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卡提諾小說網 > 恐怖靈異 > [聊齋]蘭若寺 > 第一百九十七章、終結

第一百九十七章、終結

作品:[聊齋]蘭若寺 作者:載載 字數: 下載本書  舉報本章節錯誤/更新太慢


推薦本書 加入書簽 我的書架



    北地的風也如南地一般熱了起來, 風里帶著刺鼻的血腥味。大旗獵獵,重羽站在旗下,目視著夕陽落下的方向。

    兩個高大的黃巾力士自身後走來,躬身稟報道︰“重羽大人,六戶鎮的神怪已經清理干淨了。”

    這兩個黃巾力士身形高大,重羽卻只是一個小少年,但黃巾力士對重羽卻非常恭敬。

    重羽回身瞧去, 一隊黃巾力士身上染血,自六戶鎮中走出來,手中還拎著一個畸形的頭顱, 看起來像是老鼠,卻又與之相去甚遠。

    重羽點了點頭,道︰“走,去下一處。”

    黃巾力士將神怪的頭顱仿佛囊中, 這是他們功勛的憑證。他們在腳上貼上神行符,跟著重羽去下一個城鎮清理神怪。

    這些怪物受神力感染, 擁有了種種異力,卻缺乏足夠的靈智,保持著凶性和獸性。若是不清理,六戶鎮根本不可能重新住人。

    “張炳, 我們來北地多久了?”重羽問道。

    “兩個月了。”

    重羽想了想,道︰“清理完下個鎮子,我們的任務便算完成,可以回大營復命了。”

    這些黃巾力士都露出喜色, 出來許久,兄弟都折損了幾個,終于可以不再餐風露宿了。

    重羽看著他們開心,臉色也露出笑容,兩個月,也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

    兩個月時間,楚軍一步一步收復失地。但真正遇到的抵抗極少,神國大雪封路,內外不通,除了作威作福的城主還做著天高皇帝遠的美夢,沒誰會抵抗楚軍。真正花費時間的是清理野外的凶獸和怪物。

    由南往北,遇到的野獸和怪物越來越凶。沒有神靈管理之後,這些自由的怪物便成長得極快。梁真人便帶領著黃巾力士先行一步,往北剿滅神怪。

    大軍不斷北上,祭壇也一座又一座的拔除。

    如今,也只剩下最後一座祭壇了。

    不夜城乃是極北之地,這里沒有夜晚。這里的夜晚,也都被極光照亮。

    北方乃是苦寒之所,不夜城是虞朝用來發配罪臣的地方。神國的最後一個祭壇便埋在不夜城外的冰原上。

    亙古不化的冰川映著天上絢麗多姿的極光,極北之地都在一片絢爛的光輝當中。

    槐序站在不夜城外,不夜城城門緊閉,毫無聲息,仿佛是一座死去的城池。但這座死城透著詭異,在極北之地的光中,不夜城成了唯一的黑暗。

    天尊和虞姬就在城中,早在兩個月前,他們便被逼迫著北上。槐序一向很有耐心,他最先從南邊開始拆解祭壇,由南往北,大軍推移,諸仙開道,逼得天尊與虞姬不得不往北走。

    接著,破了冥界,使得虞姬失去陰陽二極中的一極,修為大損。虞姬有傷在身,要想對付天尊,只能跟著祭壇走。

    南邊祭壇不斷陷落,他們走著走著,便走到了不夜城。

    槐序看著這座死城,不知道城中誰生誰死。但他不準備等待了。兩個月的時間,足夠他養好傷,恢復過來。但這兩個月的時間,也是天尊和虞姬唯一的機會。

    天尊向他約戰了。正如他們當初結盟的那樣,扳倒虞姬,再公平一戰。

    冷風呼嘯著,吹起地上的雪粒,趁著風起,槐序已經入了城。

    城門緊閉,一片漆黑。

    槐序站在黑暗中,伸手在指尖點亮了一個光團。四方的黑暗仿佛受到了侵擾,驚動著,朝槐序擠了過來。這一團光明須臾間便被壓迫得昏暗無比,黑暗侵襲著伸出手來,仿佛要將這縷光芒攥滅。

    噗。

    光明熄滅了。

    黑暗里,一雙手朝槐序搭了過來,槐序並指如劍,點向那雙手。四手相交,一聲悶響,槐序後退了一步,那雙手的主人也後退了一步,

    “天尊,最後活下來,果然是你。”

    槐序說道。

    “是我。”黑暗里,天尊的聲音飄忽不定,“你居然敢跟進來。”

    槐序的眼楮里似乎有光閃爍,道︰“黑暗遮不住我的眼楮,你躲在這里,也是枉費功夫。”

    “這可不一定。”天尊話音未落,就已經先出手。黑暗里,四面八方都傳來動靜,槐序目不能視,卻能察覺天尊運轉法力時的靈光。

    槐序沒有三頭六臂,但是他有七寶枝。七道長虹劃破黑暗,在他身邊卷動,將天尊三頭六臂的攻擊盡數刷開。

    槐序循著動靜,一指點出。

    一心印。

    哧。

    是指力打穿了城牆的聲音,這一指空了。

    七寶枝泛著光芒,將槐序周身照亮。卻看不見天尊的身影。

    天尊再次遁入黑暗。

    槐序熄滅了七寶枝的光芒,閉上了自己的眼楮。再次睜開眼楮,睜開得已經是靈光之眼。黑暗里立刻泛起微光,這不是肉眼所見的光,是天尊法力的光輝。

    槐序伸手朝那團微光拍去,大空印與天尊又掌相對,兩人再次後退。

    這篇黑暗已經不是普通的黑暗,而是天尊施法布下的迷陣。但在槐序眼中,但凡有靈,便無法遮蔽靈光,更何況天尊的法術。

    天尊立刻明白,這些小道已經不能干擾槐序。不夜城忽然顫抖起來,整座城池在萬化魔功的灌注下,活了過來。

    兩扇巨大的石板朝槐序拍了過來,槐序閃身避過,落腳之地卻突然升起地刺,險些將他捅穿。槐序踩在地刺尖上,地刺上黃氣流轉,鎖鏈一般纏上槐序的腳踝。

    天尊隨後便一拳震蕩虛空,朝槐序的胸口砸了過去。

    槐序揮起七寶枝,將天尊的拳勁掃到一旁,腳踝上的黃氣被他用法力震開,隨後閃身避開天尊的攻擊。

    天尊張口長嘯一聲,音波粉碎虛空,不夜城的城牆都被震得酥軟,簌簌落下。槐序撐起彌羅傘,傘面轉動,將音波卸到一旁。

    天尊伸手虛抓,金氣化作□□,被他握在手中,朝槐序一槍扎了過去。

    槐序的七寶樹橫刷在槍上,將其擊偏。七寶枝忽然亮起,萬根銀線穿插著,射向天尊。一面羅扇忽然橫在天尊胸前,羅扇擺動,天尊身前出現一個黑洞,將銀線吸入洞中。

    槐序忽然頓住,仔細看向天尊,道︰“這是什麼?”

    天尊已然三頭六臂,持扇的手臂卻不在三頭六臂之中。這根肌膚如玉,五指縴長的手臂從天尊的胸口伸出來,羅扇輕搖便卷起無窮的陰風,朝槐序呼嘯著吹去。

    彌羅傘分開陰風,天尊收斂了三頭六臂,和胸口的那根手臂同時拍出一掌。

    “萬化歸元!”

    “破碎真空!”

     !

    槐序倒飛出去,砸在不夜城的城牆上,城牆上的磚塊立刻爬上了他的身體,泛著金光,運轉了指地成鋼之術,把槐序鎖死在城牆上。泛著金光的磚塊不斷收縮,企圖將槐序勒死在牆上。

    槐序悶哼一聲,渾身泛起金光,運轉了金身抗住磚塊的收縮。

    “死!”

    天尊和虞姬的聲音同時響起,天尊縱身飛來,和虞姬一拳一掌,蓋向槐序的面門。槐序看向他們的眼楮,碧綠的眼眸里閃過一道微光。

    呼。

    天尊和虞姬同時擊空了。

    眼前忽然一片白,天尊舉目四顧,卻什麼也看不見。這是一個白茫茫地的世界,無窮的光輝填充著這個世界,但除了光,什麼也沒有。

    “這里是哪里?”

    天尊思索著。

    槐序被鎖在城牆上,七寶枝從他手上飛起,狠狠地扎在城中。無窮無盡的根須在城中蔓延,摩耶三相禪光轉動,把這個由萬化魔功催使萬鬼活化的不夜城重新化作城池。

    槐序從牆上掉了下來,一指點向天尊的眉心。

    天尊伸手一攔,被槐序一指點穿手掌。天尊胸口伸出一雙手,掌握風雷,狠狠地擊在槐序胸口,槐序連連後退。

    槐序止住身形,伸手接過飛來的七寶枝,無數金針從枝葉間射出,打向天尊。這雙手那羅扇一遮,卻禁不住天尊的神智落入幻境,頓時遭受重創,被太陽金針打得千瘡百孔。

    這雙手見勢不妙,羅扇一扇,萬鬼浮現,托起天尊道軀體往北飛遁而去。

    槐序連忙追了過去。

    “一體雙神,天尊還沒能煉化她。她這是想逃去哪?”

    下一刻他就知道了,面前是神國最後一個祭壇。神國祭壇拆掉一半的時候,神國就已經消失了。但這一座祭壇對虞姬而言,卻仍舊有著不可思議的力量。

    天尊落在祭壇上,祭壇上光華涌動,天尊的相貌漸漸變了,由英挺的和尚,化作美麗的女人。虞姬借助祭壇,又趁天尊落入槐序的幻境,一舉壓制了他的意識,取得了主動權。

    祭壇上綻放著光,這縷光溝通著一個無比強大的神魔,浩如煙海的力量被虞姬接引著,使她漸漸回到了自己的巔峰。

    虞姬輕搖羅扇,冰原搖動,一層層得冰雪化作巨獸,朝槐序撲了過去。

    槐序一聲輕笑,毫不猶豫用盡全力,他將自己化作一道光,穿梭在巨獸之中,撲向虞姬。七寶枝顯出妙相,七種虹光纏繞在槐序身上,最終凝聚在槐序指尖,化作一線光明。

    這一線光劃過巨獸,將巨獸分洞穿,劃過虛空,把虛空洞穿,若是穿過虞姬,也必將虞姬洞穿。

    這線光快得不可思議,虞姬已經看到了死亡的降臨,但她的心念在她死亡之前動了。

    比這一線光更快,祭壇崩裂,從中飛出一塊碎石,這塊碎石立在虞姬的頭頂,隨後無數塊被牢牢封鎖在仙台的碎石都突然出現在了這里,碎石粘合著,化作一只巨大的手掌。

    這只手豎在虞姬的頭上,顯露出完美的姿態——除了中指少了一大塊。

    一線光被這只手撈住,便好像風沙落入大海,掀不起半點浪花。這只手緩緩得伸了出來,朝槐序一掌壓下。

    槐序的身體、元神都被凍結,無法思考,無法移動,只有一點死亡的哀意。

    也就是這一刻,他頭頂一熱,仿佛有一只溫暖的手撫在他的頂門。這只手從他頂門升起,與天空中落下來的手合在一處。

    這兩只手便穿透重重虛空,穿過了此界,落到了無垠虛空中,爆開。

    槐序什麼也看不見,他只知道有一只手救了他。他想起來在蘭若寺的靈骨塔林中,地藏王的佛相溫和的眼神,慈悲的笑容。

    “多謝師尊。”

    最後一個祭壇消失了。

    虞姬的力量迅速回落,造成的第一個後果便是天尊重新復甦,萬化魔功招來遮天蔽日的黑霧,他周身燃起業火,長嘯一聲,隨後打了個飽嗝。

    一柄羅扇悠悠飄落,落在了天尊的腳下。

    天尊站在霧氣中,伸手順了順氣,笑道︰“我就知道這婆娘沒這麼簡單,沒想到最後居然玩這麼大。”

    他笑眯眯地看著槐序,道︰“我得謝謝你,不然那只手落下來,我可撐不住。”

    他消化著虞姬的力量,沒有了祭壇之後,這個轉世而來的化身根本不敵天尊的鎮壓,迅速銷聲匿跡。她的力量逐漸化作萬化魔功的一部分,這就是萬化魔種的厲害。勝者獲得一切,敗者失去一切。

    唯有一點意識核心十分頑固,一時間無法消解。天尊知道這是什麼,這是無生老母的一絲意識。倘若能將這一點意識消化,他便能提前窺到神魔的境界,帶來不可估量的好處。

    槐序任他說著,明知道他在拖延時間消化,卻仍舊笑眯眯地听他說。

    隨後天尊便反應過來了,道︰“你在拖延時間?”

    槐序道︰“是呀,差不多了。”

    最後一個祭壇消失,神魔干擾力消失不見,天地的規則正式落下。

    浩浩蕩蕩的風從無名處起,自無名處落。這風帶著靈機,帶著訊息,帶著天意,吹拂了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槐序的元神浮現在他的身後,以元神觀之,整個世界都是由各種各樣的光構成。天尊也是一團光,槐序自己也是一團光。

    他乘著這風,無聲無息地,便一腳跨入另外一個境界。沒有驚天動地的異象,甚至沒有立竿見影的改變,但確實在此刻,他已經跨入了“神”境。

    此界第一位神仙。

    槐序看向天上的極光,他從這團光中看到了元磁的運轉,只要細心參悟,便能化作元磁道法。這就是神境,已經入道,能用自己的道去解釋和闡釋天地自然。

    槐序看向天尊,能看到萬化魔功的光芒,能洞悉他的道法運轉。槐序伸手一點,一線光朝天尊刺了過去。

    天尊頓時色變,他腳下一沉,便要遁入冰原之中,但仍舊慢了一步,被一線光點在肩上,洞穿了他的身體,也洞穿了萬化魔功的運轉。

    “怎麼可能!”

    天尊睜大了眼楮。

    槐序的法力也在慢慢上漲,但漲的很慢,這一指下去,他的法力便去了三分之一。

    天尊看著槐序的元神邁步走了過來。他試圖躲閃,卻發現怎麼也躲不過去。他終于明白發生了什麼。

    “你修成神仙了!”

    槐序點頭道︰“然也。”

    天尊頓時運轉萬化魔功,元神脫體而出,去感應那一個門檻。隱隱約約,他發現自己也能跨過這扇門,修成神仙。但這不是一時之功,何況還有槐序虎視眈眈。

    槐序運轉摩耶三相禪光,禪光繚繞在他身邊,朝天尊照了過去。

    天尊轉換身形,化作一個古魔,被禪光一照,便化作一只蜻蜓。天尊撐破蜻蜓的身體,卻發現自己永遠地失去了一個古魔身的變化。

    槐序道︰“束手就擒罷,你有多少個魔身,我便能破多少個魔身。”

    天尊臉上陰晴不定,他看著槐序,道︰“你看看這個!”

    他運轉魔身,化作一個模糊的神魔虛像,這個神魔伸手一點,虛空驟然粉碎,露出混洞來。天尊毫不猶豫鑽入混洞,道︰“我會回來找你!”

    這個混洞通往無垠虛空,前途莫測,但若留在這里,必然逃不過槐序的追殺。

    槐序瞬間看透了他的想法,只來得及伸手再混洞上一抹,將天尊送入其他世界。

    修成神仙的一瞬,槐序便明白了人間的真相。天界和陰土是唯一的,但人間世界有許多。絕大多數都是天界和陰土的轄區,但也有被其他神魔掌控的世界。此界便被無生老母看中,只是最後失敗了。

    槐序看著混洞閉合,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容,道︰“希望不要死在無生老母的手上。”

    他伸手干擾了混洞,將借助天尊顯化的無生老母的神魔化身,將他送去了一個和無生老母相關的世界。這個世界也許是無生老母掌控中的世界,也許是無生老母看中的世界。究竟如何,就要看天尊和她的因緣有多深了。

    吐出一口氣,元神落入身體。槐序晃了晃身子,坐倒在冰原上,他法力也快耗盡了。

    懶洋洋地躺在雪地上,槐序隔著千萬里呼喚白獻之。

    師弟,來接我。

Share Button

如果喜歡《 [聊齋]蘭若寺 》請分享給大家,分享越多更新越快...O(∩_∩)O...