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 572嫁嗎

572嫁嗎

作品: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作者:天泠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最新章節!    真香啊!

    端木緋目光灼灼地看著小仁談迓司票  徽庥杖說摹傲  住憊吹每諳遜置 br />
    端木緋試探地抿了一口,清甜可口,甜還帶著微不可見的酸,以及一股獨特的果香。

    真好喝!

    端木緋滿足地眯起了一雙大眼,唇角抿出一對可愛的梨渦。

    杯之物那種甜甜酸酸的口感讓端木緋喜歡極了。

    她喝了一口,又一口,沒幾口杯子就見底了,低聲贊了一句︰“如其名!”

    就在一旁侍候著的一個小仁燙剿尢舊  Υ樟斯ュ ∩潰骸八墓媚錚 〉母媚鐫傯淼恪!br />
    那小仁譚路 濾芫頻模 幌倫泳桶閹目氈 癰礪恕br />
    端木緋美滋滋地又喝了起來,越喝越覺得這“蓮花白”好喝。

    那小仁碳謀 佑摯樟舜蟀耄  υ俅胃礪耍 四劇巢恢 瘓蹙禿攘巳謀 br />
    端木紜嘗著這“蓮花白”沒酒味,心想許是什麼果子露,起初也沒在意,等她發現端木緋的臉頰漸漸紅了起來,就隱約意識到不對勁了,連忙一把抓住了她的袖子。

    “蓁蓁!”

    端木緋傻乎乎地看向了端木紜,一雙烏溜溜的大眼楮就像是小奶貓似的濕漉漉的。

    就算不問仁蹋 四劇∫踩沸帕艘壞悖 夤逼貳傲  住輩皇鞘裁垂勇叮 且恢志撲 br />
    端木紜柔聲對著端木緋道︰“蓁蓁,我看你好像有些醉了,我們出去吹吹風吧。”

    啊?!端木緋緩緩地眨了眨眼。

    她醉了嗎?!

    她直覺地抬手去摸自己有些熱熱的臉頰,卻忘了她手里還拿著一個瓷杯,瓷杯從她手里滑落,幸好端木紜反應極快,手一抓,就抓住了端木緋滑落的那個杯子。

    端木緋對著端木紜微微一笑,乖巧地合掌贊道︰“姐姐真厲害!”

    那小仁炭吹秸庖荒灰蠶帕艘惶 彀駝耪藕蝦希 行┼6四舅墓媚 獠藕攘巳 眩     嫻拿淮蛩愎嘧硭墓媚鋨。br />
    小仁陶僖勺攀遣皇歉媒饈圖婦洌 圖四劇∫丫 訊四劇撤雋似鵠矗 拜櫟瑁 頤親 傘!br />
    端木緋很是听話,幾乎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除了她的反應有些遲緩外,也沒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妹妹應該也只是微醺。端木紜暗暗松了一口氣,拉著端木緋一起離席,去了正廳外。

    外面的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正是月上柳梢頭的時候,夜空皎潔的明月好似一個銀色的圓盤般高懸著,繁星環繞四周。

    端木紜拉著端木緋走到了庭院的東北角,角落里種了幾棵桂樹,樹下擺著一張石桌與幾把石凳。

    “蓁蓁,我們坐一會兒吹吹風。”端木紜半扶半攙地拉著端木緋坐下。

    夜晚的天氣涼爽舒適,清涼的夜風習習拂來,拂在端木緋熱乎乎的臉上,讓她覺得十分舒適。

    她抬頭看著夜空的那輪圓月,雙眼滿足地眯了起來。

    “姐姐,今天月色真好。”端木緋笑得甜甜糯糯。

    端木紜看著妹妹,總覺得妹妹此刻不太對勁,這時,後方傳來一個耳熟的男音︰“蓁蓁。”

    封炎大步流星地走了過來,清冷的月光柔柔地灑在他身上,他的鳳眸熠熠生輝。

    端木紜一看封炎就知道是跟著妹妹出來的,嘴角翹了翹,笑吟吟地對著封炎說道︰“阿炎,你在這里陪蓁蓁吹會兒風吧,她剛才喝了好幾杯‘蓮花白’,似乎有三分醉,我去給她討杯醒酒茶。”

    端木紜言下之意當然是留他在這里陪著端木緋。封炎聞言眼楮登時更亮了,用近乎恭敬的語氣說道︰“勞煩姐姐了。”

    端木紜笑了笑,就起身離開了。

    “姐姐慢走。”端木緋乖巧地揮了揮手。

    封炎在端木緋的身旁坐下了,雙眼始終盯著端木緋那微酡的小臉,抬手在她臉上踫了踫,她的臉頰軟軟的,如凝脂般……果然有些燙。

    蓁蓁果然是有些醉了。

    封炎從腰側的荷包里掏出一個油紙包,展開油紙包,露出其的幾顆糖,那種桂花獨有的香甜味立刻飄散出來。

    封炎問道︰“蓁蓁,你要吃蜂蜜桂花糖嗎?蜂蜜可以解酒。”

    “好。”端木緋點頭應了一聲,然後張開小嘴,黑白分明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看著他。

    封炎怔了怔,才遲鈍地意識到端木緋這是讓他喂她。

    砰砰!

    封炎的心跳加快了兩拍,從油紙上拈起一顆蜂蜜桂花糖小心翼翼地送入端木緋的口。

    端木緋滿足地含著糖,“甜!”

    她紅撲撲的小臉上,笑容更深,更甜。

    封炎看著她臉頰上如紅霞般的紅暈,耳根微微發燙,目光灼灼地看著她。

    皎潔的月光下,端木緋的肌膚白皙得如上等的無暇美玉般細膩,閃著一層淡淡的光暈。

    五官精致,烏黑的眼眸仿佛上方的漫天星辰,熠熠生輝,可愛得不得了。

    當她眨巴著大眼楮時,那濃密縴長的睫毛如扇子般上下扇動著,飛舞著。

    小巧的櫻唇如粉嫩的花瓣,豐潤嬌嫩,唇角彎起,滿足地微微抿動著。

    封炎一不小心就看呆了……

    端木緋見封炎一直盯著自己,以為他也想吃,立刻就投桃報李,也拈起一顆蜂蜜桂花糖送到了他唇畔,甜糯地說道︰“吃!”

    封炎乖乖地張開了嘴,心里覺得自家蓁蓁喝醉了可真可愛。

    封炎眸子一亮,突然福至心靈,想明白了什麼,從袖袋里掏出了一方帕子,給端木緋擦了擦額頭因為酒熱而逼出的香汗,然後一臉期待地看著她。

    果然,下一瞬,端木緋就從腰間摸出了一方帕子,也體貼地給他擦了擦額角根本就不存在的汗滴。

    封炎唇角翹得更高了,看著她專心地給他擦汗。

    她的小手縴細白嫩,指甲修剪得整整齊齊,干干淨淨,小巧透明的指甲呈現嬌嫩的粉紅色,如柔軟的芙蓉花瓣般。

    封炎滿足地抿唇笑。

    晚風習習,她身上的燻香味與“蓮花白”的清香混合在一起,淡淡的香味隨風拂在封炎臉上,縈繞在鼻尖。

    封炎唇角翹得更高,笑容更深,俊美的臉龐在今日皎潔的月光下柔和了不少。

    端木緋還以為他喜歡這蜂蜜桂花糖,收回了帕子,笑眯眯地把臉湊過來,在距離封炎的面龐不到半尺的地方停下,說道︰“甜吧?”

    她的聲音軟糯清脆,听得封炎心尖一顫,又酥又軟又麻,他的心跳漏了兩拍,耳根燒得厲害。

    好一會兒,封炎才清清嗓子,一字一頓地說道︰“嗯,甜。”

    他的蓁蓁真的好甜!

    封炎靜靜地看著端木緋,眸子里如寒星般明亮奪目,又似是燃著兩簇火苗般。

    端木緋忽然覺得自己的臉頰好像更燙了,從臉頰一直燙到了耳根、脖頸。可是,封炎不是說蜂蜜可以解酒嗎?……不對,是蜂蜜本來就可以解酒。

    端木緋又拈了一顆蜂蜜桂花糖塞入口,封炎一臉期待地看著她,看得端木緋莫名其妙,還以為自己有什麼不對。

    她抬手正想摸摸自己的臉,眼角的余光瞟見一道熟悉的身影步履匆匆地朝清漣堂的正廳走去,眸色微凝。

    封炎看端木緋神色有異,也順著端木緋的視線看去,正好看到永聚的背影消失在門口處。

    端木緋想也不想地拉著封炎的手腕一起站起身來,烏黑的大眼似是發著光,瞳孔更亮了,流光四溢。

    靜了一息後,端木緋才慢悠悠地說道︰“我們回去吧。”

    封炎看著端木緋握在他手腕上的右手,嘴巴笑得幾乎快合不攏嘴了。

    蓁蓁這個微醺的樣子真是太可愛了,和平日里不太一樣,比如,她的動作總是比言語要快一拍。

    “嗯,我們,回去吧。”

    端木緋拉著封炎回了席宴上,各自回了自己的座位,端木紜對著端木緋招了招手,“蓁蓁,喝點醒酒茶。”

    端木緋一邊喝著醒酒茶,一邊悄悄地望著皇帝的方向。

    永聚正躬身站在皇帝跟前作揖稟報,此刻廳堂里正好一曲罷,只有那觥籌交錯聲與說笑聲此起彼伏。

    “皇上,宣國公重病,似乎……是不太好了,宣國公府方才來人了,求皇上賜太醫。”

    永聚的聲音不輕不重,但是听到“宣國公”三個字,就有不少人下意識地斂氣屏息,朝皇帝和永聚的方向看了過去。

    越來越多的人都放下了手里的杯子,幾乎席宴上的所有人都朝御座方向望去,廳堂里霎時靜了下來。

    皇帝的唇角幾不可見地勾了勾,卻做出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關切地問道︰“怎麼會這樣?宣國公一向康健,怎麼會突然重病?”

    永聚也是面色凝重,又道︰“皇上,奴才不知。不過,奴才倒是听聞今天二皇子妃去宣國公府看望了宣國公……現在二皇子妃還留在國公府侍疾呢。”

    這廳堂的不少人都暗暗地面面相覷,面色各異。

    宣國公雖然近年來都沒怎麼參與過朝堂政事,但是楚家是四大世家之一,百余年來在士聲望頗重,說是大盛的一塊基石也不為過。要是宣國公這時候有什麼三長兩短,這宣國公府怕是後繼無人啊!

    不過……

    也有些人的神色變得很是微妙,面露幾分若有所思。

    這二皇子妃不是和二皇子一起被圈禁了嗎?怎麼今天會突然去宣國公府,然後這麼巧宣國公就病了,莫非是……

    即便永聚沒有回頭,也能感覺到這正廳里的氣氛漸漸地變得有些古怪。

    永聚心暗暗得意︰這麼重要的事,皇帝選擇把交托給自己而不是岑隱,很顯然,如今皇帝更信任自己。自己還是有機會的!

    皇帝的右手在御座的扶手上摩挲了一下,贊道︰“二皇子妃如此孝順,就讓她在國公府好好為宣國公侍疾。”

    皇帝似乎是完全忘了二皇子妃被圈禁的事,其他人自然也識趣地沒提這事。

    永聚很配合地恭維道︰“皇上仁慈。”

    皇帝表面上看著神情擔憂,心里卻是暢快的。

    自他登基以後,這十八年來,他對楚家一向寬和,沒想到這老東西竟然是個迂腐的,這崇明帝死了這麼久了,人死如燈滅,說不定早就投胎轉世了,這老東西還對他念念不忘!

    皇帝的眼楮里明明暗暗,深邃如海,腦海飛快地閃過那日在早朝上的一幕幕,如同掀起一片狂風怒浪,心有恨,有怨,有怒。

    他恨耿海竟然還偷偷留下了那兩道密旨,明明在鎮北王府覆滅後,耿海來與自己復命時說密旨已經燒了的,他也恨宣國公不識相……

    皇帝深吸幾口氣,漸漸地平靜了下來,不露聲色地吩咐道︰“永聚,你去傳朕旨意,讓黃院使親自去宣國公府看看。”

    “是,皇上。”永聚趕緊應命去了,嘴角微翹。

    永聚走了,皇帝的心情大好,只覺得這些天的郁結散了大半,連精神也好了不少。

    皇帝飲了半杯“蓮花白”,轉頭看向了身旁的皇後,隨口問道︰“皇後,你們下午除了賞菊,還玩什麼了?”

    皇後也在想宣國公重病與二皇子妃的事,怔了怔,才回過神來,得體地含笑道︰“皇上,也就是畫菊游湖扎燈籠而已。”

    “畫菊?”皇帝抬了抬眉,露出幾分興致來,“這些畫可還在,呈上來給朕瞧瞧。”

    皇帝要賞畫,今天畫了畫的公子姑娘們便連忙喚人去取畫,今日他們的畫若是能得了皇帝的夸贊,那也是一種體面。

    不一會兒,這正廳央就擺上幾張大案,那些畫都整整齊齊地鋪在了案上。

    皇帝攜皇後興致勃勃地下去賞畫。

    今日受邀的賓客們都是出身顯貴,差不多是個個擅長琴棋書畫,會在今日這種場合借著作畫露頭角的人,自然是其的佼佼者,每一幅菊圖都是技藝精湛,各具特色。

    皇帝不時點評幾句,皇後卻有幾分心不在焉。

    皇後本來是想著趁著皇帝現在心情不錯,向皇帝提一提為自家佷兒賜婚,但想到下午時端木紜拒絕得那麼果斷,又猶豫了。

    “皇後……”皇帝本來想問問皇後覺得那幅好,但是轉頭時卻發現皇後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就問道,“皇後,可是有什麼事?”皇帝眯了眯眼,幽深的眸露出幾分打量與審視。

    皇後心里咯 一下,這兩年,皇帝真是越來越多疑了,一點不對就會引來皇帝的懷疑。

    皇後飛快地瞥了不遠處的端木紜一眼,心里糾結了一下,最後還是化為了一聲淡淡的嘆息。

    她指著手邊的一幅菊蝶畫,話鋒一轉,說道︰“皇上,這張畫是臣妾的佷女畫的,皇上覺得這幅畫如何?”

    這是一幅工筆的《秋菊飛蝶圖》,正是下午謝六姑娘謝向菱畫的。

    畫有紅、黃、白、紫四色折枝菊花,布局精妙,花葉疏密有致,色彩秀雅,菊叢的周圍,兩只彩蝶上下翻飛,似是聞花香而至,又似乎在彼此追逐。

    皇帝看著這幅畫,面露贊賞之色,贊道︰“不錯。畫工精細,清雋典雅,別有神韻。”

    下方的謝向菱聞言唇角翹了起來,連身子也挺得更直了,欠了欠身,“臣女謝皇上夸贊。”

    說完,她朝就坐在兩丈來外的端木緋看去,面帶一分炫耀,兩分得意,三分挑釁。

    然而,端木緋正垂眸喝一杯桂花茶,根本看也沒看謝向菱一眼。

    謝向菱面色一僵,撇開了視線。

    皇後眸光一閃,笑吟吟地接口道︰“皇上,臣妾厚顏替佷女向皇上討個賞。”

    皇帝以為皇後是想給自己的佷女討賞,是以方才才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就笑了,道︰“皇後,你這佷女在畫道上頗有幾分靈氣,那朕就賞她一塊小印吧。”

    一個小仁嘆土 倘Ь×艘環郊ρ  ∮。 LQ淳吹爻矢誦幌蛄狻br />
    “謝皇上賞賜。”謝向菱連忙謝恩,比下午得了皇後的那支朝陽五鳳掛珠釵還要高興。

    下午時,她也不是沒听到有人酸溜溜地說,翰院的程翰是沖著皇後的面子才點了她為魁首,現在她從皇帝這里得了賞,這魁首便再無人可以質疑。

    還是姑母想得周到!

    想著,謝向菱心情飛揚,忍不住又朝端木緋那邊瞥了一眼,心里更得意了。

    端木緋根本沒注意到謝向菱,她正拈起一顆金絲蜜棗往嘴里送,卻不想除了謝向菱,連皇帝也惦記著她,目光朝她看了過去。

    “端木家的小丫頭,你一向擅畫,今天沒畫,不如現在當場畫一幅吧。”皇帝笑道。

    端木緋動作一僵,那顆才湊到唇畔的蜜棗放了下去,她不想畫,但是皇帝在這種場合要求她畫,她又不能像祖父端木憲那般折了手臂。

    端木紜皺了皺眉,想著妹妹還有幾分醉意,從桌面下扯了扯她的袖子,端木緋給了姐姐一個安撫的笑,意思是,她沒事。

    跟著,端木緋就乖乖地站起身來,應下了︰“皇上,那臣女就獻丑了。”

    仁堂羌四劇騁 資腫骰   θк急福 喚鍪親 盤 艘徽拋咸茨鏡窬瘴頻拇蟀福 冶誓 窖て鴕揮  叨際茄×俗詈玫乃屠礎br />
    端木緋在家就愛花鳥狐馬,對于畫個菊,一向是信手拈來,當她拿起筆時,就思如泉涌,隨意地潑墨成菊。

    說句實話,她起初是帶著一種敷衍與不耐煩的情緒,不過真畫起來,那點小情緒就被拋諸腦後。

    以筆尖沾墨,墨水自筆尖甩出,揮灑在宣紙上。

    以潑墨為菊枝和菊葉,再以緋色畫下菊花的縷縷花瓣。

    這才不到兩盞茶功夫,她的一幅《潑墨菊花圖》就畫好了。

    她畫得太快,快得不少人都沒反應過來,這好像他們才淺啜了幾口水酒,她就畫完了?!

    這怕是胡亂畫的吧!謝向菱不屑地撇了撇唇,想起下午曾听其他閨秀說起端木緋九歲時的一幅潑墨畫名動京城,令人嘆為觀止,現在看來果然是言過于實。

    兩個仁套凶邢趕傅匕訊四劇車幕 醯攪擻系幕實鄹啊br />
    端木緋的這幅畫作看著與謝向菱那幅精致典雅的《秋菊飛蝶圖》迥然不同。

    以濃墨嫻熟地勾勒出菊葉、菊枝的骨架,濃厚如陰雲,筆觸粗獷豪放,恢弘大氣,在濃墨之間以緋色細細描繪起一朵怒放的粉菊,恍若一道晨曦撥開層層疊疊的陰雲,讓這幅畫一下子變得明亮起來,使得看者覺得心頭豁然開朗。

    相比端木緋的這幅畫,謝向菱的那幅就顯得有些小家子氣。

    “妙!”皇帝不由展顏,目光灼灼,大力撫掌道,“畫得好!”他又示意仁貪鴉 媒  盟趕干汀br />
    對于皇帝而言,這幅畫恰恰符合他現在的心境,越看越覺得值得細細品味。

    皇帝龍顏大悅,對她這幅畫是賞了又賞,贊了又贊。

    下頭的封炎死死地瞪著皇帝,心里很是不樂意︰看夠了沒?!這可是他們蓁蓁畫的畫,快點看完了,趕緊還!

    饒是封炎目光灼熱得快把那張畫紙瞪得燒了起來,皇帝還是毫無所覺。

    下方席面上的賓客們也都在討論端木緋的畫,雖然他們根本還沒看到那幅畫,卻一個個都贊不絕口,幾乎把它夸獎得人間哪得幾回見︰

    “端木四姑娘果然畫技不凡!”

    “是啊,端木四姑娘九歲在凝露會上畫的那幅潑墨圖,我也是親眼見過的,如今這幅肯定是更上一層樓啊!”

    “這首輔家的姑娘果然是才藝卓絕啊!”

    “那是,端木四姑娘不僅畫畫得好,那琴、書、棋都是精湛絕倫,除了當年的楚家大姑娘,怕是再無人能與其相提並論!”

    “……”

    听眾人都在夸獎端木緋,早就把自己忘得一干二淨,謝向菱的整張臉色都陰下來,面沉如水,她的雙手在桌面下狠狠地攥著手里的帕子。

    若非這是皇家的宴席,她已經甩袖走人了!

    謝向菱狠狠地瞪著端木緋。端木緋一定是故意的吧,故意選在這個時候作畫,就是為了和自己過不去,就是為了要搶走自己的風頭!

    謝向菱氣得牙癢癢,手里的帕子攥得更緊了,手背的線條繃緊得仿佛拉緊的弓弦般,心恨恨。

    明明她才是魁首,明明下午的時候,她的風頭無人能及,現在卻全被端木緋破壞了!

    這時,皇帝再次撫掌贊了一句,又道︰“來,拿下去給眾愛卿同賞此畫!”

    兩個捧畫的內侍唯唯應諾,把這幅畫小心翼翼地捧下去給眾人賞鑒。

    “端木家小丫頭,”皇帝笑著對端木緋道,“你祖父總在朕跟前夸你,沒白夸。你要朕賞你些什麼?”

    皇帝要賞,端木緋自是不跟皇帝客氣,落落大方地說道︰“皇上隨便賞臣女一點房四寶就是。”

    態度不卑不亢,又帶著幾分小女兒的俏皮,逗得皇帝哈哈大笑。

    皇帝自然不會寒酸得只賞房四寶,還又加添了雞血石與一方玉佩。

    當仁堂怯米藕眉父瞿就信貪鴉實鄣納痛團趵詞保 幌蛄獾難凵褚醭戀每煲 緯瞿 礎br />
    她畢竟年歲小,沒有辦法完全隱藏自己的情緒,那外露的陰鷙立刻就被周邊的幾個閨秀感覺到了。

    有的姑娘悄悄地拉了拉友人的袖子,以手指不動聲色地指了指謝向菱,交換著彼此心知肚明的眼神。

    這位謝六姑娘不會是對端木四姑娘心懷不滿吧?

    這……這也太不知死活了吧!

    那些姑娘默默地挪了挪位置,打算以後避這位謝六姑娘遠一點。

    謝向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卻是毫無所覺,她對著身旁的一個青衣小仁陶辛甦惺鄭 歉魴仁嘆痛樟斯刺br />
    “你去把端木四姑娘請來,我有話與她說。”謝向菱理所當然地吩咐道。

    “……”青衣小仁逃靡恢址路鷦誑捶枳擁難凵窨醋判幌蛄猓 皇敲虼叫Γ 煥 帷br />
    謝向菱想要斥他,可是大庭廣眾下,又不好發作,打算找機會定要與皇後姑母好好告一狀。

    周圍的幾個姑娘又悄悄地挪了挪,坐得更遠了。

    周圍又響起了一陣悠揚的絲竹聲,一溜著一色月白紗裙的舞姬甩著水袖魚貫而入,步履輕盈。

    眾人的注意力就都轉移到了廳堂正的歌舞上。

    一曲接著一曲。

    一舞接著一舞。

    這一晚,一直到了快兩更天的時候,秋宴才散席。

    恭送帝後離開後,眾賓客也紛紛地散了,各自回了宮室歇息。

    這個時候,周圍都靜悄悄的,只剩下上方的圓月繁星照亮下方的園子。

    “端木大姑娘,四姑娘,這邊走。”

    前面有一個小仁燙嶙諾屏 誶懊娓忝昧├ 貳br />
    姐妹倆的手里也都提著一盞燈籠,正是岑隱送的琉璃兔子燈,此刻兔子燈被點燃了,那燃燒的燭火把這淡藍色的琉璃映得流光四溢,比起白天陽光下更顯得璀璨奪目。

    端木紜一向聰慧機敏,因此也沒問楚老太爺的事,只是與端木緋隨意地閑聊︰“蓁蓁,你下午不在的時候,我和涵星、丹桂、雲華她們一起都做了燈籠玩,我還特意給你做了一盞,燈籠我放在宮室里了。”

    “燈籠我還留了最後一步,就等著你回來畫燈籠。”

    端木緋晃了晃手里的琉璃兔子燈,笑眯眯地說道︰“嗯,我最擅長畫燈籠了,不過畫什麼好呢?”

    端木緋歪著腦袋思索著,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手里的這盞好看得不得了的琉璃兔子燈上,思緒一不小心就跑偏了,想起了今天早上她和端木紜說了一半的那番對話。

    端木緋忽然停下了腳步,端木紜疑惑地看向她,“蓁蓁?”

    領路的小仁燙膠竺嫻畝 玻 滄 防矗  純叢趺椿厥攏 刺四劇騁槐菊 畝運檔潰骸靶×鶴櫻 液徒憬鬩 登那幕埃 惚芸 恪!br />
    “是,四姑娘。”那個小仁淌蒱郬╮@毓傲斯笆鄭 采廈忌遙 檔潰核墓媚錁尤患親×慫拿鄭 約旱腦說覽戳耍br />
    小內侍提著燈籠快步往前走了好幾丈。

    端木紜看著端木緋的側臉慢慢地眨了眨眼。

    這里距離宮室也就約莫一盞茶功夫的路了,就算是妹妹有什麼悄悄話與她說,也完全可以等回了宮室再說。

    妹妹喝醉的時候言行果然與平時不太一樣……嗯,好可愛。

    端木紜唇角微翹,看著端木緋的神情溫煦柔和,下一瞬,就見端木緋轉頭朝她看來,一本正經地問道︰“姐姐,你想嫁給岑公子嗎?”

    端木緋看著端木紜笑得眉眼彎彎,眼楮亮晶晶的,明亮如寶石。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盛世嬌寵之名門閨香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