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聊齋]蘭若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

作品:[聊齋]蘭若寺 作者:載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江水翻涌, 霧氣翻涌。槐序和虞姬從水下打到天上,天空中奇光異彩,顯示出種種異象。

    虞姬似乎有無窮無盡的神力,永遠也不會疲乏,更有神乎其神的道術,有些甚至是槐序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槐序從一開始就知道不能被動任她打, 因為一旦放任她施展開手腳,槐序便會疲于應對,最後被生生拖死。

    虞姬也明白這一點, 因此出手便是殺招,但被槐序以假身騙過,反而佔據了主動,被逼出了白蓮法器。

    槐序站在虞姬的不遠處, 一道道奇光在從七寶枝中鑽出來,這些光芒若是只以道法發出, 還屬于可以應對的範圍,但槐序的虛空鏡像之法和七寶枝練成一處之後,光在無窮的鏡子里折射,最後鋪天蓋地而來, 虞姬也不得不小心應對。

    虞姬足踏虛空,一掌一掌拍在虛空之中,槐序躲開她的掌力,隨後七寶枝轉動, 一條條銀線匯聚成河,朝虞姬沖刷了過去。

    太陰玉線。

    虞姬不得不退。太陽金針灼燒肉身,太陰玉線破滅神魂。玉線看似絲線,實際上是太陰化神先光。

    虞姬張開大袖,袖子仿佛一朵柔軟的雲團,遮蔽了虛空,將她裹了進去。

    羅天雲袖。

    太陰玉線流淌過去,將觸及到的羅田雲袖煉作飛灰,卻沒有傷到虞姬。虞姬收回大袖,袖子已經爛了一大截,好似被火燎得千瘡百孔。

    虞姬詭異一笑,伸手在虛空一按,整個虛空頓時仿佛泥沼一般,充滿了阻力。她隨後便將白蓮祭起,數十瓣刀輪朝槐序斬了過去。

    槐序想要躲避,卻被虛空中的異力牽制住,如掉泥潭。

    “什麼時候?”槐序心中一驚,雖驚卻不亂,手捏法印,足下顯出中台八葉院,曼陀羅法界將他護在其中。

    “鏘——”一道道刀輪斬在法界上,發出轟鳴刺耳的轟鳴。

    槐序注視著虞姬,發覺她的手捏法印,還在不斷影響著虛空中的異力。

    “是剛剛的掌力,她根本不是對著我打的,而是為了生成這種陣法一般的虛空異力。”

    知道原委,槐序便想到了破解之法。

    槐序將鎮海丹祭起,鎮海丹一片透亮,將虛空連帶著虛空中的異力一同鎮壓。

    虞姬驚疑一聲,道︰“虛空泡沫?還是星辰之精?”

    槐序沒有回答她,隨著鎮海丹一起祭出去還有自在珠,自在珠圍繞在鎮海丹周圍,好似一顆顆大星,布置成一座陣法。

    諸星之光照耀,將這一片天地都籠罩在其中。

    虞姬試著走出這片陣法,但這片陣法顯然沒有看起來那麼簡單。陣法中夾雜著無數的虛空術,融入了中台八葉院的法界神通。即便是對手,虞姬也不得不稱贊一聲高明。

    與虞姬戰斗絕非易事,稍有不慎,便會被她抓到破綻,一舉擊殺。要與她周旋,燃燒得不只是法力,還有意志和智慧。

    槐序看似佔據主動,但他明白,一旦自己疲憊、懈怠,無法再牽制主虞姬,那麼等待著他的,便是碾壓式的打擊。

    江面上霧氣深沉,諸仙與諸神皆有損傷。白獻之和冥神纏斗在一處,這位曾經的地尊,如今已然不是白獻之的對手。

    地尊舍棄的餓鬼之身,也舍棄他強大的力量。他雖藉此獲得了狡詐的智慧,可惜來源于無生老母的力量、來源于神國的力量,無法成為他在南地的憑依。若非此刻他仍舊能借用到神國的力量,只怕一驚被白獻之斬于劍下。

    白獻之身後撐起玄陰幡,一手太陰之劍常羲,一手幽冥之劍玄冥。冥神沒有了餓鬼龐大的身體和無窮的力量,失去了陰聖爐這件至強的法寶,只有一套餓鬼之牙練就的飛刃,根本不是白獻之的對手。

    “可惡!可惡!”冥神頭發披散,渾身是傷。

    “斗不過蘭若王我認了,憑什麼連你,連你也能騎在我頭上!”

    冥神瞪大的雙目幾乎迸出血來,“我不服!”

    常羲劍飛騰之時只有一道寒光,這道寒光照在冥神身上,頓時讓他勃然色變,他猛地鑽進濃霧中,化作一道黑影閃避常羲劍。

    但黑暗之中,卻有另外一柄劍斬在他的左臂上,將他整個左臂都斬斷。

    玄冥劍。

    白獻之仍有余力去支援身邊的白雲大師,白雲大師纏上人皇,背後金佛金光籠罩著他,為他披上金剛咒。

    但即便如此,在顯聖皇帝手下仍舊左支右絀,多次遇險。

    顯聖皇帝位身負無生老母的血脈,神力尤為強大。赤霄劍乃是上古神兵,帝王印璽又是百姓念力所系,異常沉重。

    白雲大師幾度施法招來護法神,都被帝王印璽驅逐。帝王玉璽乃是認道威嚴的象征,本來還要更強。可惜神道代人道之後,變成了一件承載念力的法寶,反而神威盡失,無法維持丸法不侵的效果。

    白獻之將玄陰幡祭出,裹主帝王印璽,使白雲大師壓力大減,只需應對一柄赤霄劍。

    冥神被這等輕視,怒火終于燒斷了腦海中的一根弦。“我是冥界之主,萬鬼之王!豎子,安敢欺我!”

    冥神顯化了神體,身披帝袍,頭戴冕冠,立于黑暗之中,背後是一扇緊鎖的石門,石門豁然中開,無窮的鬼兵從冥界鑽了出來,嚎叫著朝白獻之撲了過去。

    “冥界之門。”

    白獻之看著冥神,露出一個笑容,道︰“總算逼出你這一招了。”

    嘩啦啦的金屬撞擊的聲音響了起來,一條條鎖鏈從虛空中伸了出來,將冥界之門鎖住,無法閉合。

    冥神心知不妙,想要關閉冥界,不妨被一只黑色的毛筆點在眉心。

    大判官自黑暗中露出身形,執筆在冥神的眉心寫了個“鎮”字。

    “把他鎖了。”

    十大陰差有八個鎖住了冥界之門,使其無法閉合。黑白無常上前鎖住冥神,把他按倒在地上。

    大判官道︰“多謝黑山君,我先把此獠壓入陰土,以免橫添變故。”

    白獻之揖首,道︰“有勞。”

    大判官帶著十大陰差遁入陰土,白獻之看了看江面上四處攻擊的鬼物,冷哼一聲,伸手在虛空一拉。

    迷霧中隱隱約約露出一個漆黑的鬼城,無數嚴陣以待的鬼兵在城牆下等候。白獻之一聲令下︰“殺!”

    無數黑山鬼兵飛了出來,與冥界鬼兵在迷霧中戰作一團。

    轟!

    天空中似乎浮現了一顆烈陽。虞姬現出神體,露出神人法身,張開雙臂,強行將自在珠的陣法掙破。

    虞姬的神力仿佛烈日一般熊熊燃燒,沒有窮盡。

    槐序心中一悸,暗道︰“這樣下去,我可撐不了多久了。”

    虞姬看向槐序,一腳踩在虛空,虛空中無數蓮花盛開,朵朵大如□□。虞姬仿佛蓮花中的神女,諸界天人都來朝拜,神佛亦在虞姬腳下匍匐。

    槐序看了看四周,這里哪里還是虛空,而是仙境。天人起舞,天女弄音,仙佛神聖論道,一派祥和安寧。

    這時,有一個仙人忽然將槐序的胳膊抓去,槐序心中一驚,便要出手。卻見這仙人對他笑道︰“羅天君,你怎麼在這里,還不隨我去赴老母法會?”

    槐序止住攻擊,道︰“法會?”

    這仙人拉著他往前道︰“羅天君睡糊涂了嗎?老母在院中宴請諸神,為你轉劫歸來慶賀。”這仙人仔細打量著槐序,道︰“羅天君在想什麼呢?”

    听著他的話,槐序忽然便感覺自己多出來一段記憶,他的力量似乎也變得極為強大。

    “沒什麼,夢君,赴會要緊。”

    真空山。

    靜室之中,黑色的繭子化作黑氣,沒入天尊的體內。

    天尊赤果著身體從地上爬起來,眼里有些許迷茫,但片刻之後,記憶回籠,便再無影響。他伸出手,在自己的眼前捏了捏,感受著這具身體,也感受著這具身體感受的一切。

    “不壞。”

    天尊感嘆一聲,將將面前自己的尸骨一掌擊碎。伸手將其中想要飛走的神位抓出,魔氣如同火焰一般,灼燒著神位。

    神位紋絲不動。

    天尊皺了皺眉頭,將神位封印起來。

    穿上衣服,天尊走出靜室,往老母宮而去。一路上踫到白蓮教的弟子對他行禮,他也笑著點頭,看起來分外和藹可親。

    走入老母宮,伸手將宮中的神爐抓起來,天尊看了看其中的魔狼,滿意地點了點頭︰“我便不客氣了。”

    將身一晃,天尊顯化出元神,乃是一個黑色的影子,這魔影搖身一變,便化作三頭六臂的金剛,六件法器直擊老母殿的壁畫。

    壁畫中的天人驚叫著,面露恐懼,想要躲避,卻被天尊一把砸爛的牆,黑色的魔焰肆虐著蔓延出去,將其中的天人舔舐著,燒成飛灰。

    “魑魅魍魎。”天尊嗤笑一聲,整座大殿被大船,穹頂搖搖欲墜。

    天尊走到祭壇前,注視著神女像。“千不該,萬不該,你不該輕視我。”

    他一掌掀翻了祭壇前的燈火,隨後回身又是一掌擊在玉像上。

    玉像忽然活了過來,伸手攔住了天尊。

    “收手,我便既往不咎。”

    這股力量並不強,天尊笑道︰“怎麼,同蘭若王戰斗,還能分心阻攔我?”

    玉像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想要說些什麼,天尊卻不耐去听了。有些時間一旦開始,便沒有回頭路。

    啪。

    神女像被打得粉碎,整個祭壇也被擊得四分五裂。天尊補了一掌,將整座老母殿都化作碎砂。

    天尊站在老母殿的廢墟上,整個真空山都在搖動。白蓮教弟子恐懼得看著他,他哈哈大笑,火焰從他身上蔓延開來,吞噬著真空山的一切。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聊齋]蘭若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