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我不是保鏢 > 第二零九章;救出求收藏

第二零九章;救出求收藏

作品:我不是保鏢 作者:莫離生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里面,房頂上的兩個狙擊組,四個人同時感到自己的腳腕上一陣刺痛。

    狙擊手並未動地方,而旁邊的觀察手立刻就觀察了後方。

    一扭頭,觀察手立刻發現了後側的毒蛇,也就在這麼個時候,隱藏在大樹上的莫非,開槍了。

    “ ”

    一聲碎裂的聲音傳來,莫非那邊(射she)出的子彈,直接就擊中了房頂狙擊手的狙擊槍,瞬間讓這把狙擊槍變成了廢鐵。

     

    快速的拉動槍栓,莫非再次開槍,再次的廢掉了第二個狙擊組的狙擊步槍。

    “注意注意狙擊手別墅外側有”連續的被廢掉了兩支狙擊步槍之後,樓頂的人立刻就想要通知下面的人,不過話剛剛說了一半,這個人(身shen)上的蛇毒也開始發作,隨後渾(身shen)抽搐了起來。

    這些人中毒的劑量十分的合理,他們現在只是失去了行動的能力,不過體內的蛇毒卻不會要了他們的(性xing)命。

    莫非不怕殺人,也不反對殺人,但是從感覺上來說的話,他還是不想沾染太多的人命,尤其是這些人的人命。

    說白了雙方也只是各為其主而已,更重要的是這些人的背後牽扯很可能是一些比較特殊的部門,莫非可不想平白無故的拉仇恨。

    一般(情qing)況下,毒蛇一旦咬住了獵物,或者是試圖傷害自己的人,注(射she)的毒液一定是可以殺死這個對手的劑量,很難進行控制。

    不過好在有柳顯榮這個蛇仙在,這些問題也就不用莫非((操cao)cao)心了。

    端了對方的狙擊組之後,莫非再次一拉槍栓,這次也取下了槍口的消音設備。

    砰

    槍聲傳來,子彈出膛,莫非不再隱瞞自己的位置,而這也是他有意為之。

    噗通

    一人手中的突擊步槍直接被狙擊槍的子彈擊中,強大的動能不僅僅摧毀了突擊步槍,同樣也讓這個人瞬間倒地。

    樹林之中的槍聲立刻引起了注意,別墅周圍的那些突擊組,立刻就采取了行動。

    不過就在慌亂的過程之中,他們也忽略了腳下那游走的小蛇。

    一陣的慌亂之中,再次的有四五個人被毒蛇咬中,在緊張的(情qing)緒之下,蛇毒很快的發生了作用,這些人先後倒地不起。

    將手里的狙擊步槍隱藏好,莫非跳下了大樹,隨即拉出了後背上的突擊步槍,快速的朝著別墅的方向奔襲了過去。

    同一時間里面,房間里的洛南風和林凡,也听到了外面的槍響,瞬間他們的眼楮里也閃過了一絲的凜冽。

    不過在這個第一時間里面,看守他們的人立刻就掏出了手槍,直接采取了戒備,甚至是預備擊斃的狀態。

    為了應對洛南風和林凡這種特殊的人,他們(身shen)上帶的可都是特制的那種手銬,鋼口十分的強,即便是他們催動內氣,也無法掙斷。

    但是他們並不著急,現在他們要等候的就是一個合適的時機。

       

    爆裂的聲音接連響起,莫非甩手之間,直接將自己(身shen)上的煙霧彈都丟了出去,一時間別墅的正面都是一片黃色的煙霧。

    砰砰砰

    外面的槍聲響成一片,但凡能夠行動的那些人,都將槍口對準了莫非所在的方向,開始了壓制(性xing)的(射she)擊。

    在這個(情qing)況下,莫非並未隱藏,而是快速的移動到了其他的地方,進行躲避。

    永遠

    不要相信電視上看到的,發生槍戰的時候,躲在牆壁的後面就可以安然無恙。

    如果你不相信的話,那子彈強大的穿透動能,就會給你上一堂十分生動並且記憶猶新的實戰課。

    快速的躲避出去之後,莫非隱藏了一下(身shen)形,抬頭看了一眼二層的窗戶,二話不說抬槍就對著二層一陣掃(射she)。

    噠噠噠

    嘩啦啦啦

    子彈傾瀉而出,二層的玻璃部碎裂,而這一下也讓洛南風,林凡所在的房間一片混亂,看守他們的人也受到了直接的影響。

    瞅準了這個時機,洛南風內氣猛然爆發,一個暴沖直接撞在了看守的(身shen)上。

    一下子撞倒了看守之後,洛南風的頭直接用力的砸在了看守的頭上,直接就把看守給撞昏了過去。

    確實那特制的手銬腳鐐束縛了洛南風,但是他們這種人只要有機會,(身shen)上的任何部位,都可以成為殺人的利器。

    揍昏了這個看守之後,洛南風快速的起(身shen),隨後直接就躲避在了靠著門的角落里。

    時間不大房門打開,走廊里的看守人員也沖進了房間,看到這個(身shen)影的一瞬間,洛南風就想要出手。

    不過還沒等洛南風出手,這個人忽然之間就渾(身shen)抽搐的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邊林凡也用類似的方法放倒了房間里的看守,而他則是采取了主動出擊的方式,直接把沖進房間里的看守給撞了出去。

    等到進入了走廊之後,看著走廊里多出來的幾條蛇,林凡的眼神立刻一凜,隨即也想到了些什麼,而這時洛南風也從房間里沖了出來。

    當然兩個人要是想找鑰匙的話,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同樣是為了防止他們這種人,鑰匙根本沒在看守他們的人(身shen)上,甚至都沒在這棟別墅里,而是在那些將他們押送到這里之後,就離開了的那些人手里。

    逐漸的別墅外面的槍聲逐漸停止,而倒地的那些人,無一例外的都是中了蛇毒。

    再次的確認了一眼之後,莫非也順著牆角快速移動了出來,隨即接近了正門的位置。

    此刻馬天久並未出手,而這個(情qing)況也在莫非的預料之內。

    常言道人老(奸jian)馬老滑,像是馬天久這樣的老滑頭,加上柳顯榮這個老蛇仙,他們的心思莫非十分清楚。

    所謂的幫忙救人,就是幫忙不露面,柳顯榮利用自己蛇仙的(身shen)份,讓這里的那些毒蛇進行幫忙,而它和馬天久現在是處在觀察的狀態。

    簡單來說如果莫非順利的進入救出了洛南風和芊雨墨,那馬天久就會露面,然後不用他說話,莫非也必須感謝一下他的功勞,這樣自然就得到了洛南風和芊雨墨的好感。

    但是反過來說,如果這次的營救不成功,甚至還遭遇到了危險,那馬天久和柳顯榮隨時都有反水的可能(性xing)。

    還是那句話,這種所謂的朋友,只是臨時因為一些臨時的共同利益,而聚集在一起的臨時團體而已。

    莫非並不奇怪,也並不厭惡這一點,因為這就是人(性xing),而他同樣也需要這樣的人(性xing),在這個時候幫助自己完成一些必要的事(情qing)。

    快速的移動到了門口的位置之後,莫非還沒探頭,里面的人直接就開了槍,一瞬間的時間里,別墅的房門直接就被打成了篩子。

    暫時的躲避了一下之後,莫非立刻從(身shen)上拿出了那個跟閃光震撼彈綁在了一起的玻璃瓶

    咬掉了拉環,莫非隨手就將這顆特殊的閃光

    震撼彈丟進了房間。

     

    閃光震撼彈爆裂,玻璃瓶跟著碎裂,一股特殊的氣體,也散發了出來。

    此刻房間里的(情qing)況卻十分的穩定,客廳里面的人,都佩戴了護目鏡,而且對準門口的方向,還設置了防彈防爆盾牌。

    做完了這些之後,莫非靠在牆上,直接用手把槍口伸向了房間里,隨便掃(射she)了一番,隨即就後撤了出來。

    啪嗒

    空置的彈夾落地,莫非的手一帶,新的彈夾推了上去,一帶槍栓子彈再次上膛。

    快速的撤離到了通向樓頂的管道位置之後,莫非手一甩,步槍直接掛在了後背上,隨後立刻就爬上了管道。

    一層客廳里面的人盯著門口的方向看了一會兒之後,稍微的愣了一下,帶隊的人一擺手,兩個人也端著步槍開始緩慢移動。

    不過剛剛走了兩步,這兩個人忽然之間眼前一黑,都栽倒在了地上,緊接著後面的那些人也覺得(胸xiong)口一陣的憋悶,先後跌倒在了地上,這一刻玻璃瓶里面的蠱毒也發揮了作用。

    這個玻璃瓶里面的東西,是莫非做的一種氣體(性xing)散發物,至于那蠱毒他只是稍微的拔了一個蠱蟲的腿兒放了進去,他的目的就是讓這些人失去反抗能力就行。

    快速的從破碎的窗戶爬進了二層的房間,莫非雙手端著突擊步槍,弓著(身shen)子快速的移動了出去。

    砰砰

    就在莫非移動的時候,幾聲槍響也從走廊的拐角傳來,莫非立刻就順著槍聲傳來的方向移動了過去。

    “不要抵抗,束手就擒要不然,我不保證她還可以活著”

    走廊里面,洛南風和林凡各自隱藏在了一個房間里,而在走廊的一角,負責看守芊雨墨的那個人,此刻正挾持著芊雨墨,威脅著兩個人。

    听到這動靜之後,莫非稍微調整了一下呼吸,猛然一個轉(身shen),端著步槍就出現在了走廊里。

    莫非的猛然出現,立刻就讓挾持著芊雨墨的那個人一驚,隨即大喊道“放下槍不然我就殺了她”

    雙眼之中盡是緊張和茫然,可是當看清楚了眼前的人居然是莫非的時候,芊雨墨的眼楮里立刻就充滿了希望。

    “莫非”幾乎是處于本能,芊雨墨就喊了莫非一聲,而接下來莫非也做了一件讓她難以置信的事(情qing)。

    砰

    沒有任何的猶豫,莫非直接就對著芊雨墨開了槍。

    子彈(射she)出,瞬間擦著芊雨墨的胳膊飛了過去,一道血花直接閃現,劇痛傳來芊雨墨立刻一哆嗦,(身shen)體應激的反應讓她一瞬間的掙脫了束縛,而這個時候後面那個人的(身shen)體也漏了出來。

    砰

    再次一槍,子彈出膛直接就擊中了這個人的眉心。

    莫非很清楚殺孽太多並不是好事,可是他同樣也清楚,這個時候就應該殺伐果斷,來不得半分的猶豫。

    一槍擊斃了芊雨墨(身shen)後的人,莫非也快速的來到了芊雨墨的(身shen)邊。

    “別怪我為了救你我只能這麼做”看著芊雨墨稍顯幽怨的目光,莫非也歉意一聲,隨即從(身shen)上取出了一根細鐵絲,幾下的功夫就打開了芊雨墨的手銬。

    就在莫非打開了洛南風和林凡的手銬之後,馬天久也十分配合的出現,簡單的說了三個字。

    “跟我走”

    。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我不是保鏢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