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奇幻異典 > 299.第二百九十九章

299.第二百九十九章

作品:奇幻異典 作者:月下桑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qq 7 ,最快更新奇幻異典最新章節!

    林淵沒有更多的記憶了。

    可是他卻忽然明白了很多。

    他不知道對方是從哪里來的, 也不知道對方這強大的、與暗物質明顯不同的力量到底因何而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出現的, 他的出現和王局長以及外婆又有什麼關系。可是,他卻忽然明白了現在的情況。

    林淵看向了天空︰那里, 無數巨大的魔獸正在緩緩向天空飛去, 而就在天空的盡頭,等待它們的是無數的“大魚”。

    一旦那些魔獸沖到那些大魚游曳的領域, 林淵毫不懷疑雙方即刻會爆發一場硬戰!

    那些巨大的暗物質生物里,有他不認識的,卻也有很多他認識的!阿伯利卡, 海婆婆,阿花婆婆, 外婆, 深白……

    而那些大魚——

    林淵看向了游曳在其中幾頭魔獸旁邊的一條大魚。

    幾乎和雲中的大魚成長的差不多、那讓林淵完全沒有熟悉感的外形卻是他原本應該非常熟悉的對象——魚干兒。

    撕咬的過程中吸收了其他大魚不少的“力”,魚干兒終于長大了, 漸漸長成它原本應該長得模樣了。

    而且它還在繼續長大!

    林淵忽然明白魚干兒為何一直長不大了︰因為魚干兒根本不是暗物質生物,周圍的暗物質也根本無法讓它吸收成長。

    靜靜看著已經成長為一頭龐然大物的魚干兒,林淵心里默默道︰去吧, 魚干兒,去吸收,去成長,長成你原本的模樣吧。

    然後, 也不知道魚干兒是不是听到了他的心聲, 居然越游越快了!

    和幾頭巨大的暗物質生物幾乎同時游入了“雲層”, 那些大家伙被迅速撕咬分解的過程中,魚干兒也在與周圍的“魚群”迅速同化著!

    魚干兒的體型急劇增大著!它幾乎變成了一頭最可怕的能量生物!下方所有有意識的魔物和高階異能者瑟瑟發抖著,他們毫不懷疑,如果這頭生物朝他們發動攻擊,等待他們的是何等慘烈的下場!

    然而那頭龐然大物卻並沒有攻擊他們的意思。

    將所有“魚”全部吞並成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之後,魚干兒緩緩搖動巨大的尾巴,下一秒,居然和其他暗物質生物一起,繼續朝天空的方向游動了。而這一次,天空的方向看起來終于不再是一片黑色的魚群,而是變成了——

    “天啊!那邊有另一個世界?!”

    林淵听到海中間剛剛浮上來的人們大聲喊。

    將地球禁錮不知多少年的監牢終于消失了!

    ***

    山海鎮上人們看到的場景,在其他的地方也被魔物和高階異能者們看到了。

    還有燈塔在陸續升空,只不過這一次,這些燈塔升空的方向卻不再是山海鎮,而是另一個界的天空。

    天空與天空相連,海水與海水交織,下一個界的入口向所有符合條件的人開放了。

    地球上幾乎所有符合條件的人都看到了另一個界。

    “天啊!我的能力不是還沒達到標準嗎?”看著前方的天空,美登目瞪口呆道。

    “哦~”厭挑了挑眉︰“好像,終于可以擴大生意版圖了呢~”

    “故鄉……那里是故鄉嗎?爺爺他們果然沒有說謊!”牢房里,夏伊激動的流下了眼淚。

    所有人都到了抉擇的時候。

    以燈塔為中心,好些城市正在連根拔起向新的界前進。

    燈塔的出現讓原本分散的暗物質大量聚攏起來,原本對暗物質親和力不高的人身上的微量暗物質迅速被剝奪,從他們的體內溢出,他們重新變成了普通人,而對暗物質親和力高的人則吸收了更多的暗物質。

    想要離開的人體內的暗物質在迅速增加,越來越朝魔物的方向進化,而想要留下的人則感到暗物質從自己體內漸漸消失,慢慢變成普通人——地球上的人正在兩極分化著。

    包括“拉”在內的燈塔工們也面臨著同樣的抉擇。

    他們如今每人都在一座燈塔內。

    實現了對林淵發下的誓言,他們成功地熄滅了幾座燈塔的“燈火”。

    人數有限,他們尋找的都是建築在人類城市的燈塔,而熄滅“燈火”的方法也比較坑爹,他們必須守在“燈火”旁,用身體固定住卡槽以保持這些“燈火”的熄滅狀態。

    這樣一來,他們本人就不能動了。

    不能動,自然也不能離開。

    他們現在也有選擇︰要麼保持現在的狀態,自己不動,塔也不動,確保整座燈塔包括城市不會升空;要麼離開這里回到夢里出現的“故鄉”,和整座燈塔一起,只不過這樣一來,整座城市的人也必將一同離開……

    躺在卡槽內,假裝自己是一顆螺絲,拉靜靜看著燈塔窗外的天空。

    他看到無數燈塔升起來了,連同那座城市一起。

    那是一副極為壯觀的景象。

    如果是以前,他和族人大概會很向往這一幕吧?

    畢竟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可留戀的地方,沒有他們的房子,也沒有他們的家,一旦知道可能有故鄉在對面的某個地方,他們應該會毫不猶豫的前往吧?

    只是現在卻沒有那麼毫不猶豫了。

    就像他和林淵說得那樣,他們開始喜歡上現在居住的城市了。

    而且,他們也和這個世界的人類有了接觸。

    “他們弱得很,和我們一樣弱,假如到了魔物的世界的話,應該活不下去吧?”拉自言自語道。

    然後,他就繼續安靜的縮在卡槽里了。

    不走了,他打算就這樣留下來。

    這一夜,是極為漫長的一夜,所有人都在這一夜里做出了他們的選擇。

    然後,等到第二天的曙光升起的時候,地球上舊的一頁被翻篇,新的一頁開始了——

    地球上大部分城市消失了,只有部分城市留存下來。

    其中一座最大的城市是黝金市。

    沒有一名普通人知道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或許有普通人知道,只是能夠知道的普通人此時也不再是普通人,且不在這個世界上了。

    絕大多數保留完好的城市都是因為一個被稱為“燈塔工”的魔物族群保留下來的,以犧牲返回故鄉為代價,他們保住了這些燈塔,以及燈塔下的人類城市。

    只是這點很少有人知道。

    事情結束之後,他們悄然無息的從燈火卡槽內出來,返回自己在黝金市的家中去了。

    一共八十八名燈塔工,回家的時候,一個也沒少。

    體內原本就極為稀少的暗物質變得蕩然無存,他們如今也不是魔物了。

    沒有了僅有的力量,好在他們有家,還有手藝。

    從此他們將作為普通的地球人,進入接下來的宇宙探索時代。

    此時的燈塔工們大概做夢也想不到,他們的手藝還會在下一個階段大放異彩,在前所未有的危機來臨之時,再次解救全人類!

    他們現在只是有點發愁,東家沒有了的情況下,接下來該怎麼賺錢養家呢?

    最後還是拉比較聰明,東家沒有了,他們決定派人試試看,找東家的爸爸。

    深白離開了,深父卻還在。

    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對他影響很大,確切的說,對每個在全球各地擁有龐大財產的財閥都影響很大。

    深父算好的,他的老巢在黝金市。三分之二大城市糟了災的情況下,黝金市卻一枝獨秀,宛若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毫發無傷。

    而深父也毫發無傷。

    “難怪兒子要我這陣子待在黝金市,哪里也不要去。”看看窗外,深父怔怔的,半晌之後,他的左眼中忽然淌下了一滴淚水。

    他知道,他和自己的兒子大概這輩子再也不能相見了。

    被留在地球上的人們沒有太多時間琢磨,他們有很多事情要做。

    ***

    而離開的人也有不少事要面對。

    首先他們要面對的就是他們自己。

    “天啊!怎麼一覺醒來,外面的景色全都不見了?這是哪兒?外面怎麼忽然多了這麼多沒見過的建築?”這是住在一座燈塔附近普通民宅里的普通地球人,一覺醒來發現自己挪地兒了,不僅挪地兒了,還……好像有點超能力了。

    “兒子,你先別害怕,我和你媽醒的早點,你知道,老年人覺輕,那個……我們和鄰居們出去打听了打听,好像昨天我們來到另一個世界了,呃……不是死了,是另一個世界,我們可能還有魔力了,呃……沒記住那個詞兒,反正好像是和原來不太一樣,那啥,我的頑固風濕居然好了!好像是因禍得福啦?哈哈哈哈哈哈~”

    對于很多普通人來說,他們還有點搞不懂暗物質是什麼,也不知道自己和原來有了什麼不同,不過至少有一點他們知道︰他們的身子骨兒好像比原來強壯了,而且壽命可能還比原來長!

    這……這……身體健康壽命延長,全家人還都一起過來了,雖然整個事情有點莫名其妙,接下來還不知道會發生啥事,不過全家人都在就好,呃……總之全家都在就好!

    先慢慢了解情況,再和周圍原本看不見、如今看得見的魔物鄰居們聊聊,最後再一起走出去、去探索一下外面的新鮮世界,日子也就這麼慢慢開拓出去。

    由于魚干兒化成的大魚開路的結果,所有暗物質生物們該是誰還是誰,並沒有融合成一頭巨大的龐然大物魔物,自然也沒有變成林淵記憶里那永遠在黑霧中的那個男人。

    只不過深白還是肥了很多。

    為了不被吞滅,他主動“吃”了不少暗物質生物的結果就是,他變成了一坨奇大無比的暗物質生物。

    就比魚干兒瘦一圈!

    父子倆現在在一起減肥中~沒辦法,太肥了沒地兒睡覺啊!

    好在兩個的意識都很清楚,每天一起努力,互相加油,如今倒也卓有成效,分別從比摩天樓還大見到了二層樓左右。

    減肥還得繼續。

    “魚干兒啊~這回又多虧你啦~沒事,長得壯沒什麼不好的,你看,多虧魚干兒長得胖,給爸爸開路,爸爸這才沒受傷啊~”深白還安慰魚干兒道。

    不過也不能任由孩子這麼胖下去,深白想,然後他就接著道︰“不過現在人還是以瘦為美,爸爸覺得呢~咱倆的體型還是得再小一點,要不然坐車還得多收幾倍票錢呢不是?”

    “咱們得給媽媽省錢啊!”這句話,深白說的賊小聲。

    不過林淵好像還是听到了什麼不該听到的話,猛地朝他們倆的方向回過頭來。

    “嗯?”林淵挑了挑眉毛。

    “沒啥!”深白就迅速扭了扭身體,黑霧一樣的身體。

    魚干兒也在旁邊扭了扭尾巴。

    “……”又看了他們一眼,林淵慢慢回過頭去。

    騎上自行車,戴上警棍,他去巡邏了,身上穿得還是他的小鎮治安官制服。

    離開的時候在山海鎮,過來之後他仍然在山海鎮。

    和其他地方的人醒來要面對各種沒見過的東西不同,山海鎮原來啥樣兒,現在還是啥樣兒。

    鎮上的老頭老太太一個沒少,唔……人魚也沒少,對了,還多了個萊德。

    比起深白魚干兒,老頭老太太們倒是迅速瘦身成功,繼續每天該干啥干啥,還繼續開始廣場舞運動了。

    林淵也“官復原職”,繼續做了小鎮治安官。

    反正外面也沒啥別的事讓他做。

    騎車到警察局內的辦公室,林淵本來想拿報紙的,一拿才發現都是過期報紙,愣了一下,他最終還是把這些報紙拿到辦公桌上準備姑且看一遍。

    從來都比他晚到的老局長卻已經坐在那里了。

    還給兩人都準備了熱茶。

    老人不出聲,只是笑眯眯看著林淵。

    瞅他一眼,林淵拿起老者給自己準備的茶水喝了一口,半晌道︰“別看了,深白不是他,我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個人。”

    “那兩個人早就死了。”

    “哦?是嗎?”

    “是的。”

    “呵呵,死得好~死的好啊~”王局長就呵呵笑了。

    林淵︰……

    喝完茶也同時看完了過期報紙,林淵和王局長說了一聲便出門巡邏了。

    他得安撫失獨老人馮大爺。

    “沒事,馮蒙沒事,深白之前給他把結婚的房子買好了,就在黝金市,嗯,黝金市沒事,深白的燈塔沒點燈,所以建築肯定沒事。”

    “嗯,多余的錢深白還給他置了個商鋪,就在您上次看過的那個挺熱鬧的地兒,對,當老師也餓不死。”

    面對哭唧唧的馮大爺,林淵選擇從最實際的方向安慰。

    直到把老爺子安慰的破涕為笑︰“真噠?”

    “真的,我們出門前就去綠房子把房契留給他了。”林淵道。

    他又安慰了老人一陣子。

    不過,這些話雖然是對老人說的,何嘗不是對他自己說的?

    自己和朋友永久分別了,林淵心里也失落,只不過想到朋友們應該過得不錯,他心里也有點安慰。

    他又去鎮上的人家挨個去了一趟,包括山下的阿花婆婆家和山上的海婆婆家,確定所有老人都沒有缺胳膊斷腿,心理也很健康,這才從張大爺店里買了條魚,回到了自家的紋身店。

    “我回來了。”進門的時候,林淵說。

    阿美女青年剛好吐出一個煙圈,斜眼看向自己的外孫,阿美垂下眼︰“就說你早晚要回來的。”

    “買了魚啊?”

    “嗯。”

    “今天做煎魚吧,不想吃炖的了。”

    “……好。”

    基本上,林淵身邊的人也一個也沒少。

    當然,也有少的,不過林淵也大概能確定他們平安。

    這就挺好。

    在家吃完午飯,林淵騎著車子又出門了。

    他騎著車子行走在海岸線邊唯一一條公路上。

    這里曾經是鎮上被稱為海線的地方,不過如今這里大概不能被稱為海線了︰海水還是有海水,可是不再是無窮無盡,遠處隱隱可以看到紫色的沙灘。

    那就是這個界的土地了。

    林淵往那邊看了一眼。

    不是個好奇心強烈的人,他此生唯一一次好奇心也在他離開鎮子的時候用完了,一切塵埃落定,他又回到了原本的地方,做回原本的工作,一切按部就班,即使來到了新的界,他卻沒有去外面開拓探索的意思。

    自然也沒有和本地人接觸的意思。

    只不過一切似乎卻由不得他——

    順著海線繼續往前走,林淵忽然看到海里有什麼在掙扎。

    停下車仔細看過去,那似乎是……一個人?!

    還是沒見過的……本地人?!

    對方似乎不會游泳,眼瞅著掙扎的力量越來越小了,沒有辦法,嘆口氣,林淵脫掉外套,站在橋上,猛地跳入了海水之中。

    于是他又被迫成為所有人里第一個和本地人接觸的地球人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奇幻異典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