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聊齋]蘭若寺 > 第一百七十六章、廢物

第一百七十六章、廢物

作品:[聊齋]蘭若寺 作者:載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槐序喟嘆, 把這五位道友帶來北地,他心中無愧,縱然他自己也沒把握一定能活著回到南方,但心里總有一種責任,要把他們安然帶回去。他心系天下,也心系眼前。

    縱然槐序養氣功夫深厚,心里有事, 也不露聲色,但看不出來,不代表心里沒有。心系一人, 都要為他神魂顛倒,喜他之喜,憂他之憂。槐序又何止心系一人,他實是心系了天下。

    沒有廣博的心胸, 如何容納天下蒼生。但槐序面前這幾人,與他乃是同道之友, 如何不知道這其中的艱難苦澀。

    “我們是報了死志的。”

    有這番話,槐序不由得動容。他與幾位道友面面相覷,不用喟嘆道︰“勞諸位費心了。”

    一人計短,兩人計長。在場六人, 槐序自不必多言。妙諦禪師背靠無相寺,身懷天慧神僧的絕學。大春真人乃是長春觀獨苗,三元丹法盡收天人奧妙。張老道茅山出身,雖然行煉尸之術, 但精研肉身血脈。方淼是哀牢山的地仙,專司神鬼之法。而余信身負劍狂之名,劍術乃是殺人之法,他是真正的殺星。

    這六個人所學不同,因而所想不同。金蓮寶座中,六人商討眼前的困局,一個個奇思妙想迸發出來,燃起智慧之火。槐序參與其中,或是增補疏漏,或是建言獻策。一開始幾人還在用嘴說,但隨後便發現嘴巴跟不上思維,便以元神顯化,須臾之間推衍百千局。

    這幾乎重演了當日大衍陣的情形,六人元神相連,共同推衍大局,窮盡可能與變化,衍化無數的變局。當日大衍陣是為了推衍救世之法,如今則是為了推衍渡己之法。

    槐序的元神在迸發的流光當中不斷變化,最終在手上凝聚出一朵青蓮來。這個時候,他才發現整個金蓮法座都在流淌著金光,光芒猶如瀚海,正是這些光芒將他們六人的元神相連。

    妙諦禪師緊隨其後,凝聚出一柄寶劍。兩人相視一眼,槐序道︰“這金蓮法座到底是什麼來頭?”

    妙諦禪師顯然也是第一次發現金蓮法座的妙用,道︰“這是我師父的座下金蓮,我來的時候趁他不備就順了過來,祭煉之後才發現這金蓮法座並不能破敵,就沒怎麼下心血了。”

    妙諦禪師從來都奉行金剛怒目的準則,對這等不能除魔的佛寶沒什麼興趣,直到此刻才發覺金蓮法座的用處。

    “我師父修行的是文殊般若佛法,乃是需要大智慧的佛法。這金蓮法座不僅不是用來殺敵,甚至不是用來護身飛遁,而是用來增長智慧的佛寶。”妙諦禪師的手持文殊法劍,喃喃道。

    槐序手持青蓮,便覺得心中清明,智慧通達,這是他的光明經借助金蓮法座凝聚出來的法相,手持青蓮,便不會為煩惱所迷。

    余下四人不曾修行佛法,自然于此無緣。槐序和妙諦禪師的交流只是略微的分神,兩人凝聚出智慧法相之後,便再次投入推衍。這一次,終于讓他們看到了全身而退的可能。

    白蓮教的諸神落入各個祭壇,金蓮法座飛遁之時,甚至踫到有流光從頭頂飛逝。這是神靈出行的景象。

    于是金蓮法座便悄然改變軌跡,遠遠地墜在後面這抹流光的後面。輕而易舉,又發現了一座祭壇。

    六人透過金蓮法座窺視著這處祭壇和剛剛降臨的神靈,祭壇的布置並不算嚴密,也就是余信一劍破開,張老道伸手就能把人都捏死的程度。只有那一個神靈,才是棘手之處。

    神靈本身只是一個地仙,但白蓮教的神靈乃是由仙轉神,不僅身懷神位,本身也是地仙的道行。兩者相加,便不是輕易能夠解決的了。

    或抓或殺,只能一擊功成。

    “不知道這神是什麼神位在身。”大春真人眯著眼楮,元氣交匯中看出一些端倪。長春觀的道法,講究的便是天人合一,神靈也好,地仙也好,都已經有了天人交感的能力。這神一時間並沒有隱藏氣息,因而引起的元氣變化在大春真人的眼中尤為扎眼。

    槐序也會三元丹法,雖然他的根基不在這上面,但他的本質卻與天人交感不謀而合,因此觀氣的本事並不遜色大春真人。大春真人細細觀察了一陣,道︰“這神也許與火有關,元氣變化中,唯有火氣變化最為劇烈。”

    槐序也在看,道︰“不錯,但應當不是火神,火神乃是大神,這神看起來可不像。”

    五方五氣之神不管在什麼時候都不會淪落到小神的地步,在真空山,也至少會是五位堂主或者與其地位相等的地仙才能拿下的神位。眼前這人雖是地仙,但還不夠強。

    這樣的地仙並不被槐序看在眼中,他連五蓮堂的堂主都廢了兩個,又豈會在乎這一個小神。

    只要出手足夠快。

    六個人虎視眈眈,但殺氣卻絲毫不露。余信擦拭著他的劍,準備隨時出手。

    這神離祭壇太近,他們在等待一個機會,一擊必殺的機會。

    這神開始布置陣法,讓弟子去埋陣旗。陣旗埋好,尚需這神催動陣法,他走了幾部,離祭壇已經十步開外。在陣法激發的前一刻,六人動了。

    余信的劍光猶如飛電,劍光照亮虛空的一瞬間,便已經將陣法切開。

    槐序與余信幾乎同時出手,劍光亮起的一瞬間,他就已經踏破陣法缺口,一掌朝這神頭頂拍了過去。這一掌遮天蔽日,仿佛粉碎虛空一般,朝這神籠罩了過去。

    這神的反應已是極快,他回身便往祭壇竄去,但槐序的這一招大空印已經擊來,他避無可避,倘若回身,必定會被擊中,而他竟沒有把握從這一掌下生還。

    硬接未必會死,但回身極有可能必死無疑,這神毫不猶豫選擇硬接。一點星火從他面前燃起,直直地朝大空印迎了上去。

    槐序在窺見這點星火之時,就明白這神應當是司掌燭火或是燈火的神靈,這點星火帶著強烈的“人”的氣息,似燈籠燭火,又似灶里紅煙。但這一點星火,尚不足以阻攔槐序運轉天地人三合的大空印。

    這點星火與大空印一觸即炸,虛空粉碎,一片漆黑。這一片漆黑當中,大空印仍舊毫不動搖,朝這神的頭顱壓下。

    這神祭起一袋紅砂,一粒粒紅砂熱力驚人,踫撞著化成飛矢擊在槐序掌上。大空印一掌將紅砂擊散,但槐序也不得不收手,他還沒有一掌打碎法寶的肉身神通。

    一掌停歇,槐序已經影如鬼魅,七寶枝朝這神當頭刷下,虹光流轉,把這神卷在其中。虹光中便是幻象海,更藏有陰陽生發、虛空轉化的無窮大力,這神略微掙扎,便泄了一身勁力,化作一條赤紅的大蛇,被槐序將七寶枝插在頭上。

    槐序鼓動大袖,收走了沒頭蒼蠅般亂飛的紅砂。這眨眼的功夫,周圍的白蓮教徒的尸身和魂魄都已經被張老道和方淼攝走了。

    大春真人站在祭壇前,試圖沖上祭壇的白蓮教弟子都被他攔了下來。妙諦禪師祭起金蓮法座,將大蛇收入其中。幾個地仙便眼楮放光,鑽進金蓮法座,準備把這神腦子里的東西都掏干淨。

    槐序依舊將祭壇破了,封印了其中的石塊,收在囊中。再鑽進金蓮法座的時候,便看見五人圍著大蛇一圈,面露難色。

    槐序走近一看,才發現是方淼真人將大神的元神攝出,定在虛空中,但他元神上卻繞著一圈紅光,護衛著元神。方淼真人試了好幾種法子,都沒法繞過紅光,若要強破,只怕便連他元神一起毀了。

    槐序走來,方淼便問道︰“大宗師可有什麼法子把他神位剝了,好讓我搜一搜他的元神?”

    槐序看了一眼,便搖了搖頭,道︰“他元神已經同神位混在一團,剝不開,要剝離神位,只能毀了元神。不過這神位只能使元神不受法術侵染,卻不能讓他免受幻術蒙蔽。”

    事實上這神位就已經是最大的侵染了,把神位煉化在元神當中,這些人的生死就不再由他們自己掌握。不論是生也罷,死也罷,都只是無生老母的飼養的牛羊罷了。

    當初溫姆利用神位,都只是用身外化身的方式,顯化神靈法身,而沒有把神位煉入元神,所以才能留下一條命。

    方淼真人受了啟發,便興沖沖的跑去施展法術了。哀牢山的法術針對元神,搜魂術不能用,營造幻境,欺騙、蒙蔽元神的法術卻也不少,只是搜魂來得快罷了。

    大蛇的元神被方淼收在冷魂珠里,漆黑的大珠上顯出一片景象來,幾人看過去,正是大蛇正在經歷的幻象。

    真空山,祭壇告破的瞬間,天尊立刻便有了感應。他不由得動怒︰“地仙之身,又有神位相助,竟連報信也做不到麼?”

    下一刻,他面前祭壇上的神像忽然睜開了眼楮。

    “廢物!”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聊齋]蘭若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