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春雷1979 > 第034章 春風盼東風

第034章 春風盼東風

作品:春雷1979 作者:牛凳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本站點qs本站點qsw 最快更新春雷1979最新章節!    “三毛吃飽,五毛吃好!”

    “式快餐就要葷素搭配,搞組合品種快餐!”

    “快餐快餐,就是要體現一個快字,即來即食,隨時供應!”

    “姐啊,你還要考慮飯點上,在店鋪里看店不方便出來用餐的人,所以兼做盒飯也是必要的!”

    “既然盒飯也兼做了,紅姐,外賣業務了解一下?”

    ……

    ……

    韓春雷口沫飛濺地侃侃而談著快餐的理念和經營思路,信息量之大,簡直給紅姐打開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門!

    雖然韓春雷提出了餐飲新模式快餐理念,但殊途同歸,終究繞不開餐飲二字,所以對于紅姐而言,並不難理解。別忘了她可是能從一張報紙上的一則政府公告里,就敏銳地捕獲到商機的女人,正所謂一通百通,所以韓春雷說了個七七八八,紅姐便也能听明白大概其,剩下的細節部分,終歸還是需要花時間去探索和試錯才能真正摸明白的。

    “老弟啊,你說的快餐店,絕對比小吃店要有搞頭!姐听你的,盤下這門臉,就搞快餐店!”

    紅姐暗下了決心,這個快餐店要搞!而且必須要盡快搞!

    韓春雷知道她是個主意大的女人,她拍板的事情,給她弟弟豬肉燦十張嘴皮子也勸不回來,不過韓春雷還是很本分地提醒道︰“紅姐,我左右是個建議,僅供你參考,是做快餐,還是做小吃店,最後還是要你自己斟酌。”

    “有啥好斟酌的?姐是听出來了,依著我的想法開家小吃店,不過是個糊口的生計。若是依著你剛才說的快餐店,那就是門掙錢的生意,能把日子過得紅火的生意!”

    紅姐一臉信服地打量著韓春雷,嘖嘖搖頭道︰“春雷啊,姐真服了你這腦袋瓜子,咋就跟尋常人想得不一樣呢?你不該南下掙錢,你該回去好好念書考大學,然後去端鐵飯碗吃公家飯,用你這腦子瓜子為人民服務,為我們國家早日實現四個現代化添磚加瓦!”

    韓春雷︰“……”

    “咋了?我說錯了?”紅姐看春雷一臉怪色。

    韓春雷趕忙搖頭,笑道︰“姐,端鐵飯碗有端鐵飯碗的瓷實,吃公家飯有吃公家飯的光榮,但個人有個人的追求,我也有我自己的心頭好。我不讀大學,也一樣能為人民服務,你看我剛不是給你一個很好的建議嗎?我要不南下,怎麼能機緣巧合認識你?怎麼能為你出謀劃策,為紅姐的餐飲事業添磚加瓦?”

    “噗……”

    紅姐被韓春雷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逗得莞爾一笑,在她看來,這年頭干啥能有端鐵飯碗吃公家飯更有前途更光榮?

    她尋思韓春雷不好好留在老家念書,反而是南下來掙錢,估摸著應該是受了家里什麼親戚或者長輩的成分影響,政審通不過,才沒機會考大學吧?不然以春雷這般聰慧和見識,又是出身農民家庭子弟,考大學才是光明大道啊。

    她記得丈夫甦大河講過,知識,是改變命運的途徑,越是窮苦人家,越是唯一途徑。

    不過既然韓春雷有自己的難言之隱,她就不刨根問底,做那揭瘡疤的人了。她也暗暗記心里,回頭讓弟弟和阿雄他們別總問春雷家里邊的事,年紀這麼小南下找錢,誰沒個苦楚?

    韓春雷不知道自己簡單一番搪塞,居然讓紅姐想了這麼多,要是知道的話,也只能一笑置之了。總不能逢人就解釋,我來自2018,我見證了祖國改革開放四十年之偉大成果吧?

    韓春雷指了指旁邊的門臉,提議道︰“姐,如果手上閑錢富余,就把隔壁這間也租下來,兩間鋪子打通的話,這橫豎兩條小街就屬你家容客量最大了。當然,也能絕了有人在你旁邊再開快餐店,分你客流的心思。”

    “好主意,姐這些年在這邊攢的錢,開個快餐店富余的!”

    紅姐點點頭,眼下東門墟就屬鋪子的租金最便宜了,不過政府一旦徹底開放東門墟集市,做成集散和批發的大市場之後,那這里租金絕對就是噌噌噌往上張了,到時候想要再租就要大出血了。她想好了,明後天就約房東,把這兩間鋪子拿下,趁著便宜,最少也得租他個五六年的。

    “春雷,要不你跟姐一塊兒干吧?”紅姐看著韓春雷,誠摯地發出邀請,“這快餐店,姐給你三成股,咋樣?”

    對紅姐而言,韓春雷這個快餐店的建議,無疑是沉甸甸的人情。她之所以想拉春雷入伙,一來的確是稀罕他這聰明勁兒,事事透著精干和遠見,絕對是個好的買賣搭子;二來自己平白得了人家這麼一個金點子,總想報答點什麼。

    換做別人可能舍不得這三成股份,但是她卻不這麼看,她記得丈夫甦大河說的,知識是無價的,跟有知識的人一起做事,是獲取成功的捷徑!

    所以她特豪爽地許出了三成的份子!

    "啊?"

    韓春雷明顯錯愕了一下,頓時有些不知所措,稍微猶豫了一下,婉拒道︰“謝謝紅姐,不過我還是不參與了。我這次南下倒貨的幾百塊錢,除了我和喜祿哥的錢,還有老家公社那邊一位長輩的本錢,我……”

    “不要你投錢,”紅姐打斷了韓春雷的解釋,大方地說道,“春雷,就你這腦袋瓜子,不要投錢,姐都願意給你三成股。”

    “姐,這更不能要了!”韓春雷說道。

    紅姐大為費解,疑道︰“是嫌少了麼?”

    “不不不,姐,你誤會了!”韓春雷趕緊擺手解釋道,“我這次南下,主要還是趟趟路,踩踩點,順便倒騰點緊俏的衣服褲子往回賣,把路趟順了,趟平了,本錢大了,我以後幾年就先干南貨北賣的買賣。這快餐店,我就不不摻合了,不過我有好點子好主意,我都跟你說,紅姐!”

    “原來是嫌姐這攤子買賣小啊?”紅姐微微打趣了一下韓春雷,也表示理解,畢竟年輕人有夢想有闖勁,不可能被一個小小的快餐店困死在那里,尤其是像韓春雷這種有眼光有遠見的聰明人,豈是自己一個小小快餐店就能束縛的?

    韓春雷搖頭解釋道︰“姐,我哪能嫌你買賣小?你這快餐店以後干好了,可不得了!咱也學那肯德基、麥當勞……”

    “啃誰的基,賣誰的什麼勞?”紅姐問道。

    肯德基和麥當勞這時候還沒進入國呢,國第一家肯德基連鎖店是在八七年進來的國,設在北京前門。國第一家麥當勞連鎖店是九零年進來的國,店址就設在韓春雷和紅姐現在站的位置——東門墟,當然九零年之後就改叫東門步行街了。

    所以紅姐沒听過很正常。

    韓春雷也沒刻意解釋,繼續說道︰“到時候可以搞連鎖,搞加盟,到時候在深圳,不,在全國搞連鎖,名字我都替你想好了,就叫紅姐快餐!在全國搞他上萬家紅姐快餐連鎖店,讓你紅姐兩個字兒,響徹國大地!”

    不經意間,韓春雷給紅姐勾勒起了一副未來遼闊的遠景!

    不過卻把紅姐听得哈哈大笑,笑得快直不起腰來了,“還上萬家紅姐快餐,姐就是有個野心,也沒那個能耐跑遍全國啊?不說別的地兒,就說去趟我們湖北老家,坐趟火車都要幾天幾夜,還開遍全國呢?快餐到了那兒都發霉發臭了!”

    韓春雷︰"……"

    顯然紅姐不懂什麼叫連鎖加盟模式,更不懂以後的交通出行會有多麼便捷,更不懂以後的高鐵動車為什麼叫國速度!但韓春雷覺得現階段沒有必要強行灌輸這個理念,因為他知道,眼下別說在全國開連鎖店,就是在深圳開連鎖店都費勁。

    他雖然不是學經濟出身的,但奈何21世紀互聯的強大,讓他汲取了不少非專業的知識。他知道加盟連鎖這種商業模式,是西方市場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要在國引進這種模式,絕對是需要改革開放發展到一定階段和成果之後,才能適用的。

    雖然現在深圳搞特區經濟,但不代表全國都在搞特區政策,現在深圳是試點,還沒到全國各地爭相學習的地步,所以在深圳行得通,不代表在其他地方能行得通。

    這也是他不願意摻和入股紅姐快餐店的初衷,一來眼下的確沒閑錢,二來是投入產出比過大。他記得大學時老師講過,改革開放初期,國家政府是摸著石頭過河,生意人是壯著膽子做買賣,直到84年的十二屆三全會上,有人提出“有計劃的商品經濟”,得到了總設計師的高度肯定,由此展開全面的經濟體制改革。從那以後,國經濟政策進一步大大的得到放寬。

    這說明啥?說明這幾年,小打小鬧還行,做大絕對是行不通的,也是不通行的。

    紅姐快餐店如果小打小鬧,韓春雷自覺沒必要攙和進去了,不能說這個時候開快餐店不掙錢,相反,絕對是一個細水長流的買賣,但卻不是韓春雷這幾年想要的。

    他都想好了,在沒有經濟體制改革號角吹響之前,就沉下心來好好蓄力,好好積攢本錢,等待著經濟政策放寬這股東風來,好一飛沖天!

    正所謂春風天里盼東風,他覺得自己既然打定主意要趁這幾年積攢本錢,又何必投身細水長流的快餐店呢?珍惜時間,好好倒騰吧,先當小倒哥,再當大倒爺!

    這年月,除了吃牢飯的倒騰批條之外,再也沒有把一條牛仔褲倒騰到北方,賣出二十條牛仔褲的價格更加來錢快的了。

    接著,紅姐又帶著韓春雷轉悠了一圈挨著東門墟的北門墟,不過那邊比東門墟差遠了,沒啥意思。

    在閑逛的路上,韓春雷又幫紅姐在快餐店的思路上細細捋了幾番,好讓她準備的更加充分一些。估摸著再過半個月,這東門大集市就要日日開市了,所以快餐店開業的事兒,紅姐眼下就要提上日程了。

    眼瞅著快到午飯點兒了,這會張喜祿估摸著也也該睡醒了,韓春雷提議回湖貝村。

    在回去的路上,韓春雷提議紅姐,這個快餐店拉著雄哥入伙,讓阿雄投點閑錢,佔個一成兩成股的。紅姐一听,臉色頓時飛起一抹飛霞,說道︰“春雷,你是不是听阿燦這個爛仔胡說八道?”

    韓春雷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阿雄這個三十來歲老光棍,對紅姐的明騷暗戀!

    不過他真沒這個撮合的意思,他的用意在別的地方。他趕忙跟紅姐解釋,這個快餐店一旦開起來,絕對會在東門大集市這邊引起一陣轟動,萬一生意火起來,惹來一些地痞混混的覬覦要好處費,甚至保護費,怎麼辦?在任何一個地方,越是市集越是龍蛇混雜?

    就算這些爛人你可以找公安杜絕,但是你防得住那些對你生意覬覦的本地土著嗎?你一個外地人在他們地界兒上做生意,有心禍害你生意,有很多種方法,尤其是紅姐還是個女流之輩。如今可沒什麼市場監管維權的說法。這個時候如果有個本地人參股,那這個快餐店在當地人眼性質就不一樣了。在任何一個地方,排外永遠是不可調和的。

    听完韓春雷的分析之後,紅姐覺得的確是這麼個理兒。有個本地人合伙做買賣,的確不用擔心本地人排外,而且她比韓春雷更知道阿雄家的底細,湖貝村的兩大姓之一,這些地方宗族幾百年下來各種聯姻各種親戚,兩姓子弟很多都在政府基層工作,要是有什麼新政策和新動向,他們的親屬都是第一時間知道的。有了阿雄參股,萬一政府以後真要再打投機倒把,他們家的快餐店肯定也是第一時間收到消息先關門的。

    “嗯,听你的,讓他參二成股!”

    紅姐說著,又猶豫了一下,“不過也不知道他願不願意!”

    韓春雷哈哈一笑,目露促狹,道︰“別人讓他參股合伙開店,興許他會不同意。但是紅姐你讓他參股嘛,呵呵,我估摸著把……”

    “春雷,你再胡咧咧。小心姐撕爛你的嘴!”

    不等紅姐上去一頓捶,韓春雷已經放聲大笑地先一步竄了。

    等他們回到湖貝村阿雄家,已經是午的飯點了。

    午的飯點,阿雄是不回家的,他開小巴出去都是一天,基本上是傍晚收車了才回家。

    豬肉燦早早就回來了,正蹲在院子里打著水,洗著他從主家帶回來的豬下水。滿滿一臉盤的豬大腸豬腰子,豬肝豬心肺。

    韓春雷知道今天晚飯又能改善伙食了。他和豬肉燦打了個招呼上了二樓,去了張喜祿房間。

    篤篤篤~~

    一陣敲門沒反應,還在睡?

    韓春雷推開他的房間,床上沒人,這家伙去哪兒了?

    他下了樓問豬肉燦,有沒有看見張喜祿。

    豬肉燦洗著豬大腸,抬頭回了句︰“說是約了廠妹去逛百貨商場了!”

    “什麼廠妹?”韓春雷一臉大大的問號!

    豬肉燦說道︰“喜祿哥說,是昨晚一起跳舞蹦叉叉的廠妹!”

    臥槽!

    韓春雷差點沒雙膝跪地!

    這昨晚跳個舞就約上了?還逛百貨商場?

    張喜祿你這是要成精了啊!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春雷1979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