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蜀漢之莊稼漢 > 第0977章 惡夢重來

第0977章 惡夢重來

作品:蜀漢之莊稼漢 作者:甲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蕭關一戰後,魏國被迫徹底放棄了隴山以西以及隴山以東的安定郡。

    然後圍繞以城(對應斜道)——陳倉(對應陳倉道)——F縣(對應隴關)——新平郡涇水河谷(對應安定郡)環關中一帶,構築防御工事。

    至于馮賊這些年來在北地郡北邊,以及九原郡故地的小動作,司馬懿自然也是心知肚明。

    所以一方面他除了一反後漢以來收縮北地郡的做法,積極地清除了靠近北地郡的某些親漢部族。

    同時又在秦內長城,也就是原北地郡北邊的沮水一帶(注︰不是漢中的沮水,位于後世的陝北高原),設置了第一道警戒線。

    北地郡是北高南低,蜀虜想要從九原故地突襲關中,有一道屏障是必然繞不過去的。

    這就是橋山山脈(即後世的子午嶺)。

    橋山山脈是一大片山脈的統稱,群嶺海拔並不算太高,但是地勢比較復雜。

    就算是後世,它也是黃土高原保存較好的一塊天然植被區,是黃土高原中部地帶重要的生態森林。

    橋山山脈北面正好起于沮水源頭,南面止于北地郡的郡治富平縣。

    秦直道以“之”字形,蜿蜒于橋山山脈各個山嶺的山脊上。

    大軍行走于秦直道,可以俯瞰整個山腳下的所有情況。

    前漢在沒有收復河套地區以前,就是靠著這片山脈,阻止匈奴南下,進入關中腹地。

    可以說,它就是關中阻擋南犯之敵的最後一道屏障。

    後漢以來,北地郡一直收縮,最後的疆域也是止于這一片山脈。

    橋山以北的地方可以丟,橋山萬萬是丟不得的。

    所以司馬懿自然也知道橋山的重要性,他不但讓人在秦直道上挖溝為壕,修築壁壘,用以阻擋騎兵。

    同時還在橋山各個險要山頭關隘設立營寨,打算步步為營,阻擋敵人。

    而因為橋山南邊山脈止于北地郡的郡治富平縣,所以有許多大小不一的河流,從群嶺中匯聚而出,流經富平縣。

    密布的河網,只要利用得當,也可以延緩騎兵的前進,這就是司馬懿的第三道防線。

    可以說,司馬懿對北地郡防御的重視程度,超過了任何一個人的想像。

    他壓根就不會給對手從北地郡突襲關中留下一丁點可能。

    沒辦法,馮鬼王麾下的鬼騎,實是太過恐怖,若是讓他們翻過了橋山山脈,進入關中平地,那麼誰也不敢說能擋得住鬼騎的沖鋒。

    漢軍若是想學霍驃姚,從大漠繞個大圈過來,順著秦直道南下,那也得把他布置在橋山各個山頭的營寨逐個攻破。

    問題是……從九原故地過來的敵人,必然只能是騎兵。

    騎兵要付出多大的傷亡,才能攻下這些密密麻麻,還是布置在山頭險隘的營寨?

    馮永自然不知道司馬懿的這些布置。

    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此次領軍出塞,在繞了一個大圈後,極有可能會在將來某個時刻,一頭撞上最硬的那塊龜殼。

    就在他正在大漠上順手牽羊牽得不亦樂乎的時候,漢中和隴右的魏國細作,早已是奔走如飛,穿梭于秦嶺和隴山的深山老林里。

    他們行走于只有樵夫才知道的山間野徑上,要把漢軍出動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傳遞給關中。

    而最先把消息傳過來的,卻是城。

    雖然蜀人借口商旅久不行走,早兩年把漢中數道都封鎖了。

    但作為漢中蜀虜最有可能出現的斜谷道——另一條路是陳倉道——城放在斜谷道上的游哨,一直就沒有斷過。

    游哨探知斜谷道深處似有蜀虜異常,再配合隴山關口的突然封閉,不讓商旅往來,讓司馬懿一下子就猜到了可能要發生的事情。

    待蜀國境內的細作把第一份情報送到長安,司馬懿當場就認定了這份情報的真實性。

    “傳吾令,讓城加派哨探,務必探清蜀虜的動靜!”

    司馬懿“啪”地一聲,把寫著緊急軍情的帛絹按到案上,厲聲道。

    “喏!”

    “來人,給F縣與陳倉傳令,讓他們加緊防備,嚴守不得有失!”

    “喏!”

    吩咐完畢,司馬懿突然長長地吐出一口氣,全身都放松了下來,眼中閃著莫明的光,喃喃地說道︰

    “終于來了!”

    誰都知道,佔據了極大地利的蜀虜,遲早會有一日會進犯關中。

    數年準備,等的就是今日。

    若是此戰一敗,則大魏將徹底失去統一天下的機會。

    相反,若是此戰能反敗蜀虜,則隴右可復。

    隴右在手,則涼州無憂。

    就在司馬懿重振精神,正要發出第三道軍令,忽然遠處傳來一陣沉悶無比的巨響。

    這聲巨響,似雷非雷,有類金器交擊。

    司馬懿听到這個聲音,心頭一跳,似是想起了什麼,連忙跑到門口,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但見晴空萬里,日頭高掛,卻是絲毫沒有打雷的跡象。

    司馬懿臉色微有陰翳,因為發出巨響的,正是潼關方向。

    “去,派人出城看看,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他轉頭吩咐緊跟在身邊的親衛。

    “喏。”

    回到府內,司馬懿獨處一室,臉上竟是有些猶豫之色,似是對某件事情頗為思慮。

    雖然幾乎已經確定蜀虜大舉進犯,但從長安南方的子午谷起,到北邊的橋山,究竟何處才是蜀虜大軍主要進犯方向,還是個未知數。

    所以他並沒有著急調兵遣將。

    因為急也沒有用。

    只有知道了葛賊與馮賊在哪個方向出現,關中大軍才能有針對性地調動。

    葛賊十有八九是要從斜谷出來的,畢竟漢中數道,只有這條路最好走。

    就算是陳倉道,都不算是一個好選擇。

    因為大散關關口下面的深谷非常陡峭,兩側有崖壁對峙,如一線天。

    除非是偷襲成功,否則只要數千守軍,就足以讓數萬大軍寸步難行。

    即便傳聞蜀虜有攻城利器,但在狹窄的關口面前,也不是那麼容易攻下來的。

    所以葛賊的行動倒是容易猜測,但馮賊……

    司馬懿想到此賊,心里突然就是有些煩躁。

    若說葛賊喜歡行堂堂正正之師,以勢逼人,那馮賊此人,就是飄忽不定,詭計百出,讓人捉摸不定。

    偏偏此賊又極擅奔襲,讓人不得不小心提防。

    隴關?

    蕭關?

    安定?

    亦或者……北地郡?

    就在司馬懿左思右想,焦急地等待細作和哨探更多情報時,外頭有軍士步伐匆匆地前來報告︰

    “大司馬,不好了,民夫人力不足,承露盤才運出三十來里路,便掉落壕溝折斷!”

    司馬懿腦子“嗡”地一聲響,失聲道︰“什麼?”

    原來前頭那聲巨響竟是隨露盤折斷所致?

    司馬懿臉色大變,他突然一拍大腿︰“蜀虜來犯,吾竟是忘了此事!”

    前番他去了一趟洛陽,據理力爭,這才讓陛下知曉,同一時間運送金人與承露盤,將會過度損耗關中民力,不利加強關中防備。

    故今年可先運承露盤,明年再運金人。

    承露盤雖比金人大得多,但卻是可以拆卸的。

    只是搬運起來,仍是困難重重。

    三萬民夫,鋪路搭橋,極力搬運,平坦之地,一日不過十里,崎嶇之地,一日三四里那也是常事。

    所以這一個多月來,又是拆,又是搬,這才把承露盤搬出長安城三十來里。

    沒想到這才乍知蜀虜來犯,承露盤就落入壕溝折斷,其聲竟能聞數十里。

    司馬懿的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

    他方才說“吾竟是忘了此事”,當然說的不是真話。

    他原本就是在等,等明日或者後日把情況真正明確後,就可以有理由上報陛下,停止搬運承露盤。

    而已經集結起來的民夫又正好編入軍中,給大軍運送糧草。

    只是眼下這個兆頭……似乎不太妙啊?

    司馬懿眼皮跳了幾下,竟是不敢再耽擱,連忙喝令道︰

    “來人,備筆墨!”

    就在當日,司馬懿的奏章被快馬送出長安城後,魏國關中軍中主要將領郭淮、鮮于輔、杜襲、牛金、費曜、戴陵、鄧艾等人。

    或被召集起來,或開始有急令被送往他們手里……

    很快,第二批情報被送到司馬懿手里。

    最先被魏軍查探到的,不是被重點監控的漢中大軍,而是離安定郡最近的隴右大軍。

    鄧芝與馬岱領軍剛出蕭關,進入安定,守在新平郡涇水河谷的鮮于輔就立刻警覺起來,幾乎同一時間就向長安送去了消息。

    “此偏師是也,不足為慮,輔國將軍足以應付。”

    司馬懿看了鮮于輔送來的軍情,眉頭卻仍是緊皺。

    他最想要的,是葛賊和馮賊的消息,此二賊,實乃大魏心腹大患是也。

    “馮賊當不會從安定而來,此賊手下的鬼騎,唯有在平地方可大用,在涇水河谷卻是發揮不出其威力。”

    司馬懿的目光落到輿圖上,比起大漢現在軍中所用地圖,顯得很是簡陋。

    但仍可大概標示出隴關、蕭關、橋山的位置。

    “馮賊,你會是從哪個位置過來呢?”

    司馬懿目光閃爍,喃喃自語。

    翻過隴關,俯沖F縣,只要攻下F縣,就可以長驅直入。

    同理,從蕭關順著回中道南下,也可以直撲F縣。

    當年蕭關一戰,馮賊攻城如庭中閑步,曹子丹正是錯估了此賊的攻城速度,這才一步錯,步步錯。

    所以,馮賊攻打F縣可能性,按理說是最大的。

    只是馮賊這廝,太過狡詐啊!

    于是司馬懿的目光又落到北地郡的橋山上……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關中的戰爭陰雲也不斷地積聚。

    長安與洛陽之間,信使一下子猛然增多。

    有時候一天能達到十數騎。

    “報!大司馬,驍騎將軍(秦朗)已領大軍過了潼關,前鋒還有三日到達長安!”

    “好極!秦將軍先于蜀虜到達關中,此戰又多三分把握!”

    司馬懿對著諸將大笑。

    諸人皆是附和而笑。

    唯郭淮與鄧艾臉上雖笑,眼中卻是有所憂慮。

    驍騎將軍從洛陽領中軍到長安,比蜀虜要快,此理之當然耳。

    大司馬此時卻用來鼓舞軍中,怕是心中亦是有些不安啊。

    但不管怎麼說,秦朗帶領洛陽五萬精銳中軍的到來,終是給關中注入了一支強心針。

    司馬懿親自出城迎接秦朗,足見對這支大軍的重視。

    “秦將軍,如今已經查明,蜀虜偽相葛賊,親領大軍從斜谷而來,傳聞有十萬之眾,但在吾看來,彼最多不過五六萬耳。”

    軍情緊急,司馬懿在接到秦朗後,立刻給他說明此時關中的情況︰

    “听說蜀虜偽帝久呆漢中,以葛賊的為人,必定會留守一部分兵力,拱衛劉氏。”

    “畢竟老夫當年,也曾從上庸領軍西進,到達漢中,再加上關中尚有其他數道進入漢中,所以葛賊定會防到這一點。”

    秦朗當年被派到F縣防止蜀人翻過隴山,後面又跟著曹真參與了蕭關之戰。

    在那一場混戰中,他是極少有能領著完整營隊從戰場上退下來的人物,曹真就是在他的護衛下撤退。

    再後來,並州刺史畢軌逼反胡人,在塞外被軻比能打得大敗。

    曹庇峙汕乩柿熳胖芯系講 藎 詈蟠篤崎鴇饒埽 瞄鴇饒懿畹鬩貨瓴徽瘛br />
    最後不得不听從馮鬼王的建議,把庭帳遷至九原故地,以便與涼州取得更好的聯系。

    這些年來,並州幽州邊境安寧,再無胡人作亂,此皆秦朗那一戰之功。

    可以說,秦朗這些年來,可算是魏國年青一代里的出色人物。

    此時的他听到司馬懿的話,眉頭卻是緊皺︰

    “大司馬,那馮賊呢?此賊現在何處?”

    旁邊的郭淮听到秦朗此言,嘴角就是一抽。

    此時的他,真的很理解秦朗的心情。

    畢竟同與秦朗參與了蕭關的那一場大潰敗,那支赤色鐵甲洪流,就是他們心里揮之不去的惡夢。

    雖然已經過去數年,但如今惡夢再次重來,要說心里一點不發怵,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再怎麼小心也不為過。

    “馮賊?”

    司馬懿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搖了搖頭,“目前尚不知在何處。”

    “此賊甚是狡悍啊,須得小心提防才是。”

    秦朗喃喃地說道,“大司馬覺得他會在哪里?”

    “不管他現在在哪里,最後都只會出現在這兩個地方。”

    司馬懿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指點了點F縣與北地郡,“葛賊所率大軍,乃是蜀虜主力,故老夫打算親自領軍前往城。”

    “剩下的這兩個地方,需要能服眾且善戰之人前往,最好還是熟悉地形的……”

    郭淮聞言,臉色就是微微一變!

    心有靈犀般,秦朗也是下意識掃了一眼郭淮。

    秦朗身為驍騎將軍,又深得曹背璋     說偷鰨 游刺檔米錒恕br />
    前些年守備F縣數年,再加上參加過大戰,又有軍功在身。

    而郭淮則是久守關中,又是雍州刺史,也算是老資格了。

    兩人不管是服眾,還是熟悉地形,都可以說是合適人選。

    氣氛一時僵持住,最後還是秦朗微不可聞地嘆息一聲,打破了沉默︰

    “F縣吾尚算是熟悉,不如就讓我去守吧。”

    司馬懿看到秦朗主動請纓,大喜過望︰

    “F縣有秦將軍前往,必無礙矣!”

    畢竟是陛下身邊的紅人,司馬懿自然不想輕易得罪。

    若是秦朗不願意前往,他肯定不會強迫。

    若是換了其他事情,秦朗自然不會出頭。

    只是秦朗與曹憊叵得芮校 峭 話悖 巰麓聳攏 誶橛誒恚 濟揮型慫醯睦磧傘br />
    郭淮看到秦朗如此,哪里還好意思不說話?

    只見他連忙抱拳道︰

    “末將久在關中,對關中最是熟悉不過,橋山就讓末將去守吧。”

    “好,那我便撥三萬精兵給郭將軍,但見來敵,切記千萬莫要出擊,只管緊守山頭關隘。”

    “如此一來,蜀虜若是沒有三倍之數,定是難以翻越橋山。”

    如此安排已畢,司馬懿便親領十萬大軍,前往城,準備把諸葛亮堵死在斜谷里。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蜀漢之莊稼漢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