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重生之大唐最強駙馬 > 第三百三十四章暗流涌動(下)

第三百三十四章暗流涌動(下)

作品:重生之大唐最強駙馬 作者:大名府白衣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房玄齡接到李世民的口諭,緩步走出文班,站立在杜如晦身旁,雙手拿著笏板,道︰“臣定不負聖望。---完本耽美、港台言情 www.ck101.tw35xs

    說完,房玄齡因為之前蕭譏諷杜如晦的話語,出于避嫌繼續說道︰“宋國公,房某雖然也是何足道的師長,但此事一定秉公而斷,給蕭駙馬的在天之靈一個公道。”

    此言一出,李世民微笑點頭,蕭眸中閃過一絲寒芒,雖然不確定房俊就是何足道,但之前房俊唆使候霸林、尉遲寶林痛毆蕭銳這筆賬,確實被他算在了房玄齡頭上。

    見房玄齡在滿朝文武面前許下承諾,一眾知曉房俊化名機密的大臣叫苦不迭,唯獨長孫無忌嘴角微微上揚,眸中詭譎之色轉瞬即逝。

    “老伙計這何必把話說得如此絕對呢?等到殿試過後,瓊林宴上見到何足道,只怕你哭都找不到調門了!”

    “壞了!房丞相為人秉公執法,若是殿試期間提調何足道協助查案,到時父子察院相見,我那小友的化名豈不是要被戳破?”

    “玄齡兄,你這又是何必呢。若是殿試之後,房俊被押到察院受審,到時你們父子如何對面?說來確是怨我,當初為什麼要提出讓房俊冒充我的外甥進入國子監呢?!”

    杜如晦、馬周、秦瓊三人暗自嘆息,可樂壞了站在一旁的長孫無忌,“房玄齡!老倌兒!房俊不是何足道便罷,若是何足道哼哼,少時定叫你羞憤之下氣死在察院之中!”

    李世民任命過魏征、房玄齡二人作為主審後,含元殿中的吵雜之聲這才被壓了下去。

    一時間,蕭銳之死一案竟從兩位主審變成了四位主審,跟重要的這四位主審全都是國公重臣,當朝三位宰相更是齊聚在內,唐太宗要查明蕭銳死因的決心已經完全表露了出來。35xs

    李世民此舉一方面是要借助此事重新平衡朝中黨派的爭斗,另一方面則是為了向蕭表明自己的立場,好安撫西梁蕭氏一族,畢竟眼下的唐朝外患未除,急需得到各大門閥的支持,若是因為此事引起豪門的不滿,對即將與突厥展開的戰事卻是有百害而無一利。

    等到房玄齡、杜如晦眾人返回朝班,剛剛站穩腳跟的長孫無忌,又再次走出了文班之中。

    長孫無忌手持笏板,奏道︰“啟稟萬歲,微臣受聖命審理蕭銳一案,但怎奈對于察院諸多事務有些生疏,所以斗膽保舉一人協助查案。”

    此言一出,包括李世民在內的眾人,全都將視線對準了站在文班末尾處的蔡少炳。

    “無忌保舉之人,莫非就是蔡文書?”李世民撫髯仔細思忖,聯想到馬周較為偏向杜如晦、房玄齡二人,不由對長孫無忌的提議升起了一絲贊同之心。

    長孫無忌心事被看破,鞠躬道︰“蔡少炳辦事得力,且在察院任職已有數年,微臣斗膽請萬歲恩準。”

    心存平衡朝中黨派勢力的李世民,聯想到“何足道”即將為官入仕,出于對“何足道”與長孫無忌之間由來已久的矛盾,隨口便同意了長孫無忌的保舉,算是默認長孫無忌提拔同黨的行為。

    “即日起任命蔡少炳以為監察御史,與馬周一同協助四位主審審理蕭銳一案!”

    宣過聖旨,蔡少炳走出文班匍匐跪地,直到此時,這位一直苦求上位卻不得的酷吏,終于正式踏入了仕途當中。35xs

    李世民任命過馬周後,長孫無忌看向房玄齡、秦瓊二人,忽的靈光閃現,竟自說出了一句令杜如晦、秦瓊等人心驚不已的話兒。

    “啟稟萬歲,既然何足道探親回程,就應該叫他與房俊在文廟義結金蘭,若是再拖延下去恐怕誤了萬歲之前下過的聖旨啊。”

    李世民听到長孫無忌的稟告,這才想起了之前自己下到秦、房府中的聖旨,“無忌不說朕倒險些忘懷了,之前確也曾下旨命何足道與房俊金蘭結交,眼下他們二人既然都在長安”

    李世民的一字一句,盡數牽動著滿朝文武的心弦。

    房玄齡、魏征等不知真情的群臣,有的為“何足道”惋惜,有的為房俊高興,心中所想各有不一。

    但知曉“化名”真情的一眾人,多半卻是膽戰心驚,他們知曉化名而不報,已經有了從犯之罪,雖然古代法不責眾,但難免會受到些許牽連,除此之外更多的卻是為房遺愛嘆息,嘆息他來不及參加殿試,單靠一個武狀元恐怕難以扭轉乾坤。

    而長孫無忌、蕭二人卻是興奮不已,若房俊真是“何足道”的話,那房俊就成了他們二人共同的敵人,殺子之仇、奪婚之恨一樁樁一件件俱都記在二人心里,他們二人俱都恨房遺愛入骨,若是化名揭破怎麼可能不火上澆油,將仇人推向枉死城?

    就在眾人懷揣著各自機謀暗自思忖時,李世民說到要緊處話音突然戛然而止,引得眾人心緒激蕩,全都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李世民坐在龍椅上,看著殿下臉色不一的群臣,不由想起了之前長孫無忌呈上來,“何足道”的真跡與房遺愛的生死文書。

    雖然之前曾命李麗質過府探查,但並未嚴明其中意圖的李世民,對于女兒的回稟卻存著一絲疑慮。

    想到“何足道”虛報籍貫,房俊武舉突然大顯神威等一樁樁一件件蹊蹺之事,李世民被李麗質言語打消不久的疑惑再次升了起來,“房俊與何足道到底有著怎麼樣的關聯?難道房俊的字跡果真是臨摹何足道的?既是臨摹為何幾乎一般無二?房俊之前可是一個不通文墨的莽夫啊!”

    隨著思緒漸漸深入,李世民竟不願見到“何足道”與房俊是同一人的真像,雖然他認定這種幾率近乎為零,但出于對“何足道”才能的喜愛,以及對李麗質、高陽二人終身幸福的打算,他下意識還是想要盡力避免二人相見的事情發生,怕的正是心中所想變成現實,若真是這樣他這天子的臉面又將放在何處?被一個小娃娃耍的團團亂轉,天子的威嚴豈不是要掃地!

    權衡利弊,一向果斷的李世民竟罕見的猶豫了,倒不是他已經認定房俊與“何足道”本是一人,而是害怕心中的猜想成真,畢竟在這位千古一帝心中可是打算將“何足道”培養成房玄齡、杜如晦一樣的人物,用來輔佐新君開創新政,以及等到一干老臣下世後,可供新君驅使去平衡、制約長孫無忌的重要棋子。

    出于種種權衡,李世民一時猶豫不決,而正當此時一位深受他倚重,又不知房俊化名真情的兩朝老臣的一番話,不失時機的幫助這位英主打定了主意。

    高士廉走出文班,一向沉默寡言的他,竟罕見的在朝堂上發表出了自己的言論,“啟稟萬歲,眼下殿試開科在即,想何足道乃是此屆會試會元,此番他回鄉探親剛剛回程,若是因為結拜一事亂了心思,恐怕會影響之後的考試,因此老臣請求萬歲將奉旨結拜一事拖延些時日,等到殿試過後再行結拜卻也不晚。”

    李世民正在猶豫之間,听到高士廉的建議,他隨即變為心中的意願找到了一個借口,含笑道︰“好,就依許國公所言,他二人結拜一事等到殿試之後再行舉辦。”

    說完,李世民將身站起,唯恐眾人再次因為“蔡少炳遇刺”一事爭吵的他,開口道︰“昨晚歹徒深夜行凶影響惡劣,朕少時下旨命羽林軍嚴加搜尋就是了,至于行刺是否是何足道依照叔寶、如晦、馬周所言卻是不大可能,此事若無真憑實據倒也不好拿他問罪,等到殿試過後再行求證吧。”

    話音落下,李世民對身旁的白簡做了一個眼色,轉而大步走出了含元殿中。

    “退朝!”

    隨著白簡那高八度的聲音響起,文武群臣緩步走出含元殿,一個個交頭接耳,議論的盡都是“何足道”是否殺人滅口一事。

    因為有了魏征和房玄齡的加入,長孫無忌一黨倒也不好對謝瑤環嚴刑逼供,接連幾天審訊也沒有獲得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而期間長孫皇後雖然有意營救謝瑤環,但見李世民態度堅決,又害怕引起西梁蕭氏一族的不滿,這位睿智的皇後娘娘權衡再三,最終決定等到殿試之後再作計較。

    一連幾天,房遺愛心懷彷徨的奮力攻書,常常讀書的深夜的他,就連一日三餐都是高陽給送到房中的。

    四天的時間轉瞬即逝,殿試開考的當天,一夜未眠的房遺愛和高陽早早起床,在對坐說了幾句體己話後,房遺愛便在高陽的殷殷目光下,從後門避過房玄齡的耳目,手持書包朝貢院走了過去。

    而在貢院等待著的他,則是此番親臨考場,對“何足道”滿含期望,同時又生有猜忌的唐太宗李世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重生之大唐最強駙馬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