卻是“山案巍巍”。這著實是一下硬踫,再無任何花巧,秦弈然功力較淺,當即被震得兩臂酸麻,險些一屁股坐倒。

    眼看周溪又是一棍砸來,秦弈然鐵槍上頂“北冕堂皇”,而後不顧手麻,槍同樣下劈周溪“仙王臨塵”。周溪橫棍封住,秦弈然槍一轉,斜下劃落“仙後遺世”,周溪依舊斜擋,秦弈然手腕連抖,一下抖出了五朵槍花,刺向周溪腦袋和四肢“仙女散花”。這三招主動攻擊,一招比一招快,使得秦弈然眼神變得極為凌厲,不由得絲毫分神,力道也是十分。換作任何一個一流高手,這三招下來必定掛彩,但周溪畢竟是巔峰高手,雖然年老,依舊經驗豐富,棍子一撥,旋轉有如風車,竟然全部擋下。

    但饒是如此,秦弈然依舊又搶回了主動,接下來又是幾輪進攻,都是枯捌槍法中最刁鑽的攻擊,力求不與周溪的長棍硬拼。偶被周溪搶了主動,則不惜硬挨一棍,也要搶回。

    一盞茶時間迅速過去,秦弈然挨了幾處棍掃,渾身疼痛,而周溪也有八處掛彩。韋灼華心下焦急,幾次叫停無果,顯然二人打出了真火,而她又聰慧,父親是習武的,知道此時自己沖入戰場,反而會傷害自己,要是有人分神,那可能受傷更重。因此她只空自吶喊,卻不會下場添亂。

    驟然之間,周溪一聲長嘯,避過秦弈然一槍,將棍子往地上一撐,整個人臨空躍起,飛踢而來。此時秦弈然的長槍未來得及收回,只得左臂平伸,一掌推出。一掌抵兩足,秦弈然周身巨震之下,驟感渾身不知哪又新升了一股新力,未及回神,就見相抵之處,突然裂開一條黑色的細縫,產生巨大的吸力。秦弈然毫無抵抗之力,便被壓縮吸入其中!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時空之嘆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