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次元法典 > 第三千一百零八章 不同的看法(本喵新買的四條腿的椅子到了)

第三千一百零八章 不同的看法(本喵新買的四條腿的椅子到了)

作品:次元法典 作者:西貝貓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對于方正來說,他越是了解崩壞,他就越覺得,上個時代和這個時代對崩壞的看法是有問題的。【Google搜索{書名+ck101}可快速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不管是高等科技發達的上個世界,還是現在這個中世紀又或者是德麗莎她們所在的現代世界,對于崩壞的態度永遠都是“對抗!對抗!對抗!”

    徹底消滅崩壞,才能夠拯救人類。

    這似乎已經成為了兩個時代的共識,但是………共識並不一定就是正確的。

    但凡中國人,都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古代發了水災,堯命鯀去治水,結果鯀只會水來土掩,建造堤壩。結果洪水沖毀了堤壩,造成的破壞反而更大。後來換成大禹去治水,發現堵不如疏,于是采取了開渠排水,疏通河道的辦法,將洪水引到大海里去,從而治理了水災。

    要方正來說,不管是上個時代的逐火之蛾,還是現在的天命,其實都是鯀的做派,一味的想要徹底消滅崩壞,一勞永逸的解決問題。

    然而………可能嗎?

    光與影永遠是共存的,就好像你不能讓美少女不上廁所———哦,好吧,美少女機器人是不用上廁所的。人類進行生產,就會排廢物。工業化就會產生廢氣,同樣,崩壞伴隨著人類文明的發展而發展,這本身就是一個應該客觀看待的問題。

    就好像地震,海嘯,颶風,瘟疫,都是災難。人類不可能無視這些災難,那怎麼辦?要麼抵抗,要麼逃走,要麼想辦法改變。

    逃亡主義是沒有前途的,諾亞造了艘船那是上帝保佑,上帝不保佑的話一個浪打過來直接就給你全滅了。

    抵抗呢?

    上一代文明為什麼毀滅?就是因為他們為了對抗崩壞,殺死了第十二律者的宿體,喚醒了侵蝕之律者入侵核彈發射系統毀滅了最後的城市。

    這一時代,西伯利亞第二律者的覺醒,也同樣是出于天命為了對抗崩壞而對孩子們進行的慘無人道的人體實驗的結果。

    由此可見,對抗政策就像是鯀的治水政策一樣,光堵不疏,或許能夠抵擋一時,但是最後潰堤時造成的災難也就越大。

    因此在方正看來,要想應對崩壞,就必須首先正確面對崩壞,將它視為人類無法避免要面對和處理的問題———就好像犯罪一樣,人類的文明再怎麼進步,科技再怎麼發展。犯罪行為依舊無法完全消除。但也不能說因為這個就不治理犯罪了,任憑他們去。又或者用什麼手段把所有人都變成木頭人,讓他們不犯罪………那和把人類毀滅也沒有區別了。

    就算是在方正的天道宮里,因為打架斗毆違反規定被蒂麗亞關小黑屋的小丫頭也不是一個兩個呢,世界上哪兒還真有平安無事的樂土天堂?

    哦,也許墓地算是一個———畢竟死亡面前眾生平等。

    不過仔細想想,地獄里破事也不少………嗯,這世界上果然沒有平安樂土。

    方正收回思緒,默默的向後退了一步,躲開了眼前的一道金光。

    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奧托向兩人發起了攻擊,對此方正是無所謂的,打就打唄。他又不是沒打過奧托,雖然第一次的時候是用了點兒花招取巧的。但是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嘛,只要能夠干掉對方的方法就是好方法。

    而且現在的奧

    本章未完,點下一頁繼續閱讀。

    托還只是個普通的人類,方正也不擔心他會給自己造幾百具身體等著復活———哦,不過他現在好像也不算是普通的人類了。

    看著正在和卡蓮交手的奧托,方正聳聳肩膀。這個家伙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金色的正方形匣子,看起來和當初卡蓮手里那個黑色的差不多,除了顏色不一樣之外似乎差別不大。

    但是這玩意兒可比那個黑匣子厲害的多,至少到目前來看,它能夠轉化成各種各樣的武器被奧托使用。最開始的時候,奧托是用槍和兩人戰斗,後來卡蓮近身打算拿下他,結果那玩意兒居然還變成了一把騎士長槍,不僅如此,它還能夠變化成長劍———總而言之,這把武器的詭異讓卡蓮有點兒措手不及的意思。

    她或許從來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個青梅竹馬居然還有這種戰斗能力,畢竟在卡蓮的印象里,奧托一直都是個身體瘦弱,不擅長戰斗的人。哪怕是跟著自己加入戰爭,他也是以軍醫的身份………

    “還是我來吧?”

    看著在奧托進攻下不得不和對方再次拉開距離的卡蓮,方正還好心問了對方一句。他明白卡蓮為什麼打算上前戰斗,因為她覺得奧托是被那個金色的匣子給控制了———就和當初八重櫻被黑匣子里的惡魔給控制了一樣。

    不過方正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是奧托自己的決定,但是正如他所說的,這是卡蓮和奧托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他沒插手的興趣,所以方正就一直在旁邊劃水。

    不然的話,就奧托這種狗屁招數,方正一劍就把他頭砍下來了。不談力量,光談劍術,穿越了無數世界的方正也都是神話級別的,哪兒是奧托這個小屁孩能比的?

    “不………”

    听到方正的詢問,卡蓮猶豫了一下,搖了搖頭。

    “我一定會讓他清醒過來的!”

    說完這句話,卡蓮一把提起猶大誓約,再次向著奧托沖了過去。

    面對卡蓮的背影,方正無奈的攤開雙手。他知道卡蓮其實已經察覺到奧托現在的情況,但她只是不願意承認………算了,現在就看卡蓮什麼時候願意看清楚現實,知道自己這個青梅竹馬和自己走的永遠不是同一條路了。

    看著方正和卡蓮“親密”的聊天,奧托那邊的臉色越發陰沉,他也是個男人,而且還是一個深愛著卡蓮的男人。卡蓮自己或許沒有察覺到,但是奧托卻發現了,她在和那個男人說話的時候,眼神里流露出的是不加保留的信賴和親近………

    為什麼?我們認識了這麼久,難道還比不上他?

    奧托當然不知道,雖然按照現實時間來計算,方正和卡蓮認識還不到一天,但事實上在侵蝕之律者那個夢境循環里,他們也算是相處了好長時間了———當然,奧托是不知道的。

    但是現在,奧托看到這一幕,卻是滿心的怒火。

    為什麼會是這樣呢?

    明明是我先的!不管是青梅竹馬也好,成為她的同伴也好………喜歡上她也好………

    當然,方正是不會理解奧托的想法的,因為他看過奧托的日記,在他那個世界里,卡蓮愛上了櫻,而且還在被天命抓回來的時候當眾承認了這一點,但是那個時候奧托依舊對卡蓮一往情深,對此方正百思不得其解,只

    本章未完,點下一頁繼續閱讀。

    能夠歸咎于奧托是個終極舔狗,又或者當時那個櫻已經死了,而且還是個女的,所以他不在乎?

    但是現在奧托顯然不可能不在乎。

    他無法忘記那天晚上,自己透過鐵牢所看到的那一幕,他從來沒有想過的那一幕———那個時候卡蓮的表情,是他一直希望卻又沒辦法見到的!

    所以……………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就此放棄!

    “抱歉,卡蓮。”

    看著再次向自己沖過來的卡蓮,奧托輕嘆了口氣,接著他伸出手去,打了個響指。

    與此同時,只見奧托身邊的金色匣子再次啟動,這一次,它迅速變化為了———金色的十字架。、

    “猶大第零額定功率,啟動。”

    伴隨著奧托的說話,數條金色的鎖鏈從中浮現,捆綁在卡蓮的身上。而此刻的卡蓮也失去了力氣,被死死的束縛在了原地。

    “這………怎麼可能?奧托,你這到底是………”

    “卡蓮,你應該明白的,這不是崩壞的力量。”

    奧托盯視著眼前的卡蓮,開口說道。

    “它和你的‘猶大誓約’一樣,都是來自上個文明世紀的遺物,它名叫‘虛空萬藏’,是能夠模擬所有神之鍵的產物———當然,你的猶大誓約也在其中。”

    “你……………”

    “我知道你會走上一條和我不同的道路,但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會走上這條路。”

    奧托抬起頭來,望向卡蓮的身後,在那里,方正正好整以暇的看著他。

    “但是很可惜,這個世界………你沒辦法實現自己的願望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听到這里,卡蓮抬起頭想要再說些什麼,但是最終她閉上了眼楮,陷入了昏迷之中。

    與此同時,大地開始動搖,而奧托則望向眼前的方正,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真可惜啊,這一次,我又失敗了。”

    “舔狗不得好死,你不會真以為自己會有勝利的時候吧。”

    方正拿起霜之哀傷,大踏步的向著奧托走了過來,後者則只是搖了搖頭。

    “這都無所謂,但是,我不會就這樣結束的。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到此為止了。”

    一面說著,他一面舉起手來。伴隨著他的動作,大地開始顫抖,而方正則停下了腳步,疑惑的掃了一眼四周。

    “感覺到了嗎?”

    看著方正疑惑的表情,奧托露出了笑容。

    “這里只是一塊碎片,一個不完整的世界,這只是一個沒有發生過的未來,它從來沒有存在于歷史之中。卡蓮卡斯蘭娜從來都沒有成功的反抗過天命,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這個可能性都並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她所能夠做的,就是面對死亡,然後成為天命的精神旗幟,永恆的聖女………只是這樣。”

    “沒有未來的未來不是我想要的未來。”

    方正默默的舉起大劍。

    “所以你準備好受死了吧。”

    “你就算殺了我,也改變不了這一切。”

    奧托面帶微笑,望向方正。

    “這個世界注定……………”

    然而奧托的話並沒有說完,因為就在此刻,漆黑的大劍一閃而過,接著奧托的頭顱高高飛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掉落在地。而他的脖子則噴灑著鮮血,身體茫然的向著前方下意識走了兩步,接著一頭栽倒在地。

    與此同時,方正一把伸出手去,抓住了一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的羽毛,用力握緊。

    “在預言法師面前使幻術,你真是活膩了啊。”

    奧托當然不是在那里等死,事實上在他和方正說話的時候,方正就察覺到這小子似乎打算用某種幻術來蒙蔽自己———然而可惜的是,對于預言法師來說,任何幻術都是沒有效果的,所以他就站在那里看著奧托耍猴戲,然後一劍直接砍了他的腦袋。

    不過……………

    想到這里,方正轉頭望向窗外,在那里,天空開始逐漸破碎,大地顫抖。

    正如奧托所說,這里只是一個時間碎片,而不是完整的世界,他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抽干了這個世界的力量,讓這里提前“枯萎”了。

    但是………這也叫事?

    方正眯起眼楮,默默的看著手中的霜之哀傷。

    就讓你看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吧。(未完待續)

    西貝貓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你身邊有不少朋友還沒看到本章呢,快去給他們劇透吧

    能夠歸咎于奧托是個終極舔狗,又或者當時那個櫻已經死了,而且還是個女的,所以他不在乎?

    但是現在奧托顯然不可能不在乎。

    他無法忘記那天晚上,自己透過鐵牢所看到的那一幕,他從來沒有想過的那一幕———那個時候卡蓮的表情,是他一直希望卻又沒辦法見到的!

    所以……………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就此放棄!

    “抱歉,卡蓮。”

    看著再次向自己沖過來的卡蓮,奧托輕嘆了口氣,接著他伸出手去,打了個響指。

    與此同時,只見奧托身邊的金色匣子再次啟動,這一次,它迅速變化為了———金色的十字架。、

    “猶大第零額定功率,啟動。”

    伴隨著奧托的說話,數條金色的鎖鏈從中浮現,捆綁在卡蓮的身上。而此刻的卡蓮也失去了力氣,被死死的束縛在了原地。

    “這………怎麼可能?奧托,你這到底是………”

    “卡蓮,你應該明白的,這不是崩壞的力量。”

    奧托盯視著眼前的卡蓮,開口說道。

    “它和你的‘猶大誓約’一樣,都是來自上個文明世紀的遺物,它名叫‘虛空萬藏’,是能夠模擬所有神之鍵的產物———當然,你的猶大誓約也在其中。”

    “你……………”

    “我知道你會走上一條和我不同的道路,但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會走上這條路。”

    奧托抬起頭來,望向卡蓮的身後,在那里,方正正好整以暇的看著他。

    “但是很可惜,這個世界………你沒辦法實現自己的願望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听到這里,卡蓮抬起頭想要再說些什麼,但是最終她閉上了眼楮,陷入了昏迷之中。

    與此同時,大地開始動搖,而奧托則望向眼前的方正,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真可惜啊,這一次,我又失敗了。”

    “舔狗不得好死,你不會真以為自己會有勝利的時候吧。”

    方正拿起霜之哀傷,大踏步的向著奧托走了過來,後者則只是搖了搖頭。

    “這都無所謂,但是,我不會就這樣結束的。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到此為止了。”

    一面說著,他一面舉起手來。伴隨著他的動作,大地開始顫抖,而方正則停下了腳步,疑惑的掃了一眼四周。

    “感覺到了嗎?”

    看著方正疑惑的表情,奧托露出了笑容。

    “這里只是一塊碎片,一個不完整的世界,這只是一個沒有發生過的未來,它從來沒有存在于歷史之中。卡蓮卡斯蘭娜從來都沒有成功的反抗過天命,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這個可能性都並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她所能夠做的,就是面對死亡,然後成為天命的精神旗幟,永恆的聖女………只是這樣。”

    “沒有未來的未來不是我想要的未來。”

    方正默默的舉起大劍。

    “所以你準備好受死了吧。”

    “你就算殺了我,也改變不了這一切。”

    奧托面帶微笑,望向方正。

    “這個世界注定……………”

    然而奧托的話並沒有說完,因為就在此刻,漆黑的大劍一閃而過,接著奧托的頭顱高高飛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掉落在地。而他的脖子則噴灑著鮮血,身體茫然的向著前方下意識走了兩步,接著一頭栽倒在地。

    與此同時,方正一把伸出手去,抓住了一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的羽毛,用力握緊。

    “在預言法師面前使幻術,你真是活膩了啊。”

    奧托當然不是在那里等死,事實上在他和方正說話的時候,方正就察覺到這小子似乎打算用某種幻術來蒙蔽自己———然而可惜的是,對于預言法師來說,任何幻術都是沒有效果的,所以他就站在那里看著奧托耍猴戲,然後一劍直接砍了他的腦袋。

    不過……………

    想到這里,方正轉頭望向窗外,在那里,天空開始逐漸破碎,大地顫抖。

    正如奧托所說,這里只是一個時間碎片,而不是完整的世界,他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抽干了這個世界的力量,讓這里提前“枯萎”了。

    但是………這也叫事?

    方正眯起眼楮,默默的看著手中的霜之哀傷。

    就讓你看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吧。(未完待續)

    西貝貓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你身邊有不少朋友還沒看到本章呢,快去給他們劇透吧

    能夠歸咎于奧托是個終極舔狗,又或者當時那個櫻已經死了,而且還是個女的,所以他不在乎?

    但是現在奧托顯然不可能不在乎。

    他無法忘記那天晚上,自己透過鐵牢所看到的那一幕,他從來沒有想過的那一幕———那個時候卡蓮的表情,是他一直希望卻又沒辦法見到的!

    所以……………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就此放棄!

    “抱歉,卡蓮。”

    看著再次向自己沖過來的卡蓮,奧托輕嘆了口氣,接著他伸出手去,打了個響指。

    與此同時,只見奧托身邊的金色匣子再次啟動,這一次,它迅速變化為了———金色的十字架。、

    “猶大第零額定功率,啟動。”

    伴隨著奧托的說話,數條金色的鎖鏈從中浮現,捆綁在卡蓮的身上。而此刻的卡蓮也失去了力氣,被死死的束縛在了原地。

    “這………怎麼可能?奧托,你這到底是………”

    “卡蓮,你應該明白的,這不是崩壞的力量。”

    奧托盯視著眼前的卡蓮,開口說道。

    “它和你的‘猶大誓約’一樣,都是來自上個文明世紀的遺物,它名叫‘虛空萬藏’,是能夠模擬所有神之鍵的產物———當然,你的猶大誓約也在其中。”

    “你……………”

    “我知道你會走上一條和我不同的道路,但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會走上這條路。”

    奧托抬起頭來,望向卡蓮的身後,在那里,方正正好整以暇的看著他。

    “但是很可惜,這個世界………你沒辦法實現自己的願望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听到這里,卡蓮抬起頭想要再說些什麼,但是最終她閉上了眼楮,陷入了昏迷之中。

    與此同時,大地開始動搖,而奧托則望向眼前的方正,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真可惜啊,這一次,我又失敗了。”

    “舔狗不得好死,你不會真以為自己會有勝利的時候吧。”

    方正拿起霜之哀傷,大踏步的向著奧托走了過來,後者則只是搖了搖頭。

    “這都無所謂,但是,我不會就這樣結束的。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到此為止了。”

    一面說著,他一面舉起手來。伴隨著他的動作,大地開始顫抖,而方正則停下了腳步,疑惑的掃了一眼四周。

    “感覺到了嗎?”

    看著方正疑惑的表情,奧托露出了笑容。

    “這里只是一塊碎片,一個不完整的世界,這只是一個沒有發生過的未來,它從來沒有存在于歷史之中。卡蓮卡斯蘭娜從來都沒有成功的反抗過天命,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這個可能性都並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她所能夠做的,就是面對死亡,然後成為天命的精神旗幟,永恆的聖女………只是這樣。”

    “沒有未來的未來不是我想要的未來。”

    方正默默的舉起大劍。

    “所以你準備好受死了吧。”

    “你就算殺了我,也改變不了這一切。”

    奧托面帶微笑,望向方正。

    “這個世界注定……………”

    然而奧托的話並沒有說完,因為就在此刻,漆黑的大劍一閃而過,接著奧托的頭顱高高飛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掉落在地。而他的脖子則噴灑著鮮血,身體茫然的向著前方下意識走了兩步,接著一頭栽倒在地。

    與此同時,方正一把伸出手去,抓住了一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的羽毛,用力握緊。

    “在預言法師面前使幻術,你真是活膩了啊。”

    奧托當然不是在那里等死,事實上在他和方正說話的時候,方正就察覺到這小子似乎打算用某種幻術來蒙蔽自己———然而可惜的是,對于預言法師來說,任何幻術都是沒有效果的,所以他就站在那里看著奧托耍猴戲,然後一劍直接砍了他的腦袋。

    不過……………

    想到這里,方正轉頭望向窗外,在那里,天空開始逐漸破碎,大地顫抖。

    正如奧托所說,這里只是一個時間碎片,而不是完整的世界,他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抽干了這個世界的力量,讓這里提前“枯萎”了。

    但是………這也叫事?

    方正眯起眼楮,默默的看著手中的霜之哀傷。

    就讓你看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吧。(未完待續)

    西貝貓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听說看這本書的人都是很幸運的,分享後你的運氣會更棒

    能夠歸咎于奧托是個終極舔狗,又或者當時那個櫻已經死了,而且還是個女的,所以他不在乎?

    但是現在奧托顯然不可能不在乎。

    他無法忘記那天晚上,自己透過鐵牢所看到的那一幕,他從來沒有想過的那一幕———那個時候卡蓮的表情,是他一直希望卻又沒辦法見到的!

    所以……………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就此放棄!

    “抱歉,卡蓮。”

    看著再次向自己沖過來的卡蓮,奧托輕嘆了口氣,接著他伸出手去,打了個響指。

    與此同時,只見奧托身邊的金色匣子再次啟動,這一次,它迅速變化為了———金色的十字架。、

    “猶大第零額定功率,啟動。”

    伴隨著奧托的說話,數條金色的鎖鏈從中浮現,捆綁在卡蓮的身上。而此刻的卡蓮也失去了力氣,被死死的束縛在了原地。

    “這………怎麼可能?奧托,你這到底是………”

    “卡蓮,你應該明白的,這不是崩壞的力量。”

    奧托盯視著眼前的卡蓮,開口說道。

    “它和你的‘猶大誓約’一樣,都是來自上個文明世紀的遺物,它名叫‘虛空萬藏’,是能夠模擬所有神之鍵的產物———當然,你的猶大誓約也在其中。”

    “你……………”

    “我知道你會走上一條和我不同的道路,但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會走上這條路。”

    奧托抬起頭來,望向卡蓮的身後,在那里,方正正好整以暇的看著他。

    “但是很可惜,這個世界………你沒辦法實現自己的願望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听到這里,卡蓮抬起頭想要再說些什麼,但是最終她閉上了眼楮,陷入了昏迷之中。

    與此同時,大地開始動搖,而奧托則望向眼前的方正,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真可惜啊,這一次,我又失敗了。”

    “舔狗不得好死,你不會真以為自己會有勝利的時候吧。”

    方正拿起霜之哀傷,大踏步的向著奧托走了過來,後者則只是搖了搖頭。

    “這都無所謂,但是,我不會就這樣結束的。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到此為止了。”

    一面說著,他一面舉起手來。伴隨著他的動作,大地開始顫抖,而方正則停下了腳步,疑惑的掃了一眼四周。

    “感覺到了嗎?”

    看著方正疑惑的表情,奧托露出了笑容。

    “這里只是一塊碎片,一個不完整的世界,這只是一個沒有發生過的未來,它從來沒有存在于歷史之中。卡蓮卡斯蘭娜從來都沒有成功的反抗過天命,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這個可能性都並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她所能夠做的,就是面對死亡,然後成為天命的精神旗幟,永恆的聖女………只是這樣。”

    “沒有未來的未來不是我想要的未來。”

    方正默默的舉起大劍。

    “所以你準備好受死了吧。”

    “你就算殺了我,也改變不了這一切。”

    奧托面帶微笑,望向方正。

    “這個世界注定……………”

    然而奧托的話並沒有說完,因為就在此刻,漆黑的大劍一閃而過,接著奧托的頭顱高高飛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掉落在地。而他的脖子則噴灑著鮮血,身體茫然的向著前方下意識走了兩步,接著一頭栽倒在地。

    與此同時,方正一把伸出手去,抓住了一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的羽毛,用力握緊。

    “在預言法師面前使幻術,你真是活膩了啊。”

    奧托當然不是在那里等死,事實上在他和方正說話的時候,方正就察覺到這小子似乎打算用某種幻術來蒙蔽自己———然而可惜的是,對于預言法師來說,任何幻術都是沒有效果的,所以他就站在那里看著奧托耍猴戲,然後一劍直接砍了他的腦袋。

    不過……………

    想到這里,方正轉頭望向窗外,在那里,天空開始逐漸破碎,大地顫抖。

    正如奧托所說,這里只是一個時間碎片,而不是完整的世界,他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抽干了這個世界的力量,讓這里提前“枯萎”了。

    但是………這也叫事?

    方正眯起眼楮,默默的看著手中的霜之哀傷。

    就讓你看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吧。(未完待續)

    西貝貓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听說和異性朋友討論本書情節的,很容易發展成戀人哦

    能夠歸咎于奧托是個終極舔狗,又或者當時那個櫻已經死了,而且還是個女的,所以他不在乎?

    但是現在奧托顯然不可能不在乎。

    他無法忘記那天晚上,自己透過鐵牢所看到的那一幕,他從來沒有想過的那一幕———那個時候卡蓮的表情,是他一直希望卻又沒辦法見到的!

    所以……………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就此放棄!

    “抱歉,卡蓮。”

    看著再次向自己沖過來的卡蓮,奧托輕嘆了口氣,接著他伸出手去,打了個響指。

    與此同時,只見奧托身邊的金色匣子再次啟動,這一次,它迅速變化為了———金色的十字架。、

    “猶大第零額定功率,啟動。”

    伴隨著奧托的說話,數條金色的鎖鏈從中浮現,捆綁在卡蓮的身上。而此刻的卡蓮也失去了力氣,被死死的束縛在了原地。

    “這………怎麼可能?奧托,你這到底是………”

    “卡蓮,你應該明白的,這不是崩壞的力量。”

    奧托盯視著眼前的卡蓮,開口說道。

    “它和你的‘猶大誓約’一樣,都是來自上個文明世紀的遺物,它名叫‘虛空萬藏’,是能夠模擬所有神之鍵的產物———當然,你的猶大誓約也在其中。”

    “你……………”

    “我知道你會走上一條和我不同的道路,但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會走上這條路。”

    奧托抬起頭來,望向卡蓮的身後,在那里,方正正好整以暇的看著他。

    “但是很可惜,這個世界………你沒辦法實現自己的願望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听到這里,卡蓮抬起頭想要再說些什麼,但是最終她閉上了眼楮,陷入了昏迷之中。

    與此同時,大地開始動搖,而奧托則望向眼前的方正,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真可惜啊,這一次,我又失敗了。”

    “舔狗不得好死,你不會真以為自己會有勝利的時候吧。”

    方正拿起霜之哀傷,大踏步的向著奧托走了過來,後者則只是搖了搖頭。

    “這都無所謂,但是,我不會就這樣結束的。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到此為止了。”

    一面說著,他一面舉起手來。伴隨著他的動作,大地開始顫抖,而方正則停下了腳步,疑惑的掃了一眼四周。

    “感覺到了嗎?”

    看著方正疑惑的表情,奧托露出了笑容。

    “這里只是一塊碎片,一個不完整的世界,這只是一個沒有發生過的未來,它從來沒有存在于歷史之中。卡蓮卡斯蘭娜從來都沒有成功的反抗過天命,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這個可能性都並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她所能夠做的,就是面對死亡,然後成為天命的精神旗幟,永恆的聖女………只是這樣。”

    “沒有未來的未來不是我想要的未來。”

    方正默默的舉起大劍。

    “所以你準備好受死了吧。”

    “你就算殺了我,也改變不了這一切。”

    奧托面帶微笑,望向方正。

    “這個世界注定……………”

    然而奧托的話並沒有說完,因為就在此刻,漆黑的大劍一閃而過,接著奧托的頭顱高高飛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掉落在地。而他的脖子則噴灑著鮮血,身體茫然的向著前方下意識走了兩步,接著一頭栽倒在地。

    與此同時,方正一把伸出手去,抓住了一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的羽毛,用力握緊。

    “在預言法師面前使幻術,你真是活膩了啊。”

    奧托當然不是在那里等死,事實上在他和方正說話的時候,方正就察覺到這小子似乎打算用某種幻術來蒙蔽自己———然而可惜的是,對于預言法師來說,任何幻術都是沒有效果的,所以他就站在那里看著奧托耍猴戲,然後一劍直接砍了他的腦袋。

    不過……………

    想到這里,方正轉頭望向窗外,在那里,天空開始逐漸破碎,大地顫抖。

    正如奧托所說,這里只是一個時間碎片,而不是完整的世界,他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抽干了這個世界的力量,讓這里提前“枯萎”了。

    但是………這也叫事?

    方正眯起眼楮,默默的看著手中的霜之哀傷。

    就讓你看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吧。(未完待續)

    西貝貓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你身邊有不少朋友還沒看到本章呢,快去給他們劇透吧

    能夠歸咎于奧托是個終極舔狗,又或者當時那個櫻已經死了,而且還是個女的,所以他不在乎?

    但是現在奧托顯然不可能不在乎。

    他無法忘記那天晚上,自己透過鐵牢所看到的那一幕,他從來沒有想過的那一幕———那個時候卡蓮的表情,是他一直希望卻又沒辦法見到的!

    所以……………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就此放棄!

    “抱歉,卡蓮。”

    看著再次向自己沖過來的卡蓮,奧托輕嘆了口氣,接著他伸出手去,打了個響指。

    與此同時,只見奧托身邊的金色匣子再次啟動,這一次,它迅速變化為了———金色的十字架。、

    “猶大第零額定功率,啟動。”

    伴隨著奧托的說話,數條金色的鎖鏈從中浮現,捆綁在卡蓮的身上。而此刻的卡蓮也失去了力氣,被死死的束縛在了原地。

    “這………怎麼可能?奧托,你這到底是………”

    “卡蓮,你應該明白的,這不是崩壞的力量。”

    奧托盯視著眼前的卡蓮,開口說道。

    “它和你的‘猶大誓約’一樣,都是來自上個文明世紀的遺物,它名叫‘虛空萬藏’,是能夠模擬所有神之鍵的產物———當然,你的猶大誓約也在其中。”

    “你……………”

    “我知道你會走上一條和我不同的道路,但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會走上這條路。”

    奧托抬起頭來,望向卡蓮的身後,在那里,方正正好整以暇的看著他。

    “但是很可惜,這個世界………你沒辦法實現自己的願望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听到這里,卡蓮抬起頭想要再說些什麼,但是最終她閉上了眼楮,陷入了昏迷之中。

    與此同時,大地開始動搖,而奧托則望向眼前的方正,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真可惜啊,這一次,我又失敗了。”

    “舔狗不得好死,你不會真以為自己會有勝利的時候吧。”

    方正拿起霜之哀傷,大踏步的向著奧托走了過來,後者則只是搖了搖頭。

    “這都無所謂,但是,我不會就這樣結束的。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到此為止了。”

    一面說著,他一面舉起手來。伴隨著他的動作,大地開始顫抖,而方正則停下了腳步,疑惑的掃了一眼四周。

    “感覺到了嗎?”

    看著方正疑惑的表情,奧托露出了笑容。

    “這里只是一塊碎片,一個不完整的世界,這只是一個沒有發生過的未來,它從來沒有存在于歷史之中。卡蓮卡斯蘭娜從來都沒有成功的反抗過天命,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這個可能性都並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她所能夠做的,就是面對死亡,然後成為天命的精神旗幟,永恆的聖女………只是這樣。”

    “沒有未來的未來不是我想要的未來。”

    方正默默的舉起大劍。

    “所以你準備好受死了吧。”

    “你就算殺了我,也改變不了這一切。”

    奧托面帶微笑,望向方正。

    “這個世界注定……………”

    然而奧托的話並沒有說完,因為就在此刻,漆黑的大劍一閃而過,接著奧托的頭顱高高飛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掉落在地。而他的脖子則噴灑著鮮血,身體茫然的向著前方下意識走了兩步,接著一頭栽倒在地。

    與此同時,方正一把伸出手去,抓住了一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的羽毛,用力握緊。

    “在預言法師面前使幻術,你真是活膩了啊。”

    奧托當然不是在那里等死,事實上在他和方正說話的時候,方正就察覺到這小子似乎打算用某種幻術來蒙蔽自己———然而可惜的是,對于預言法師來說,任何幻術都是沒有效果的,所以他就站在那里看著奧托耍猴戲,然後一劍直接砍了他的腦袋。

    不過……………

    想到這里,方正轉頭望向窗外,在那里,天空開始逐漸破碎,大地顫抖。

    正如奧托所說,這里只是一個時間碎片,而不是完整的世界,他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抽干了這個世界的力量,讓這里提前“枯萎”了。

    但是………這也叫事?

    方正眯起眼楮,默默的看著手中的霜之哀傷。

    就讓你看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吧。(未完待續)

    西貝貓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你的朋友正在書荒,快去幫幫他吧

    能夠歸咎于奧托是個終極舔狗,又或者當時那個櫻已經死了,而且還是個女的,所以他不在乎?

    但是現在奧托顯然不可能不在乎。

    他無法忘記那天晚上,自己透過鐵牢所看到的那一幕,他從來沒有想過的那一幕———那個時候卡蓮的表情,是他一直希望卻又沒辦法見到的!

    所以……………這一次,他絕對不會就此放棄!

    “抱歉,卡蓮。”

    看著再次向自己沖過來的卡蓮,奧托輕嘆了口氣,接著他伸出手去,打了個響指。

    與此同時,只見奧托身邊的金色匣子再次啟動,這一次,它迅速變化為了———金色的十字架。、

    “猶大第零額定功率,啟動。”

    伴隨著奧托的說話,數條金色的鎖鏈從中浮現,捆綁在卡蓮的身上。而此刻的卡蓮也失去了力氣,被死死的束縛在了原地。

    “這………怎麼可能?奧托,你這到底是………”

    “卡蓮,你應該明白的,這不是崩壞的力量。”

    奧托盯視著眼前的卡蓮,開口說道。

    “它和你的‘猶大誓約’一樣,都是來自上個文明世紀的遺物,它名叫‘虛空萬藏’,是能夠模擬所有神之鍵的產物———當然,你的猶大誓約也在其中。”

    “你……………”

    “我知道你會走上一條和我不同的道路,但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會走上這條路。”

    奧托抬起頭來,望向卡蓮的身後,在那里,方正正好整以暇的看著他。

    “但是很可惜,這個世界………你沒辦法實現自己的願望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

    听到這里,卡蓮抬起頭想要再說些什麼,但是最終她閉上了眼楮,陷入了昏迷之中。

    與此同時,大地開始動搖,而奧托則望向眼前的方正,浮現出了一抹微笑。

    “真可惜啊,這一次,我又失敗了。”

    “舔狗不得好死,你不會真以為自己會有勝利的時候吧。”

    方正拿起霜之哀傷,大踏步的向著奧托走了過來,後者則只是搖了搖頭。

    “這都無所謂,但是,我不會就這樣結束的。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到此為止了。”

    一面說著,他一面舉起手來。伴隨著他的動作,大地開始顫抖,而方正則停下了腳步,疑惑的掃了一眼四周。

    “感覺到了嗎?”

    看著方正疑惑的表情,奧托露出了笑容。

    “這里只是一塊碎片,一個不完整的世界,這只是一個沒有發生過的未來,它從來沒有存在于歷史之中。卡蓮卡斯蘭娜從來都沒有成功的反抗過天命,無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這個可能性都並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她所能夠做的,就是面對死亡,然後成為天命的精神旗幟,永恆的聖女………只是這樣。”

    “沒有未來的未來不是我想要的未來。”

    方正默默的舉起大劍。

    “所以你準備好受死了吧。”

    “你就算殺了我,也改變不了這一切。”

    奧托面帶微笑,望向方正。

    “這個世界注定……………”

    然而奧托的話並沒有說完,因為就在此刻,漆黑的大劍一閃而過,接著奧托的頭顱高高飛起,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掉落在地。而他的脖子則噴灑著鮮血,身體茫然的向著前方下意識走了兩步,接著一頭栽倒在地。

    與此同時,方正一把伸出手去,抓住了一根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自己身後的羽毛,用力握緊。

    “在預言法師面前使幻術,你真是活膩了啊。”

    奧托當然不是在那里等死,事實上在他和方正說話的時候,方正就察覺到這小子似乎打算用某種幻術來蒙蔽自己———然而可惜的是,對于預言法師來說,任何幻術都是沒有效果的,所以他就站在那里看著奧托耍猴戲,然後一劍直接砍了他的腦袋。

    不過……………

    想到這里,方正轉頭望向窗外,在那里,天空開始逐漸破碎,大地顫抖。

    正如奧托所說,這里只是一個時間碎片,而不是完整的世界,他不知道用什麼辦法抽干了這個世界的力量,讓這里提前“枯萎”了。

    但是………這也叫事?

    方正眯起眼楮,默默的看著手中的霜之哀傷。

    就讓你看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吧。(未完待續)

    西貝貓向你推薦他的其他作品︰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icss="lb_2"︰i,希望你也喜歡

    如果喜歡本書請記得和好友討論本書精彩情節,才有更多收獲哦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次元法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