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言情小說 > 逆行萬年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傷心者

第二百八十五章 傷心者

作品:逆行萬年 作者:章渝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看這一章時候,可以先看一下傷心者這部經典作品,如果覺得長,可以從最後幾段開始看,前面是鋪墊。狂沙文學網 )

    這是一間很大的咖啡廳,下午的時分,店里面的人很少,輕柔的音樂里,一個女聲在歌唱著(愛ai)(情qing)。

    林欣妍(身shen)體的顫抖已經平息了下來,她到底是經過訓練的女警,能夠將恐懼埋藏在心底,能讓自己不要想那些東西,她的臉甚至有點發紅,某種莫名其妙的(情qing)緒在她的心頭升起。

    不可能,不可能,這只是吊橋效應!

    她這樣的對自己說道,她很清楚吊橋效應是什麼。

    為什麼許許多多的人喜歡用英雄救美來追女孩,就是因為吊橋效應。

    吊橋效應是心理學的一種現象,它指出心跳有時候也會出賣你,當你心跳加快不一定是喜歡上一個人,也有可能是驚嚇,吊橋效應指出人在吊橋上會產生緊張的心理,而這種心理和戀(愛ai)時候的慌張是一致的,如果這個時候踫巧遇見一名異(性xing),大腦發出信息會讓你覺得戀(愛ai)了。

    可是……

    當時他不顧危險,他看起來好帥,他是數學家,他……

    種種的念頭在林欣妍的腦海中此起彼伏,她甚至想到了一些冷門的知識。

    為什麼電影里男女雙方在共同面對危險之後,會迅速的親(熱re)?因為生死關頭,內分泌讓他們產生強烈的繁衍後代的想法。

    為什麼男女會在生死與共之後,會迅速的接近?(愛ai)(情qing)像雖然有上下區間,但雙方那一刻都同時達到了波峰,兩個人恨不得能為(愛ai)去死……

    “怎麼,你不想听嗎?你的臉紅的厲害,沒有事(情qing)嗎?”

    面前的男子微笑著說道,他的聲音讓林欣妍差點失態,因為她剛才問自己,如果這個男人,現在牽著她的手,要和她去開房,她會不會答應?

    前不久的生死選擇,絕望的(情qing)緒波動,讓她有一種非常想要發泄的(欲yu)。面對著幾個黑人時候,她有種非常後悔的念頭,活了二十多年的她要死了,卻還沒有一個男朋友,為什麼不提前談個戀(愛ai),為什麼不……然後自己死了解刨尸體的時候會不會被人嘲笑?

    對了,她這樣想,而面前的男子呢?外國的男人都很直接,萬一他提出了要求怎麼辦?

    ……

    “你在听我的話嗎?你不要緊吧?”

    男子的聲音繼續的傳來,溫柔的如同水一樣將她淹沒,她不自然的夾了夾腿,喝了一口咖啡,努力的平靜著心頭的躁動和企盼,做出了決定。

    “我才不答應呢。”

    “啊,你說什麼?什麼答應不答應?”

    他的回答讓她的臉迅速的紅了起來,自己剛才想到了什麼?

    吊橋效應,一定是吊橋效應。

    “你剛才說什麼,什麼故事?”

    一定不要理會他,他在撩妹,他一定在撩妹,從救了她之後,他就牽著她的手,將她帶入了咖啡廳,當知心大哥哥讓自己傾吐,溫柔的安慰自己,這樣的泡妞手段她听許許多多的閨蜜說過。

    “我知道一個叫做傷心者的故事,你想不想听?”

    “嗯。”

    林欣妍努力的不要讓自己感到好奇,不少閨蜜就是被心靈雞湯所騙,最後嫁給了文藝青年。

    “記住,當男人在你面前展示才華,說出一些讓人心動的小故事、人生哲理的時候,他們想的只是和你上(床chuang),不要听,不要听,王八念經,不听不听,這樣才是對的!”

    閨蜜的話在林欣妍的腦海中響起,但她只是(嬌jiao)羞的低下頭,輕輕地攪拌了一下咖啡,為什麼自己的臉很紅?

    听听這個數學家,看看他能講出什麼樣的東西吧,如果是原創的,那麼……

    “傷心者的故事,是從第一人稱開始的。”

    男人遲疑了一下,開始講述故事的開頭,咖啡廳的門被推開了,一群華國的游客走了進來。

    總共有十來個人,父母帶著十來歲的孩子,素質都很高,沒有大聲喧嘩,偶爾的談話就是說世界數學家大會、會場、好想去看看等等。

    突然間,一位男孩指了指周歡,同時翻動著手機,給大家說什麼,然後孩子們都開始頻頻的回頭,看著周歡,然後你推著我,我推著你,來到了周歡的(身shen)旁。

    “叔叔,你是俄羅斯的亞歷山大.羅曼諾夫斯基先生嗎?”

    說話的是一個容顏清秀的女孩子,亮晶晶的目光中充滿了憧憬,說的是英文,不太流暢。

    “嗯,是我,有什麼事(情qing)?”

    周歡用英語回答道。

    “真的呀!”

    女孩的臉上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qing),激動之間,她用中文急切的說道。

    “亞歷山大.羅曼諾夫斯基先生,我們可以和你合個影嗎?我們在國際數學家大會的議程上見到了你的照片,明天有你的演講。”

    “笨蛋妹妹……”

    一旁的一位男生鄙視的對女孩說道,“他是俄羅斯人,只會俄語,最多是英語,你說中文,人家能听懂嗎?”

    胖胖的男孩向前一步,想要說什麼,但是被周歡伸手擋住了。

    “你們有什麼事(情qing)嗎?合影就不用了,我這個人長得丑,簽名也不可以,哈哈哈。”

    周歡流利的中文讓幾個孩子一下子興奮了起來,但又被周歡的話傷害到,一個個顯得垂頭喪氣。

    “叔叔,我們本來要去舊金山游玩的,就是听說了這里有世界數學家大會,所以過來想看看數學家的風采,叔叔,不要小氣好不好,好不好,我們合張影吧?”

    說話的是一個笑容甜美的女孩子,笑聲如同銀鈴一樣悅耳。

    對于小孩子來說,他們可以會為偶像而尖叫瘋狂,但心中最佩服的,則是那些大科學家,而且這種佩服會越來越多,到了大學她們被數學虐了千百遍之後,更能了解什麼叫做五體投地了。

    “不簽名,不合影,不過可以听故事,叔叔正在準備給這位姐姐講個故事,你們有興趣听嗎?想听的話就趕緊舉手!”

    馬上,周歡面前是一片森林。

    周歡點點頭,示意著不遠處孩子們的父母都過來,他的態度非常的和藹,因為他有過類似的經歷。

    小時候,某個院士在海州城演講,爺爺托人托關系,讓他進去听課,最後還讓他和別的學生們一起,到主席台上瞻仰科學家的風采其實是獻花,為的就是讓孩子見識一下科學家的風采,以他們作為學習的對象。

    華國的游客非常的高興,對于他們來說,什麼明星偶像都是虛的,唯一能讓他們信服的就是那些有知識的人,為什麼他們放棄了在舊金山的游玩,來到了紐約,就是想讓孩子麼見識一下真正的數學家,而現在,能零距離的接觸一位數學家,簡直是再好不過的事(情qing)了。

    一行人進了包廂,這里足夠大家都坐下來。

    “我是羅曼諾夫斯基,剛才,我和這位女士討論了一個問題,一個很深奧的問題,那就是,我們的一生,應該如何才有價值?”

    悄悄地看了一眼林欣妍,周歡不敢再裝深沉和裝((逼bi)bi)了。

    三連問之後,他在林欣妍的眼中,感覺到某種好感,那種東西雖然不太強烈,但是很危險。

    老天保佑,來了一群華國的游客,讓他不至于在兩人的私密空間講述那個故事傷心者的殺傷力太強大了,他覺得還是在人多的地方講述一下比較好。

    林欣妍現在正是最脆弱的時候,而周歡的故事非常打動人心,加上周歡數學家的(身shen)份,簡直是撩妹的最佳武器。

    這時候,如果在一個私密的環境下,在一個曖昧的氣氛中,在一個女孩需要依靠的時間里,他輕輕地對她講完了整個故事……萬一真的撩妹撩出火了,林青桐能用鋼筆戳死他!

    沒有人搭話,無論是家長,還是孩子們,都等著周歡的發言。

    “我的一個朋友,給我講了一個故事,一個名為傷心者的故事,故事發生在xxx年……

    ……

    上午的菜場正是最繁忙的時候,我看著夏群芳穿過擁擠的人群她的背影很臃腫。隔著兩三米的距離我看不清她買了些什麼菜,不過她跟小販們的討價還價聲倒是听得很清楚。

    ……

    周歡平靜的講述著故事,整個包廂中已經寂靜一片,有孩子感覺到驚訝,但被父母按住了腦袋,成年人很容易理解這個故事的開頭,他們一開始就被吸引住了。

    傷心者的故事,講述的是一位天才注定的悲劇。

    這是一個美麗而又淒涼的故事,但卻寫出了人間最美麗的感(情qing)。

    一個超越了時代的天才,一個無法避免的的悲劇,一個最美好的拯救,一個讓人潸然淚下的故事。

    獨立特行的天才,慈(愛ai)包容的母親,還有曾經的(愛ai)(情qing),以及時代的洪流。

    慢慢的,包廂中響起了抽泣的聲音,尤其是當周歡講到了,林夕失去了理智,在精神病院里,變得痴呆的時候,哭聲已經連天了。

    林夕是一位傷心者,但大家又何嘗不是?

    小時候,我們夢想著成為科學家,成為英雄,成為自己想做的人,我們努力,我們拼搏,我們……然後,我們一點點的失去了夢想,和現實妥協,偶爾有不放棄的人,我們也只能苦笑著看著他們的受挫。

    就像是故事里的何夕一樣,我們現在的工作,我們現在的生活,對于幾十年,幾百年後的世界,又有什麼用的用處?

    林欣妍已經哭的如同一個淚人,她的家人,她的兄弟姐妹,大家反對她當警察,因為他們害怕她受傷、害怕她受苦,就像是何夕的母親一樣,而不是因為別的。

    而她有時候也會非常的疑惑,自己的選擇,是對還是錯?

    她可以去商城叱 風雲,她能夠當官一展抱負,她能選擇遨游世界瀟灑一生,也能夠成為藝術家成名立萬……

    就像是何夕,放棄了對數學的研究,會擁有幸福、(愛ai)(情qing)還有一切,他這樣的辛苦是為了什麼?

    然後,周歡開始講述故事的結局,一百五十年後,終于有人發現了何夕的著作。

    ……

    但是一股好奇心讓我拆開了它,然後你們可以想像我當時的心(情qing)。

    書的名字叫《微連續原本》,作者叫何夕。

    現在我們知道必須達到一千萬億電子伏特的能級才可能觀察到足夠多的大統一場物理現象,而在何夕的時代這是不可想象的,這也就注定了他的命運。

    而純粹是由于他母親的緣故,《微連續原本》才得以保存到今天……所以她才會將這部閃爍不朽光芒的巨著偷偷放到一所小學校的圖里。

    ……有一些東西是不應該過多地講求回報的,你不應該要求它們長出漂亮的葉子和花來,因為它們是根……

    我看著手里的半頁紙,上面的每一個名字都是那樣的傷心。

    “也許我們應該永遠記住這樣一些人。”我照著紙往下念,聲音在靜悄悄的大廳里回響。

    ……

    最後的一段,周歡換上了這個世界的科學家的名字,同樣的犧牲,同樣的奮斗,這個世界上也不缺少。

    原始人憧憬著星空,在岩壁上畫下了一幅幅的色彩,現代人期盼著未來,卻困于現代的科技中。

    無數的科學家、工程師、甚至是普普通通的人,他們在為這個文明而奮斗,而努力。

    他們就像是傷心者何夕一樣,甚至這個時代都不理解他們的所作所為。

    科學家經年累月的奮斗在實驗室里,也許下一刻他們研究一生的東西被證明路是錯的。

    商人奔波在賺錢的路上,卻不知道賺了錢,真正應該做什麼。

    教師講台上傳播著知識,卻總能遇到一些不听話不學習的孩子。

    每個人都是傷心者,你的夢想、你的憧憬、你所擁有的一切,在殘酷的現實面前,都是那樣的無力。

    就像是林欣妍,她努力維護的正義,在幾十年,在幾百年後,有任何的意義沒有?

    故事到了最後,周歡講述著最終的結局。

    ……

    “不可能,“渾厚的聲音說,“他已經二十年沒說過一句話了,再說也不可能有力氣說話。”

    但是渾厚的聲音突然打住,像是有什麼發現。周圍安靜下來,這里可以听見一個帶著潮氣仿佛已經袘k多年來的聲音在說著什麼。

    ……

    有,當然有,這所有的一切的奮斗,都是有意義的!

    ……

    “媽-媽-”那個聲音有些含糊地喊到。

    “媽-媽-”他又喊了一聲,無比的清晰。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逆行萬年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