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穿越小說 > 蜀漢之莊稼漢 > 第0985章 受阻

第0985章 受阻

作品:蜀漢之莊稼漢 作者:甲青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溝壑總會被填滿,路也總會走完。+++最新耽美小說排行:   www.ck101.org

    浩浩蕩蕩的大軍順著秦直道,終于來到離魏軍營寨最近的一個山頭。

    雖然馮刺史已經早有心理準備,但他看到魏軍在橋山所做的布置,仍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曹!”

    “烏龜殼啊這是?”

    大大小小的營寨塢堡,布滿了這一帶的山頭。

    但凡險要之處,必有魏賊旗幟。

    可以說,橋山作為關中屏障,唯一的缺點就是離長安太近,有敵人從北邊來犯時,會造成關中震動。

    剩下的,幾近完美。

    馮永正舉著望遠鏡觀察對面山頭,不斷在心里感嘆這龜殼確實夠硬。

    趙廣湊了過來,有些擦拳磨掌地問道︰

    “兄長,我們什麼時候攻營?”

    馮刺史放下望遠鏡,奇怪地看了一眼趙廣。

    我什麼時候攻營,和你有什麼關系?

    你不知道自己帶著什麼兵種?

    還是想拉著重騎兵去沖對方山頭的營寨?

    馮刺史想了想,喊了一聲︰“伯約?”

    站在不遠處,同樣拿著望遠鏡觀察敵情的姜維連忙過來︰

    “君侯有何吩咐?”

    馮刺史示意了一下前方的山頭,問道︰

    “伯約覺得,當如何攻下魏賊的第一個營寨?”

    事實上,橋山的主要山脈,海拔並不算太高,基本都是在一千五米到兩千米之間,但架不住地勢實在太過復雜。

    魏國以興隆關為中心,在周圍的各個山頭要害構築了層層防線。

    從馮刺史的角度看去,當真是和龜殼沒多大區別。

    別說是這一次因為要穿過大漠,沒辦法帶攻城器械,工程營大部已經被派到丞相那邊去了。

    僅僅是帶了一些工程營的技術兵。

    就算是把工程營全部拉過來,這種山頭仰攻,工程營的攻城效果也要大打折扣。

    從眼前的魏軍布置看,司馬懿在橋山的布置肯定不是臨時的,而是久有經營。

    看來他是早就料到自己有可能從這邊過來。

    馮刺史正在想著,只听得姜維說道︰

    “君侯,依我看,這山頭南北走向,東西兩側陡峭難行,多是只能正面強攻。”

    說到這里,他猶豫了一下,“不過想來魏亦會在北邊布置了重兵。”

    “若是有奇兵能從東西側面攀援而上,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

    馮刺史贊許地看了一眼姜維︰

    “伯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能看出賊人的薄弱之處,果真不愧是受丞相所重。”

    姜維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君侯過獎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下意識地捏了捏手里的望遠鏡。

    以前在漢中的時候,姜維只覺得虎步軍不愧是丞相親自編練的精兵,軍中的披甲率極高。

    就算自己親自所領的五千人,其中有三千人都是披甲。

    讓他不禁驚嘆于大漢的錢糧之厚。

    後來到了涼州,跟著馮刺史出征,不說軍中馬匹騾驢,也不說將士身上的兵器鎧甲。

    單單是涼州軍中,每營將軍人手一支價值五十萬緡的望遠鏡,這種豪橫把姜維驚得目瞪口呆。

    他在心里悄悄地盤算過好幾次,然後悲哀地發現,自己全身上下加起來,可能都買不下半只望遠鏡。

    幾番盤算過後,他這才明白自己眼皮子實在是太淺了。

    換了以前,隔這麼遠的地方,想要找出敵人的弱點,不但需要廣派斥候,而且很多時候還要自己親自跑到敵營周圍勘察。

    甚至還要犧牲一部分士卒,前去試探進攻。

    哪像現在,隨便找個山頭,拿著望遠鏡看一下,敵營周圍的一切,就了然于胸。

    這簡直就是陣前神器。

    遠遠地就知道賊人要做什麼,而賊人卻不知道自己的布置都已經被對手所掌握,這個仗怎麼打?

    簡直就是在欺負人!

    也就是像眼下這種情況,死守要害之地,逼得自己這邊不得不強行攻營,才有那麼一點翻身的可能。

    馮刺史當然不知道姜維的心里在想什麼,他重新舉起望遠鏡,看向對面山頭︰

    “伯約不須自謙,有沒有能力,我還是可以看得出來的,更別說丞相。”

    他一邊說著,一邊按姜維的說法,仔細地觀察了敵人營寨的兩側,最後滿意地點了點頭。

    然後放下望遠鏡,瞟了一眼趙廣︰

    看到了沒?懂得什麼叫真正的將軍嗎?

    人家一眼就知道應該怎麼打,你卻只會問我怎麼打。

    你要是有伯約一半強,這麼些年來,我都不知道能有多輕松。

    趙廣悶悶不樂︰兄長不愛我了……

    馮刺史不去管他,只管叫了一聲︰“信厚。”

    李球連忙過來︰“君侯。”

    “西邊。”馮刺史指著對面的山頭說道,“我把暗夜營交給你,你再從無當營里挑出善于攀援的好手,伏于西邊。”

    “只待听我信號,便開始從西邊嘗試上去。”

    無當營的底子,最早是王平帶出來的,從最開始到現在,營中士卒組成部分,一直是從越`郡競爭出來的夷人。

    沒辦法,想要躍遷階層,軍功就是最好的辦法。

    而馮郎君麾下,則是待遇最好的地方,所以競爭一直比較激烈。

    王平的兒子王訓,這麼些年來,在越`所做的主要事情之一,就是為馮刺史的無當營輸送合格的士卒。

    無當營算得上是半個山地作戰部隊。

    不過這一次無當營只有半營,還有半營留在關姬那里。

    至于暗夜營,那就更不用說了,算得上是這個時代的特種部隊,一直由馮刺史親掌。

    馮刺史的目光落到姜維身上︰

    “伯約,此次攻營,由你負責,如何?”

    姜維實是沒有想到,君侯會把這個任務交到自己手上,一驚,再一喜︰

    “君侯,末將怕……”

    “怕什麼?區區一個營寨而已,難道伯約還攻不下來?我再讓人配合你就是。”

    馮刺史直接打斷了他的話︰

    “鄂順!”

    “在!”

    “你明日帶著剩下的無當營和陌刀營,只從姜將軍的指揮。”

    “諾!”

    陌刀營發展到現在,已經比最初成熟了很多,乃是以陌刀為主,多種兵器配合的營隊。

    感謝手辦狂魔,山脊上的秦直道,最窄處也有十余米,再加上直道兩邊的斜坡,勉強能夠展開兵力。

    “禿發闐立。”

    “末將在!”

    “你帶著義從騎軍,看好普賀于那幫人,我不相信他們。”

    雖說在這種山林地形下,鮮卑胡人掀不起什麼大風浪,但該小心的時候,還要是小心。

    “諾!”

    趙廣看到所有人都有安排,唯獨漏了自己,當下更是郁悶不已。

    他想了想,終究還是忍不住地湊上去當舔狗︰

    “兄長,那我干什麼?”

    馮刺史看了看他,漫聲說道︰

    “你和我一起在山上看風景,順便欣賞諸位將軍的英姿。”

    這……

    趙廣又開始糾結起來︰

    兄長不讓我上陣,卻又讓我陪在他身邊,這是愛我呢,還是不愛我呢?

    一聲令下,全軍在工程營技術兵的指導下,開始伐木制作器械。

    不像後世的水土流失嚴重,現在的橋山山脈,林木茂盛,根本不用擔心木材缺乏。

    大J蒙上牛皮,再安放到攻城車上,盡量做成一個斜坡狀,士卒藏在J後,順著秦直道,緩緩地推著車向山上攻去。

    同時秦直道兩側,因為無法行走攻城車,將士只能是在沒有掩護的情況下攀援而上。

    山上的魏軍營寨,早就準備了大量的滾石檑木。

    只等漢軍走到半山坡,只听得一聲梆響,不少石頭木頭紛紛滾下。

    石頭或者木頭砸到大J上,因為大J是斜狀,所以石頭木頭順著大J滾開,大都沒有傷到車後的將士。

    只是有些滾到側邊的,砸到了旁邊車後的士卒。

    只听得“ 嚓”一聲響,倒霉的士卒慘呼,捂著已經扭曲的腿倒地。

    他卻是忘記了自己是在半山坡,一個不穩,整個人就咕嚕嚕地向山下滾去。

    更倒霉的是兩側沒有攻城車掩護的士卒,只要是被呼嘯而下的石木擦上一點,那就是鮮血淋灕,缺胳膊少腿。

    真要被砸個正著,那就是整個人都變成了血肉模糊。

    馮刺史听著對面山坡上的慘呼,面無表情。

    望遠鏡被他緊緊地捏在手里,卻是沒有舉起來向對面看去。

    如果仔細看,他臉上的肌肉在時不時地輕微抽搐。

    很明顯,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精心訓練出來的將士,拿人命去填眼前這個魏軍營寨,是一件很心疼而又無奈的事情。

    姜維的鳴金聲在山下響起,攻到半山腰的將士紛紛後退。

    很明顯,這一波僅僅是試探。

    但試探的效果很不好。

    魏軍山上的營寨不僅存有滾石檑木,更在營寨前的道路上挖了一條壕溝,壕溝後面還布有鹿角。

    第一波攻勢,連壕溝都還沒能摸到,就不得不退兵。

    稍作休整,第二批將士繼續出擊。

    ……

    待到日頭偏西,一天之內,總共攻了四次,但最好的結果,也僅僅是把攻城車推到壕溝里。

    最後一次鳴金後,姜維來到帥營,臉色有些難看。

    “君侯,末將有負重托……”

    他對著坐在帥位上的馮刺史拱手,正欲請罪。

    馮刺史擺了擺手,聲音平穩地問道︰

    “今日傷亡多少?”

    姜維一听,臉上更是有些羞愧︰“傷五百,輕重傷各半,亡兩百六十二人……”

    從南鄉軍開始,到現在的涼州軍,十來年的時間里,馮刺史麾下的敵我傷亡比,從來沒這麼慘重過。

    傷亡近八百人,卻換不來哪怕是敵人的一個傷亡。

    馮刺史長長地吐一口氣︰

    “是我大意了,沒有想到司馬懿竟能準備得如此周全。”

    果然是不愧能把諸葛老妖耗死的老烏龜。

    “君侯,明日……”

    馮刺史的目光落到姜維身上,面容沉靜︰

    “按你的想法來,不必顧忌我的想法,不用顧慮將士的傷亡,我只要一個結果,那就是對面的那個營寨必須給我拿下。”

    暗地里咬著牙,目光變得沉沉︰

    “我就不信,區區一個山頭的營寨,能有用不完的滾石檑木!”

    山上滾滾而下的石木,沒有人敢說不害怕。

    自己的將士又不是沒有感情的機器,當然也會心驚膽戰。

    這個實在是很傷士氣。

    姜維點頭,然後猶豫了一下。

    馮永注意到他的神色︰

    “伯約有話直說就是。”

    “君侯,既然我們已經知道山上有石木,何不讓胡人先上去消耗一番?”

    馮永搖了搖頭︰

    “這個,我自有安排。第一個營寨只能是我們的將士先拿下來,後面我才有理由讓鮮卑人頂上去。”

    姜維本想說還有義從胡人。

    只是看到君侯連鮮卑胡人都沒有用,那就更不會用義從。

    他把疑問埋在心里,點頭說道︰

    “今日最後一次攻營,我看賊人的石木似是稀疏了一些,想來正如君侯所料,區區一個山上營寨,不會存有太多石木。明日攻營,估計會輕松一些。”

    馮刺史的目光看向外頭,對面的山上,燈火明滅可見,他語氣幽幽地說道︰

    “我說過,我只要結果,不管過程,伯約盡管放手去做就是。”

    馮刺史被擋在橋山北邊,諸葛亮的大軍主力,同樣也沒有渡過武功水。

    在西岸強弩的掩護下,孟琰終于在東岸站穩了腳跟。

    但想要擴大前沿陣地,卻是力有不逮。

    因為司馬懿手里的大軍實在太多了。

    只要超出了西岸強弩的掩護範圍,魏軍就輪番不斷地沖擊漢軍。

    逼得孟琰不得不收縮在岸邊,把自己的兩翼交給東岸,自己則是專心應付正面的魏軍。

    如此相持數日不下,魏延大是不耐,前去尋找丞相請戰︰

    “丞相,讓我領軍渡水吧!我定能沖開賊陣,為大軍開路!”

    諸葛亮面無表情地看了一眼魏延。

    魏延看到丞相這副模樣,心頭一涼,只道是又要被丞相冷藏。

    沒想到丞相竟是突然開口道︰

    “若是你沖不開呢?”

    魏延差點以為自己听錯了,驚喜之下,連忙大聲道︰

    “末將願立軍令!”

    “好,我分你一萬人,若是能打敗正面賊人,便算你大功一件;若是破不開,則按軍法處置!”

    “末將領命!”

    魏延從丞相手里接過軍符,大步流星地轉身離開。

    魏賊,吾魏延來也!

    雖然孟琰沒有進一步向前推進,但守住了渡水之地,在他的身後,數條浮橋早就已經鋪設完畢。

    很快,在通知對岸的孟琰注意配合之後,魏延親領著一萬人馬,順著浮橋開始東渡武功水。

    在兩翼的魏軍探馬遠遠看到了這個情況,以最快的速度上報了司馬懿。

    司馬懿得知,喜道︰

    “諸葛亮終于耐不住了!且看吾如何半渡而擊!”

    當下問左右︰

    “誰願為先鋒?”

    牛金、費曜、戴陵等人皆站出來請戰︰

    “末將願往!”

    “牛將軍,此戰就交與你,切莫讓吾失望!”

    “諾!”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蜀漢之莊稼漢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