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其他類型 > 尸囊人 > 第三百五十三章魔海泉眼

第三百五十三章魔海泉眼

作品:尸囊人 作者:老睿說書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他們倆並沒有朝著岸上開去,而是朝著大海深處駛去,我們三跟在後頭,一路上,大師兄和葛大爺絲毫沒有在意我們的跟隨,或許在他們的眼中,我們起不到威脅的作用。狂沙文學網

    時間流逝,整整過去了五個多小時,天色最終暗了下來,大海上一片漆黑死寂,天空一輪淡淡的圓月高掛著。

    與此同時,前方終于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畫面,一個巨大的漩渦出現在我們的眼前,漩渦很大,足足有一個足球場那般大小。一縷縷白煙從漩渦中滲透而出,我心驚不已,急忙將船停住。

    四周漸漸的有大霧籠罩,此地恐怕與世隔絕,外人無法進來,但是卻絲毫躲不過葛大爺的察覺。

    倒是山露出驚恐的神色︰“我听我娘說過,大海有眼,名為魔海,恐怕就是這個地方了。”

    魔海泉眼,一個生人進入必死無疑的地方,哪怕是妖物,一般都不會來這兒,因為進來的人基本上都被吸入了魔海泉眼中,無法生存。

    因此山讓我們趕緊後退,但是後頭的大霧已經籠罩了,分不清方向,而前方,葛大爺沒有任何的緊張,也不知使的什麼手段,船只竟然紋絲不動。

    隨後,他一頭鑽入了水中,消失不見,而我們三卻只能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葛大爺卻始終都沒有上來,我愣住了,他該不會被淹死了吧。

    一個小時後,忽然間一聲怒吼傳來,只見魔海泉眼處,一只碩大的冉遺魚出現了,可把我嚇了一跳。這魚比剛才那條簡直大了足足有兩倍有余,一只眼楮就比正常人還大。

    它鑽出了魔海,瞪著一雙詭異的眼楮盯著我們,隨後魚尾一甩,浪花無盡,魔海處竟然有驚雷炸響。

    而葛大爺就趴在他的(身shen)上,狼嘴狠狠的撕咬著,兩人在廝打,這一場面太過于魔化(性xing)了,簡直就像是玄幻的色彩一般。我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感覺自個就像是弱小的蟲子一般。

    兩妖物在廝打著,葛大爺顯然不太輕松,他的(身shen)上也開始出血了,冉遺魚的力道很大,被撕咬後,它憤怒的張嘴,嘴里吐出了一個發著綠光的珠子,掉入了魔海泉眼中。

    不多時,魔海泉眼內忽然有血氣彌漫上來,凝聚成一個鬼臉,張牙舞爪的撲向了葛大爺,只見它回頭,狼嘴一張,同樣吐出了一個珠子,兩者相踫,浪花翻滾。

    我們三死死的抓住了快艇,生怕會翻倒在海中。這一場面恐怕一生都只能看到一次,但最終,冉遺魚還是力竭了,它憤怒大喊,聲音如雷。

    “你到底是誰?”看來有些懼怕。

    “當年一個女人的生魂,是你拖走的,到底在何處?”葛大爺居高臨下,踩著它的背。

    “你說那逃走的女人,她早已經離開了。”冉遺魚的回答和之前的一樣。

    葛大爺依舊不相信,他一使勁,兩人又纏斗在了一起,驚天動地,海面極為不平靜,冉遺魚那是拼死掙扎,因為它知道,若是逃不走,恐怕就要死在葛大爺的手中了。

    可惜的是,吸收了千年妖物精元的葛大爺,此時沒人能是他的對手,就連冉遺魚也一樣,掙扎了片刻後,最終倒在了水面上,魔海泉眼上空的鬼臉也在消散。

    我心里頭震驚,葛大爺真有神的力量不成,實在是太厲害了。

    然後,他對待這條冉遺魚沒有絲毫的憐憫,雙腳一踩,伴隨著 擦一生,冉遺魚(身shen)上的骨頭斷裂了很多。

    “我跟你拼了。”冉遺魚雙眼通紅,它張口吐出一大口的鮮血,掉入了魔海泉眼中,恍惚間,我听到而來一聲聲哀嚎,仿若有千萬個冤魂在哭泣。

    事實上也是如此,只見泉眼內,一個個(陰yin)魂從里頭飛了出來,他們繚繞在葛大爺的周邊,(陰yin)魂很多,各個朝代都有,男女老少,每個人都在掙扎著,宛若群魔亂舞。

    (陰yin)魂一出現,紛紛撲向了葛大爺,若是在陸地是上,葛大爺就算不敵,也能逃走,但是在這,他沒辦法,只能以妖氣擋住這些(陰yin)魂,然後仔細在里邊摸索,看看能否找到那個女人。

    但我心里很清楚,他這一切都是白費的,果不其然,(陰yin)魂太多了,葛大爺也顯然擋不住了,這時大師兄跳了過去,他站在冉遺魚的背上,道術頻出,將那些(陰yin)魂驅散。

    兩人真的凶猛,竟然將(陰yin)魂給打的哭嚎不止啊,我有一股子沖動,想要過去幫忙,但轉念一想,還是站著看戲好了。隨著(陰yin)魂的慢慢減少,那冉遺魚也沒了威風。

    我搖搖頭,苦笑說︰“看來又是宰割的局面。”

    當下,也不再停留了,一切還是上岸後再說,當即開著快艇離開了魔海泉眼,大霧漸漸的被驅散。

    半個小時後,我們出了大霧,然後朝著岸邊瘋狂的駛去,直到岸邊時,天色已經慢慢亮了,這一來一回,幾乎花去了我們十幾個小時,快艇也剛好沒油了。

    我將船交給附近的村民們,讓他們代為轉交給大飛,然後站在岸邊等著。

    直到過去了四個多小時,葛大爺和大師兄也回來了,然而他們的臉色很難看,這也一切都在我的預料之中。

    兩人上來以後,直接走到我的跟前,說實在話,我沒有害怕,畢竟如今我沒有什麼可以利用的價值了。

    “有才,你說她還活著,是真的嗎?”葛大爺問道。

    “您老不是不相信嗎?”我苦笑道。

    “說吧,到底怎麼回事?”葛大爺很著急,我沉思了一會,轉(身shen)離去,讓他們倆先回三門鎮再說。

    葛大爺和大師兄看起來想動手,但還是忍住了,兩人轉(身shen)離開,一旁,白卉擔憂說︰“你有啥辦法啊?”

    我心里頭早已經有了對策,神秘一笑︰“雖然不知道能否起作用,但是如今沒有選擇了。”

    當即,我們也趕回到了三門鎮,一回去,我就偷偷的來到了那風水位置,然後進入里頭,徑直來到密室那口棺材邊上。

    對著棺材說︰“我希望今晚子時之前,您能出現,阻止葛大爺,免去三門鎮的危機。”

    棺材內,忽然傳來了一聲輕微的嘆息,那一刻,我心里頭一松,也沒多說,而是轉(身shen)離去了。

    到了上頭以後,葛大爺早就已經回來了,他焦急的站在城門口,死死的盯著我,目光中滿是殺機,我絲毫沒有懼意,讓他們倆等著。

    隨即回到鄉公館內歇息,之前與大師兄一斗,我(身shen)子還有點傷,所以回來後,我就躺在(床chuang)上睡覺,讓山在太陽落山之前叫我。

    可能是過于累了,我足足睡了十多個小時,等到山叫醒我的時候,太陽早已經下山了,一看時間,已經是夜里八點多,我頓時傻眼了,問山為啥不趕緊叫我。

    山說我睡得太死了,叫了好幾次都沒有叫醒。

    我趕忙穿好衣服沖出去,到了城門口,大師兄和葛大爺依舊在,兩人眼神冰冷,我心里頭一咯 ,心想差點就壞事了。

    “有才,你葫蘆里到底在賣著什麼藥?”葛大爺皺著眉頭,繼續說︰“今晚子時,我要布置陣法,到時候你們趕緊走吧。”

    說完,葛大爺朝著河道那邊走去,我心中一驚,急忙追了過去,恍惚間,我似乎察覺到了異樣,只見三門鎮內非常的死寂,心中一慌,扭頭一看,劉館長也不在(身shen)邊,趕忙問山怎麼回事。

    他無奈說︰“葛大爺讓鎮子里的人都睡著了,除了我和白卉以外。”

    我憤怒的看著葛大爺,這老家伙果然是要動手了,壓根就沒想等著,一到那河道邊上,葛大爺開始變得緊張了起來,他凝視許久,最終手中捏著法印,然後雙腳一跺,地面瞬間裂開。

    隨即,一道道血色的氣息從裂縫內溢出,與此同時,地面一陣顫動,我感受到了強烈的地震,和當初師祖來的時候有過之而無不及。

    恍惚間,我開始擔憂起了三門鎮,真的,難道又要再次經歷苦痛嗎。

    地面裂開,那道鐵門從河道內緩緩的升起,下邊高台有十米多高,差不多將近二層小樓了。葛大爺跳上高台,他盯著鐵門,眼神里透著激動,化為人形。

    伸出雙手撫摸著鐵門︰“幾十年了,雖然(陰yin)魂暫時沒有找到,但是我終于有能力救活你的尸(身shen)了”

    葛大爺哭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哭,心里受到了悸動,一旁的大師兄也是面帶激動,兩人布局了這麼久,為的就是如今的時刻。

    可我心里頭很緊張,掐算了下時間,那女人咋還不出現呢,等到風水局一啟動,到時候可就完了啊。

    葛大爺激動的打開了鐵門,恍惚間,里頭有紅光閃過,石台顫動,和之前師祖相比,石台高了很多,不一會,從鐵門內飛出了一幕幕畫,那是隱藏在下邊的畫像,講述著兩人的故事。

    葛大爺的布局和師祖不同,至于區別,待會就知曉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尸囊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