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前方高能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尋道(已修正)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尋道(已修正)

作品:前方高能 作者:莞爾wr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630shu ,最快更新前方高能最新章節!

    宋青小隨著時光逆流,將自己的一生走完之後,那些曾經被她放手的力量再度回到她的身體之中,仿佛她特意埋伏,等待著另一個時空中的宋青小逐漸與他們一一相逢。

    威風凜冽的巨大銀狼王的影子在她身側憑空出現,消失許久的小和尚掛著兩道鼻涕,眼中包含著兩泡淚珠。

    看到宋青小的剎那,‘哇’的大哭了一聲,撲進了她的懷中。

    “娘——”

    觸發了時空逆流的是宋青小,阿七並沒有經歷時光回溯。

    他只是在時光倒流之時,不知不覺間與宋青小分開了,以他的能力,卻半點兒都感應不到她的存在,頓時慌了。

    “我以為再也看不到娘了——嗚嗚——”

    小孩抱住了宋青小的腰,心有余悸之下身體還在抖︰

    “娘不要離開我。”

    宋青小摸了摸他的腦袋,臉上露出溫柔之色。

    “不會離開的——”

    她溫聲的安撫,動作輕柔。

    經歷了時光逆流,學會了放手,找到了自己曾經丟失的屬于‘人’的情感,她身上的‘人性’好像更濃。

    阿七听到她的話語,感受著她的溫柔,先是怔了怔,接著又沉溺其中,將她抱得更緊了︰

    “娘……”

    一旁銀狼王縮小了自己的身形,默不作聲的走到了她的身側,以腦袋輕輕蹭了蹭她的手臂,接著貼著她的腿而坐。

    阿七撒了一會兒嬌,內心的惶恐不安被安撫後,又覺得有些不好意思,放開了手。

    “娘的修為,好像不一樣了……”

    小和尚對于境界的區分並不大了解,只知道她好像比之前更強了許多。

    以前的她很強,但卻是他可以感應到邊界的程度。

    而此時的她站在那里,阿七卻已經感應不到她修為的境界。

    仿佛她是一座山,高不可攀;又仿佛汪洋大海,深不可測。

    她明明站在那里,阿七能看到她的存在,可是神念所掃之處,卻又像是只剩一片虛無,仿佛他面對的是天地,連不經意的窺探都能感應到那股來自神魂的震懾。

    “比以前更加厲害了。”

    宋青小微微一笑,又摸了摸他的光頭。

    “我們可以回去了嗎?”

    小和尚乖巧的任由她摸,舒服的眯了眯眼楮,問了一句。

    掌控了‘義’字令後,時空的法則已經被宋青小領悟,小和尚雖說感應不到她修為的深淺,卻隱約可以感知她已經可以帶著大家脫離此時的困境了。

    “暫時不回去。”

    宋青小確實已經掌控了時間的法則,但聞听小和尚話後,卻又搖了搖頭,攤開了掌心。

    她的掌心里躺著一塊白玉,上面‘道’字已經被觸發,散發著螢螢光澤。

    “我感覺到,”她伸手點了一下玉佩,指尖踫到玉身的剎那,光暈流轉,出于同源的力量相融,使得玉佩靈光大作︰

    “這里有個意識在呼喚我。”

    她已經突破至入聖境後階的巔峰之境,距離大道,僅一步之遙罷了。

    “‘道’字……”

    不知道這個‘道’字,與大道境的枷鎖有沒有關系。

    但就算僅有一個意念,她也要去看一看,絕不能將這個機緣錯過。

    “哦。”小和尚似懂非懂,卻仍點了點頭︰

    “那我陪娘一起去。”

    “當然要一起去。”

    宋青小點了點他腦門︰

    “你們是我的同伴,從此以後,我去哪自然你們也去哪。”

    阿七听了這話,心花怒放,連連點頭。

    銀狼搖了下尾巴,長尾拍著她小腿,好似回應她的話似的。

    神魂之內,金色小龍發出長吟,也表露出想要出來的訊息。

    宋青小將它放出,接著再回頭看去——

    “青小——”

    “青——”

    唐雲溫柔的呼喚聲逐漸消匿,她與宋父的身影慢慢的淡了許多。

    宋青小深深的看了一眼,接著毫不猶豫的轉頭︰

    “走!”

    她領著身邊的同伴,順應‘道’字的召喚,再次被卷入時間的逆流中。

    時光仍在退後。

    此時的時間已經不再屬于宋青小的時代,她就像是一個局外的旁觀者。

    掌控了時間法則之後的她,神識所到之處,這片星域曾經發生過的每一件事,都逃不過她的耳目。

    她‘看’到了時越的出生,時家的人簇擁在產房的門口。

    這些世族的高層听到孩子的哭聲響起的剎那,不少人臉上露出喜色。

    “與天外天的合作,需要世族最純粹的血統。”

    “時六哥,你要以大局為重。”

    “武道研究院的長老們早就已經研究出可行之法了,一旦實施成功,將來阿越會是最有潛力的神獄掌控者。”

    “這樣的機會不能旁落,無論如何要掌握在我們的手中。”

    時家的人圍在一個男人身側,七嘴八舌的勸說著。

    “六哥,我們時家,自三叔之後,已經沒有天份出眾的人了,唯有另行險著。”

    “天外天有武道研究院,有二聖存在。”

    而帝國之內,唯有一個半步入聖的時秋吾。

    隨著時間的流逝,時秋吾還沒有悟破入聖的心境,差距一旦落下,將來的帝國便會受到天外天完全的壓制。

    “如今機會在我們的眼前,無論成敗與否,都要盡力一搏。”

    “縱然失敗,你跟六嫂還很年輕,將來還有機會,可以再生的……”

    勸說的人雖說是這麼講,但聲音卻小了許多。

    皇族的人修煉到後來,不知是不是逆天而行的緣故,子嗣都格外的單薄。

    越是修行高,就越不容易有後。

    到了時越這一代,嫡系血脈出生的孩子目前就他一個。

    他的父親已經是分神境的強者,孕育出的孩子對于先天靈力的感知會勝過一般孩子許多。

    由時越來作為實驗體,他的身份既能顯現出帝國對與天外天武道研究院合作的重視性,同時實驗若是成功,他的血脈便注定了時家的氣運會再延續很久。

    被圍在中間的男人一臉沉默,抱著孩子默不出聲。

    無論是產房外還是產房內的人,都在等著他的回應。

    良久之後,他的眼中露出憐憫之意,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這是他命中注定要背負的責任,就這麼辦吧。”

    話音一落,有人歡喜有人痛。

    時家的人松了一大口氣,而房內的女人听到他決定的剎那,眼淚無聲的滑落。

    剛出生的孩子還未睜眼看世界,命運就已經被這群人決定了。

    一樣的是初為人父,宋父在抱住孩子的剎那,發現危險來臨時,是毫不猶豫的以身相護;

    而有一些出身高貴的大人物,卻因為衡量太多,反倒將為人父的本能磨滅,在這樣的時刻竟能忍痛將孩子推出。

    將來的事情,宋青小再清楚不過。

    她知道這一場合作會失敗,帶給眼前這孩子的,會是終身的痛苦。

    她站在男人的身側,看著被他抱在懷中蹬著腿哭的孩子,伸手摸了摸他皺巴巴的小手。

    剛出生的孩子還未受濁氣的玷污,冥冥之中好似感應到了她的存在,張開小手,將她伸過來的手指牢牢握住,力量大得像是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似的。

    她心中一動,卻並沒有出手,而是任由時光倒流。

    接下來,她看到了年輕的時秋吾,看到了叛出了太康氏的甦五。

    霜雪漫天飛舞,縱橫的劍氣形成朵朵蓮荷,彌漫于整個長離氏族。

    血光沖天而起,將劍光染紅。

    只見這些紅色血蓮之中,一個面容俊美,衣袍被血染紅的青年手持滴血的長劍,從這盛開的團團血蓮之中緩緩走出,留下串串帶血的足印。

    他的長發飛舞,數縷被血粘黏在他臉頰處。

    甦五的眼中殺氣凜冽,但眼瞳之內卻帶著極至的恨與痛,嘴唇緊抿,咬緊的牙關用力過度致使削瘦的兩頰緊繃。

    他踩著血泊而來,步伐彷徨,帶著滿身的悲絕與蕭索,與另一個時空中的宋青小擦身而過。

    ……

    時光退後,她看到了更多的甦五。

    還未叛出太康氏時的他,憂郁之中帶著幾分落寞。

    但這些落寞,隨著時間逆流,逐漸褪去。

    宋青小看到他年少時期意氣風發的樣子,那時的他是天之驕子,出身太康氏,是世族中最有望入聖的苗子。

    修行一途上,他天份卓絕,格外順遂;情感之上,與雲甦甦兩小無猜。

    他像是不識愁滋味,每當他笑起來時,那兩眉斜飛,眼若燦星,顧盼間神彩飛揚,將少年的英姿展現得淋灕盡致,與後來那個消沉而陰郁的青年形成強烈的對比。

    此後看到他的出生,備受矚目。

    接著便是星域之中大大小小的事,時光飛速推移,滄海桑田變異,數百年時間彈指即逝。

    宋青小也不知時間倒退了至多少年以前,期間看了許許多多的事。

    小至家長里短,大至家國政事。

    她的心境在這一場時空之旅中一再被鞏固,最終在一座吵吵鬧鬧的府門面前停止。

    幾個看上去已經上了年紀,身體卻又格外強壯的老頭兒雙手環胸,站在門口指揮︰

    “陣法一布,將那機關傀儡布在這里!”

    數個年輕的晚輩手持陣旗,一听這話,忙不迭的要以靈力將陣旗插布下去。

    “別放那里!”另一個胡子全白的老頭兒阻止︰

    “要我說,放東門那里。”

    他穿著灰布短襟,露出胸膛,一大把長長白胡子垂落到肚臍,扎成了一條馬尾,隨著他說話一抖一顫的。

    “武道研究院中,東秦家的那龜孫讀書讀成了傻子,凡遇門必走東方,說什麼紫氣東來——”

    老頭兒不知想到了什麼,咧著嘴,笑得一臉不懷好意︰

    “將禁制放在那里,機關傀儡不受儒道所制,到時追得東秦老兒滿地亂躥,咱們也好看戲!”

    手持陣旗的年輕晚輩一听這話,正要順從挪位,最初說話的老頭兒不高興了,忙不迭的制止︰

    “老二,你說的什麼鬼話?”

    “要我說,布在西門,送他們西歸。”他腳尖在地上點,踩得‘砰砰’有聲︰

    “你不要因為上次東秦老兒說你不學無術就懷恨在心,想要借此機會公報私仇。”

    “他東秦家懂個屁!”

    原本正在笑的老頭兒一听這話,像是被人戳中了軟肋,登時跳了起來︰

    “他東秦典有眼無珠,我要給他一個教訓!”

    說到這里,白胡子老頭兒指著東面大喊︰

    “放那里去!”

    “不行,放西門,擋住武道研究院的人。”

    “東門,教訓東秦老兒——”

    兩個老頭兒吵得不可開交,拿著陣旗的弟子被指使得轉來轉去,夾在中間哭喪著臉,卻不敢吭聲。

    “不如你倆打上一架,誰贏听誰的。”一旁另一個老頭兒好心出聲建議。

    年輕的晚輩眼皮直跳,兩個吵架的老頭兒卻眼楮一亮,直道好主意。

    “別吵了!”

    幾老頭兒中,一個身材最為壯碩,從始至終都沉默不語的老頭兒見到眼前的鬧劇,臉頰的肌肉抽了又抽,那沙包似的拳頭握了又握,最終忍無可忍,不知從哪召出一把巨錘,往兩個老頭兒的方向砸落了下去!

    ‘轟——’

    那一砸之下氣勁驚人,巨錘掄起劃過殘影,伴隨著尖銳的音爆,火花四處飛濺。

    老頭兒的修為境界並不算太高,僅到合道境初階。

    可是一動之下,那肉身所迸發出的力量卻格外強橫。

    原本兩個吵得不可開交的老頭兒一見他掏出巨錘,臉色劇變,來不及打架便極有默契的各自逃遁。

    重錘挾裹著殘影落下,‘轟’的砸落地面。

    地底發出嗡鳴,火星‘ 里啪啦’亂爆,飛沙走石之中,整個府門抖個不停。

    機關連接之處相互撞擊,發出‘  ’響聲。

    恐怖的力量甚至有一瞬間打破了時空的阻隔,穿入時空的間層,令處于逆流之中的宋青小都感覺到了這一股力量之威!

    ‘呲——’

    銀狼感應到這股狂暴的力量,不由下意識的弓起後背,發出輕哮聲。

    就在這時,提錘的老頭兒仿佛敏銳至極的察覺到了時空間隔之中的靈力波動,眼楮往這個方向掃了一眼。

    只是他看到的地方,並沒有任何事物的存在,緊接著他若無其事的將頭轉回,面帶怒容,咆哮出聲︰

    “你們兩個兔崽子鬧夠了沒有!武道研究院就要殺上門來了,還敢嘻皮笑臉的。”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前方高能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