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侯爺本色之庶女毒心 > 滿血復活171不透劇四三

滿血復活171不透劇四三

作品:侯爺本色之庶女毒心 作者:雪穎碟依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凍萌萌擰著丑兔子去了村里。om

    柳童跟張秀蘭嘀咕,“我瞅著萌萌手里的那只兔子長得跟村口那條土狗一個樣的,咋說是兔子?”

    張秀蘭茫然,“瓜手里擰著兔子嗎?”

    她瞅著是空手出門的。

    柳童,“……”

    老頭子和粗漢子在老村長家喝上了酒。

    “隔壁老王村,說是凍死了五個,都是孤兒寡母的,挨過了旱年,卻沒挨過這場雪。哎!”

    “都是命。”

    老村長沉默的抽煙,心里很不是滋味,凍死的都是老家伙,身體僵硬了,雪停了才被人發現命沒了。

    淒涼。

    他抬眼皮看眼大小兩個兒子,心里寬慰了些。

    凍伍剝花生,“村里好幾家的姻親里都凍死了人,照我說啊,王家村那幾個沒個子女在身邊的,咱就沒話說。瞅瞅其他村凍死的那幾個,連孫子都好幾個了吧,還能讓老子凍死…養兒子不如養條狗。”

    凍伍很氣憤。

    他堂哥家的丈母娘家的公公就是被活生生給凍死的。

    大冷天的,就給老人家一床薄被蓋,咋地沒把他堂哥家的丈母娘給凍死了?

    老村長的大兒子給凍伍倒上酒。

    “能咋地?這種事見得少了?”

    凍伍氣悶的將一碗酒干了。

    老村長焉焉的,沒啥精神。凍三爺將煙桿在桌角叩了兩聲,沉悶的說,“這年頭,活著就成。”

    凍門悶頭吃花生喝小酒,他不敢多喝,家里的婆娘在坐月子,床上還有兩個小的,喝多了肯定被趕出房間睡大棚去。

    一桌子人,就他的小心思最惹人眼。

    老村長的大兒媳婦跑進來喊,“村長來了,快把酒收起來。”一陣風跑過去,將桌上的酒給搶了塞到了櫥櫃里。

    一桌子大老爺們腦子還沒反應過來,已經麻溜的將碗里的酒給喝光了。

    凍萌萌木著小臉,抽抽鼻子,“你們喝酒?”

    喝酒不叫她?

    小指頭蠢蠢欲動。

    一桌人刷刷的去看凍三爺父子兩,凍三爺沉默,避開這群家伙的視線,結果蠢兒子樂顛顛的喊,“瓜,爹就只喝了半碗米酒,回去不能跟你娘說,啊。”

    一桌人,“……”

    趕緊跑了。

    凍萌萌黑著小臉看瞬間跑得干淨的一桌人,轉頭去看要溜出去的女人,“米酒。”

    老村長大兒媳嘿、嘿嘿的笑著。

    “那什麼村長,酒都給你爹喝完了,我不騙你。”

    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心里埋怨這群老爺們,為啥總要躲在她家里喝酒撒?

    噗哧!

    老村長大兒媳的鼻子瞬間變成了一根胡蘿卜。

    她、她、她她哇的一聲,捂著胡蘿卜一樣長的鼻子跑了。

    凍萌萌很氣憤,“還說沒騙我,鼻子都變長了,還敢說沒騙我。”

    來不及跑加不能跑的凍三爺沉默的指著藏酒的櫥櫃,“瓜啊,酒壇子在櫥櫃放碗的最里邊藏著,還有半壇子,留給你喝的。”

    凍萌萌木著小臉看老頭子一眼。

    她知道。

    …

    喝完酒的凍萌萌擰著丑兔子從村口跑到村尾,把村里的雪全給龍飛鳳舞的弄到山上去了。

    全村的男女老少站在自己門口,眼睜睜的看著路上的雪,屋頂的雪跟刮龍卷風一樣,自己跑山上。

    那表情精彩的。

    跟涂了顏料一樣的。

    “村長這是喝酒了?”

    “喝了小半壇子,哎呦我的魚啊,跟著跑山上去了…”

    一條條魚擺動著尾巴跟在飛起來的雪後面,朝著山窩追逐而上,把村里人看傻了眼。

    十歲以下的崽崽嗖的一陣風刮過。

    跟著上了山。

    丑兔子朝著飛起來的魚一爪子下去,十幾條魚下了肚。它舔舔嘴,對魚的味道不是很滿意,抽抽鼻子,又想在山上睡著的那條小奶龍了。

    垂涎的口水又流了出來。

    凍萌萌將它擰起來,對著自己的眼楮,丑兔子的小嘴一點點,肚子也一點點,張口就把十幾條魚給吞肚子里了?

    小指頭戳戳它的肚皮。

    里頭一條條魚還是活動的。

    凍萌萌,“你是什麼東西?”

    丑兔子扭轉著小身體,屁股對她。

    嘩啦!

    飛來的雪把丑兔子給埋了。

    二十幾個崽崽朝山上飛奔上來,“大姐大。”

    凍萌萌的小臉紅撲撲的,坐在雪堆上,俯視著一群崽崽,拍拍身邊的雪,咧嘴,“坐。”

    崽崽們樂顛顛的爬上了雪堆,齊齊挨著大姐大坐著。

    崽崽們,“大姐大,我看到魚在飛。”

    已經九歲的凍二瓜,“我想吃魚。”

    一副饞嘴的樣子。

    凍萌萌盯著他圓滾滾的肚子,“還想吃?”

    凍二瓜舔舔嘴,“想吃。”

    凍萌萌將按進雪堆里的丑兔子給弄出來扔給他,“它肚子里。”

    凍二瓜目光灼灼的盯著丑兔子小小的肚子,然後委屈的看著姐姐,“你騙我。”

    兔子這麼小,肚子這麼小,里面肯定沒有魚。

    凍萌萌看他一眼。

    凍二瓜擰起丑兔子歡快的跑了。

    喝醉了但不承認自己醉了的凍萌萌啪嘰將自己和崽崽們給弄到了雪堆里。

    坐在台階上的凍三爺凝視著山窩的方向,突然猛地站起身,差點一個跟頭栽下去,穩住身體後,他悶頭朝外跑出去。

    “三爺,山上這是著火了不?”

    兩個漢子跑到院門前,跟凍三爺踫到了一起,兩漢子都很著急,三年前王家村那幾坐山燒起來的印象太深刻了,這要是自村的山給燒著了,可不得了。

    凍三爺,“去瞧瞧。”

    兩漢子是村里的後備巡邏隊的,今天他們巡邏。

    前一刻,全村的雪嗖嗖嗖的跑到山上了,轉頭那山上就火光大盛,把他們嚇得不輕。

    “咋地回事?我瞅著雪都往這個山窩里跑了,這山頭燒不起來才是。”

    “對,肯定是我們眼瞎了……”

    三人抬頭。

    那山窩里瞬間紅彤彤的,跟那放多了柴火的灶一樣的。

    三人心里拔涼拔涼的。

    完了!

    真火燒山了。

    悶頭朝山上跑。

    身後傳來震耳欲聾的叫囔聲,估摸著全村的人都朝山上趕了。

    山窩雪堆邊上。

    差點跑斷氣的兩漢子跟凍三爺傻愣愣瞪著面前的雪堆。

    哦!

    紅彤彤的火光就是從雪堆里映出來的,站在邊上皮膚都是灼熱的,偏偏…偏偏面前這堆雪,它還好好的。

    兩漢子發懵,“三爺?”

    凍三爺手指頭癢,身上熱烘烘的,尤其是額頭,跟在火焰上烤似的,他把汗抹掉,慢騰騰的坐在地上。

    “我瞅著沒啥事,下去跟鄉親們說一聲,甭上來了。”

    兩漢子也被雪堆里冒出來的火光給烤得臉上都是汗,兩人用袖子擦了汗,懵懵懂懂的下山了。

    在半山腰踫上趕上山的鄉親,迷迷糊糊的說了一堆。

    鄉親們,“啥玩意?雪堆里的火?沒燒著山?”

    兩漢子,“燒不著。”

    鄉親們,“個瓜娃子,雪能在火上烤嗎?啊,踫到火都燒成水了,趕緊的上山,瞅瞅到底咋個回事。”

    兩漢子,“你們懂個屁。”

    鄉親們,“……”

    雪堆里燒著火這事兒,看過的凍家村的老少,上山的時候是焦急的,下山的時候,兩腳跟踩在棉花上一樣。

    總覺得不真實。

    這太顛覆他們的三觀了。

    雖然,這三年,他們的三觀早就碎渣渣了。

    凍三爺和村里幾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守在冒火焰的雪堆邊上坐著,老村長也在其中。

    他叭叭的抽煙,等把年輕的都趕下山,山窩里徹底安靜了後,才抖著手開口,“這事兒,得爛在肚子里。”

    沒得被當成妖精給用火燒了。

    老人們,“用不著瞞,說出去也沒人信。”

    你去外頭說說,火能在雪堆里冒著,雪還沒化這事兒,外面的人能把你當個瘋子。

    凍三爺沉悶的抽煙。

    老村長,“是這個理。”

    瞬間輕松了。

    想想凍家村的人,這三年跟在凍瓜屁股後頭粘著,也沒啥好擔心的。

    “往後都把各家的酒藏嚴實了,要饞嘴,都上鎮上喝去。”

    老人們笑呵呵的。

    凍三爺听到一聲鳥鳴,他看眼天際,那里火紅一片,像是一只火鳥朝這頭沖下來,在仔細看時,天上啥都沒有。

    …

    殷修寒抱著個大冬瓜在院子門前的台階上削皮,山窩里鬧出來的動靜,他也跟著去看熱鬧了,但是在半山腰就被趕了回來。

    一個市長的兒子。

    從小只分得清飯和米。

    讓他給冬瓜削皮?還是把擰著有半斤重的菜刀…

    殷修寒將大冬瓜豎起來靠在兩腿間,握著菜刀琢磨著該怎下手。

    “殷修寒,我總算找到你了,你快點跟我去一趟,麗麗她生病了,發高聲,還在說胡話。”

    跑過來的女人喘著氣,急匆匆的說。

    殷修寒抬頭看她,是跟著一起來的女知青,他的面色淡淡的,沒被換命格前,他骨子里的傲氣的,這種傲氣渾然天成,跟自身的家境自身的天分密不可分。而被換了命格後,那幾年他都是渾渾噩噩的,就是個混球,而在混球時期,他的三觀就被某家伙給碾成了泥,就算現在他的命被重新換了回來,碾成泥的三觀再也黏不起來了…

    看到女知青,就想到那家伙要給他找婆娘…

    殷修寒手腕一抖,半斤重的菜刀差點把他的手指頭給削下來。

    保持淡然的臉色有瞬間的破功。

    “生病了去找醫生。”

    找他算怎麼回事?

    他又不是醫生。

    女知青瞪大眼楮,“殷修寒,你怎麼能說這種話?”她除了生氣,還有委屈,“我們是同一批被送到這里的知青,對這里完全陌生,上哪去找醫生?你就不能幫著一起想辦法嗎?”

    殷修寒面無表情,“你有來找我浪費的時間,給她找個醫生,早就找到了。”

    女知青氣惱。

    從山上下來的漢子們對在村長家住的小伙子是認識的,“小伙子,在談對象啊?”

    女知青氣憤的臉上有薄紅。

    殷修寒趕緊抱著冬瓜拿上菜刀跑進屋,“現在談對象都是在耍流氓,我可不敢耍流氓。”

    漢子們看他跑了,都大笑。

    看眼臉色潮紅,一副被氣哭了的女知青,漢子們嘿嘿笑,“大妹子,你別在意啊,我們就是個粗漢子大字不識兩個,跟小伙子鬧著玩笑的,你別當真,這都要到飯點了,趕緊回去吧。”

    女知青捂著臉哭著跑了。

    漢子們面面相覷,“城里來的妹子,就是嬌氣。”

    張秀蘭從屋里出來教殷少爺用菜刀削冬瓜皮,殷修寒看得驚嘆,“嬸兒,你知道村里哪有醫生嗎?”

    張秀蘭,“醫生?”

    殷修寒眼巴巴的看著她。

    張秀蘭,“…村里頭沒有,要去鎮長請,咋了?你病了嗎?嬸兒給看看。”放下菜刀手就要朝殷少爺額頭上伸過去。

    這三年,也沒听鄉親們說哪個得病了的,就是感冒發熱的都沒听說過,村里自然沒有大夫。

    殷修寒趕緊說,“是一個女知青發高燒了,這幾天下大雪,應該是凍著的…我去跟他們說一聲,把人送到鎮上去吧。”

    殷修寒跑了後,張秀蘭把冬瓜切成塊,打算悶三層肉吃。

    羅家幾個娃跑來找凍萌萌玩。

    “嬸,萌萌呢?我們來找萌萌玩。”

    幾個娃手上抱著快木頭,黑瞳發亮的眼楮亮晶晶的看著她。張秀蘭趕緊拉著他們進屋,給他們裝了一碗臘八粥讓他們喝。

    “瓜帶著弟弟們出去玩了,這麼冷的天,咋跑出來找瓜玩?沒得凍壞了身體,喝碗粥暖暖身子。”

    前幾天臘八節,這些材料是剩下的,這幾天早上都是吃臘八粥,連著吃了好幾天,在香醇的東西吃著也有些膩,今兒就剩下大半盤的粥下來。

    羅家村幾個娃听到萌萌帶著弟弟出去玩了,小臉都是失望,眼楮跟著嬸轉動,抽抽鼻子,不矜持的接過碗小心翼翼的喝著。

    “謝謝嬸。”

    自從鎮上關了學校,他們見萌萌的機會就少了,家里又要幫著干活,不能天天跑出來玩,這一回下了大雪,可以有好些天不用干活了,就邀著一起來凍家村找萌萌了。

    張秀蘭笑眯眯的說,“喝完了跟嬸說,嬸給你們添滿。”

    幾個娃齊齊咧嘴。

    “嬸,你們村里沒下雪嗎?我們跑進來路上都是干干淨淨的。不像我們村,還有李家村,下了老大老多的雪了,踩下去都到我們大腿了,老厚了。”

    張秀蘭,“……”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侯爺本色之庶女毒心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