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聊齋]蘭若寺 > 第一百七十八章、入陣

第一百七十八章、入陣

作品:[聊齋]蘭若寺 作者:載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畢環老魔死亡, 神位被鎮壓在陰山的瞬間,循著玉石指引前來的天尊便覺得腦中一痛。

    帶著憤怒和催促的莫名囈語在他腦中響起,天尊的臉色又陰沉了下去。這是無生老母對他的警示,又有一座祭壇和神位消失。

    神位是無生老母凝聚出來的神道規則,此時之中,沒有人可以威脅到神位。因為沒有人擁有神魔般的法力,能夠威脅到無生老母——能對神魔造成威脅的, 只有神魔。但槐序是例外。

    槐序自己不過是地仙,神仙都未成,更不要說天仙甚至更高層次的神魔。槐序不能對無生老母的神位做什麼, 但地藏花可以。地藏花並不是槐序本身的力量,而是陰山大尊的力量。他的光華被槐序接引,在他手里化作地藏花。

    因此每有一個神位被槐序用地藏花鎮壓在陰山中,無生老母就會失去一部分力量。

    天尊看了看天上, 細長的眼楮眯成一條線,隱藏住了其中危險的光。

    “何其不智, 何其不智也……”

    天尊僧袍上的曼珠沙華似乎活了過來,一朵一朵的綻放著。他一步一步朝前走著,步伐跨越虛空,魔音鐘的聲音叮叮當當響起, 混著他的感嘆,在風里消逝。

    槐序和妙諦禪師在金蓮法座中修行,自從知道金蓮法座的真正用法,這位年輕的尼姑每天都要朝自己的師父禱告, 感謝他的厚愛。

    金蓮法座飛遁虛空,前往下一個祭壇。金蓮隱遁虛空,飛遁之時無影無蹤,倘若真的能穿過無數重的虛空,或許能看到一抹金色的流光。

    但還不曾到達目的地,槐序忽然有了感應。他側耳傾听,似乎听到了叮叮當當的鈴聲穿過虛空,在耳畔回響。

    槐序道︰“禪師,他來了。”

    妙諦禪師心中一凜,一雙妙目透過金蓮法座,朝虛空中看了過去。

    什麼也沒看到。

    槐序為她解惑︰“他還不曾確定我們的方位,只是已經到了近前,我已經听到了魔音鐘的聲音。”

    妙諦禪師疑惑道︰“我卻不曾听到。”

    槐序笑了一下︰“等你听到,他就發現我們了。禪師,我們該往回走了。”

    金蓮法座換了個方向,往大春真人所在飛了過去。

    天尊確實已經到了近前,金蓮法座阻攔,玉石亦不能確定神位的具體方位,因此他在行走之時,魔音鐘便在虛空中梭巡。

    妙諦禪師催動金蓮法座遠離,離他一遠,玉石便又指明了方向。

    “抓住你了。”

    魔音鐘急促的響了響了起來,因為天尊已經越行越快。他行走的速度比不上金蓮法座飛遁的速度,只能遠遠地追在槐序身後。

    一追一趕,金蓮法座途經大春真人的陣勢,槐序便悄然落了下來。而金蓮法座仍舊在朝前飛遁。

    槐序落地,便站在河邊,山水之中隱藏著大春真人、余信、張老道和方淼。幾個人已然戒備起來。

    未有多時,便听耳邊一陣喈喈,穿著明黃僧袍的僧人在山林中信步走來。他走得似緩實疾,將千里縮于足跡,下一步就已經落在山間。

    僧人忽然停住腳步,展顏笑道︰“我不曾料到,你們真有如此膽量!”

    話音未落,便見天傾地覆,陰陽相交,化作鴻蒙。山水之間突然大亮,劍氣如同山河潑墨,化作洪流,將僧人席卷其中。

    劍氣臨身,天尊巍然不懼,身上亮起一團金光,劍氣及身,只听見金鐵交鳴,天尊毫發無損。

    “有點意思,借這陣勢返天地入鴻蒙,斷絕了我與神國的聯系。”天尊一手捏金剛印豎在身前,萬千劍氣自他身側分開。

    “但斷絕了我與神國的聯系,你們就有把握對付我了嗎?”

    嗡!

    魔音鐘轟然作響,破開劍氣洪流,一圈一圈的音波在虛空中回蕩。

    天尊腳下的泥土突然裂開,一道雪亮的劍光直奔天尊的腰身。借助劍氣洪流分散天尊的注意力,埋伏在地下的余信殺機突現,一出手便要將天尊攔腰斬斷。

    這一劍寒光四溢,余信和天尊錯身而過,對面而立。天尊注視著余信,余信低頭看著手中的劍,啪,這柄神兵碎成無數塊。天尊的身上的金光也轟然破碎,他左腰上的僧衣裂開一道狹長的切口,露出他的腰腹。一條細線在他的腰腹上裂開,流出幾縷鮮紅的血液。

    “蜀中劍仙,果然不凡。”天尊贊道,他腰上的肌肉縮緊,腰腹上的劍痕仿佛被一只無形的手撫平了一般。

    余信軟倒在地,兩人錯身的一瞬間,余信破開了天尊的金身,在他身上留下劍傷,但那一瞬間,天尊也一擊將他心血祭煉的神兵打碎,讓他受到重創。

    天尊站在余信身前,環視四周,道︰“劍仙不過莽夫,布不了這樣的陣勢。再不出來,我便取了他的性命。”

    天尊一只腳邁出去,一道詭異的波紋朝他蔓延過去,天尊心頭一跳,毫不猶豫舍了余信,側身橫移出十丈之外。

    他腳尖才落地,便見一道黑煙一般的詭異黑影拉著細長的身子出現在他離開的地方,這隱約是人形的黑影一指正點在虛空中,留下一點灰色的波紋。若是不曾躲避,這一指便會點在天尊身上。

    這黑影沒有點中人,茫然地當空盤旋了一圈,消失在虛空中。

    天尊臉色略微凝重地看著那道黑影消散,再去看余信時,余信已經消失在他的眼中。

    天空中突然一黑,一口黑棺忽然從天而降,豎直地往天尊的頭頂落去。

    天尊抬頭看去,皺了皺眉頭,一式伏魔掌朝頭頂的黑棺拍去,他這一掌仿佛困龍升天,正打在棺材上。但這黑棺卻毫發無損,仍舊壓在他的手上,壓得他渾身一沉,腳下泥土都被踩出裂紋。

    天尊眼楮一眯,搖身一晃,周身金光蔓延,化作三頭六臂的金剛模樣,六臂上六件兵器齊齊砸在黑棺上,將黑棺打得四分五裂。

    四分五裂的黑棺中,一道身穿銀甲,面如銀霜的高大男子猛地朝天尊撲了過來,他的十指上指甲猛地彈出來,好似分金切玉的利刃,朝天尊兜頭抓去。

    天尊六臂連擊,將他的雙手分開,狠狠打在他的胸膛上,卻只有幾聲悶響,這銀面男子竟毫發無傷,他張口一吐,一道寒流正擊在天尊肩頭,天尊肩頭泛起焦黑。

    天尊眉頭一皺,魔音鐘從他腰上飛起,化作洪鐘向這人罩下。這人往土里一鑽,失去了蹤影。

    “銀甲尸。”天尊肩頭的焦黑漸漸褪去,他戒備著,道︰“茅山的道友也來趟這趟渾水了嗎。”

    “咳咳。”兩聲咳嗽響起,張老道盤坐在山間的石頭上,道︰“不是我要趟渾水,是你行事太絕。”

    天尊整了整衣冠,他的僧衣已經有了兩處破損,一處是余信的劍,一處是銀甲尸的吐息。他皺了皺眉,金色的火焰在他身上蔓延著,將破碎的僧袍燒成灰燼,化作一身新的僧袍。

    “那便只好連茅山一同滅了。”天尊如是感嘆,他一步跨出,下一刻已經出現在張老道面前,一掌朝張老道頭頂蓋去。

    張老道嘿嘿一笑,將道袍掀起,他的腿上平平地擺著六口小巧的黑棺,這六口黑棺飛起,擋在他的身前。

    天尊張開六臂,六件法器砸在棺材上,將棺材打得粉碎。六具銀甲尸纏住了他,這些銀甲尸不懼死亡、不畏痛苦,速度極快,肉身又極為堅固,十分難纏。

    天尊六臂揮動,將銀甲尸擊退,魔音鐘躍空而起,朝張老道飛去。

    張老道向後一趟,他身後也是一口黑棺,他躺進棺內,棺材板落了下來。魔音鐘震動,音波將棺材震碎,但碎裂的棺材里卻沒有張老道的身影。

    逃了張老道,天尊並不意外,他看著纏身的銀甲尸,冷笑一聲,六臂的法器上燃起赤紅的火焰,仿佛耀眼的紅蓮。

    這些銀甲尸看到紅蓮的下一刻,便是轟然四散,往土里遁走。天尊揮動法器,只有兩個銀甲尸來不及逃走,被業火粘身,焚成枯骨。

    銀甲尸的煉制少不了殺生與罪孽,將這些焚盡,銀甲尸也只是一具普通的枯骨。

    天尊伸展開身體,他的氣勢不斷上漲︰“你們的手段只限于此?破我金身,傷我法體,還有嗎?若是沒有,那便只能都留在這里了。”

    他的影子仿佛活了過來,不停擺動,就像一只巨大的蜈蚣。

    躲在暗處的張老道和方淼面面相覷,感受到窒息一般的壓抑。大春真人正在給棺材里的余信上藥,道︰“他又變強了。”

    大春真人曾中過天尊的紅蓮業火,彼時他尚能支撐到槐序前來救他,但如今,他卻沒有這個把握了。

    陣勢里一片混沌,卻突然起風了。

    風從河谷吹來,吹得天尊眼前迷亂。他朝風來的方向看了過去,有一個黑衣赤文的青年赤著腳走了過來,他身後長風浩蕩,掀起河谷里河水,排山倒海一般沖刷過來。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聊齋]蘭若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