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萌寶來襲︰早安,總裁爹地! > 第304章原因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可能是因為昨天喝酒真的很消耗體力的原因,雖然菜色一般,知行歆和文婧卻都吃的很高興。

    “對了,你知道今天晚上有一個淺深的宴會嗎”文婧吃飯的時候突然開口對知行歆問道。

    “淺深有宴會”知行歆詫異的看著文婧,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她剛剛還在想要怎麼才能不動聲色的接近林風呢,卻沒有想到林風給她安排了一個這樣合適機會。

    “是啊,昨天就定下來了,你不知道嗎”文婧奇怪的問道。

    “我怎麼會知道”知行歆反問,要是早知道的話,她就不用擔心怎麼才能和林風在人多的場合見面了。

    “估計這是針對暗的。”文婧饒有深意的開口說道。

    “又是暗怎麼我最近听到最多的就是這個字”知行歆無奈的搖了搖頭。

    “沒辦法,誰要他最近比較出名。我猜,有不少青(春chun)小女生在暗戀著他呢。”文婧一臉的向往。

    “這還真的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連小偷都能當出名堂來。”知行歆苦笑著,滿腹無奈。

    “今天晚上宴會你去不”文婧問道。

    “待定吧。”知行歆想了想回答道,她當然要去,不過,她還沒有想好要不要以自己的(身shen)份過去。

    “一定會很有趣,一起去吧。你不想看看暗是怎麼把一個配方從林風的手里拿走嗎”

    听著文婧的話,知行歆不(禁jin)心里一笑。

    是啊,眾人都好奇暗是想怎麼拿到配方的。可是,他們卻不知道,暗也在想她應該怎麼樣才能拿到配方。這大概正如每個讀者都好奇的結局,卻不知道作者也不是早已經預料好的,因為人物一旦寫活了,自(身shen)不受作者控制。

    和文婧吃完飯回去公司,已經過了下午上班的時間。

    “總裁回來了。”小潔遠遠的跑過來對知行歆低聲說道。

    “啊有沒有找我。”知行歆一副做賊心虛的樣子。

    “你以為還能跑了你”文婧白了一眼知行歆,對她這個白痴問題表示鄙視。

    “不要跟我說話,我需要冷靜。”知行歆說著,轉(身shen)走向了總裁辦公室,反正這一關她是逃不開了。

    “當當當。”知行歆輕聲的敲了一下門,心里還不停的念叨,最好沒有听到,沒有听到,這樣的話她就可以晚一些進去面對那個冷面總裁了。

    “進來。”沒有想到,李信很快的就回應了她。

    “總裁,您找我”知行歆趕忙推門進去了,然後在距離李信辦公桌一米來的位置前停住了,恭敬的問道。

    “今天晚上的宴會,你和文婧一起都過去。”李信頭都沒有抬,直接命令道,是標準的上下級之間的口吻。

    “啊”知行歆一愣,沒有想到李信竟然會要她去參加宴會。林風不是知道所有人之中只有她最覬覦那張配方嗎可是,又為什麼要她去難道說他認為她到了現場比較容易控制

    “怎麼不能去”李信半眯著眼楮抬起頭,質疑著看著知行歆。

    “沒,沒有事。”知行歆趕忙賠笑說道。

    “那你過去忙吧,通知各部門主管十分鐘之後開會,把會議記錄今天下班之前給我。還有咱們下個月的投標書,我也今天就要,還有”

    “是。”知行歆很乖巧的應道,然後回去了自己辦公桌上忙碌了起來。看來資本家壓榨工人的這點剩余價值,真的是至死不渝。

    一下午的時間,都只見知行歆在總裁辦公室里面一會出,一會進,一會一樓,一會三十三樓,好在電梯一直有電,這個時候,她倒是希望自己能夠被困在電梯里面,這樣也就省了事了。一直到了天色黯淡,知行歆才有時間坐在凳子上休息一下喝杯水,而這時正好文婧又推門走了進來了。

    “下班了,還坐在這里干嘛”文婧看著知行歆一副不理解的樣子。

    “你沒有看到今天下午我一共里里外外跑了多少趟嗎”知行歆微微抬起頭,無奈的對文婧說道。

    “我感覺總裁遛你,真的是不留余地啊。”文婧一邊說,一邊笑。

    “他當成是遛狗呢,什麼都不滿意,我今天一下午都快折騰死了。”知行歆不(禁jin)抱怨道。

    “這是對你遲到早退翹班不請假的懲罰。”文婧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想不到他們總裁倒是很有(性xing)格的。不說你遲到曠工,不給你記過批評,更加不扣你工資,就要在勞動中要你自己體會深意,好好悔過改造。

    “我冤枉死了。”知行歆委屈的說道。

    “你還真別說冤,想不到咱們總裁平時總是一副冷著臉,不苟言笑的樣子,其實還(挺ting)(挺ting)腹黑的。”文婧笑的更夸張了。

    “是,腹黑,一肚子黑水。記得小學課文有一個書呆子拿墨汁沾燒餅吃,估計就是咱們總裁了。”知行歆隨口冷聲嘲諷道。

    “你呀,罵起人來一個髒字都沒有,嘴太毒了。”文婧笑著推了一下知行歆的腦袋,又(愛ai)又恨的說道。

    而正是這句話,要知行歆陷入了思考。

    原來,原來林風也是這樣說過他。

    “你呀,以後嘴下饒人,留點余地吧,小心以後都被報復回來。”

    是啊,現在都應驗了,她早已經都被報復回來了。

    林風,是不是不是人,而是天上的神仙呢。你可以料中一切事(情qing),為什麼就偏偏料不中你我。

    林風,你要是真的是天上的神仙,你就不要這麼斤斤計較,忘記咱們以前的事,饒過我好不好。

    林風,我想要和你見面,又害怕和你見面,只要能夠拿到那張配方,我願意永遠消失在你的視線。只是去除了這張配方的糾纏,一切都將歸于原點。

    “想什麼呢晚會十點開始,現在要是再不開始收拾就不趕趟了。”文婧硬拽著知行歆的手,把她拉了起來。

    “你看我現在的形象去參加宴會怎麼樣”知行歆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shen)上的衣服,開口問道。

    “估計連門都進不去。”文婧毫不客氣的開口說道。

    “對了,在哪里開宴會啊”知行歆突然想到了,便趕忙問道,原來行動都要事先去探測一下場地,現在連時間都沒有了。

    “香格里拉啊,還能是哪里”文婧理所當然的回答。

    “(挺ting)好的,那里我路熟。”知行歆不(禁jin)點了一下頭,那里,她去過的次數還算是不少,應該能夠完成自己的計劃。

    “這和路熟有什麼關系啊,快點走啦,咱們去買禮服,做頭發。”文婧拉著知行歆就朝門口走。

    “好吧。”知行歆無奈的點頭跟著。

    接著,知行歆和文婧跑商場和理發店,開始了一系列的化妝工作,大約九點半左右,兩個人準時一(身shen)盛裝的出現在晚會的現場。

    “晚歆,你穿的有點太過保守了吧”文婧挑剔的看著知行歆一(身shen)肥肥的白色晚禮長裙,有些像是八十年代(春chun)晚主持人穿的那麼中規中矩。

    “我家劉彘不要我穿的太露。”知行歆很自豪的一笑,對文婧開口說道。其實,她也不想要穿成這個樣子的,可是,她帶了一堆今天需要用的道具,像是帶著藥水的面具,服務生的衣服,內層高的男鞋等,要是穿的太露,實在是不方便。

    “那也不用弄的跟俄羅斯大媽一般吧”文婧無奈的搖頭。

    “你這一(身shen)藍色緊(身shen)小裙,就不怕火辣的(身shen)材給那位警察嚇到”知行歆湊近文婧低聲笑道。

    “少胡說。”文婧白了知行歆一眼,然後邁著台階先走了進去。

    “兩位小姐這邊請。”這時,門口侍者恭敬的給二人打開了門。

    才一走進了宴會現場,就被里面的燈光晃得有些睜不開眼楮。這些上流社會從來都弄的很盛大,而這次,更加是夸張到了極點,比以往有過之而無不及,弄的都有些像是結婚般閃亮耀眼了。一個個晶瑩剔透的餐台上,擺放著各種沖擊視覺的點心,要人驚艷的都不忍心吃。

    知行歆還以為她們提前半小時來的已經算早了,卻沒有想到這里已經是人山人海,到處都是成群圍在一起攀談的商人。

    “咱們去找個角落喝酒吧。”知行歆湊近了文婧的耳旁,輕聲的說道。

    “好啊。”文婧很高興的答應了。

    “那我去拿點紅酒。”知行歆說著,拿了整整了一托盤。

    “我看咱們先過去拿點吃的,那邊的幾樣點心都不錯。”文婧高興的拉著知行歆就走了過去。

    “我倒是想要喝點酒。”知行歆笑著說道。

    之後,兩個人端著托盤,準備滿載而歸。

    “哎呀,拿點就夠了,咱們也吃不了。”知行歆看著文婧那邊已經拿了整整一大盤子點心,而且還要繼續對旁邊的水果盤子下手。

    “好吧,那一會吃沒了可是得你過來拿。”文婧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那堆水果說道。

    之後,知行歆掃視了一下全場,便和文婧做到了另一邊燈光暗淡的沙發上去了。看樣子,主角們都還沒有來,正好給她時間打量一下全場。

    “晚歆,你發現了嗎今天的氣氛很詭異的。”文婧一邊吃的東西,一邊扭頭看著知行歆說道。

    “有嗎”知行歆一口飲進了杯中之酒,然後故作不知的反問。

    “有啊,你看那里,那里,他們應該都是為了暗來的吧”文婧一邊說著,一邊對附近的人群指指點點。

    “給你喝杯酒,這里的酒,比酒吧的好喝。”知行歆像是沒有听到一般,笑著給文婧遞過了一杯酒。

    “哦,也好。”文婧也笑著接過了酒。

    “他們都是警察嗎你家那位沒有來嗎”知行歆看著四周,笑著對文婧問道。

    “應該會來吧他可是專門負責對暗的偵查工作。”文婧一邊說著,一邊伸脖子往遠處看去,終于,在人群之中她發現了自己尋找的目標,“你看,那邊穿著服務生衣服端著盤子的那個不就是嗎”

    “服務生”知行歆順勢看去,果然看到了葉遠一(身shen)服務生的衣服,傻傻的站在紅酒的旁邊,背著小手,眼楮卻還在四處看著。不過,很奇怪的是他的不遠處正站著一個穿著紅色晚禮服的女人,他們不時的,還會有幾句語言的交流。那個女人是誰呢知行歆瞥頭看向文婧問道“還真的是。不過,那個穿著紅色禮服的女人是誰他們怎麼好像正在聊天呢。”知行歆一邊喝酒,一邊奇怪的看向了文婧問道。

    “那個啊,那個是他妹妹。”文婧抬頭看了一眼,開口解釋道。

    “妹妹親妹妹”知行歆奇怪的問道,看來這次還真的是她的消息不靈通了,她說怎麼文婧看到葉遠和那個女人那麼親密,都沒有在這頭發脾氣呢。不過,葉遠的這個妹妹,看著(身shen)材和她差不多,估計正好可以利用上。

    “是啊,叫葉紫。也是一個警察。”文婧開口說道,說話的時候,眼楮里面似乎帶著寫羨慕,要是她也可以跟葉紫一樣,做一個女警察,那又該有多麼好啊。

    “很難想像今天晚上到底有多少警察。”知行歆听言,不(禁jin)有些苦笑,她又拿起了一杯酒,喝了一大口。看來,他們勢必要把暗一網打盡了

    “我看這里的每個人都像。”文婧東瞅西望的說道,她總覺得這里的每個人都很神秘,神經似乎都是繃的緊張兮兮的。然後,轉過頭看著知行歆,發現托盤上面的八杯酒,已經被她喝了五杯半了,便連忙的勸阻道“哎呀,你怎麼喝的這麼快少喝點吧。”

    “文婧,要是我,我欺負了你家警察,你會不會怪我”知行歆微微抬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酒,然後半醉半醒的問道。

    “欺負你要和他打架”文婧一副沒有听懂的樣子。

    “不,不是。”知行歆趕忙否認道,是這個文婧使木頭腦袋呢,還是說是她自己沒有說明白

    “不要跟我說你也看上他了。那我就讓給你用好了。天涯何處無芳草,可是,我文婧的好朋友卻只有你這一個。”文婧想了想,抿著嘴很鄭重的開口說道。

    “你還是留著自己用吧,我(身shen)邊的男人夠用了。”知行歆趕忙推辭道,現在,面對林風和劉彘兩個人,她頭都大了,還管什麼葉遠是哪個

    “哎呀,林風和總裁往這邊來了。”文婧突然像是發現了目標一般,拽著知行歆的胳膊開口說道。

    “呵呵,他們要是不來才奇怪呢。”知行歆莞爾一笑,眼楮瞄向了越來越近的一黑一白兩個人影,心中的計劃已然開始啟動,她就知道早晚都要踫面的。

    “你看總裁和林風像不像**里面的一對,一個穿著黑衣服,一個穿著白衣服,還(挺ting)般配呢。”文婧拉著知行歆的胳膊,悄聲的附耳說道。

    “你直接說他們是黑白無常得了,至于**,不成立。”知行歆笑著開口說道。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萌寶來襲︰早安,總裁爹地!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