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末世之生存日記 > 第五節 攻略彩虹城

第五節 攻略彩虹城

作品:末世之生存日記 作者:巴沙斯基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啥都不說了,11042路發車了!

    ∞∞∞∞∞敲碎空格鍵的分割線∞∞∞∞∞

    邊小志有些疑惑,從听見敲門聲到開門,前後不過十幾秒的時間,外面的人就算逃跑,屋里也應該能听到動靜才對。+++女生必上網站 www.ck101.tw更何況敲門的是警察,只听說有不開門就直接破門而入的,可沒听說過不開門反而消失不見的。

    正要轉身回屋,邊小志突然感到一陣微風拂面,就像是有人從身邊走過一樣,可眼前什麼都沒有。邊小志不禁揉了揉自己的眼楮,覺得自己可能是因為昨晚喝了太多的酒,加上休息的也不是很好,以及警察敲門帶來的緊張所致,也就沒再多想。可是當他剛把頭轉過來,就如雕塑般站著不動了。

    陽光斜斜的從窗戶中照進室內,邊小志覺得眼前的空氣似乎在隱隱的波動,仿佛不斷蒸騰的熱空氣一樣,不仔細看根本察覺不出來。看那輪廓,很明顯是個人的形狀,不禁大吃一驚,立刻就抽出了自己的皮帶,按動皮帶扣上的裝飾鉚釘,垂在手中的皮帶忽的一下就變成了一把又細又薄的長劍。邊小志伸手一拉,將裹住劍身的皮帶拽掉,鋒利的寒光立刻讓室內的空氣似乎都降低了幾分溫度。

    韓俊平和黃子棟一見邊小志的反應,也立刻抽出了各自的腰帶,分別變成了兩把不同的武器。韓俊平手中拿著的是一根短棒,表面布滿了一層細小的倒刃,黃子棟則是雙持,他的腰帶變成了兩根細細的管叉,斜長的叉頭鋒利而又尖銳。

    “都先住手……”空氣中有人說話,韓俊平等人心中大駭,這時候住手豈不是在找死。沒想到敵人居然能夠隱身,再猶豫下去恐怕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便互相遞了個眼神,見意見一致,同時劍棍並舉,就要痛下殺手。

    “我是阿文……”在話音響起的同時,三人眼前的空氣如水幕般波動不止,很快就顯示出一個人來,正是老大的智能管家。就見他一手高舉抓著短棍,一手護胸握著一支管叉,只有邊小志的長劍懸在他的頭頂,壓得頭發有些輕微的下陷。

    “我操……”、“我日……”、“我靠……”三人異口同聲的用三個不同的詞匯表達了同一個意思。

    “我去……”阿文也說了一句粗口,松開了手,掌中無數細微的傷口正在向外滲著血絲。

    “你還會罵人?再說兩句听听……”黃子棟收回管叉重新合成皮帶,一邊往腰上系著一邊好奇的問道。

    “你的這個功能太牛逼了,估計沒買票吧?”邊小志嘿嘿笑著問道。

    “怎麼說是警察呢,難道你不知道暗號……”韓俊平沒去關注這些新奇的東西,而是問起了這個問題。

    “因為倭區警察最多再有10分鐘就到……”阿文快速的低聲說道,“第二批隊員已經到了,就在樓下,芮蕾和廖長勝兩人各開一輛計程車,陸三虎和莊立軍他們都在車里,司機在後備箱……”

    “什麼,你們搶了計程車?這是怎麼回事?”韓俊平幾人顧不得再問其他的問題,因為他們沒想到第二批隊員會是這麼一種來法。

    “都是陸三虎惹的禍……”阿文說道,“暫時先不說這些了,有什麼辦法能夠幫他們脫身嗎?”

    “這里不行,我帶你們去個地方……”韓俊平想了想說道,“老大什麼時候到?”

    “我們一起離開的機場,但是他現在在哪兒我不知道……”阿文竟然不知道阿樂在什麼地方,這又讓三人吃了一驚,“他應該是在一個豪華酒店里落腳,因為臨時出了意外,就讓我先帶他們幾個和你們匯合,他和你們隊長還有猴子在一起,我能找到他們,不用擔心……”

    既然大致的情況都已了解,時間又很緊迫,三人立刻收拾了一下,裝作剛睡醒的樣子,大聲喧嘩著來到樓下。黃薇安正跪著擦地,見他們幾人下來,眼圈立刻就是一紅,但是隨即低頭繼續干活,用倭語說道,“十分抱歉,沒有想到客人會下來,稚子正在打掃衛生,請原諒……”

    韓俊平點了點頭,說了句“代伊久必……”就去問坐在前台里的肥婆,“米西米西的有?”同時比劃著往嘴里扒拉東西的動作。肥婆這次沒有罵黃薇安,而是立刻笑著說道,“啊客人想品嘗我們天下廚房的美味啊,我可以讓人帶你們去……”

    “不用了……”韓俊平說道,“我們叫了車了,謝謝你的好意……”說著又是一百點劃了過去,把肥婆高興的眼楮眯得都快看不見了,心想說句話都能有錢賺,看來真是個好兆頭。

    韓俊平聯系昨天的那個專車司機,這家伙就在賓館的後院里躺在車里睡大覺,見召喚他的又是昨天那位出手闊綽的高麗客人,立刻精神百倍的將車開到了門口。

    來不及打招呼,韓俊平告訴已經隱身的阿文,讓他通知芮蕾他們跟著他的車走,他帶他們去一個地方,哪知耳機里傳來芮蕾他們幾個人的聲音,原來阿文已經設置了公用頻道,這下大伙兒都非常高興,三輛車于是就向彩虹城的方向開去。

    專車司機一路上都在嗚哩哇啦的奉承拍馬屁,韓俊平沒有理他,直接用信用點讓他閉上了嘴。那家伙相當識趣,專心開車,開得又快又穩。不過他時不時看倒視鏡的動作引起了韓俊平的注意,就漫不經心的說道,“哈,那是我們昨天在這里認識的朋友,也是來游玩的,約好了今天一起來品嘗美味……”這才打消了專車司機的疑慮。

    眾人下車後並沒有馬上就聚到一起,而是三三兩兩的融入到了廣場上的行人之中,一邊溜達一邊向升降梯前集中。這時廣場附近傳來了警笛聲,從不同方向開過來七八輛警車,將芮蕾她們舍棄的兩輛計程車給包圍了起來,眾警員紛紛從車里出來,荷槍實彈,如臨大敵。

    “放心,計程車里的監控信息都已經被清除,他們找不到任何有關我們的資料……”阿文的聲音在耳機里響起,“芮副隊長,還有各位隊員,剛收到阿樂和你們隊長發來的信息,現在播放……”阿文停頓了幾秒鐘,一段聲音響起,是阿樂的聲音,“我是阿樂,對于陸三虎今天的行為我不做任何評論,由你們的隊長負責處理。我相信各位和我一樣,都希望這次的任務能夠順利完成,所以無論發生什麼事情,都要以任務為優先考慮。華夏和倭族之間的仇恨,不是也不應該成為不遵守紀律的理由……”

    隨即阿文又切換了另一段音頻,這次是高旭的聲音,“剛才樂哥也說了,我就不再重復了,一句話,先干活,再報仇……誰要是再違反規定,我就執行戰場紀律……別忘了,基地和司令都在看著我們呢,獵鷹也在看著我們呢,別再給暗影丟臉了……”

    韓俊平三人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可從剛才兩位老大的話里,也能听出來是陸三虎闖了禍,只能無奈的苦笑。這貨打仗是把好手,闖起禍來也絕對不差,肯定是受了什麼刺激,才惹出了這些無謂的麻煩。你想,一般的沖突最多就是道個歉,還可以說是語言不通造成的,可是現在都發展到了搶車,那看來一定是鬧的動靜不小。

    大家都不再說什麼,芮蕾狠狠的瞪了陸三虎一眼,廖長勝也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後向韓俊平問道,“這是什麼地方?”

    “這里可是一個好地方,想要甩掉警察恐怕再也找不到比這里更合適的地方了……”韓俊平笑著邊說邊插卡叫升降梯。

    輕車熟路,韓俊平帶著大家來到了彩虹城的地下世界,因為是白天,人還不是很多,莫西干鬼子也沒出現,韓俊平就臨時當起了導游,領著眾人游覽觀光起來。這下可讓今天到的隊員們大開了眼界,邊走邊看,驚訝贊嘆的同時也不得不承認鬼子的建設和發展確實有其獨到之處,同時也暗暗記下了這里的地形和方位。

    “副隊,昨天我們三個就已經來過一次這里了,從當地的混混嘴里多少打听到了一些這個地方的事情……”韓俊平邊走邊進行匯報,看起來還真有點導游的意思,“這里叫做彩虹城,可以說是目前全世界最大的不夜城了,能容納一百二十萬人在這里生活和工作,現在的實際人口已經接近一百八十萬了……另外,這里是完全的法外之地,聯邦的任何勢力都無法在這里存在,因此這里又是全世界犯罪組織的天堂,你能想到的任何違法行為,非法交易,都可以在這里找的到,不管你是想買核彈,還是想給自己換個心髒,或者想要某個前總統老婆的內褲,只要你想,就會有人幫你搞到,當然,這需要有足夠的金錢才行……”

    “這里一共有五大組織,其中勢力最大的一個就是本土的雅庫扎,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山口山,被老大一刀劈了的那個渡邊太郎就是他們的五代目渡邊芳則的親孫子,他老爹就是上個月咱們在漢京抓的那個老鬼科學家。誰能想到他們這家人竟然這麼有意思,爺爺是**的老大,父親是位科學家,孫子卻居然是軍隊里的情報人員,還是個有執照的劍客……”眾人听了都是莞爾一笑。

    “山口山現在的老大是筱田建明,按順序他是第六代頭目,12年前渡邊爺爺主動禪讓退位,他才當上了老大。哪知剛過了半年,連椅子還沒坐熱就被抓進去蹲了六年大牢。要說這貨也不容易,前後輔佐過兩任老大,一個比一個在位的時間長,渡邊爺爺居然愣是一口氣干了十六年的老大,而他則是名副其實的千年老二,在二當家的位子上一干就是三十年。有人說,他是實在熬不下去了,才下狠心逼渡邊老爺爺退了位……”

    “那這里就是他們的基地了?”芮蕾看了看周圍的店鋪和建築說道。

    “是的,這里是山口山總部的所在地,他們是整個倭區黑道組織中最大的一個。要知道全世界就倭區承認**是合法組織,他們這里大大小小的社團組織差不多有三千多個,其中最大的只有三家,成員佔了倭族**份子的百分之九十五,而三家里山口山又比剩下兩家加起來都大,正式的和後備的加起來差不多有十五六萬人,相當生猛。”

    “二十年前阪神大地震的時候,最先開始搶險救災的不是當時的鬼子政府,而是山口山,你們說他們有意思吧?另外,據說在他們總部的門口掛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我們不雇佣童工,我們不販毒,也不亂扔煙頭……”大家听了都哈哈大笑起來,覺得這個山口山真的很有意思,很有社會正能量嘛。

    “他們的業務……幾乎什麼都干,最基礎的就是路邊攤,喏,就是這些攤販……”韓俊平指了指附近的那些小街商販,“還有就是拐賣婦女,走私軍火,影視娛樂,旅游房地產等等……”

    “啊?他們也干這個?那咱們老大……”黃子棟冷不丁冒出了這麼一句,見大伙兒看他的眼神不對,立刻一吐舌頭縮了一下脖子,“咱們老大那是正當生意,不像他們,打著正當生意……的……幌……子……”這回大家都不看他了,反而都沉思了起來。

    “先不說這些了,渡邊家族的情況打听的怎麼樣了?”芮蕾問道,“還有研究所的所在地在什麼地方?”

    “渡邊家族的具體位置還沒來得及打听,但是有了線索……”韓俊平愣了一下趕緊說道,他正在想著黃子棟剛才說的那兩句話,雖說這是兩件完全截然不同的事情,可也確實有些說不出來的感覺在里面,“我們三個昨天晚上在這里的一家會所裝了一回土豪,這不,就是前面那家……”韓俊平只是抬了抬下巴,並沒有用手去指,“那家叫影月灣的會所就是渡邊家族其中的一個買賣,老板就是那個死鬼孫子的姐姐……至于研究所的位置,也是間接線索,我們三個所在的旅館老板和那個研究所有些關系,會不定期的綁幾名沒錢的游客送給他們,用來換取給他女兒治病的機會……”

    “行啊你們,干得真不錯……”芮蕾對先期隊員所取得的成績感到很滿意,心情大好,于是說道,“走,咱們也進去瞧瞧……”

    韓俊平帶著眾人走到影月灣的門口,因為還未到營業時間,大門緊閉,只有幾個清潔工在做營業前的準備工作。眾人一看時間尚早,就繼續扮成游客,東走西瞧,零嘴嘗鮮,倒也難得悠閑時刻。

    就在眾人消磨時間閑逛之時,耳機里響起了阿文的聲音,“阿樂和你們隊長已經到了,就在附近,讓我們現在過去,位置我已經發到了你們的通訊器上……”

    眾人忙拿出各自的通訊器,調出導航功能,果然看見界面上有兩處亮點在閃爍。一處較多的藍色不用說就是他們自己,附近不遠的兩個綠點應該就是兩位老大了,便按照導航的指引向阿樂他們走去。

    目的地是一家傳統風格的餐廳,清靜素雅,經營的主要是倭式料理和拉面。

    正廳里沒有什麼客人,只有一對像是夫妻的中年男女在忙碌,見眾人走進店面,忙不停的招呼問候。一個身著白底繡花圖案的倭服小女孩將他們引到了一個隔間,就去廚房準備上菜。阿樂和高旭已經在里面坐著了,桌子也拼起了四張,佔了兩個隔斷,見大伙兒到來,阿樂忙放下手中的筷子,招呼到,“來……來,都坐都坐,今天就讓你們嘗嘗正宗的倭式拉面,這家做的拉面還真他媽的好吃,我都吃兩碗了……”眾皆愕然,這位大哥合著就是奔著吃的來的啊!

    高旭見大家有些局促,就說道,“這里人少清靜,咱們邊吃邊聊,這鬼子呢,也不全都是壞人,跟咱們有仇的是那些腦子進水的混賬王八蛋,普通老百姓能干什麼,還不是得老老實實的過日子,再說,能把簡單的面條做的這麼好吃的人,心地應該也壞不到哪里去,來,都別站著了,快坐下……”

    大家一听也確實是這個道理,便紛紛坐下,正好寬綽,很是舒服。這時隔間的屏扇被拉開,剛才引位的那個倭族小女孩正跪在門外,將盛有拉面的餐盤放在身前一塵不染的木地板上,小心的從外面推進隔間,再躬身進來,跪下端起,起身,一一擺放到桌上。因為人多,此番動作足足往來重復了五六趟,人小體弱,又要仔細每一個步驟,把個小臉累得通紅,額頭和鼻尖都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

    待飯菜上齊,眾人開動,立刻驚呼拉面果然好吃,紛紛大快朵頤起來,一時間隔間里盡是唏哩呼嚕的吃面喝湯的聲音。阿樂又吃了一碗,實在撐的吃不下去,就隨便夾些佐餐小菜,權當清口。

    小女孩忙前跑後,忙得也是不亦樂乎,眾人有些不忍,便放慢了吃喝的速度,好讓她有個歇息的時候。

    大家一邊吃著,一邊互通了情報,席間阿樂倒沒說什麼,高旭卻嚴厲的將陸三虎批評了一通,韓俊平三人這才明白事情的原委,要說起來還真是陸三虎的不對。

    在從機場去酒店的路上,陸三虎突然覺得肚子有些難受,就想找個衛生間解決一下。哪知倭人的公共衛生間比華夏的還不如,既沒有手紙,而且也不賣,只能是自備或者到商店購買,陸三虎來了脾氣四處尋找。好不容易看到一家賣文具的書店,見貨架上有“手紙”的標簽,就買了一包,哪知用的時候才發現是寫信用的信紙,光光溜溜擦得極為麻煩,更是火氣沖天。

    有倭人見其拿著信紙如廁,就笑話他沒見過世面,陸三虎正在氣頭,便罵人八嘎亞路,這下引來了不少路人圍觀,紛紛指責陸三虎是鄉下野人,讓他更加惱羞成怒,便動了拳頭。可他是什麼人,一拳就恨不得將人打死,待芮蕾她們在計程車上左等右等的不見他回來,就來尋找,這時已經有人報了警,沒辦法,只得將司機打暈扔在後備箱,搶車逃跑。于是才有了之前緊追不舍的警車。

    “這能怪我嘛,明明寫的是“手紙”,可誰知道是信紙啊……”陸三虎正端碗喝湯,听到大伙笑他因為一張擦屁股紙就差點鬧出人命,就咕咕噥噥的說道。

    “你還有理了……”高旭也是哭笑不得,“那你就不會問一下手紙用倭語怎麼說嗎?差點耽誤了大事……”

    “問了我也記不住啊……”陸三虎大呼委屈,“屎都到屁股門了,誰還想著先問一下手紙怎麼說啊,要怪只能怪鬼子摳門,公廁為什麼不賣手紙……操,我這正吃飯呢,怎麼說到屎尿上來了,還能不能讓人好好吃飯了……”

    眾人听了再也忍俊不止,哄堂大笑起來,笑得個個前仰後合,這事也就掀篇不再提了。

    “隊長,你說山口山他們為什麼要把基地建在地下呢?”黃子棟若有所思的問道。

    “這還用我解釋嗎?”高旭看了一眼黃子棟,“這里可是倭人的三都之一,如此重要的城市,怎麼可能允許有法外之地的存在?所謂白與黑,正義與邪惡永遠都是相對的,每一方都會有自己的勢力範圍,在沒有達到一定的規模和實力之前,都會處于半地下狀態,這叫蟄伏你懂不懂?”

    “哦……原來是這樣,隊長,我明白了……”黃子棟點了點頭,“就好像咱們的香江特區,晚上12點以後,有些地方就不是聯邦的地盤了……”

    “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廖長勝插話道,“尤其是現在很多有實力的非法組織都會用合法的方式進行包裝,用國際化公司化的方式來經營和管理,用合法的生意來掩蓋他們見不得人的行為……”

    廖長勝邊說邊用筷子夾起碗里的一片牛肉,正要往嘴里放,忽然覺得周圍有些異樣,便抬眼看去。見眾人都在盯著他,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就夾著牛肉上下左右的打量自己,還以為是有殘羹剩汁甩到了身上,可是什麼也沒發現,又用手摸了摸面頰,也沒沾上什麼有礙觀瞻的湯汁菜葉,便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突然,他像想起了什麼似的,目瞪口呆的看著阿樂和高旭,連夾著的牛肉掉了也沒發覺。是的,他想起閑逛時黃子棟說過的話,這……這也太湊巧了,現在就是想解釋恐怕也解釋不清了……

    “我知道大家想說什麼……”阿樂倒是神態自若,絲毫不見有任何的尷尬或者驚慌,端起茶杯呷了一口,才笑著說道,“其實也不怪大家會有這樣的想法……因為有時候連我自己都在懷疑,我現在做的這些事情是不是有些過于明目張膽了。不過我覺得你們還是忽略了幾個重要的區別……”

    見眾人都在看著自己,阿樂繼續說道,“首先就是出發點不同。山口山我想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們和政界的關系也是世人皆知,據說有不少的政府高官甚至是首相都出自于這個組織,他們的目標在于攫取更大的權力。我呢,啥都不是,就是一個窮絲,沒啥大的追求,半年前還只是個宅在家中玩游戲吃泡面的擼瑟,沒爹沒媽不說,就連住的地方都是別人幫忙給找的。去過最遠的地方就是我的大學,交往最多的人就是我的女朋友和余老板,你們想想看,像我這樣的人,別說去當**了,就是想找份正經工作,恐怕都不會有人要吧……”

    “但是沒追求並不等于我連理想也沒有,我的人生理想就是當個山大王(眾人笑……),當然,不是那種打家劫舍式的山大王,而是一個能夠造福社會,回饋社會的現代好大王。我想帶著人開山建屋,修路耕田,自力更生,自給自足,不怨天,不尤人,實現當年太祖的宏偉願望……(眾人又笑……)。

    “所以,我就覺得不能再這樣下去,大好的青春這樣給蹉跎沒了實在很可惜,就找了我女朋友和余老板商量,沒想到他們都很支持我,于是才有了現在的自然之力集團公司,才有了你們現在看到的這些拍電影,建影視基地等舉措,其實就是為了實現這個理想。從這一點來說,你們覺得我和山口山一樣嗎?”(眾人搖頭……)

    “再有就是基礎不一樣。人家已經發展了一百年,我才半年,人家有這個彩虹城,我才只有一個原點基地,人家有遍布世界各地的產業,我連一部電影都還沒拍明白,最關鍵的,是人家有人。光在這里就有十五六萬,全世界加起來恐怕不會少于二三百萬。再看我,別說和他們比不了,就是和咱們歷史上的瓦崗寨水泊梁山都沒法比,人家好歹還有好幾萬人馬呢,我就算把在座的各位全算上,也才不過才千把來人,想當**,沒人你當的了嗎?”(眾人又搖頭……)

    “最後,就是合法性不一樣。山口山的合法性不過就是一紙文書,咱們太祖當年創建社團的時候也有文書,區別在于你能不能成事和成了事之後做什麼。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嘛,勝者王侯敗者寇,成了,你就是合法,別人合不合法你說了算,敗了,你就是賊寇,別人抓你打你也是你活該。可是如果成了事之後你開始干壞事,時間長了自然會有人起來推翻你干掉你代替你,如果你干的是好事,那麼人們就會支持你信任你擁護你。我阿樂以前沒干過什麼壞事,以後也不會去干壞事,所以我的女朋友,你們的隊長,還有你們司令和他弟弟,才能相信我,支持我。但是最支持我的,不是他們,而是另外一個人……”

    “誰?”黃子棟問了一句,其他人也都探詢的等著阿樂說出答案。

    “阿文……”此言一出,除了高旭,其他人都傻掉了,愣愣的看著阿樂,懷疑自己是不是听錯了。

    “你們不要驚訝……”阿樂看著眾人說道,“當初我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和你們現在的表情一樣,後來你們隊長也是這副表情,現在輪到你們了……”

    “老大,你說他……阿文……是一個人,是指什麼?”黃子棟結結巴巴的問道,其他人的目光也都充滿了求知欲,等著阿樂繼續說下去。

    “是這個……”阿樂指了指自己的頭,“他有了意識,就像你們,像我,像其他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那樣,可以自己想事情了……”

    “可是就算他有了意識,您為什麼說他也相信你呢?”黃子棟想到了問題的關鍵。

    “因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他告訴了我一件事……”阿樂于是就把那個奇怪的游戲,阿文的來歷,還有自己的身世簡要的向眾人說了一遍,听得所有人是徹底的無語,都看著各自的飯碗在發呆。

    阿樂知道他們是在消化這些事情,也就不再多說,靜靜的喝起茶來。因為他知道,這件事對他們來說完全就是一個科幻故事,先別說理解和接受了,能不能相信都是一個問題。

    “今天我之所以要將這件事情告訴大家,是因為我相信你們……”阿樂看著沉思中的眾人說道,“我相信你們,就像相信你們的隊長,我的兄弟一樣,能夠和我一起保守這個秘密,我們以後還有很長的路要一起走下去……今天我們就要在一個未知的地方並肩作戰,我不知道這次任務結束後是不是每個人都能回家,但是我阿樂不想因為這個秘密的存在,而讓你們中的任何一個人有所遺憾……”

    良久,芮蕾說道,“老大,雖然我不懂你說的這些什麼意識啊,消息啊,山大王之類的事情,但是我明白一件事,嫂子能相信你,跟著你,這就足夠了。我相信嫂子不會看錯人,所以我也相信你,只要你別辜負了嫂子對你的一片心意就行,要不然我真能讓你連嫂子的小手都摸不著……”

    芮蕾這一開了頭,其他人立刻活躍起來,七嘴八舌地紛紛贊同起來。

    “就是……就是,我們相信隊長,隊長相信您,我們也相信您一定是個好大王……”這是廖長勝說的。

    “老大,我讀書不多,但是我就覺得你和隊長都是好人,你放心好了,以後我上廁所都會帶著手紙的……”這一听就是陸三虎,立刻遭到眾人一致的大白眼和哄笑。

    “嗨,別說老大你想當**了,就是想建立一個社會我黃子棟都跟你干了……”高旭直接在他腦門上敲了一個爆栗,疼的他呲牙咧嘴的傻樂呵。

    “我就等老大指哪打哪了……”莊立軍一向話不多,簡單干脆。

    “要不咱們直接把這里拿下吧,老大你說怎麼樣?”邊小志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我覺得還是老大那句話說得對,一切以任務優先,等咱們先解決了這事,再看看老大想不想干票大的……”韓俊平一向穩重,把眾人的焦點又引回到阿樂這里。

    正當眾人興高采烈的議論紛紛時,外面傳來一陣嘈雜,伴隨著高聲呵斥還有小孩的哭叫聲,听起來像那個跑堂的小女孩,阿樂示意過去看看。眾人正要起身,就听芮蕾說道,“還是我去吧……女人說話方便一些……”便起身拉開屏扇走了出去,阿樂不放心,讓阿文也過去策應。

    見芮蕾出去,眾人便不再喧嘩,靜心听著外面的動靜。

    芮蕾剛走到正廳,就看見幾個身著倭服的蠻橫之人正在毆打店主,拳打腳踢,劈頭蓋臉。店主的老婆在一邊跪著不住的磕頭哀求,那個端飯上菜的小女孩正撲在倒在地上的店主身上,想用她弱小的身軀保護父親,可是卻得不到那幾個浪人的絲毫憐憫和放過,其中有個猥瑣不堪的浪人一邊拿著木屐敲打那小女孩的身體,一邊將腳伸進她的衣服下擺肆意的猥褻。

    芮蕾立刻就火冒三丈,打人可以不管,可這個王八蛋怎麼能做出這樣的畜生之舉,這可還是個孩子啊。二話不說,就從桌上的筷筒中拿出一把筷子,幾步走到倭人附近,也不說話,甩手就將筷子拋了出去。

    那些筷子仿佛無鋒短矢,直奔幾人扎去,芮蕾同時欺身迎上,左拳右掌,分襲倭人的頭頂和胸口,用的居然是華夏著名的秀春女人拳。加上身子靈便,如蝶似燕,閃展騰挪,上下翻飛,拳拳到肉的噗噗聲不絕于耳。

    這幾個倭人一時沒有防備,直到挨了數下之後才發現襲擊他們的是一個游客打扮的外區女子,立刻哇呀怪叫,忍著痛將芮蕾圍了起來,紛紛拔出別在腰上的肋指,手持利刃,就欲行凶。

    這幾個倭人還沒動手,就突然東倒西歪起來,仿佛有個看不見的人在狠狠的擊打他們。芮蕾知道是阿文在暗中協助,立刻使用寸巧之術,奪下兩柄短刃,屈膝低身,旋風般轉起圈來,刀刀削向這幾名倭人的腰腹腿側。就見碎衣紛飛,鮮血四濺,嚇得店主一家連滾帶爬的躲到一邊,互相摟抱著瑟瑟發抖。

    很快,這幾名凶悍的倭族浪人就都倒在了血泊之中,都還活著,只是血流甚多,半身以下盡是寸許深的翻肉傷口,疼的連哀嚎的力氣都沒有了,像幾只死豬一樣低聲哼哼個不停。

    阿樂已經和眾人來到正廳,見此情景,卻不驚慌,反倒大模二樣的居中坐了下來,將手中拿著的一個背包放在了腳邊,看著店外,像在等什麼人來。高旭一見,示意警戒,眾人分散站開,店內立時生出一種肅穆蕭殺的感覺來。

    “阿文,我說你翻譯,直接用我的通訊器外放……”阿樂說道,“店家,不用怕,一會兒如果有人來找麻煩,我們會處理,所有的損失由我們承擔,正好你的店面也可以重新裝修一番了。”

    電子合成音即刻響起,躲在牆角的一家三口先是驚詫不已,隨後便是搗蒜一般的磕頭說道,“請貴人快走吧,您不知道這些人的厲害,現在的問題已經無法解決,要出人命的……”

    “呵呵……就是知道要出人命,我們才不能走,如果我們走了,你們怎麼辦?難道他們能放過你們嗎?”阿樂有些不解。

    “貴人有所不知,這些人不是我們山口公司的人,是另外一家叫稻香公司的人,因為要強行收取互助基金,我沒給他們,才被打的,一會兒我們的人就會趕來,所以還是請貴人們趕緊離開吧,免得惹禍上身……”店主這時恢復了一點力氣,靠著牆氣喘吁吁的說道。

    “這樣啊……”阿樂看了一眼警戒的眾人,見大伙兒都是目不斜視的巋然不動,心中很是感動,“沒關系,如果你們的人先來了,我們做個見證再走,如果是那個什麼稻香鎮的人來了,起碼你的店不會被砸……”

    店主正要再勸幾句,就听街面上亂哄哄的像有不少人趕來,便不再作聲,躲在牆邊伸頭探望,見到第一個走進店里的人時,如釋重負般的松了一口氣,高聲喊道,“武隆君,我在這里……”

    說話間數十人來到店外,立刻分成兩組,一組守在門外,一組走進店內。全都是西裝革履,精神干練。如果戴上墨鏡,不用說肯定就是社團份子,現在沒有墨鏡,看起來也和高級護衛差不多少。

    被稱為武隆君的中年人剛進店面就愣住了,緊隨其後的幾名隨從也立刻停下了腳步。他們不是看到了那幾個倒在地上流血不止的人,而是感到了店內一種壓抑的氛圍。觀察了一下阿樂他們的坐相和站姿,武隆疾步走到阿樂的面前,神情嚴肅的頓首說道,“能否請客人說出名號,我們山口公司將會萬分感謝您的幫助。”

    阿樂沒說話,看了他一眼,發現此人的西裝左襟處別著一枚徽章,臥菱形,圖案像個三叉戟的樣子,也像個山字,便掏出通話器,調出了一張圖片,放到武隆的面前,沉聲說道,“請讓影月灣的渡邊美月小姐移步至此,我有重要物品轉交。”

    武隆看清了圖片之後,驚呼出聲,倒退兩步說道,“閣下是什麼人,為什麼會有渡邊君的佩刀圖片?”

    “我說過,請渡邊美月來和我說話,其他的,你沒資格知道……”阿樂說著,緩緩地從放在腳邊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個白布包裹,放在了桌上。

    武隆見此,也不遲疑,立刻拿出通訊器,低聲說了幾句,然後對阿樂鞠躬說道,“請閣下稍等片刻,美月小姐很快就到。在此之前,閣下和各位的安全,將由我們負責,請不必擔心。”說完就退到門外,當街站立,頗有一股橫刀立馬的感覺。

    不大會功夫,另一個方向也走來了一群人,卻不像山口的人那樣衣裝統一,而是都穿著寬袍大袖的傳統倭服,腰里別著或長或短的刀劍,腳踩木屐,呱嗒呱噠的一路走來。見店外已經有山口的人在守著,便在不遠處停下,扎堆聊起天來。

    外面的街道上此時已經空出了很大的一片地方,路人游客要麼繞道而行,要麼站在遠處觀望,沒有人敢從空地上穿行而過。

    又過了一會兒,街道兩邊先後出現了一伙人,漸漸向拉面店走來。左邊的人衣著統一,步伐一致,無人喧嘩,氣威勢大。領頭居中的是一名身穿玄色倭服的女子,衣襟處用銀線絲絛繡著彩雲追月,身材高挑,挽梳首,瓜子臉粉若桃花,臥蟬眉峨秀入鬢,一雙鳳眼秋波若水,步態婀娜柔若青蓮。兩邊各有兩名高大健碩的護衛隨行保護。

    右邊走來的仍是一群烏合之眾,吵吵嚷嚷,刮躁不休,帶頭的是一位面色蒼白的公子哥,穿著西裝敞著懷,手里拿著一把帶鞘的倭刀。看見對面走來的女子,高聲叫道,“美月小姐,沒想到這點小事就把你給驚動了,看來以後我還要多拜訪你們幾家店鋪才是啊……”

    美月還沒說話,那個病怏怏的公子哥突然歪著頭不說話了,像被一只無形的手掐住了脖子,歪嘴斜眼的不敢掙扎,踉蹌幾步走到渡邊美月面前,噗通跪倒,卻不說話,只是看著左邊的方向。

    “美月小姐,請進店一敘……”阿樂的聲音從店里傳出。

    公子哥身邊的浪人護衛們呼啦就想圍上,山口這邊立刻蜂擁迎上,雙方劍拔弩張,一場惡戰已是箭在弦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末世之生存日記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