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 第298章勢在必得

第298章勢在必得

作品: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作者:劉閔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是,她是我的老婆,是我娶到家的老婆”孫昭沒有打到馮驥,卻仍然不甘心,拳頭又一次揮向了馮驥,卻又一次讓他躲了開。

    “你胡說八道梁琬婷,你快說說呀,這這不是真的你跟我時,還是第一次,怎麼會是他的老婆呢”馮驥話雖然如此說,可是他卻真的被他的話嚇壞了,也充滿了迷惑,他此時心亂成了一團,在他忽然對她產生了要娶她的念頭,並且為此興高采烈時,怎麼卻有人告訴他,她早就嫁做人婦了而他還已經死沒出息地對她有了感覺

    “我當然是第一次,因為我壓根就沒嫁給他”梁琬婷在他迷惑的眼神中,大聲地道。

    “對呀,她跟我時是第一次,你要是娶了她,怎麼她會是處女”馮驥馬上便信了梁琬婷而不信孫昭的話,他當然不會信他了,如果梁琬婷是他的老婆,他們結婚五年了,他們會一次沒有這要是別人他信,可是孫昭這樣的花花公子怎麼可能連自己的老婆都不踫呢

    “那是因為她在新婚當夜就跑了,我們倆到現在都沒有圓房呢,我一直在找她,在等她回家,可是琬婷,你怎麼可以把自己給了別的男人我(愛ai)你,求求你別鬧了,跟我回家吧”孫昭顯然是非常痛苦又窘迫,但是他沒有否認馮驥置疑梁琬婷跟他是第一次的話,因為他跟她壓根就沒上過(床chuang)

    “那就是說其實你們還不是夫妻”馮驥終于心里放下了些不堪和迷惑,起碼他現在知道了,孫昭跟梁琬婷這樣是不能夠算做夫妻的。

    “她嫁給我了,是我名正言順娶到家的老婆,你沒參加我的婚禮,可是很多g市人都看到了我的老婆就是她我們也注冊結婚了”孫昭又道,讓馮驥好不容易高揚點的心(情qing)又是一沉,迷惑的目光又對上了懷里的梁琬婷,靠,不是吧,他們不但結婚登記了,還舉行了婚禮,他當時是沒參加現場,當然也不知道他老婆長什麼樣子,可是就算他們有名無實,可比他跟百歡的結婚可是更要真實得多了,他們

    “搞清楚,我跟你注冊登記的人是齊魯不是我,簽的名字叫齊子婷,那可不是我的真名字,我叫梁琬婷,我媽媽的戶口薄上寫得很清楚,你老婆跟我有一毛錢的關系嗎你沒事來纏著我做什麼”梁琬婷揚起唇角,大聲地反駁他的話,讓孫昭無奈地直搖頭,而馮驥听了差點沒嘴抽筋,開什麼玩笑這是哪碼子的迷糊婚姻

    “琬婷,別鬧了,你答應把名字了,並且轉到岳父的戶籍下就完了唄,你當時都答應我了,也舉行了婚禮,可就為那件小事,就到現在都躲著不出現,你真的想不認我這個丈夫嗎”孫昭顯然也(挺ting)無奈這件事(情qing)。

    “小事你以為那是小事可我不認為,你要是要臉,就不要這個時候再來纏著我跟你回去,早早地結束這出鬧劇婚事便完了”梁琬婷是絲毫也不為所動,但是他們的對話,讓馮驥似乎明白了些,原來當年梁琬婷在還沒有入齊魯戶籍,並且按他的意思更名的(情qing)況下,先跟孫昭注冊結了婚,但是新婚之夜,她就跑掉了,這幾年也一直沒有回家,而在外面混,但是孫昭顯然並非對她無(情qing)不想要她,而一直在找她,現在找到了,便想要再跟她破鏡重圓,那也就是說他一定做了什麼讓梁琬婷不能夠接受也不好意在他面前說出口的錯事而讓她死活都不肯再跟他在一起了

    “琬婷,我錯了,原諒我吧就那一次,真的,我現在都不再那樣了我我(愛ai)你”他紅著臉,羞窘地要表達他的心意,但是顯然他做過的事(情qing)不是什麼體面的事(情qing),馮驥也一下便想到了這件事肯定跟別的女人有關

    “(愛ai)我用下半(身shen)思考的動物還有(愛ai)你給我滾,趕快給我滾得遠遠的,我告訴你,你(愛ai)怎麼樣與我無關,我也沒興趣知道,而我現在我是馮驥的女人,他(愛ai)我,並且對我很好”

    “他也馬上要結婚了,你不知道嗎”孫昭瞪著他們相偎在一起的畫面,又羞又惱又沒辦法,但是起碼有件事(情qing),他也知道,那就是馮驥馬上就要結婚了,他也收到了請帖了。

    “那跟我有什麼”梁琬婷當然知道馮驥要結婚了,可是在孫昭的面前,她也不能夠示弱,于是想要大聲地說那跟她有什麼關系,她只是想要當馮驥的女人而已,說不定還要生他的孩子呢他是她想要的男人,就足夠了,可是馮驥卻適時地開口打斷了她的話。

    “我是要結婚了,三天之後,不過琬婷是我婚禮上的新娘,我要娶的就是她,我會跟她結婚登記,用她的戶籍上的名字,現在你滿意了嗎可以滾了嗎”他忽然堅定而開口說出來的話,讓孫昭意外,而梁琬婷也驚訝得差點沒暈了。

    她張著大大的眼楮看著馮驥,小巧的嘴微張得半晌沒有合攏,她當然迷惑了,他前幾天才告訴她他要結婚了,不能再跟她往來,可是現在怎麼卻告訴孫昭,說他要娶的是她開什麼玩笑,這怎麼可能,這件事(情qing),她都還不知道呢可她又不能夠在孫昭的面前問他這是不是真的。

    “你說的是真的”孫昭倒是替她問了馮驥。

    “當然你可以去觀禮,我們一定(熱re)(情qing)地歡迎你可以去問問齊魯”馮驥嘲弄地冷笑著,那副篤定的鎮定讓神色,讓孫昭一時傻了眼。

    “我不信昨天他還找到我,說找到了梁琬婷了,卻讓一個男人多管閑事地把她救走了,他讓我來哄哄她,勸勸她可是你你不會就是那個男人吧你跟她不是沒關系嗎”孫昭瞪大了眼楮,說著這話,可是嘴里卻是不確定的語氣,讓馮驥馬上便意識到了齊魯那兩個手下在報告梁琬婷行蹤時,肯定是也有提到他的存在,而這無疑就是在幫著他讓這個傻小子信服而已。

    “當然,我還沒來得及跟齊魯說這件事(情qing),因為琬婷還沒要原諒他爸爸,當然了,要是我出面找他,他也沒理由不要我樣的女婿而再勉強自己的女兒因為你跟他對著干吧”馮驥是百等聰明的人,雖然不能夠現在知道個確切,可是起碼他也猜得著個大概,既然梁琬婷跟孫昭結婚,連著結婚登記都是齊魯替她做的,而梁琬婷新婚夜跑了,並且一直在外面混(日ri)子而躲著他們,肯定存在這種強迫梁琬婷的可能,而孫昭無非就是齊魯相中的女婿而已,跟他比起來,他哪里也沒有讓齊魯不滿意的地方,而如果梁琬婷願意跟他在一起,他就不信齊魯不會站在他一邊

    “我琬婷,他說的是不是真的”孫昭真的有了七八分信了馮驥的話,于是只好問梁琬婷。

    “你說是不是真的,我是跟定馮驥了,你(愛ai)怎麼想怎麼樣,跟我無關”梁琬婷此時哪有不跟馮驥一條心一唱一喝的可能,本來馮驥就是她想要的男人,他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說要娶她,現在都是她甩掉這孫昭的好機會,她要是不接了,那就是跟自己過不去了。

    “琬婷,我(愛ai)你,真心的,求求你不要這樣對我,好不好”孫昭沒了轍,馮驥和梁琬婷這一唱一喝,點中了他的弱點,馮驥的確不比他差,無論是自(身shen)條件,還是雲鼎的實力,齊魯要的不過是一個有家世,稱他心的女婿而已,他信了他的話。

    “不好,快走吧,反正我不要你,你再等五年也是一樣”梁琬婷夠狠,起碼馮驥都看得出來孫昭對她是真的不算在做假的感(情qing),可是她壓根就不接受,估計是一點也不會兒給他機會了。

    “那個你跟孫昭到底怎麼回事”孫昭沮喪地離開,他們兩個人一上樓,馮驥便免不了要問出個所以然來。

    “那我問你要娶我的事(情qing),是不是真的”梁琬婷也不含糊,看著他,也馬上挑起了柳眉問道。

    “是是真的”他來這里之前是這樣想的,現在就更加堅定了這一想法了,看著她此時站在他的面前,他就有種想要把她真實地摟在懷中再也不放開的沖動,因為他可以確定,在剛剛孫昭纏著她,甚至說他們都舉行過婚禮的時候,他真實地怒了惱了在意了,因為他吃醋了,為了這個瘋女人而吃醋了,他真的對她動了心,那麼地不可思議

    “你不是要跟那個什麼百歡結婚了嗎”她又問,還是不信。

    “是的,本來是要跟她,但是她不能夠嫁給我了,她要嫁給別的男人”這事還真的有些不好說出口,馮驥覺得很窘。

    “莫言她要嫁給莫言你到底輸給那個菜鳥哥了”誰知梁琬婷卻替他說出了那個“別的男人”的名字,讓馮驥差點沒暈了。

    “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了”馮驥瞪大了眼楮,又一次讓梁琬婷給雷到了,莫言坦白讓她來接近他,引(誘you)他是真的,不會是連這個也跟她說了吧他們這樣地算計他,是不是太可惡了

    “沒一早,我猜的,你們兩個為了一個女人爭瘋了,一個要我扮她引(誘you)你,一個跟我上(床chuang)時還喝她的名字,我想不到不是很傻不過到最後,她也只能屬于一個男人,既然你死沒出息地讓我幾次三番得手,那就肯定不是莫言的對手了,我猜到這點,不是很簡單”她仍然那副得意又坦白的潑辣樣,似乎都看不到她對這件事(情qing)的(情qing)緒,直讓馮驥對她實在是汗顏。

    “你都不問她是誰嗎我把你當成她的替(身shen)你也不難過嗎你對我有沒有點感(情qing)”馮驥是真的認栽了,在這個女人面前,比在百歡面前都無力,她們長著相似的一張臉,可是這(性xing)格和對待感(情qing)的態度,實在是相差太遠

    “誰呀齊魯那個混蛋又一個私生女為了他的門楣和生意而((逼bi)bi)她嫁豪門現在他得逞了,她嫁了莫言,我再嫁給你,齊子慧做了市高官的老婆,他的家族興旺發達到極致了,百樂而不為呢”梁琬婷嘲弄地笑道,讓馮驥一時地語塞,有些不敢相信她此時不同于她那粗俗潑辣(性xing)子的睿智和鎮定

    “百歡是齊魯妹妹的女兒,或者說是你姑姑的女兒,她嫁給誰跟他沒關系,而我想要娶你,也跟他沒關系,我今天晚上來就是來找你談這件事(情qing)的,我想娶你,就在三天後,如果如果你不覺得很委屈,當然也不介意現在臨時抓來做她的替(身shen)新娘,我們結婚吧,行嗎”馮驥此時還真的不知道梁琬婷會不會答應嫁給他了,因為他覺得梁琬婷這個女人,讓他有種苦笑不得,又不得不(愛ai)的感覺,這女人一定也是用她這樣的特質將孫昭那樣的花花公子給制服了,可是偏偏她卻不要孫昭,就不知道她會不會要他了,他也心里沒底了。

    “靠,你說的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

    “不過你可要想好”

    “什麼想好”他不解地看著她那副狡猾的樣子。

    “當然是我可不是什麼老實女人,我可是很壞很**的,我可以不在意你在認識我之前,有過什麼樣的女人,做過什麼樣的事(情qing),可是一旦你娶了我,那我便一定不會(允yun)許你有背叛我的事(情qing)發生,如果有要麼我就要你的命,要麼就不要你,你也敢要我嗎”她挑高了眉毛,大刺刺地道,那副樣子,既戲謔不正經,可又讓人感覺到她骨子里的堅定和不容置疑。

    而馮驥相信她的堅定和認真,起碼在他看來,她就是這種女人,她不在意的事(情qing),她就可以當垃圾,如果她在意她就會很極端地想要抓在手中

    孫昭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敢要”他的回答也夠堅定。

    “你都不怕我又貪錢又貪人,把你的雲鼎掏空,把你的(身shen)體也給掏空”她心一動,卻又嘴上惡毒到極致地問道,用她貪錢又貪色的特質嚇唬他。

    “不怕,反正我掙錢以後只給你花,(身shen)體也是你,你要怎麼做,我都隨便你”他狀似隨意而又絕對甜言蜜語的話一出,讓梁琬婷差點沒叫出來,而她的動作更直接,直接撲到了他的(身shen)上,雙臂掛上了他的脖子,興奮得恨不得將眼前的他吃掉,讓馮驥忽然有種“羊入虎口”的感覺,他真的不該這樣會討女人歡心,這樣地懂女人的心理在想什麼,他說了這話,也定然觸動了她心里的軟肋,讓她更加對他勢在必得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冤家路窄︰高冷男神高冷妻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