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三婚 > 369你一點都不在乎?

369你一點都不在乎?

作品:三婚 作者:雜草葉子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甦緲臉上的笑僵了一下,“我和他之間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已經許久不曾在一起,到底會是個什麼結果,等到了那一天才知道。狂沙文學網 ”

    “留在明家,你就是明崇善的(情qing)人。”

    吳由提醒了一句,甦緲也沒怎麼放在心上,“(挺ting)好的。我原先不明白,總倔強,後來才知道,明家才是我最好的庇護所。”

    如果不是因為那場車禍後她(身shen)上的這個(身shen)份,甦緲並不清楚自己到底會落得個什麼樣的結局,在這個時代,弱小的人沒辦法掌控自己的命運。

    吳由沒再說話,只眼底帶著可惜,甦緲似乎並未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只淡笑道,“把有關溫覓建和車禍的證據給我吧,我看看。”

    “這兩個案子已經在著手辦理了,東西不在我這里,你要去檔案室調看。”

    “吳所長,安伯仁來了。要見你。”

    吳由話音才落,外頭就有敲門聲傳來,甦緲和吳由對視一眼,嘴角勾起一絲冷笑,“看來他消息還真夠快的啊?”

    “估計是听到了風聲,具體還要看後面。”

    吳由低聲解釋了一句,又問,“你是回避還是……”

    “沒什麼可回避的吧,好歹我也是受害者,見見面(挺ting)好。”甦緲坐在椅子上沒有要起來的意思,吳由讓小吳帶著安伯仁直接來了辦公室。

    對方見到甦緲也在(身shen)子不自覺地僵了一下,到了嘴邊的話似乎也吞了下去,重新組織了言語,淡笑道,“沒想到……明小夫人也在,不知是否有打擾到二位。”

    他思來想去還是以明小夫人來稱呼甦緲,甦緲嘴角微微上揚,淡笑道,“說笑了,都是公事,談不上什麼打擾不打擾,指不定我們還是為同一件事來的呢?”

    她的(身shen)份安伯仁心里比什麼都清楚,甦緲這樣說他只覺得難堪,倒也不會有什麼驚訝。

    甦緲的存在讓安伯仁多少有些拘束,他本想打探安心的案子證據掌握的(情qing)況,甦緲卻一副沒有要走的意思,他根本就不好開口。

    吳由也是聰明人,臉上卻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不知道安老爺子突然到訪有何貴干。我這地兒特殊,可不是什麼人都想來的。”

    “我……這不是听說最近有莊案子牽扯到心兒,特意過來問問(情qing)況。她最近忙著和盛予的婚禮,也沒心思關心這些,別被有心人給利用了,被冤枉了也不知(情qing)。”

    安伯仁顯然是意有所指,吳由也看了一眼嘴角帶笑的甦緲,想著這人還真有臉說了,“現在還沒到時候,等時候到了自然會通知您那邊的,安老爺子不用心急。”

    “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你要相信我們警察辦案的水準,如果是冤枉的,絕對會還她清白,但如果確有其事,那抱歉,不管是誰,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吳由態度強硬,安伯仁還以為他會給他幾分薄面,沒料到會是這樣的(情qing)形,臉色頓時僵了一下。

    這時候甦緲插了一句話,“(身shen)正不怕影子斜,這還真是奇了怪了,吳所長這邊都不著急呢,您倒好,自己急著上門解釋了。如果案子都是能解釋清楚的,那證據豈不是擺設?”

    “好听的話誰都會說,既然這樣,小夫人又何必坐在這里呢?”

    安伯仁臉色冷了下來,甦緲微微抬頭瞥了他一眼,“我和吳由是朋友,剛正好在附近辦事,來看看他,不行嗎?”

    “你……我看你不僅今天一天,是每天都在這附近有事吧。”

    “是又如何?”

    “奉勸吳所長還是謹慎為好,別到時候落得個徇私枉法的名聲。再好的關系,也抵不過法律的威嚴。”

    “呵……說這話的時候心不虛嗎?”

    甦緲冷笑了一聲,安伯仁臉色立馬難堪起來,青的紫的白的紅的各種顏色輪番上演,唇動了好幾下,硬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甦緲站起(身shen)子,淡淡道,“如果不是心虛,也不用急急忙忙來找吳由吧。我要奉勸你才對,一大把年紀了,別為了女兒丟了最後的顏面。反正結果都是一樣的,不如體面點。”

    她說話也不客氣,安伯仁臉色直接成了豬肝色,死死地盯著眼前這個女人,最後也只能從牙縫里吐出一句話,“明家不能護你一輩子!”

    “那我也不是當初那個任由你們欺負的甦緲了。安伯仁,回去告訴你女兒,欠下的債,總要慢慢還清,拖欠的時間越久,利息越多,希望她到時候能承受得住。”

    “還請吳所長稍微回避一下,既然話說到這份上了,我也有幾句話要送給小夫人。”

    吳由挑了挑眉,這場戲他還沒看夠呢,但既然人家都提出來了,死皮賴臉的留下似乎也不大好,于是十分友好的出門並且幫忙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安伯仁眼楮透著千萬把刀子,朝著甦緲洶涌而來,她迎面對上,嘴角勾起嘲諷的笑。

    “溫盛予只能選擇安心。”

    這是安伯仁的第一句話,甦緲不動聲色的看著他,正好她也好奇,那男人怎麼突然就變卦了,居然一心一意要娶安心。

    “現在整個溫家百分之五十的股權都在心兒手上,他別無選擇,除非他想讓溫氏徹底從鐘順市消失。”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不會這樣?溫覓建的股權都留給了楊暖,楊暖最後將股權都給了心兒,作為董事長的溫盛予只有百分之十不到。所以你覺得,他有什麼理由不娶安心。”

    “然後呢?您這麼得意的告訴我無非就是想說,溫盛予和安心往後都是夫妻了。可是,這對我會有什麼影響嗎?”

    甦緲恢復了神色,挑眉看向他,安伯仁頓時愣住,“你一點都不在乎?不管心兒做過什麼,溫盛予都是她的丈夫,他們是不可能離婚的,除非溫盛予不想要溫氏的股份了。”

    “如果這些話是安心在我面前炫耀我可以理解,但安老爺子,您一個半只腳都要踏入棺材的人了,怎麼也摻和年輕人的感(情qing)和生活?你以為溫盛予真放不下溫氏的股份嗎?我看未必。”

    甦緲只給對方一個警醒,以現在安伯仁和安心的得意程度可能也想不到溫盛予到底在做什麼,聯想到楊暖在溫盛予和安心宣布結婚那晚的狀態,她為什麼不把股份給自己的兒子,反而給了一個外人,甚至是傷害她丈夫的外人,值得深思和探究。

    甦緲沒再給安伯仁反應的時間,直接開了門,讓吳由進來。

    “安老爺子似乎是有重要的事(情qing)找你,我就識相點,把空間讓給你們。先走一步。”

    甦緲離開了派出所,一路上開車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殷成言和明裳都不在明家,估計還有一段時間都不會回來了。

    那麼大個園子就她一個人也無聊,想到吳由提起的,宋詞確實不曾參與到林滋(情qing)的毒品交易中,再聯想到當初小婷也說自己不是宋詞的人,看來他是真和這件事保持了距離。

    甦緲給宋詞打了個電話,將約定的時間提前到今天晚上,對方雖一頭霧水,但也開心地應下來了。

    宋詞西裝革履的出現,嘴角帶著恰當的笑,他(身shen)上有西方人的紳士,也有東方人的韻味,氣質極好的一個人。

    “我來晚了嗎?”

    “沒有,是我到早了。”

    宋詞在她對面坐下,看了一眼手表,“確實(挺ting)早的,我都早到了半個小時。”

    兩人都沉默了一陣子,甦緲請他吃飯自然是有別的意思,但其中的韻味也只有等到所有事(情qing)都塵埃落定了他才能體會到。

    “這些天還好吧?(身shen)子好點了嗎?”

    宋詞率先打破尷尬,甦緲笑了笑,“因為比預期的好得快,這才提前了約定的時間。你呢?新公司籌備得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元旦的時候正式注冊,回頭會有個剪彩儀式,你要一起嗎?也不用做什麼,來湊個(熱re)鬧就好。”

    宋詞擔心她會多想,忙補充了一句。

    都是聊的這些雞毛蒜皮的事(情qing),甦緲也不像往常那樣沒什麼興趣,今天倒是都認真的听著。

    宋詞越講越開心,許久不曾這樣放松過。

    一頓飯吃了兩個多小時後,宋詞有了要回去的意思,甦緲問了今天心里一直沒問出口的問題,“你之前說,我曾陪伴過你一段時間,我想知道,是什麼時候?我對你說過哪些話?”

    宋詞眉飛色舞的表(情qing)突然僵住,兩人對視了幾秒鐘後,對方忙道,“不重要了,這都是過去的事(情qing)。”

    “真的是因為過去了才不重要嗎?”

    宋詞拿了外(套tao)有想走的意思,甦緲追問了一句,他渾(身shen)僵住,皺眉看了她一眼,“你今天約我出來就是為了這件事嗎?都說了不是什麼大事,你……”

    “你就是因為那些事才找到我的,才覺得我們是心意相通的不是嗎?”

    甦緲沒有要放過他的意思,宋詞垂眸不語,整個人沉默得有些恐怖。

    “今天可以不聊這個話題嗎?”

    他忽然抬眸說了一句,眼底帶著幾分祈求,“你主動約我吃飯,我很開心。從未有過的開心。”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三婚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